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73章 大闹灵堂

时间:2018-07-31作者:我吃元宝

    ,!

    得了空,顾玖和顾珊一起,前往灵堂祭拜贾氏。

    看得出来,侯府对贾氏的丧事一开始就准备大办,特意从报国寺请来大和尚做法事。

    贾氏没有子女,无人替她守孝,没人替她摔盆。

    唯有丈夫顾瑞在灵堂前守着。

    顾玖拿着点燃的香烛,走上前,拜了三拜,然后插进香炉中。

    她朝守在边上的顾瑞看去。

    短短数天时间,顾瑞好好的侯府大少爷,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胡子拉渣,也没想过要打理一下。

    他整个人至少瘦了一圈,脸色发青,眼圈周围都是黑眼圈,眼睛里面也都布满了血丝。不知道有多少天没好好睡一觉。

    顾玖暗自叹息一声,“大堂哥,人死不能复生,你看开点。”

    顾瑞听见声音,抬头朝顾玖看去,“原来是小玖妹妹。多谢小玖妹妹来看望她。听说你进了宫,没能帮上你忙,很是过意不去。”

    “大堂哥可别这么说。你千万保重身体,侯府上下都盼着你能振作起来。我们也都是一样,希望你好好的。”

    顾玖担心地看着顾瑞,真担心他这么熬下去,熬到油尽灯枯,一睡不起。

    顾瑞微微摇头,“多谢小玖妹妹关心,我没事。我这些天,一直在想我和明月在一起的日子,是我对不起她。”

    顾玖蹙眉,“大堂哥为何这样说?在我看来,你和大堂嫂琴瑟和鸣,你待她一片真心,何来对不起一说?”

    顾瑞苦笑一声,“小玖妹妹,你不懂。她不是生来身体就这么差,她是为了我才会受了许多苦,还伤了身体。可我却没能留住她,她走的时候一定很痛苦。我只恨自己没有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不然她也不会……”

    剩下的话,顾瑞已经无法说下去。他痛不欲生,整个人卷缩成一团,死死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在人前发出一点点声音。

    他就那样的自虐式的惩罚自己。

    他将贾氏的死,全都算在了自己投上。

    他恨自己无能,不能保注子,也没有保住贾氏的性命。

    他支撑不住,终于还是倒在了地上,无声流泪。

    顾玖看得大为不忍。

    顾珊跟着哭了起来。

    “二姐姐,大堂哥这个样子,我们该怎么办?”

    顾玖蹲下来,隔着手绢,替顾瑞诊脉。

    顾瑞太疲惫了,他分明是在燃烧身体。

    他需要一场睡眠,痛痛快快地睡一觉。

    这事她得和玫姐姐商量一下,才能做决定。

    偏偏这个时候,有人闯入灵堂。

    “顾瑞,你给我出来。别以为你做出一副情深不悔的模样,我们就会放过你。告诉牛,你现在做的,都是你该做的。你害死了妹妹,你要是真心,就该给她偿命。”

    “对,偿命。”

    贾家人闯进灵堂,不顾顾瑞的身体情况,逼着他跪在灵堂前。

    “顾瑞,你好好跪着。你看看,我妹妹都是因为你而死。她都死了,你却还活着,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当初你娶她的时候,口口声声说会照顾她一辈子,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早知道我妹妹嫁给你是这个下场,当年说什么也不能同意这门婚事。”

    顾瑞始终没有作声,任由贾家人肆意辱骂他。

    顾珊拉着顾玖的衣袖,“二姐姐,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

    顾玖咬咬唇,叫来小翠,“去请顾喻顾四哥,让他带十几个人过来。”

    贾家欺人太甚,顾瑞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贾家人肯定脱不了责任。

    如果顾瑞是个渣男,果真做了对不起贾氏的事情,贾家人这么糟蹋顾瑞,顾玖没意见。

    了是顾瑞并不是渣男,据她所知,两人成亲以来,顾瑞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始终只有贾氏一人。

    在贾氏怀孕保胎这件事情上,顾瑞也尽了全力。

    贾氏的死,有身体太虚弱的缘故。更多的是贾氏心如死灰,加上抑郁症影响,她自己不想活了,没有了求生意志。

    她的情况,药石无效,除非贾氏自己有着强烈的求生欲。

    要知道,贾氏大出血,却没有办法输血。

    那样的情况下,胡太医能保住她的性命,可以说是拿出了看家本领。

    如果贾氏肯听从医嘱,按时吃药,好好调养,迟早是能好起来的。

    然而,可惜了……

    顾珊小声说道:“大堂哥真可怜。”

    贾家人还在推搡顾瑞,说着各种诛心的话。

    顾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副心如死灰,恨不得立马去死的样子。

    若非他是侯府嫡长孙,承担着继承家业的重担,在贾家人的刺激下,说不定真的会去死。

    “够了!”

    顾玖实在是看不下去。

    “你们非要将他逼死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你们把他逼死了,我就不信,你们就能得到半分好处。要是不怕侯府的报复,那你们就尽管继续。我倒是看看,真逼死了侯府的嫡长孙,你们有多少命来陪。”

    “你谁啊?我们做事,哪里轮到你来评头论足。小姑娘家家,滚一边去。”

    顾玖冷笑一声,“蠢货!”

    “你骂谁蠢货?你把话说清楚,你刚骂谁呢?”

    贾家人指着顾玖,手指头都快碰到顾玖的鼻子。

    顾玖站着没动,她就赌十两银子,顾喻顾四哥应该到了。

    “住手!”

    这一声住手,犹如天籁。

    顾玖心头顿时一松,她赌赢了,顾喻顾四哥果然给力,带着人赶了过来。

    顾喻不仅带了人来。

    侯府的几个兄弟,得知贾家人又跑到灵堂折腾顾瑞,个个义愤填膺,也都从外院赶到了灵堂。

    “跑到我们侯府的地盘撒野,真当我们侯府没人吗?”

    “你给我滚开点,拿开你的脏手。竟然敢指着我家小玖妹妹,你特么的活腻了吗?”

    侯府兄弟们带着护卫,隔开了贾家人,将贾家人顶到了灵堂外面。

    两边吵了起来,互不相让。只需一个火星字,双方就能打起来。

    “把顾瑞叫出来,我们贾家只和顾瑞说话。无关人等,全都滚开点。”

    “顾瑞你给我出来,你个孬种。害死了我姐姐,你给他偿命。”

    顾瑞从地上站起来,无声地朝灵堂外面走去。

    顾玖一脸担心,“大堂哥,你别去。”

    顾瑞沉默地摇头,“我去给他们一个交代,否则他们不会罢休。”

    顾玖急死了,急忙劝道:“你要如何给他们交代?难道真要如他们的愿,去死吗?

    你以为你死了就能解决问题吗?根本不可能。你要是活着,侯府和贾家来日还可以做亲戚,逢年过节彼此来往。

    你要是死了,侯府就和贾家结下了死仇。嫡长孙被人逼死,侯府上下岂会忍气吞声。

    不把贾家人弄死,这个仇恨就化解不了。大堂哥,你可要想清楚啊。”

    顾玖很担心顾瑞一时糊涂,真要如了贾家人的愿,自寻短见。

    她将利弊分析透彻,说给顾瑞听,就是希望顾瑞赶紧恢复理智,不要感情用事。

    顾瑞皱起眉头,眉宇间满是愁绪,“我才知道,我连死都不选择。”

    顾玖替顾瑞感到难过,“大堂哥,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下去。要是大堂嫂在天有灵,她肯定不希望你这样折磨自己。她看到你现在的模样,一定会心疼死,恨自己不能陪伴在你的身边。”

    “真的吗?”顾瑞有些茫然地问道。

    顾玖重重点头,“真的,真的。我说的全是真的。大堂哥,你可千万要想清楚啊,千万不要感情用事。”

    顾瑞突然笑了起来,他转身,拿起贾氏的灵牌,大步走了出去。

    “都给我闭嘴!”

    顾瑞高举灵牌,怒吼一声。

    争吵的双方全都安静下来。

    就连和尚念经的声音也低了下去。

    顾玖扫了眼在院子里做法事的大和尚,刚才的事情全让他们看了去,希望大和尚的嘴巴紧实,别出去乱说。

    顾瑞的目光,从所有人的面门上扫过。

    他掷地有声地说道:“贾氏是我的妻子,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们若是再敢在她的灵堂上闹事,我便让她这辈子都进不了侯府的祠堂。她若是在天有灵,怪罪起来,那也是你们贾家人的责任。”

    贾家人懵了,万万没想到顾瑞竟然敢这么做。

    “顾瑞你还是人吗?”

    “你不让我妹妹的牌位进你们侯府的祠堂,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顾瑞冷笑一声,“这些天,你们可曾对我客气过?我说了,你们胆敢再闹,贾氏的灵牌,我立马将它弃如敝履,让万人踩踏。”

    “你敢!”

    “我为何不敢。”顾瑞面色阴冷,“你们胆敢逼死我,我为何不能将贾氏的灵牌丢弃,让万人踩踏。”

    “你,你好狠毒的心肠。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我妹妹嫁给你,算是到了八辈子的血霉。”

    “顾瑞,你不得好死。”

    “顾瑞,你会下地狱的。我姐姐会在地府等着你,看着你的下场。”

    顾瑞面色冷冽,一语不发。高举牌位的手,缓缓下落,似乎下一刻就会落在地上,被人踩踏。

    贾家人愤恨不已,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贾氏的牌位被丢弃。

    “顾瑞,算你狠。我们走。”

    “就这么走了吗?太便宜顾瑞。”

    “走!难道真要看着顾瑞将牌位丢了吗?顾家人可以不在意,我们贾家人不能不在意。”

    贾家人终于离开了。这一次走得很彻底。

    想来不会再来侯府闹腾。

    顾家人,全都看着顾瑞。

    万万想不到,顾瑞竟然拿贾氏的灵牌威胁贾家人。

    甚至有不少人心头都在想,都说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感情好,怕是假的吧。

    否则大少爷怎么忍心丢弃大少奶奶的牌位,被万人踩踏。

    看来大少奶奶的死,一定有内幕。

    贾家人闹腾,此事果然不简单。

    顾瑞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更不在乎旁人的议论。

    他双手抱着贾氏的灵牌,回到了灵堂。

    复又将灵牌放回原来的地方。

    他靠在棺木上,双手轻抚,眼中有泪花闪烁。

    他在小声嘀咕。

    “原谅我出此下策,利用你的灵牌去威胁他们。你那么喜静的人,可是他们天天来吵。我真怕将你吵坏了。好在,终于将他们赶走了。你不会怪罪我吧。你若是生气了,不如就江我带走,可好?”

    灵堂内无声无息,唯有大和尚们在念经超度。

    顾瑞埋头于棺木上,一动不动。

    顾玖上前,轻轻唤了一声,“大堂哥?大堂哥?”

    没有任何动静。

    顾喻见状,上前推了推顾瑞,“顾……”

    结果刚推了一下,顾瑞的身体就软软地朝地面上倒下去。

    将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大哥,你没事吧?”

    “快来人啊!”

    灵堂内乱套了,都想到了最坏的情况。

    顾瑞不会是真的随贾氏去了吧。

    顾玖定了定神,顾不得其他,率先抓起顾瑞的手腕。

    “还活着,还活着。快将人抬出去,抬回房里,派人请太医。”

    “对对对,快派人请太医。”

    “谢天谢地,大少爷还活着。”

    顾瑞赶走贾家人,用尽了他最后一点精力。

    连续多天的煎熬,掏空了他的身体。当他趴在棺木上,同贾氏说完话后,再也熬不下去,于是就昏了过去。

    他太累了,身累心也累。

    顾瑞被抬回房里,太医请了来,检查完毕,开方抓药。

    顾玫急匆匆赶来,红着眼睛,问太医。

    “我大哥怎么样了?好好的怎么会昏迷?”

    “大小姐此言差矣。大少爷的身体可不好,熬了许多天,气血两亏,精气神都快被熬没了。加上伤心过度,身体撑到了极限。坚持到现在才到下,简直是奇迹。老夫开了药,你们照方给他服药。接下来几天,让他好好歇着,吃好,喝好,睡好,将精气神养回来。总之,不要让他再操心,否则会影响寿数。”

    顾玫大惊失色,心慌的不行。

    送走太医,她跑到房里看望顾瑞。

    将顾瑞这般消瘦,满脸胡子,邋里邋遢,忍不住哭了出来。

    丫鬟们也在哭。

    好好的侯府嫡长孙被折磨成这般模样,难怪有人说贾氏是狐狸精,勾住了大少爷的魂魄。她一死,大少爷的心也跟着死了。

    顾玫哭了一场,叮嘱丫鬟小厮好好照顾顾瑞。

    外面还有许多宾客,她还得去招呼,不能任性的继续哭泣之下去。

    擦干眼泪,洗了一把脸,顾玫带人离去。

    顾玖站在屋檐下等着她。

    见她出来,关心地问道:“玫姐姐,大堂哥没事吧。”

    顾玫摇摇头,说道:“多谢小玖妹妹,今天太麻烦你了。你累了一上午,我特意命人在厢房准备了一桌席面,你和珍妹妹她们一起吃。”

    “多谢玫姐姐。你也别太担心大堂哥,他会好起来的。”

    顾玫苦笑一声,“大哥对大嫂的感情不一般,我不知道他要多久才能走出来。”

    “会走出来的。”顾玖安慰道。

    时间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总有一天,顾瑞会重新振作起来,开始新的生活。

    两人一起走出远门。

    顾玖说道:“玫姐姐,厨房的事情想来你都知道了。我自做主张,请外面请来厨子和帮工,希望你不要见怪。”

    顾玫拉着顾玖的手,“小玖妹妹,这事我正要说,我得感谢你,想出这么好的办法治那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老奴。

    侯府开府多年,府中有不少老人,仗着伺候过老侯爷和老夫人的体面,一个个鼻孔朝天,不把我们这些小主子看在眼里。

    你不知道,我们要使唤那帮老奴做点事情,那真是千难万难。好似她们是主子,我们是下人,得我们去求着她们。

    今日你的办法,狠狠治了治她们,也方便了我们做事。”

    顾玖说道:“我也是临时想了个招,玫姐姐不嫌我碍事就好。”

    “小玖妹妹多虑了,厨房那帮人,小玖妹妹不用给她们脸面。她们要闹,让她们闹去。等老夫人回来,我得好好说说这事,将那些光拿钱不干事的人全都清理出去。”

    顾玖暗暗点头,是该如此。

    ------题外话------

    七月最后一天,求月票。手里的月票还没清掉的,全都投过来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