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66章 小玖家暴公子诏

时间:2018-07-28作者:我吃元宝

    ,!

    萧姑娘被刘诏当面斥责,如何难堪,如何难受,外人无法体会。

    顾玖冲她尴尬一笑,这真不关她的事情。全是刘诏那个王八蛋不好,成心拉仇恨。

    萧姑娘扭过头,哼了一声,没有回应顾玖的眼神。

    萧姑娘不敢记恨刘诏,一腔怒火无处发泄。顾玖身为刘诏的未婚妻,少不得要被萧姑娘记恨上,承受非难。

    顾玖磨牙,偷偷瞪了眼刘诏。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萧表妹是对我有所不满吗?”

    萧姑娘顿时委屈坏了,她是被斥责的那个人,她都没出言责难刘诏,刘诏反倒是先责难起她。好生无耻。

    “我岂敢对诏表哥不满。”

    萧姑娘低眉顺眼的,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

    刘议看不下去,“大哥,你什么意思?琴儿没有得罪你,你为何要为难她。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别冲着琴儿。”

    萧姑娘心头欢喜,脸颊微微泛红,看着刘议的目光像是看着英雄。

    刘诏轻描淡写地斜了眼刘议。

    刘议被刘诏的那个眼神刺激地快要抓狂。

    刘诏板着脸,面容严肃地说道:“指出做得不对的地方,就叫为难。请问这个道理,是哪个先生教给你的,四弟?”

    一句四弟,顾玖都感觉强烈的压迫感。

    她偷偷观察,这两兄弟的关系真有这么差?当着长辈的面,都无需掩饰吗?

    刘议咬牙切齿,说道:“我只知道身为男子,为难女人,令人不齿。”

    刘诏神情淡漠地说道:“回去多读读书。”

    “你……”

    “咳咳……”

    淑妃捂着嘴轻咳两声,刘议立马止住了话题,“祖母,你没事吧。”

    淑妃摆手,“本宫没事。你哥哥教训你,你听着就是。”

    刘议低着头,一副恭顺听话又委屈的模样。将淑妃给心疼坏了。

    淑妃瞪了眼作壁上观,不管教两个儿子的宁王。

    宁王打个哈哈,装傻。

    两兄弟吵个架,管个屁。

    想当年他和兄弟们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身为皇室子弟,如果凡事都指望做长辈的帮着出头,还做个屁的皇室子弟。

    宁王信奉孩子需要锤炼,需要有对手鞭策。

    只要不上升到动手打架,以及杀人的地步,儿子们明着暗着怎么斗,他才懒得管。

    当年他是这么过来的,他的儿子没道理可以比他这个做老子的更悠闲。

    淑妃拿宁王没办法,眼神一冷,冷漠地盯着刘诏。

    “诏儿,你身为长兄,一坐下来,就是一通劈头盖脸地乱骂,成何体统。这是长春宫,你问都没问本宫一声,就开始教训人,你眼里还有没有本宫?”

    淑妃这番指责,委实有些严重。就差直接指责刘诏不孝。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请祖母见谅,孙儿的确着急了些。不过孙儿还是希望祖母能好好管教萧表妹以及四弟二人,两人都老大不小,言行举止却有失端庄,实在是不该。”

    淑妃娘娘脸色一垮,“本宫就喜欢他们这样,你也要管?”

    “孙儿当然管不了长春宫的事情。只是顺口一提。”

    淑妃冷哼一声,看刘诏的眼神越发的冷。

    顾玖偷偷瞥了眼刘诏,难怪不得长辈喜欢。

    刘诏说话能噎死人,有长辈喜欢他才怪。

    顾玖顿时好奇起来,她认识的刘诏,是个说话很有分寸的人,做事同样很有分寸,并不是那种看不惯就要瞎喷一通的人。

    为何刘诏在长辈面前,却表现得像个不知变通,顽固守旧,不讨人喜欢的‘端方君子’。

    顾玖想不明白,刘诏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淑妃对刘议说道:“别理你大哥,整日里教训人,以后离他远一点。”

    刘议朝刘诏看去,接着说道:“我听祖母的。不过大哥或许也是为了我好。”

    淑妃越发心疼刘议,深觉刘议比刘诏更懂事,也更会替人着想。

    淑妃瞪了眼刘诏,“你弟弟都比你懂事,以后少吓唬四郎。”

    刘诏似笑非笑地朝刘议扫了眼,刘议面色平静地同刘诏对视。

    两兄弟的视线在空中接触,火花四溅。

    顾玖左右看看,她突然发现,她真的太小看皇室子弟。

    玫姐姐说的一点都没错,皇孙们个个都是人精。

    刘议的愤怒,暴躁,委屈,全都是一场精彩的戏,观众就是淑妃娘娘。

    他说的一切,做的一切,甚至每个表情,都是为了博得淑妃的心疼。

    淑妃多心疼他一点,自然就少心疼一点刘诏,甚至厌恶刘诏。

    至于萧姑娘,顾玖相信她是真的委屈,她的演技远远比不上刘议。

    刘诏突然朝顾玖看来。

    这还是他走进大殿后,第一次拿正眼看顾玖。

    顾玖微微挑眉:看本姑娘做什么?

    刘诏低头一笑,眼神戏谑。

    顾玖蹙眉,她是越发看不懂刘诏这人。

    淑妃问宁王,“今儿怎么有空来看望本宫?”

    宁王笑道:“只要有空,儿子都要来看望母妃。”

    淑妃听到这话,心头高兴,眼神也跟着变得柔和。

    她笑了起来,“一大把年纪,过两年就要做祖父的人,还这么油嘴滑舌。”

    宁王笑道:“不管多大年纪,我都是母妃的儿子。”

    这话让淑妃极为受用,她乐呵了好一阵,才问道:“去见过你父皇吗?”

    宁王点头,“见过了。父皇最近新得了一个美人,正乐不思蜀,很不耐烦地将儿子赶了出来。”

    淑妃冷哼一声,“皇后眼看着就要……你父皇却还有心思宠幸美人。换做三年前,皇后非杖毙了那个美人不可。”

    “所以儿子才说,那个新得宠的美人走了好运,赶上了好时候。”

    淑妃哈哈一笑,“这话在本宫面前说说就行,可别在外面嚷嚷。传到皇后耳朵里,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宁王笑哈哈的,一副惫懒的样子,“母妃放心,儿子知道好歹。”

    淑妃全身放松,靠在椅背上,“未央宫总共也没剩下几天时间,却还不肯消停。这几天都给本宫打起精神来,务必当心。尤其是顾玖,皇后随时都会召见你,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你清楚吗?”

    顾玖微微躬身,“臣女知道。”

    淑妃微微点点头,“谨言慎行,这一点很好。要是因为你惹出什么乱子,本宫饶不了你。”

    “臣女不敢!”

    刘诏突然说道:“祖母,让她们二人退下吧。”

    淑妃朝刘诏看去,微微点头,“带琴儿,顾玖下去安顿。晚上留她们二人在本宫这里用餐。”

    “遵旨。”

    顾玖忙起身,跟着宫女退下去。

    她还想着,宁王提到天子新得了一个美人,有没有可能是江燕?

    应该不会是江燕吧。

    江燕在宫里没有依靠,想要见陛下一面都是千难万难,更何况是得到陛下的宠幸。

    而且,就算得到了陛下的宠幸,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要知道,陛下都已经是六十出头的老人。按照这个年代男人的平均寿命,以及皇帝的平均寿命来算,剩下的寿数已经不多了。

    如果得了宠幸,却没有孩子,等陛下离世,下场恐怕很不妙。

    顾玖就这么胡思乱想地离开了大殿。

    刘诏紧蹙眉头,顾玖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他给她使眼色,竟然没有回应。

    在宫里也敢走神,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一会找机会,他一定要好好教训顾玖一顿。

    顾玖和萧姑娘被安排在偏殿厢房。

    两个人相顾无言,场面一时间很尴尬。

    坐了会,萧姑娘有些不耐烦,干脆起身,径直离开。

    宫人并不阻拦,而且还和萧姑娘有说有笑。

    果然,萧姑娘对长春宫和熟悉。

    厢房只剩下顾玖和青梅主仆二人,顾玖长出一口气,自在多了。

    总算又过了一关。

    青梅关心地问道:“姑娘,没事吧?”

    顾玖摇头,“没事。你在门口守着,公子诏来了,记得提醒我一声。我先眯一会。”

    她都快累死了,从大早上进宫到现在,一直紧绷着。这宫里的日子,当真不是人过的。

    青梅意外,“公子诏也进宫了吗?”

    顾玖点头,“他一会应该会找机会过来,你盯着点,别让人发现。”

    “奴婢明白。”

    顾玖闭目养神,半睡半醒,脑袋渐渐成了一团浆糊。

    似有清风拂面,柔和,温暖,犹如置身春天。

    顾玖露出一个笑容。笑过之后,突然感觉到不对。

    她正在宫里,怎会梦到春天,一定是脑子不清楚了。

    皇宫只能让人联想到数九寒冬。

    她猛地睁开眼,眼神一愣,盯着坐在对面的刘诏。

    “你怎么进来了?青梅呢?”

    “她在外面守着。”

    刘诏眼神饱含深意地盯着顾玖。

    顾玖擦擦脸,“你盯着我做什么?”

    “你睡觉会流口水?”

    啊啊啊……

    顾玖赶紧拿出手绢擦拭嘴角,她怎么可能流口水,绝对是污蔑,一定。

    刘诏瞧着顾玖抓狂的模样,偷偷一笑。

    他是绝不会让顾玖知道,他就是喜欢看她像小野猫的一面。

    擦完了嘴角,顾玖又端起冰冷的白开水漱口,好半天才将自己收拾整齐。

    刘诏见她重新坐下来,问道:“你有什么话想对本公子说?”

    “你……你过来这里,没关系吗?”

    刘诏缓缓摇头,“本公子的事你不用操心。说吧,找本公子到底有什么事情?之前在大殿,本公子瞧着你眼睛都快瘸了,就知道你有话说。”

    顾玖眉眼一抽一抽的,她真的很暴躁。

    她脸色一怒,沉着脸,说道:“皇后娘娘问我在西北是不是见过你?我否认了。她似乎知道了什么。我瞧着,皇后娘娘不会善罢甘休。”

    刘诏微微挑眉,“这件事本公子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顾玖咬咬牙,控诉道:“我被迫陷入现在的境地,全都是因为你。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宫里有多困难,多无助?

    我真的很怕,喝一杯水,吃一口饭,人就死在了宫里,死得悄无声息。

    我原本过得好好的,就是因为你的出现,我的平静生活全部被打破。你就是罪魁祸首。

    我到底哪里得了你的青睐,让你选我为妻?我还不能退货。”

    气死本姑娘了。

    顾玖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她将所有的委屈,无助,恐惧,全都毫不掩饰地朝刘诏发泄。

    在未央宫,当皇后捏着她的下颌骨,质问她的时候,她是多么的恐惧和无助。

    那个时候,一旦皇后娘娘对她起了杀心,她能求助谁?她谁都求不了,死了也是白死。

    而且她最怕疼的,皇后娘娘明明是个病人,手劲却大得吓人。

    那个时候,她真的恨死了刘诏,将他拉进这场夺嫡之争中。

    顾玖从未这么委屈过,即便谢氏处处刁难她,她也不曾委屈自怜。因为她有退路,她可以足够从容。

    然而面对眼前的局面,她半点退路都没有,只能被迫踏上荆棘之路,负重前行。

    这条路,她才刚刚踏上,已经见识到其中的残酷。

    一方手绢出现在顾玖的面前。

    顾玖抬头盯着刘诏,“我不要用你的手绢。”

    刘诏面色平静地说道:“你已经被我拉了进来,你已无路可退。”

    可恶!

    顾玖盯着他,郑重地说道:“我要退出。”

    刘诏缓缓摇头,神情冷漠地说道:“圣旨已下,想要退出,唯有死亡。”

    顾玖恨恨地盯着刘诏,“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刘诏点头,“我承认,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你无耻!”顾玖怒骂。

    刘诏再次点头,“我的确很无耻。”

    顾玖怒极,抬脚狠狠踢了刘诏两脚。

    刘诏不痛不痒,伸出手,指腹轻抚顾玖的眼睑。

    顾玖扭头,躲开。

    刘诏却固执的不肯放手,“哭完了,就该继续笑。”

    顾玖握紧拳头,一拳头打在刘诏身上。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可以多打几下,不痛。”

    顾玖遭遇一万点伤害,吐血而亡。

    “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

    顾玖推开刘诏,却没推动。

    刘诏干脆利落,握住顾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要不要朝这里打一巴掌,帮你出气?”

    神经病!

    顾玖挣扎。

    刘诏不肯放手,握着她的手朝自己脸上打下去。

    啪!

    顾玖惊吓。

    刘诏问道:“消气了吗?”

    顾玖扭头,咬牙,“你想让我做什么?直说就是,不用玩这些花样。”

    刘诏伸出手,替顾玖擦掉眼角的泪痕,“你哭起来不好看,丑!笑起来才好看。”

    顾玖气晕了。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刘诏蹙眉,不满地盯着顾玖,“你又偷偷骂我?”

    顾玖哼了一声,没作声。

    刘诏干脆拉着顾玖的手,在她身边坐下。

    顾玖挣了几下,没挣开,只能放任刘诏一直握着她的手。

    真是够了,这男人就这么喜欢拉着女人的手吗?

    刘诏盯着顾玖,“皇后娘娘突然召你们进宫,是我失算。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皇后娘娘不会动你。”

    顾玖冷笑一声,“那可不一定。皇后娘娘时日无多。最后时刻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情,我都不会感到丝毫意外。”

    刘诏表情郑重地说道:“唯一值得担心的是,她会用计迫使你说出真相。”

    顾玖轻声说道:“你放心,西北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吐露。”

    “我信你,但是我不相信皇后。她有可能对你使出任何手段。你仔细想想,有没有什么漏洞,是会被皇后利用的?”

    顾玖皱眉深思,“青梅算吗?皇后会对青梅用刑吗?那该怎么办?”

    顾玖担心,着急。

    刘诏紧握住她的手,指腹从她的嘴角划过。

    顾玖懵了,一拳头捶在刘诏身上,义正言辞地说道:“不准碰我。”

    刘诏微微垂首,笑了笑,接着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角力,皇后没有失智,不会在这个时候给太子殿下留下一个烂摊子。我想,她会从别的方面入手。你仔细想想。”

    顾玖深想一番,突然说道:“谢家!那个时候,谢二老爷人就在西北,谢宪还见过赵护卫一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