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61章 砸破头

时间:2018-07-28作者:我吃元宝

    ,!

    顾玖冲谢氏笑了笑,“让太太担心了,都说我拿药当饭吃,这话倒也没错。

    药可比饭贵,这些年吃了那么多的药,银钱跟水一样的哗啦啦地流出去。

    亏得我们顾家富贵,才没被我吃穷。

    这些年,累太太操心,整日看着银子浪费在我一个病秧子身上,亏得太太能忍这么多年。

    如今总算好了,我不用天天吃药,也无需名贵药材,每月省下来的药钱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

    账房上有了钱,正好可以给三妹妹多添点嫁妆,以免三妹妹总是抱怨。”

    给人添堵谁不会啊。

    顾玖不轻不重地讥讽了谢氏几句,捎带上一直找她不痛快的顾玥。

    谢氏还没怎么样,顾玥那张脸已经没法见人了。

    扭曲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丑陋。

    顾玥冲顾玖怒吼道:“凭什么我就不能抱怨了。父亲给你预备了四万两嫁妆,凭什么?难道就凭你要嫁给皇孙吗?”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了眼谢氏,然后对顾玥说道:“就凭我母亲临死前,早早替我攒下了两万两嫁妆,加上府中预备的嫁妆,所以我能有四万两嫁妆。

    你若是不服气,不用冲我吼,你问太太去。也让太太从自己的嫁妆里拿两万两添给你,正好凑个四万两。”

    顾玥被堵得哑口无言,眼泪啪嗒落下,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她朝谢氏看去,眼神可怜兮兮的。

    她多希望谢氏此刻能够说一句:玥儿,母亲拿出私房钱,给你凑够四万两嫁妆。

    然而这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谢氏现在不管她了,不爱她了。

    区区两万两嫁妆就打发了她,这是打发叫花子吗?

    家里又不是没钱,为何对她如此吝啬。

    顾玥心里头生出了恨意,不仅仅恨顾玖,也恨上了谢氏,顾大人。

    谢氏被顾玖的那个眼神刺激得差点暴跳如雷,很想抬手朝顾玥脸上打去。

    顾玥这个死丫头,站在二门,当着大房的面,就敢嚷嚷对嫁妆不满意,还要不要脸。真不怕被下人们笑话吗?

    可是听着顾玖的那番话,谢氏更想将顾玖打一顿。

    顾玖小贱人,专门挑拨离间。她早就说过,顾玖内里藏奸,果真没错。

    谢氏板着脸,“二丫头,你做姐姐的,就不能让着妹妹。得了便宜还卖乖,让别人怎么看你。”

    顾玖笑了笑,“太太说的对,的确不该在三妹妹面前显摆四万两嫁妆。”

    一听四万两,顾玥又被刺激了。

    她指着顾玖,对谢氏说道:“母亲,她就是故意的。她故意说话气我。”

    顾玖抿唇一笑,顾玥太自我了。难道没看见谢氏的脸色都发青了吗?

    谢氏板着脸,“够了,都给我闭嘴。玥儿,你跟我走。”

    说完,谢氏就离开了二门。

    顾玥跺跺脚,很不服气。她和顾玖争执一番,未必会输。

    可是谢氏已经走远,无奈之下,顾玥只能追上去。

    顾珊也跟着走了。

    顾珍偷偷一笑,一副很爽的样子。

    大太太张氏摇摇头,说道:“没想到三丫头竟然这么大的怨气。”

    “让大伯母看笑话,真不好意思。”顾玖微微躬身说道。

    大太太张氏摆手,“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你们姐妹,哎,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以后你们尽量避开吧。”

    顾玖说道:“我倒是想避开三妹妹,奈何三妹妹非要凑上来找不痛快。不呵斥她几句,她从不知道吸取教训。”

    “这倒也是。我也是瞎操心,这种小事你处理起来肯定得心应手。”

    顾玖谦虚道:“大伯母谬赞。”

    回到芷兰院,几个丫鬟就嚷嚷起来。

    “姑娘有四万两嫁妆,三姑娘却只有两万两嫁妆,难怪三姑娘快要被气死了。”

    “三姑娘今日看着姑娘的眼神,一直都很凶狠。在侯府她没闹,奴婢以为她今天都不会闹疼。没想到刚在二门下了么车,她就闹腾起来。”

    “太太的脸色也很难看,都发青了。奴婢估摸着,三姑娘又要被太太敲打。”

    “光是敲打有什么用。太太哪次没敲打三姑娘,可是三姑娘依旧我行我素。”

    “这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听着丫鬟们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顾玖一直笑着,一边琢磨起嫁妆的事情。

    顾大人这回真是难得的大方,竟然舍得给她准备四万两嫁妆。

    昨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顾玖都懵了。

    顾大人吃错了什么药,怎么这么舍得。

    想来想去,顾玖也没猜到顾大人是因为愧疚,和一点点慈父心肠,才会变得如此大方。

    顾玖没头绪,就不想了。

    她拿出针线活来做,没两下就扎了手。

    痛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她干脆放下手头上的针线活,说道:“这事我不成,还是留给你们做。”

    她在针线方面真的没天赋。

    昨天青梅还催着她好歹学着做点针线活,等出嫁后,至少能应付过去。

    顾玖也想着,好吧,能学一手应付人的针线活也不错。

    结果她败给了现实。

    针线活这事她真不成。

    青竹捂着嘴笑了起来,“奴婢早就说了,姑娘不必为难自己。”

    顾玖深以为然,“的确不该为难自己。我还是给你们画花样子。”

    “姑娘画的花样子最好看。二壮传来消息,就数照着姑娘画的花样子做的珠花卖得最好。”

    顾玖小小得意了一下,“那是,我画的花样子自然是卖得最好的。”

    青梅说道:“奴婢原本以为正月没生意,没想到正月里生意竟然比腊月还要好。

    今年过年二壮就休息了一天,也就是正月初一那天没开门,初二就重新开业。

    来买珠花的人听说络绎不绝。正月里大家走亲访友,都要穿上新衣服,大姑娘小媳妇都要戴上新式的珠花。

    如今,二壮那个聚美斋,俨然成了……姑娘说的那个词,奴婢怎么又忘记了。瞧我这猪脑子。”

    “引流京城潮流。”小翠接话,她记得可清楚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词,引领京城潮流。”

    大家说着话的时候,顾玖又画了一张花样子。

    “都来看看,这是我刚想出来的,好看吗?”

    丫鬟们凑到书桌前,纷纷点头,“好看,看着就大方。”

    顾玖笑了起来,“等凑够十个花样子,就把这些稿纸给二壮送去。告诉二壮,这些可是我亲手画的,不能给别人。”

    青梅说道:“姑娘放心,二壮知道分寸,不敢将姑娘的稿纸给别人看。等他用完了这些稿纸,会还回来。”

    芷兰院其乐融融,芙蓉院则正在经历一场风霜刀剑。

    谢氏盯着顾玥,“玥儿,你是对我不满吗?”

    顾玥茫然无措,“女儿没有对母亲不满。”

    “那你为何当着所有人的面嚷嚷自己的嫁妆不如二丫头的嫁妆?你到底是在冲谁抱怨?”

    谢氏眼神如刀,恨不得一刀一刀剐了顾玥。

    顾玥被谢氏的眼神给吓住了,浑身一抽搐,嚎叫起来:“女儿冤枉啊。女儿只是见不惯顾玖那嚣张的模样,所以才随口抱怨了几句。女儿绝不是抱怨母亲,请母亲明鉴。”

    谢氏冷冷一笑,“你不是在抱怨我,那就是在抱怨你父亲,是吗?”

    “没有,没有。女儿谁都没有抱怨。若是真有抱怨,女儿也只是在抱怨自己不争气。”

    顾玥说到最后,眼泪落下,音量也低了下去。一副楚楚可怜,受尽欺负的模样。

    谢氏冷哼一声,“你说的这些话,有几句是真话?又有多少只是你口是心非?”

    顾玥频频摇头,“女儿句句都是真话,女儿不敢欺瞒母亲。”

    “你欺瞒我的时候还少吗?”

    谢氏突然震怒,音量猛地拔高,将顾玥吓了个半死。

    顾玥委屈坏了。

    谢氏指着她的鼻子怒骂,“哭哭哭,你就知道哭。每次犯了错,就是哭一场,你以为你哭一场就能蒙混过关吗?今日在侯府,你背着人,偷偷问人打听嫁妆,你脑子是进水了吗?”

    顾玥大惊失色,连哭泣都要忘记了。

    谢氏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痛,“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能瞒得住人?我告诉你,你的一言一行,侯府早就传遍了。你知不知道别人都怎么说你?说你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果然是谢家的外甥女。”

    顾玥脸色惨白,“女儿,女儿……”

    “够了,不要再狡辩。你犯了错,别人都说你不愧是谢家的外甥女,却半句不说顾家的不是。谢家到底有多上不得台面,才会被人如此诋毁奚落。你简直是丢人,把我的脸面都丢尽了。”

    谢氏怒到极点,抄起茶杯就朝顾玥头上砸去。

    “啊!”

    顾玥惊慌失措,被茶杯砸中头,鲜血立马就下来了。

    顾玥吃痛,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来。

    伸手摸摸头,结果就摸到一手血。

    顾玥吓得啊啊啊啊啊啊的大叫起来。

    “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母亲,我要破相了,我该怎么办?”

    “闭嘴,你破不了相。”

    谢氏怒斥顾玥,这会她又怒又悔,后悔不该拿茶杯砸顾玥,万一真的破相该如何是好。

    当然,谢氏万万不会同顾玥道歉,也绝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一切要怪就怪顾玥自己,是顾玥不懂事,非要在侯府丢人现眼,连带着她也跟着丢脸。

    当她听到侯府下人议论顾玥上不得台面,不愧是谢家的外甥女那番话的时候,谢氏羞愤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她想来,侯府如此嘲笑顾玥,等于就是嘲笑她。

    顾玥若是像谢家人,那她就是地地道道地谢家人。

    她在侯府众人的眼里,岂不是连顾玥都不如。

    当时,她真的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若非如此,她怎么会如此震怒,直接拿茶杯砸顾玥的头。

    丫鬟们听到动静,都跑了进来。

    “三姑娘头出血了。太太,奴婢这就派人去请大夫。”

    谢氏点点头,“去将朱大夫请来,让他带上上好的伤药还有祛疤药。”

    一听到祛疤二字,顾玥哭得更大声了,称得上是嚎啕大哭。

    春禾急忙劝她:“三姑娘,你快别哭了,小心撕裂伤口,让伤口变得更大。”

    顾玥一听,果然止住了哭声,只是一个劲的抽泣。

    她也没看谢氏。

    她哭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得到谢氏的一句关怀,心渐渐就冷了下来。

    她回想起谢氏拿茶杯砸她的那一瞬间,当时谢氏是想弄死她吧。

    一定是这样的。

    没想到母亲竟然想要弄死她。

    顾玥伤心坏了,眼泪差一点又落下。

    她忍住哭泣,心肠渐渐硬了起来。

    母亲如此仇恨她,她又何必白白伤心。

    她心头的恨意,越来越浓。连她自己都没发觉,不知不觉中,她有了改变。

    春禾打来热水,小心翼翼替顾玥清洗脸颊,观察额头上的伤口。

    伤口紧挨着发际线,只是一个很浅的口子,大约有一公分长。

    春禾庆幸道:“三姑娘放心,伤口很小,肯定不会留下疤痕。”

    “真的吗?可是流了那么多血。”

    春禾笑道:“三姑娘,奴婢不会骗你。冬梅,你去拿张镜子来。”

    冬梅拿了镜子过来,递给顾玥。

    顾玥忐忑不安,犹犹豫豫地举起镜子查看伤口。

    看到额头上已经没有出血的伤口,顾玥都吓坏了。

    她啊啊啊的乱叫几声,差点将镜子丢出去。

    “三姑娘,你别担心,这点小伤口肯定不会留下疤痕。”

    顾玥无声落泪,朝谢氏看去。眼神又委屈又无助,还隐藏着一点点恨意。

    谢氏板着脸,“只是一个小伤口,你鬼叫什么。”

    顾玥张张嘴,说道:“母亲若是再重一点,女儿就要破相了。”

    “那只是你以为,实际上并不会破相。”

    顾玥低下头咬着唇,不再说话。

    她算是看出来了,母亲半点不在意她的死活。估计她死了更好吧。

    顾玥自嘲一笑,心头的恨意又多了半分。

    “大夫来了!”

    丫鬟在外面叫了一声。

    朱大夫被请上门,以为是碗口那么大的伤口,因此将他的压箱底的伤药都带了过来。

    等他走进正屋,看到顾玥额头上的小伤口的时候,有种哔了人类最好朋友的糟心感觉。

    顾府派人去请他的时候,将情况说的多么多么的严重,仿佛下一刻人就会死掉一样。

    结果,就屁大的伤口,完全可以等伤口自行愈合。这下可把朱大夫给郁闷坏了。

    朱大夫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不带这么忽悠人的。

    顾玥叫起来,“大夫,大夫,你快帮我看看,会不会破相?”

    朱大夫不想治,消极怠工。

    他朝谢氏看去。

    谢氏轻咳一声,说道:“辛苦朱大夫跑一趟。请你替小女诊治,给上药就上药,该祛疤就祛疤。”

    朱大夫闻言,点点头。

    既然顾府愿意出钱,他就勉为其难替顾玥诊治。

    “小伤口,上点药,过两天就能好。等疤一掉,天长日久,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顾玥却不依:“大夫,我的婚期就定在今年。难道就没有上好的祛疤药尽快祛疤吗?”

    朱大夫说道:“上好的祛疤药自然有,不过要五十两一瓶。”

    顾玥朝谢氏看去。

    谢氏蹙眉。

    五十两,这么贵?抢钱吗?

    转念想到顾玥因她而伤,谢氏咬咬牙,说道:“还请朱大夫留下祛疤药。”

    朱大夫痛快答应,“既然太太要求,一会我就留一瓶祛疤药。”

    伤口处理完毕,留下伤药,祛疤药,又叮嘱丫鬟好生伺候。

    全程也就一炷香的时间,朱大夫就忙完了。

    他起身告辞,春禾奉上诊金,并送朱大夫出门。

    朱大夫走出芙蓉院,回头看了眼,摇摇头笑了笑。

    顾府二房,当太太的还没有府中的姑娘大方,真是可笑。

    朱大夫之前替顾珽治伤腿,除诊金外,每次顾玖都会奉上丰厚的封赏,出手是极为大方的。

    谢氏同顾玖一对比,就显得格外小家子气。

    哈哈……

    朱大夫朗声一笑,走了!

    别人家的家事,他是万万不会掺和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