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55章 赐婚

时间:2018-07-24作者:我吃元宝

    在焦急,不安的等待中,顾府最终还是迎来了宫里的圣旨。

    当传旨的内侍来到顾府,顾大人心想,终于来了。

    转念又是一想,圣旨果真来了。

    此刻,顾大人一面命人去将家里人都叫来接旨,一边想着,顾玖何等何能,不仅能得到陛下的青睐有加,还真的被赐婚给了皇孙。

    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还是他想多了?

    顾大人微微摇头,不,他肯定没有想多。

    这门赐婚,从头到尾,都给人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始终摸不透其中的真相。

    他和内侍套着近乎,以期望了解到更多的内情。

    以顾府的家世门第,加上他们二房一家,又是才到京城不久,连京城的地皮都还没有踩熟。

    若非有人在陛下跟前进了谗言,陛下怎会给顾玖赐婚。

    是的,顾大人一早就知道赐婚的另外一个对象,是宁王府的刘诏。

    想到因为刘诏挑起的案子,害得他入了诏狱,数天时间惶惶然不可终日,顾大人内心是又恼又恨。

    出了诏狱后,他打定主意,要离刘诏这等皇室敬而远之。却没想到,刘诏竟然会盯上自己的闺女。

    想不通!

    顾大人一边和内侍套着近乎,一边天马行空地猜测,顾玖同刘诏不会是有私情吧。

    不不不,怎么可能。

    顾大人自己就率先否定了这个荒唐的猜测。

    顾玖自回了京城,就没出过门。最远的地方,还是去隔壁侯府。理应在这之前,见都没见过刘诏。

    然而刘诏特意圈了顾玖的名字,听内侍那意思,当时少府令还劝他来着,劝他选个家世更好的姑娘。

    结果少府令怎么劝都没劝住,刘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娶顾玖为妻。

    内侍乐呵呵的,“恭喜顾大人,生了个好女儿。公子诏对于令千金,那是情根深种啊。”

    顾大人附和着,尴尬一笑。

    哪有什么情根深种。

    顾大人认定刘诏内里藏奸,娶顾玖,肯定是不怀好意。

    为什么会圈中顾玖的名字,只因为顾玖是他的嫡长女。

    对,一定,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顾大人内心脑补了一出刘诏复仇的大戏。

    一幕幕场景,从他脑海中闪过,其中最惨的莫过于顾玖。

    顾玖嫁给刘诏,就等于是跳进了火坑啊。

    顾大人内心,顿时感到一阵心酸。

    顾玖这孩子,可怜啊。

    过去十多年,他忽略了顾玖。原本想着要好好补偿她,将来给她说一门好亲事,让她下半辈子有个依靠。

    结果却被刘诏这个狼子野心,居心不良的皇孙给截了。

    一想到顾玖是替他嫁到王府受苦,顾大人就觉着自己亏欠了顾玖。

    是的,顾大人脑补的一出出大戏,就是刘诏看他不顺眼,妄想报复他。因为暂时奈何不了他,干脆娶了顾玖折磨。

    顾大人以袖掩面,心头悲伤逆流成河。

    没想到,他竟然害了自己的闺女。

    闺女替他受过,他如何忍心。

    然而圣旨已下,事情无法更改。

    顾大人暗自叹了一声,旁敲侧击询问刘诏的性格喜好。

    内侍笑着说道:“公子诏那当然是极好大的,就是为人冷漠了些,听说身体也不太好。”

    “公子诏身体不太好?”顾大人以一下子浮想联翩。

    内侍点头,“太医经常前往宁王府请脉。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是体虚,连药都不用吃。”

    若是此刻顾玖在这里,一定会呵呵内侍一脸。

    刘诏体虚?开什么玩笑。

    顾玖就没见过比刘诏身体更健康的男人。

    别看顾珽整天往外跑,看似身体健壮,还真比不上刘诏。

    刘诏就是那种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问顾玖为何知道刘诏脱衣有肉?

    当然是猜的。

    顾大人当然不知道刘诏健壮得跟一头牛似得,一听说刘诏体虚,顿时皱起眉头,又脑补了顾玖各种悲惨的下场。

    内侍见状,笑了起来。

    “顾大人不必担心,令千金嫁给公子诏,只等着享福吧。”

    顾大人笑了笑,这话也就骗骗小老百姓。

    嫁给皇孙享福?

    不被牵连砍头就不错了,还享福,想多了吧。

    顾府的人都来了。

    顾大人朝顾玖招手,眼中都是慈爱。

    女儿就只剩下在娘家的这些日子还能享福,等出嫁后,就要开始吃苦了。

    于是乎,顾大人激发出前所未有的父爱。眼中的慈爱都快溢出眼眶,将顾玥嫉妒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顾玖走上前,给内侍见礼。

    顾大人介绍道:“这就是小女,顾玖。”

    内侍上下打量顾玖,点点头,“顾大人有福气。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摆上香案,顾府大房二房一起跪在地上迎接圣旨。

    圣旨内容很简单,大致的意思,就是将镇军大将军的嫡孙女顾玖赐婚给皇孙刘诏。

    内侍宣布了旨意,顾大人亲手接下旨意。

    内侍道了一声恭喜,“恭喜顾大人,顾姑娘。”

    “同喜,同喜。”

    顾大人脸上堆着笑,内心却充满了苦涩。

    管家顾全连忙送上一封大礼。内侍掂了掂分量,满意一笑。

    “咱家还要回宫复命,就先走了。顾大人赶紧给顾姑娘准备嫁妆吧。等顾姑娘及笄后,少府令自会派人来商量婚期。”

    “多谢提醒,慢走。”

    送走了传旨了内侍,所有人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同时,没有任何人离开前厅。

    大家都盯着顾大人手中的圣旨。

    顾大人干脆展开圣旨,“大家都看看吧。”

    明黄色的圣旨,上面写着顾玖的名字。

    谢氏一见,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嘀咕了一句,“二丫头真的被指婚给了公子诏?”

    顾大人点头,“自然是真的。”

    谢氏心情复杂地盯着顾玖,“二丫头,你有福了。”

    顾玖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如平常一般,说道:“托太太的福。”

    “我哪有什么福气。”谢氏心头酸酸的,下意识地看了眼顾玥。

    她若是有福,顾玥也不会嫁给赵二朗那个克妻的男人。

    顾玥有些茫然,有些无措,更多的是不敢置信。

    “二姐姐竟然被指婚给了皇孙,这,这……”

    不等顾玥将话说完,顾大人的目光就如剑一般辞刺了过去。

    “小玖被陛下亲自赐婚,此等殊荣,只怕顾府以后都不会有。你们几个,以后当着小玖的面说话都要注意分寸。”

    顾珍,顾珊,顾琳都是躬身称是。

    唯有顾玥张口结舌,一副受到了刺激的模样。

    “都散了吧。”

    众人纷纷离开前厅。

    顾珽拉着顾玖,皱着眉头,能夹死一只苍蝇。

    “妹妹怎么会嫁给皇孙,这这这……”

    即便亲眼看到圣旨,顾珽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也舍不得顾玖嫁到王府。

    他担心地看着顾玖,“妹妹受苦了。这门婚事,没办法推掉?”

    顾玖摇头,“推不掉。”

    紧接着,她又笑了起来,“哥哥别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怎么可能会没事。你这是嫁给了皇孙,等于是一脚踏进了是非窝。我这心头,一想到皇室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担心得不行。”

    顾玖看着顾珽,内心感动。

    她郑重其事的对顾珽说道:“哥哥果真担心我,过完正月就跟着大伯父好好历练。等你将来出人头地后,就可以给我做靠山。就算他是皇孙,你也不用怕他。”

    顾珽昂首挺胸,“皇孙怎么样,我肯定不怕他。他敢欺负你,我打他满地找牙。”

    顾玖低头一笑,我的傻哥哥,你真以为刘诏是四体不勤的宗室贵公子吗?

    顾珽若是不好好历练,只怕在刘诏手里面走不了几招。

    顾玖并没有见过刘诏动手的样子,但是根据脉象,根据她的观察,刘诏的身手应该很不错。

    别看刘诏一副清贵公子的模样,他的手上可是有老茧的。而且根据老茧的位置,应该是长期使用兵器。

    顾玖望着顾珽,“哥哥还没答应我,要好好历练。”

    顾珽重重点头,“妹妹放心吧,过了年,我就跟着大伯父去军营历练,肯定不会让你失望。将来你要是被欺负了,也别忍着,直接打他。要是打不赢,你就等我回来,我去替你出气。”

    顾玖笑了起来,“谢谢哥哥。不过哥哥也不用太担心我,我可不笨哦。一般的难题都难不住我。”

    顾珽咧嘴一笑,“那倒是。”

    顾玖同顾珽分别,回到了芷兰院。

    刚坐下没两分钟,丫鬟就来禀报,“姑娘,大姑娘,三姑娘,四姑娘,五姑娘,还有六姑娘都来了。”

    “快将大姐姐,还有诸位妹妹都请进来。”

    顾珍几人,鱼贯进来。

    “恭喜二妹妹,贺喜二妹妹。”

    顾珍眉眼堆笑,率先恭喜顾玖。

    顾玖拉着她,将她按在椅子上坐下,“大姐姐就别恭喜我了。你们没看到父亲的脸色吗,这门婚事,可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

    顾玥皱眉,心头又气又恼。

    “二姐姐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顾玥一开口,就是一股子火药味。

    顾珊下意识地想要阻拦顾玥,不过转念又想到谢氏的嘱咐,她便住了手。

    顾玥冷笑一声,“二姐姐被指婚给皇孙,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偏就二姐姐说什么这门婚事没大家想的那么好。

    妹妹读书少,想请教二姐姐,嫁给皇孙都不算好婚事,得嫁给什么样的人,才能算好姻缘?”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玥,“三妹妹说刚说这门婚事,别人羡慕都来不及。我倒是想问,谁羡慕?侯府的诸位姐妹们会羡慕吗?大姐姐,四妹妹,五妹妹,六妹妹会羡慕吗?”

    顾珍微微摇头,“嫁给皇孙的确很好,可要是轮到我,我肯定不行。这么说来,我还真不羡慕。”

    顾琳和顾珺齐齐点头,都和顾珍一样的意思。

    她们过来,只是为了恭喜顾玖。真要换做她们嫁给皇孙,她们就该躲到房里,再也不出来。

    嫁给皇孙,听起来很好,可是仔细想想,又觉着很恐怖。

    皇孙诶,那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孙。嫁给门当户对的人,都免不了各种狗皮倒灶的事情,嫁到王府,岂不是要命。

    以她们的能力,肯定应付不来王府的各种局面。

    也就只有顾玖,敢和太太硬刚到底,嫁到王府,估计也难不住她吧。

    顾玥气不过,狠狠瞪了眼三个庶出姐妹。

    她又朝顾珊看去,“四妹妹,你也不羡慕二姐姐的婚事吗?”

    顾珊面色平静,“我倒是不羡慕,我只是在担心。”

    “有什么可担心的?”顾玥气恼,“她都要嫁给皇孙,飞黄腾达,哪里轮到你来担心。”

    顾珊没搭理顾玥的叫嚣,而是问顾玖,“公子诏有好几个弟弟吧,二姐姐嫁过去,就是嫡长媳。可是从家世上来说,我们顾府的确比不上正宗的勋贵。到时候面对那些出身勋贵的妯娌,二姐姐该如何是好?”

    顾玥一听,恍然大悟。

    是哦,公子诏的兄弟娶妻,肯定不会娶一般官宦世家的女儿,多半都是娶勋贵之女。

    如此一来,顾玖在出身上就低了别人一头。

    即便是长媳,也会处处被人为难。到时候怕是要吃不少苦头。

    顾玖挑眉一笑,“多谢四妹妹关心。我倒是没想那么长远,没想到四妹妹先替我考虑到了。”

    顾珊不好意思地的笑了笑,“我只是单纯的担心二姐姐。昨日,听到母亲在商量三姐姐的婚事,当时就在想,二姐姐如果嫁到王府,又该准备多少嫁妆?若是嫁妆薄了,岂不是会被人看不起。

    二姐姐,事关嫁妆,我帮不上什么忙,还请二姐姐自己多上心。”

    “四妹妹有心。你果然想得比我长远。”

    顾珊脸颊绯红,显得很羞涩。她有自谦了两句。

    顾珍接话,“二妹妹的嫁妆,少说得几万两吧。”

    “府中哪有那么多钱。”顾玥反击。

    嫁妆二字,刺激到了顾玥。

    顾珍冷笑一声,“二妹妹可是要嫁到王府去的,她的嫁妆,三妹妹自然比不上。三妹妹,你不服气也没有用,认命吧。”

    “大姐姐,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比不上二姐姐?”

    顾玥不答应。她的婚事,已经被顾玖压了一头。

    她的嫁妆,不能再被顾玖压一头。

    顾珍轻蔑一笑,“这不是三妹妹你的口头禅吗?想当初,海西伯夫人上门相看婚事,本是看上我的,却被三妹妹你给截胡。当时三妹妹你是怎么说的,你是叫我认命,对吧?”

    顾珍眼中是赤裸裸地嘲讽。

    顾玖能在婚事上狠狠压顾玥一头,她真的太高兴了。

    比她自己的婚事有了着落,还令她高兴。

    她就是想看到顾玥吃瘪,想看到顾玥被全方位打击得体无完肤的模样。

    真的好爽,好爽。

    面对顾珍的幸灾乐祸,顾玥咬牙切齿。

    “原来大姐姐还在耿耿于怀。昨日府中宴请,大伯母那么热心的替大姐姐张罗婚事。却没想到,大姐姐心里头还惦记着海西伯府的赵四郎。此事要是传到大伯母的耳中,我倒是想问问,大姐姐要如何解释?”

    顾玥盯着顾珍,眼中满是恶意,还有威胁成功的志在必得。

    顾珍轻蔑一笑,“你做都做得出来,还不让人说吗?你去告诉大伯母啊,看看大伯母会不会计较?”

    “你……”

    顾玥没想到,顾珍不仅不受她威胁,反而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气煞人也。

    顾玥恼怒不已,恶狠狠地说道:“大姐姐别忘了,等你婚事定下来后,还得由母亲替你张罗嫁妆。”

    顾珍说道:“是啊,我的嫁妆还得辛苦太太张罗。可是那又如何?三妹妹,今非昔比,你不懂吗?你以为还是在西北,你说什么,太太都不会反驳吗?”

    顾珍咯咯咯地笑起来,眼神满是嘲讽之意。

    顾玥脸色剧变,头一次内心闪过不安。

    她朝顾珊看去,顾珊却避开了她的目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