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69章 皇后死

时间:2018-07-29作者:我吃元宝

    ,!

    顾玖像是一个迷路的孝,找不到归家的路,又恐惧又无助。

    面对暴跳如雷的方少监,她不由得连连后退。

    方少监却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到床边,拉到皇后娘娘的跟前。

    “顾玖,你有种将刚才的话,当着皇后的娘娘的面再说一遍。”

    方少监眼中闪过恶毒的光芒。

    皇后娘娘睁开眼睛,盯着顾玖。

    顾玖心头一跳,忙低下头。被方少监碰过的手腕,隐隐作痛。

    她想,方少监的力气太大了,手腕上怕不是留下了手指印。痛死她了。

    面对皇后娘娘的目光,她小心翼翼地说道:“臣女,臣女在西北的时候,真的不知道什么公子诏。”

    皇后娘娘轻冷哼一声,语气轻描淡写地说道:“不识抬举。来人,杖责,直到她说实话为止。”

    “娘娘,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公子诏。我说的是真话啊。”

    顾玖扑倒在床前,拉着皇后娘娘的手。

    这,分明是服用了虎狼之药,随时都有可能离世。

    宫女们进来了,要来拉扯顾玖。

    此时此刻,容不得顾玖有丝毫犹豫,她的手笼在袖子里,使劲按压皇后娘娘的穴位。

    她嘴里一直喊着,“皇后娘娘,臣女说的句句属实。难道你是要屈打成招吗?臣女不服,我不服。我要到陛下跟前告御状,我要让陛下评理,皇后娘娘暗害宁王和公子诏,要将我屈打成招。这是活生生地冤案。”

    “你放肆!”

    皇后娘娘恼怒至极,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甩开顾玖的手。

    顾玖先是在穴位上重重一压,然后顺着皇后娘娘这一甩,朝后面倒去。

    宫女扑了过来,拉扯着她,要打她板子。

    她拼命挣扎,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最怕疼的,她绝不接受被人打板子。

    噗!

    千钧一发之际,皇后娘娘喷出一口鲜血,溅落在脸上,脖颈上,棉被上。

    “娘娘!”

    方少监和宫女们全都大惊失色。

    宫女们顾不上顾玖,一把丢开她,去查看皇后娘娘的病情。

    宫女将皇后扶起来,赶紧拿热毛巾擦拭皇后娘娘脸上的血迹。

    皇后娘娘气若游丝,又接连喷出几口血。

    这下子,所有人都吓坏了。

    “快,快将太医叫来。快啊!”

    方少监额头上连毛毛汗都出来了,皇后娘娘连话都说不出来,他顿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娘娘,太医马上就过来,你撑住。”

    皇后娘娘嘴角还在流血,她去若有似,眼神里的光彩正在逐渐黯淡。

    方少监见状,大喊一声,“娘娘,太子殿下还需要你。你千万要撑住啊。”

    皇后娘娘眼中的光芒又盛了些,她努力睁大眼睛,努力提着那口气,等待太医的到来。

    太医就在未央宫候命,一听说皇后娘娘吐血,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寝殿。

    方少监冲太医们厉声说道:“务必救下皇后娘娘,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

    太医们心头一惊,硬着太皮上前,诊脉,施针,用药。

    顾玖悄悄地躲在角落里,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希望所有人都忘了她,希望一切到此为止。

    可是有人没忘记她。

    方少监猛地回头,在阴影处找到了顾玖。

    他朝顾玖走来。

    顾玖身后就是墙壁,退无可退,只能面对方少监。

    方少监来到顾玖跟前,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道:“要是娘娘有个三长两短,咱家让你偿命。”

    顾玖眼眶里蓄满了泪水,“我是无辜的,你们不能陷害我。”

    方少监冷冷一笑,恶意满满地说道:“咱家无需陷害你,咱家只需在陛下跟前说一句你气死了娘娘,你猜你还有机会出宫吗?”

    顾玖浑身一抖,却突然强硬地说道:“见了陛下,我要和陛下说,你心里头对娘娘毫无恭敬之心。娘娘还在抢救,你就在盼着娘娘有个三长两短。你分明就是狼子野心,分明就是背主。娘娘病情如此严重,说不定就是你害的。”

    “你敢胡说八道!”

    方少监猛地抓住顾玖的手腕,很用力。

    顾玖痛死了,“你放开我。”

    方少监恶狠狠地说道:“你最好给我闭上嘴巴,你要是敢乱说,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顾玖一面委屈,一面毫不退让,“你有种你现在就弄死我,别等陛下来了。”

    “你真当咱家不敢吗?”

    顾玖无所畏惧地面对方少监的恶意,“我知道你敢,可是你不敢承受弄死我的后果。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官宦之女,可我同时还是公子诏的未婚妻。

    你们一日没给公子诏定罪,你就休想动我。所以你想让我死,不如盼着娘娘平安无事来得更快一些。”

    方少监呵呵冷笑,“之前果然是小看了你。死到临头还如此牙尖嘴利,就凭你这份胆量,咱家就敢肯定,你在公子诏的事情上说了慌。当着皇后娘娘的面,满嘴谎言,你该当何罪。”

    顾玖手腕痛到眼泪都下来了,却不肯示弱,“你说我有罪,那你就拿出证据来。我不是宫女的小宫女,不是你一句话就能定罪处死的人。方少监,你最好谨记这一点,否则我就算是死,临死前我也要拉你做个垫背的。”

    “你好大的胆子。”

    顾玖冷声说道:“我胆子向来很小,可要是有人逼急了我,我也敢杀人。”

    方少监:呵呵!

    “很好,非常好。顾姑娘,你最好盼着娘娘没事,否则你死定了。”

    方少监猛地甩开顾玖的手,回到床边,盯着太医们抢救。

    顾玖靠在墙上,握着发痛的手腕,果然手腕上多了几个手指印,都青了。

    她痛得滴下两滴眼泪。

    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而罪魁祸首就是刘诏那个王八蛋。

    顾玖恨死了刘诏。

    区区一千两就敢说本公子养你这样的话,脸呢?还要脸吗?

    宫女们进进出出,个个都是如临大敌。

    顾玖躲在角落,没敢上前。

    皇后娘娘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吊着。这口气随时都有可能咽下。

    原本皇后娘娘用虎狼之药吊着性命,还能再活个两三天。

    不过被顾玖暗中下手刺激,皇后娘娘的时间所剩无几。

    只是皇后娘娘的死,绝对不能算在她的头上。

    她这副小身板,可承受不起这么严重的罪名。

    她盼着能出现点什么,或是有别的意外发生。

    她脑中转着弯,各种念头冒出来,快点来个意外,来个人也好。

    “殿下来了!”

    宫女喊了一声,紧接着就看到太子殿下走了进来。

    顾玖第一次见到太子殿下,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微胖男子,面目和善。

    他满眼担心地从外面冲进来,“母后!母后你没事吧?太医,母后怎么样呢?”

    “微臣正在全力施救,请殿下稍安勿躁。”

    王太医心里头其实怕得要死,因为他知道皇后娘娘已经抢救不回来了,现在只是吊着一口气而已。

    可是这话他不敢说。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尽全力延续皇后娘娘的时间。

    皇后娘娘已经喝不下药,强灌也灌不进去。

    太医们只能靠着扎针,延续时间。

    王太医朝方少监看去,给方少监使了一个眼神。

    方少监心头一突,娘娘快不行了。

    他目光凶狠地朝躲在角落里的顾玖看去。

    顾玖一脸无辜。

    方少监咬了咬牙,俯身,问道:“娘娘,你还有没有事情要交代的?”

    皇后娘娘猛地睁开眼睛,眼中光芒大盛,仿若星辰。

    方少监大喜过望,娘娘这是熬过来了吗?

    他下意识地朝王太医看去。

    王太医微微摇头,这只是回光返照。

    皇后娘娘伸出手,用尽全身力气,重重地抓住太子殿下的手。

    “母后!”

    太子殿下伤心无比,“母后,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可以长命百岁。”

    “本宫快不行了,你给本宫闭嘴,不要浪费时间。”

    太子殿下被噎住,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皇后娘娘顾不了别的,她只想趁着最后的时间,将该说的都说了,“等本宫死了,你就安心守孝,一定要守足三年,朝政一律不许过问。”

    太子殿下惊呆,“母后?”

    皇后娘娘目光凶狠,怒斥一声,“你想活命吗?想活命就听本宫的话。不管朝堂上如何争斗,你都不要出头。任何人找上门,你只需用守孝二字打发。

    如果遇到不能决断的事情,多听听你表兄镇国公的意见。宫里有方少监在,他会帮着你。

    至于东宫属官,该打就打,该罚就罚,切莫心软。

    你可知,你父皇最不满意你的地方,就是因为你太过心慈手软,没有为君之相。为君者,需严相济……噗……”

    皇后再次吐血。

    “母后,母后你不要有事啊。你要是不在了,儿臣该怎么办?”

    太子殿下惊慌失措,泪流满面。

    皇后娘娘气若游丝,“你,你堂堂太子,哭哭啼啼,你是想成心气死本宫吗?看着你这个样子,本宫如何放心离开,你是要让本宫死不瞑目啊!

    “母后!”

    太子殿下一声大叫,哭得越发凄惨。

    皇后娘娘睁大着一双眼睛,却不动了。眼中的神采也黯淡了下去。

    方少监和王太医顿时都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王太医上前,诊脉,探寻鼻息,心头顿时一惊,说道:“皇后娘娘薨!”

    “啊……母后……”

    太子殿下一下子扑在皇后娘娘的身上,“母后,儿臣不孝,让你死不瞑目。儿臣该死,儿臣该死……”

    “咳咳,太子殿下请慎言。娘娘时间到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方少监拼命提醒太子殿下,千万不要将皇后娘娘离世的责任揽在自己头上,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如果皇后娘娘真的是因为太子殿下而死不瞑目,那太子殿下岂不是要背上不孝的名声。

    如此一来,皇后娘娘安排太子殿下守孝三年,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太子殿下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压低了哭声,说道:“母后去了,世上就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从今以后孤就成了没娘的孩子。”

    一番话,闻着流泪,听者伤心。

    方少监动情地说道:“殿下节哀。”

    太子殿下点点头,擦掉眼泪,吩咐道:“报丧吧。”

    方少监躬身领命,“是!”

    他躬身离开寝殿,同时给顾玖使了个眼色,要顾玖跟着他出去。

    顾玖迟疑了一秒钟,果断离开了寝殿。否则一会大量的人员过来,看见她在这里,她解释不清楚。

    她总不能直接告诉皇帝陛下,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皇后娘娘审问她在西北见没见过公子诏吧。

    顾玖悄无声息地出了寝宫。

    这会全未央宫的人,都沉浸在皇后娘娘过世的悲痛中,惶惶不可终日,没有人关注她。

    故此,她才能顺利离开寝宫。

    走出宫门,就看见了方少监。

    方少监果然在这里等着她。

    顾玖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走上前,“见过方少监。”

    方少监目光阴霾,压低声音说道:“咱家不追究你的责任,你也给我闭上嘴巴。在宫里面,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是聪明人,应该很清楚。”

    顾玖面色平静,“方少监是担心我说出太子殿下气死皇后娘娘的事情吗?”

    “你给我闭嘴。你想找死吗?”

    顾玖轻声一笑,“方少监放心,只要今日我能离开皇宫,我保证一个字都不说出去。无人会知道太子殿下口不择言,说了不恰当的话。”

    方少监冷哼一声,“如此甚好,咱家就知道你是聪明人。”

    顾玖顺便拍了皇后娘娘一记马屁,“皇后娘娘果真睿智,竟然想到让太子殿下守孝三年来避祸。”

    方少监微微眯起眼睛,“你想说什么?”

    顾玖上下打量方少监,“娘娘过世,太子殿下守孝,方少监以后在宫里的日子只怕不好过吧。”

    方少监呵呵冷笑,“咱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操心。”

    “方少监虽然想过弄死我,不过我这人最大度,不喜欢记仇。我更喜欢双赢。以后方少监若是遇到麻烦,需要找人帮忙,你可以来找我。只要我能帮你,定不会吝啬。”

    “你有什么目的?”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少监,“请方少监不要将人都想得那么坏。多个朋友多条路,你说对吗?”

    方少监冷笑一声,“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休想让咱家上当。”

    方少监招招手,一个衅门突然钻出来。

    方少监对衅门说道:“将顾姑娘送回去,务必保证她的平安。”

    顾玖福了福身,“多谢方少监。记得今天之内让我出宫哦。”

    方少监脸色一垮,极为不爽。

    若非太子殿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让皇后娘娘死不瞑目的话,他又何必对顾玖客气。

    顾玖小人得志,竟然还敢反过来拉拢他,笑话。

    他堂堂少监,在宫里面,数人之下,数千人之上,会让一个小姑娘拉拢,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顾玖分明是脑子不清醒,对自身的实力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总之就是荒唐。

    顾玖跟着衅门回到所居住的厢房,送出一个荷包将衅门打发走。

    然后她猛地关上门,往床上一趟,差点泪流满面。

    活下来了,她终于闯过了这致命的一关,活了下来。多不容易啊!

    顾玖咬着被面,今日简直是她两辈子最难的一天,她差点就死在了寝殿,成了皇后娘娘的陪葬。

    呜呜……

    这会想起来,还是一阵阵后怕。

    但凡有个差错,她就走不出寝宫,方少监百分百会弄死她。

    顾玖的心,还在砰砰砰乱跳,心跳快她以为自己会心肌梗塞而死。

    青梅急匆匆打开房门进来,“姑娘,你终于回来了。”

    青梅哇的一声大哭出声,“奴婢都快吓死了。”

    第二卷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