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50章 心生怨恨

时间:2018-07-22作者:我吃元宝

    顾大人气得脸色发青,甩袖离去。

    谢氏顿时怕了,伸出手,抓住顾大人的衣袖。

    “老爷,妾身糊涂。妾身错了,妾身知道错了……”

    顾大人气得话都说不出来,连着深吸几口气,才将心头的怒火压下去。

    “以前在西北,你一直做得很好。为何到了京城,你一次又一次的令本官失望?到底是本官对你要求太高,还是你太蠢?”

    谢氏大哭起来。

    丫鬟们早已经退了出去,并且细心的将房门关上。

    谢氏连连摇头,“老爷,妾身真的知错了。妾身回到京城后,身体一直不好,又接连出事。妾身一时糊涂,才会异想天开。以后绝不会了。”

    顾大人冷哼一声,目光森冷地盯着谢氏,“如果你认为本官的要求过分,你达不到本官的要求,你说出来,本官不勉强你。从今以后,孩子们的婚事也无需你来操心,本官自会替孩子们相看合适的婚事。

    如果你只是一时脑子糊涂,本官希望你尽快清醒,别再说一些蠢话,做一些蠢事。

    你要记住,这里是京城,不是西北。这个京城,不是你当年刚嫁给本官时候的京城。

    这个京城刀光剑雨,处处都是不见硝烟的战争。

    你若是敢坏事,就算你替本官生儿育女,劳苦功高,本官也不会饶了你。”

    谢氏哭着说道:“妾身听老爷的,妾身不敢坏事。妾身只是想让孩子们嫁到好人家,一时着急了点。”

    顾大人弯腰,捏着谢氏的下颌骨,冷漠地说道:“让孩子们嫁到好人家,无需你来操心。

    你只要乖乖听从侯府的安排,孩子们的婚事自然顺风顺风。

    你若是自作聪明,非要争一争,彰显你的能力,我劝你趁早歇了这个心思。

    莫非你以为你比侯府老夫人更睿智,见识更广,看得更透?夫人,请你以后别再犯蠢,本官耐心有限。

    什么皇孙选妻,连侯府都不敢招惹,你哪来的自信,竟然妄想将珊儿嫁到王府去?你脑子果然不清醒。”

    谢氏可怜兮兮地说道:“老爷说的对,妾身果然是不够清醒,太过自大,才会想到将珊儿嫁到王府。妾身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一切以老爷的意思为准。求老爷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顾大人冷哼一声,甩开谢氏,“本官给过你很多机会,你抓住了吗?”

    “这一次妾身一定抓住机会,一定不会让老爷失望的。”

    谢氏哭得很惨,上气不接下气,已经不顾形象了。

    顾大人闭上眼睛,叹息一声,最后说道:“罢了,这次的事情本官不和你计较。下次不要再让本官听到类似的蠢话,本官耐心有限,你知道后果。

    还有,今年过年,谢家人一律不清。已经送过去年礼,本官不计较。但是谢家的礼物,给本管丢出去。”

    谢氏愣住,“老爷,谢家毕竟是妾身的娘家。……就算大哥不对,可是妾身的母亲,父亲,还有二哥一家……”

    “本官的话你听不见吗?”

    顾大人直接打断谢氏的话。

    谢氏嘴唇张张合合,脸色惨白,一副要昏过去的模样。

    顾大人冷冷一笑,“夫人,你最好记住本官的话,不要阳奉阴违。你要明白,你有今天的一切,靠的是本官,而非你的娘家。谢茂欺我,辱我,你还妄想本官同谢茂好好相处,你是太过天真,还是欺本官太蠢?到了现在,你还看不明白吗?本官与谢茂势不两立,你必须二选一。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这一回,谢氏没有拉住顾大人,眼神呆愣地目送顾大人离去。

    紧接着,她哈哈笑起来,笑中带泪,极尽嘲讽。

    春禾从外面进来,见谢氏坐在地上,顿时一慌。她急忙上前,扶起谢氏,却没有扶动。

    “夫人,你不要紧吧?”

    谢氏呵呵一笑,“所有人都来逼我,是要将我逼疯吗?说我蠢?可他以前明明说我是贤妻,有了我,他才能安心做官,一心仕途。

    这些年,到底是谁在替他养家?又是谁在替他教养儿女?他骂大哥欺人太甚,可他怎么不想想,大哥这些年为了我们这个家做了多少事情。”

    春禾心惊胆战,太太是在抱怨老爷吗?

    春禾急了,急忙劝道:“太太,你别说了,小心被人传到老爷的耳朵里。奴婢扶你起来,好不好?”

    谢氏抬头盯着春禾,“你也认为是我犯蠢,是我做得不对?”

    春禾连连摇头,“奴婢当然没这么想。太太,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而且老爷说的一些话也有些道理。侯府那样富贵的人家,都不敢将姑娘嫁到皇室,我们这样的人家,理应避开皇室,敬而远之。”

    谢氏站了起来,冷哼一声,“他们就是太保守,所以才会一代不如一代。富贵不是天上的馅饼,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想要富贵,得去争,得去搏,得去抢。他们只看到将姑娘嫁到王府的风险,怎么就没看到其中的收益?

    就像我大哥,他要是跟侯府,跟顾家一样,整日怕这样,怕那样,谢家还能富贵吗?他能当上东宫属官,一跃而起做人上人吗?这些都是怎么来的,这都是靠胆大心细搏来的。”

    谢氏说到最后,一副咬牙切齿,愤恨无比的模样。

    春禾听着谢氏的话,胆战心惊。

    她小心翼翼地劝道:“太太,侯府已经富贵到了极致,再往上走,就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盛极而衰。奴婢以为,侯府不和皇室联姻,别的不敢说,至少还能保住三代富贵。”

    谢氏呵呵一笑,盯着春禾,“没想到你也懂烈火烹油,盛极而衰的道理。”

    春禾低头,“都是太太教的好。奴婢以前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自从来到太太身边伺候,长了见识,也跟着太太学了本事,才有了今天。”

    谢氏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侯府怕盛极而衰,但是我们顾府不怕。侯府已经是富贵之极,但是我们顾府还没有真正富贵,你懂吗?

    顾府离着真正的富贵,还隔着十万八千里。不靠联姻,光靠爷们们在官场上打拼,得多少年才能得享富贵?

    十年,二十年,还是五十年?我还能活到那一天吗?

    更可怕的是,爷们们拼了一辈子,也仅仅只是保住如今的地位。子孙后代,一代不如一代。

    就怕我百年之后,儿孙们越过越穷困潦倒。

    若是从现在开始就未雨绸缪,同皇室联姻,不敢说富贵百年,五十年总能保证吧。

    呵呵……可惜,老爷被吓怕了,他不敢,他什么不敢做!他只会听侯府的话,侯府说往东,他就不敢往西。凭什么凡事都要听侯府的?”

    啪!

    谢氏伸手,将桌上的茶杯全都扫到地上。

    春禾脸色煞白,“太太,求你别说了。老爷刚回京城,还不了解情况,听侯府的肯定没错。太太,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你也认为我是在胡思乱想?”

    谢氏眼神凶狠,死死地盯着春禾。

    春禾心头突突突的乱跳,“太太误会了。奴婢是担心太太气坏了身子。太太不是说过了正月,就要和大太太掰扯,争夺管家权吗?太太若是不养好身体,如何同大太太争?”

    谢氏冷哼一声,“我身子再弱,也没弱到不能管家理事的地步。”

    “太太将来不仅要管家理事,还要为三姑娘准备嫁妆。等大姑娘的婚事定下来后,还得为大姑娘准备嫁妆。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奴婢担心太太累坏。”

     

    谢氏呵呵一笑,“你这张嘴倒是会说。罢了,今天我说的那些话,你就当没听过。”

    春禾连忙说道:“奴婢什么都没听见,奴婢去给太太泡茶。”

    “去吧。”

    春禾急匆匆地出了房门,站在屋檐下,被冷风一吹,心跳才渐渐慢下来。

    之前在房里,她真的快要吓死了。

    太太说的那些话,春禾说不出道理来,就是觉着不合适,很危险。

    现在的日子,过得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折腾?

    “春禾姐姐,你没事吗?”

    丫鬟冬梅见春禾脸色惨白,关心地问道。

    春禾摇摇头,“我没事。我去给太太泡茶。”

    春禾急忙走了。

    冬梅有些疑惑,朝屋里看了眼,估摸着又是太太出了什么幺蛾子。

    ……

    隔壁侯府,老侯爷来到松鹤堂。

    几个儿子,儿媳都在。

    老侯爷说道:“琪儿,瑛儿都在少府名单上,隔壁府上的顾玖,顾珊,也在名单上。”

    众人闻言,齐齐皱眉。

    老夫人魏氏问道:“怎么小玖和珊儿也在名单上?”

    老侯爷沉声说道:“凡在京四品官员嫡出姑娘,均被登记在册。”

    老夫人魏氏叹了一声,“宫里这样搞,怕是要出乱子。”

    大夫人小魏氏安慰道:“老夫人放宽心,小玖和珊儿虽然在名单上,应该没有哪个皇子会点她们的名字。”

    二夫人王氏,三夫人段氏齐齐点头。

    皇孙们可不傻,即便有各种条件限制,不能随意挑选妻子人选,却也不会选到顾玖,顾珊。

    她们二人能在名单上,也仅仅只因为那一句四品以上官员嫡女均要登记在册的缘故。

    皇孙娶妻,也是想娶一个娘家给力的姑娘为妻。

    说实在话,隔壁侯府,并不能满足皇孙对妻族的要求。

    老夫人魏氏看着老侯爷,“琪儿和瑛儿怎么办?”

    老侯爷沉声说道:“没办法将她们的名字从名单上撤下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给两个孩子定下亲事。”

    “这么短的时间,哪里去找合适的亲事?”

    二夫人王氏着急,她不想宝贝女儿顾琪嫁到皇室,也不想让女儿随便找个人家嫁出去。

    老侯爷板着脸,“这么长时间,难道就没看上一家?”

    这……

    二夫人王氏说道:“看倒是看了几家,本还想再继续看看,如今偏偏出了皇孙选妻这档事,真是愁死人了。”

    老夫人魏氏问道:“老头子,宫里可有要求适龄的皇孙这一次必须选妻?”

    老侯爷眼前一亮,“这倒是没有。”

    “也就是说,皇孙们可以趁着这次机会选妻,也可以不选?”

    老侯爷连连点头,“正是如此。仔细想想,陛下也不希望皇孙们集中在一起选妻。只是不好驳了皇后娘娘的面子,才会同意这件事。各位王爷皇子,想必也清楚这一点。看来这次皇孙选妻,最多不超过十人。”

    “只怕连十个人都没有。”

    大老爷顾知文说道,“明摆着这一次皇孙选妻,皇后娘娘是想借机生事。诸位王爷皇子,肯定不会乖乖入套。

    大不了就安排一个不受重视的儿子出面应付差事。

    不受王爷们重视的儿子,十有九八都是庶出皇孙。庶出皇孙可没资格娶我们侯府的姑娘。二弟,三弟,你们大可以放心。”

    老侯爷摇摇头,“别忘了东宫还有两位公子没有娶亲。另外,皇后亲自点了公子诏的名字。这三位,可都有资格迎娶我们侯府的姑娘。无论是嫁给东宫两位公子,还是嫁给公子诏,都非良配。”

    老夫人魏氏说道:“东宫应该是盯上了鲁侯府的姑娘吧。”

    “东宫两位公子想娶鲁侯府的姑娘,得先过了陛下那一关。陛下肯定不会看着东宫迎娶鲁侯的女儿。”

    “这么说来,鲁侯的闺女,只能嫁勋贵?”

    老侯爷点点头,“差不多吧。”

    老夫人魏氏皱眉,说道:“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你们两抓紧时间,只要有合适的人家,赶紧给琪儿,瑛儿定下亲事。总而言之,我们家的姑娘,不能嫁入皇室,更不能嫁入东宫。”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到哪里找合适的人家。”

    “找不到也要找。”

    大夫人小魏氏说道:“我这里倒是有几个合适的,就是不知道二弟妹,三弟妹能不能看上。”

    “大嫂你快说。”

    大夫人小魏氏手头上有很多未婚男女的资源,她一口气点了四五家。

    二夫人王氏,三夫人段氏都说要考虑考虑。

    事关宝贝闺女的婚事,她们不敢轻率。

    老夫人魏氏提醒,“只要有合适的,就尽快定下来。万一被其他府上抢先,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二夫人同三夫人齐齐应是,都说明日给答复。

    侯府还在担心顾琪,顾瑛的婚事。却不想,自家小子早被人盯上了。

    正说着话的时候,就有媒人上门提亲。

    不仅侯府的小子被人盯上了,就连顾府没定亲的小子们,也都得到文官武将的青睐。

    同一时间,两个媒婆来到顾府提亲。

    今天,京城的媒婆真忙,当然也是赚足了钱。

    两个媒婆,代表的可不是两家人,而是四家。

    这四家,分别看中了顾府的二少爷顾玦,三少爷顾珽,五少爷顾望,六少爷顾琤。

    顾玦和顾望,是大房嫡出,都还没定亲。

    顾珽,顾琤则是二房嫡出。

    两个媒婆,面对大老爷顾知鸣,顾大人顾知礼,发挥三寸不烂之舌,一副势要保媒成功,拿到媒人赏钱的架势。

    大老爷顾知鸣同顾大人两兄弟,一个头两个大。

    让他们应付官场上的倾轧,没压力。

    可要他们应付媒婆,真是为难他们了。

    大老爷拍着桌子,“去,将大太太,二太太请来。就说媒人上门。另外将二郎,三郎,五郎,六郎都叫来。事关他们的终身大事,让他们也都听听。”

    下人领命而去。

    媒婆奉承道:“还是老爷考虑得周到。”

    大老爷顾知鸣冷哼一声,很是看不起这些媒婆。

    死的都能被她们说成活的,烂人一个也能被她们说出一朵花来,丑八怪在她们嘴里堪比西施貂蝉。

    总而言之,在媒婆嘴里,就听不到一句真话。

    “姑娘,不好了,有媒婆上门给三少爷说亲。”

    小翠急急忙忙跑回芷兰院。

    顾玖猛地站起来,“果真有媒人上门?”

    “千真万确。不光是替三少爷说亲,还要替二少爷,五少爷,六少爷说亲。”

    顾玖咬咬牙,“走,随我去前院看看。”

    给顾珽说亲,不亲自去盯着,顾玖心头不放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