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49章 你是怕我死得不够快吗?

时间:2018-07-22作者:我吃元宝

    一顿宫宴,大家都吃得心不在焉。

    全都竖起耳朵,听嫔妃们说些什么。

    然而,嫔妃们尽聊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关键信息半点不透露。

    几位国公夫人,除镇国公夫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外,大家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皇后娘娘抱恙,这是好事啊!

    庆祝都来不及,怎会忧心忡忡。

    唯一需要担心的事,就是皇后娘娘过世后,天子会不会借机掀起一场大风暴?会不会波及到自家头上?

    还有就是,朝堂上的势力该洗牌了。自家是不是该提早行动,占据主动位置。却又担心引来天子的猜忌,得不偿失。

    要知道,开耀帝越老,心眼越小,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

    谁要是让开耀帝不痛快,开耀帝就会让他全家祖孙三代都不痛快。

    这么一琢磨,几位国公夫人极有默契的选择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宫宴没滋没味,顾玖就喝了一口酒。

    冰冷的酒水从咽喉滚落而下,整个人从头到脚透心凉。

    算了!

    这宫宴没法吃了。

    顾玖放下酒杯,安静的跪坐在张氏谢氏身后。

    顾玥一直低着头,心思不明。

    顾珊全程安静如鸡,今天就没听她说过几句话。

    嘭!

    谁的酒杯滚落在地上,瞬间引来所有人的关注。

    前方,薛贵妃掩唇一笑,扫了眼地上的酒杯,说道:“贤妃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可是手冷?这些天杀的奴婢,竟然给贤妃姐姐冷冰冰的酒杯,该死。”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当场所有的宫人,无论有无品级,全都跪了下来,齐齐磕头。

    薛贵妃冷哼一声,威严十足。

    贤妃面无表情地说道:“贵妃娘娘想多了,是我自己没拿稳,和旁人无关。”

    薛贵妃笑了起来,“贤妃姐姐一如既往的仁厚。罢了,既然贤妃姐姐发了话,此事本宫就不计较了。”

    贤妃蹙眉,盯着薛贵妃,一改之前的平静温和,“计较?本宫砸个酒杯,本宫自己都不计较,你计较什么?莫非贵妃还真当自己是皇后娘娘?”

    大殿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心都跟着跳了跳。

    这是要搞事啊!

    嫔妃们真的忍不住了吗?

    皇后娘娘还没死呢,就开始搞事,就不怕皇后娘娘临死前拉一个垫背的。

    薛贵妃脸色剧变,眼中带着狠意,“贤妃姐姐慎言。你心里头对皇后娘娘纵容有所不满,也不该诅咒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乃一国之母,岂容你污蔑。”

    贤妃气得浑身发抖,薛贵妃分明就是颠倒是非黑白,倒打一耙。

    “你才是污蔑,信口开河。不知是谁心思不正,真以为这后宫是你说了算吗?”

    薛贵妃嘲讽一笑,“贤妃姐姐误会了吧。这后宫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自然是陛下和皇后娘娘说了算。贤妃姐姐,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说话好歹注意点分寸。”

    贤妃气得脸色涨红,冷哼一声,起身,甩袖离去。

    薛贵妃轻蔑一笑,就这点本事,还敢和她斗,不自量力。

    淑妃端坐不动,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自顾自的喝酒。

    薛贵妃转眼笑了起来,“淑妃姐姐,我们喝酒。”

    淑妃似笑非笑地看着薛贵妃,“免了!本宫可不想被你气死。”

    薛贵妃端着酒杯的手停顿在半空中,就像是受了惊吓,又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

    她掩唇一笑,“淑妃姐姐真会说笑。”

    淑妃扫了薛贵妃一眼,“本宫从不开玩笑。”

    薛贵妃暗自冷哼一声,“罢了,本宫何必热脸贴冷屁股。”

    淑妃理都不理她。

    顾玖的位置,离着前面有些远,听不见几位娘娘说话,却能看见几位娘娘的动作。

    从贤妃娘娘甩袖离去,淑妃娘娘冷漠拒绝薛贵妃,薛贵妃自得其乐,顾玖都看在眼里。

    她暗自咋舌,这些娘娘的关系真的到了这种程度吗?在人前都不掩饰,直接将矛盾摊开在众人面前?

    这样真的好?

    还是说宫里的矛盾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

    顾玖听见张氏叹了一声。

    于是她悄声问道:“大伯母,要紧吗?”

    张氏小声嘱咐顾玖,“尽快出宫吧。继续停留下去,我担心会出事。”

    随着皇后娘娘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嫔妃们差不多直接撕破脸皮,撸袖子赤膊上阵。

    顾玖心有戚戚。

    这后宫,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她想到一心往上爬的江燕,不知道江燕有没有顺利进宫?现在身在何处,可有称心如意?还是说,正在最底层苦苦煎熬,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

    女儿家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就那么几年。江燕若不能抓住机会,在颜色最好的年纪爬上来,那她这辈子就难了。

    顾玖胡思乱想了一通,继续在宫宴上煎熬。

    这顿宫宴,大家都是食不知味,很快就散了。

    张氏领着谢氏去见老夫人魏氏,想要提前出宫。

    老夫人魏氏点点头,“出宫吧,我们都出宫去。今年不太平,大家都谨慎一点。”

    张氏顿时松了一口气。

    大夫人小魏氏急匆匆来到老夫人身边。

    “老夫人,儿媳刚得到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莫非是皇后娘娘……”

    老夫人魏氏的脸色微微一变,心想皇后娘娘不会连大年初一都没熬过去吧。

    要是皇后娘娘果真没了,那今天在场的所有人……

    老夫人魏氏眉头紧张,脸色都不好看了。她这把老骨头,怕是熬不过皇后娘娘的丧事,就要死在灵堂前面。

    大夫人小魏氏忙说道:“不是老夫人想的那样。儿媳得到消息,明后几天,皇孙们要集体选妻。不出意外,琪儿,瑛儿都在名单上。”

    “什么?”

    二夫人王氏,三夫人段氏都急了。

    “大嫂,这个消息准确吗?”

    大夫人魏氏肯定地说道:“消息确定。几位国公夫人最先得到消息,她们都已经在商量对策。”

    大家在人群中搜寻国公夫人们的踪影,果不其然,几位国公夫人聚在一起,每个人都是一副神情凝重的模样。

    老夫人魏氏问道:“谁出的主意?怎么会想到让皇孙们集体选妻?”

    大夫人小魏氏悄声说道:“听说是皇后娘娘的意思,陛下也同意了。这一回,裴家的几个姑娘估计都逃不掉。”

    多少人都盯着裴家姑娘的婚事,谁让鲁侯势大,手握兵权,位高权重。

    身为鲁侯的女儿,所受到的关注,远远超过了公主郡主们。

    裴芸逃婚跑到西北去,真以为京城无人知晓吗?只不过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自家娶不到裴芸,当然也不乐意看到别家娶到裴芸。

    裴芸能够顺利出京,前往西北,可以说不少人明里暗里都行了方便。

    这回裴芸赶在过年前,从西北悄悄回京。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裴家准备给裴芸定下亲事。

    裴芸到底是嫁到皇室,还是嫁到勋贵世家,大家都在关注。

    因为裴芸的婚事,从侧面代表了鲁侯的态度。

    这些年,鲁侯的态度总是模棱两可,含含糊糊。

    勋贵们说他立场不坚定,屁股是歪的,怕他在背后捅刀子。

    文官们则说他贪腐,狼子野心,不足为谋。甚至有人说鲁侯就该被千刀万剐。

    然而,不管勋贵文官如何诋毁,谩骂鲁侯。其实大家都想拉拢他。

    拉拢了鲁侯,皇帝宝座基本上就稳当了。

    然而,鲁侯这个王八蛋,钱没少拿,谁给的钱他都敢拿,可他拿了钱却不做事。

    十足的混蛋一个。

    鲁侯的所作所为,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偏偏大家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鲁侯虽然说油盐不进,好歹他有子女。几个女儿都还没有婚配,这就是机会啊。

    鲁侯的几个儿子,娶的要么是勋贵之女,要么就是他部下的女儿。立场体现得不够明显。

    如今轮到鲁侯的女儿们说亲,他总不能将宝贝女儿嫁给部下的儿子吧。

    都说高嫁女,低娶媳。让裴芸嫁给武将的儿子,那等于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浪费啊!

    所以,裴芸的婚事,有很多操作的地方,也代表了很多含义。

    老夫人魏氏一琢磨,就知道看似皇孙选妻,实则是多方势力在其中博弈。

    “这潭水太深,你们都不准伸手。琪儿和瑛儿的婚事,老身和老侯爷商量之后,会尽快定下来。走吧,赶紧出宫。”

    老夫人魏氏神情凝重,大家也都跟着提心吊胆。

    张氏偷偷松了口气,幸亏她没生女儿,要不然得担心死。

    谢氏动着歪脑筋,皇孙选妻,好事啊。

    顾玥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可是还有顾珊啊。

    要是顾珊能嫁给皇孙,那真是祖上积德。

    张氏见状,急忙提醒谢氏,“弟妹,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不要乱来,害了全家。”

    谢氏抿唇一笑,“大嫂提醒的对,你放心,我肯定不乱来。我家珊儿还小,伦也论不到她。”

    张氏蹙眉,表情严肃,“走吧,跟着老夫人一起出宫。”

    心头却已经打算好,回府后,她得让人提醒一下顾大人。

    不管谢氏有什么想法,都必须将她的想法扼杀在萌芽中。

    顾玖同顾玫走在一起,“玫姐姐,不要紧吧?”

    “我没事。不过琪妹妹和瑛妹妹就有麻烦了。”

    顾玖悄声问道:“赵王府那边解决了吗?”

    当初赵王府想要聘娶顾琪,侯府一力拒绝,不惜同皇后娘娘合作。

    这件事,顾玖一直记挂着,不知道后续情况如何。

    顾玫悄声同她说道:“赵王府那边暂时没了动静,看样子是放弃了。可是这次皇孙选妻,我担心赵王府又会生事。听说只要皇孙选中了谁,陛下就会直接下旨赐婚。”

    顾玖微微摇头,“这一点玫姐姐倒是可以放心。想让陛下下旨赐婚,前提是皇孙选的妻子,得符合陛下的要求。

    比如鲁侯府的裴芸姐姐,不是随便哪个皇孙都能选她为妻。

    若是有人弄不清楚情况,胡乱选妻,陛下不仅不会下旨赐婚,说不定还会震怒。”

    顾玫说道:“那些皇孙,小玖妹妹没接触过,个个都是人精,一个比一个会算计。我看啊,这次皇孙选妻,一定会有浑水摸鱼,趁机搞事。”

    顾玖点点头,那倒也是。

    皇孙们接受的都是这个时代最最优质的教育,无论是思想,眼界,能力,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论起耍手段,耍心眼,这些皇孙甩了绝大部分同龄人十条街不止。

    一个简单的皇孙选妻,很有可能都会被他们玩出各种花样。

    皇后娘娘提议皇孙们集体选妻,果然没安好心。

    估计皇后娘娘想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搞一波大事,将局面弄得越发混乱。

    局面越乱,跳梁小丑纷纷跳出来,方能衬托出太子殿下的仁厚和优秀。

    如此一来,天子还有什么理由废掉太子殿下?

    皇孙们烂,间接衬托出王爷皇子们的烂。

    比烂,永远没有下限。

    与其让一个烂人皇子继承皇位,还不如就让太子继承皇位。好歹太子还有仁厚这个优点。

    顾玖琢磨了一番,越发感觉皇后娘娘深不可测,手段非凡。

    只可惜她争不过命,争不过开耀帝。

    顾玖偷偷感慨了一番,皇后娘娘巾帼不让须眉,可惜生的儿子连她一半都不如。可悲可叹。

    只怕皇后娘娘也很不甘心吧。

    顾家人顺利出宫,坐上马车启程回府。

    顾大人在半下午的时候,也赶了回来。

    谢氏派人将顾大人请到芙蓉院。

    “老爷辛苦了。”

    顾大人板着脸,表情阴郁,“听说后宫宫宴,贤妃砸了酒杯,甩袖离去?”

    谢氏楞了一下,忙凑到顾大人身边,“这事连老爷都知道了吗?”

    顾大人冷哼一声,“后宫宫宴发生的情况,第一时间就有人禀报了陛下。此事我都知道了,也就等于差不多全京城都知道了。”

    谢氏暗呼害怕。

    “妾身也没想到会看到那一幕。不过妾身离得远,没听见几位娘娘到底说了什么。”

    “无妨!大致原因本官已经知道。”

    谢氏好奇,问道:“什么原因?贤妃娘娘同贵妃娘娘有仇吗?”

    顾大人悄声说道:“前段时间,估计也就两三个月之前。赵王扇了燕王一巴掌。”

    “啊?”

    谢氏不敢相信。

    顾大人又说道:“此事就发生在宫里,陛下的眼皮子底下。赵王居长,燕王居幼。燕王被赵王扇了一巴掌,不能还手,肯定会记恨在心。贤妃是燕王的生母,恨屋及乌,自然记恨上了薛贵妃和赵王母子。”

    谢氏一阵后怕,“诸位王爷和娘娘们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吗?”

    顾大人点头,“老侯爷提醒了我,以后得离这些王爷远一点。千万不能掺和到王爷们的争斗中。”

    谢氏连连点头,“老爷说的有理。今儿我也听了一个消息,据说皇孙们要集体选妻,就在接下来几天。老夫人很是担心,担心顾琪顾瑛两个孩子被选上。”

    顾大人皱起眉头,“这的确是个麻烦事。不过老夫人和老侯爷应该有办法应对吧。”

    “老爷,皇孙选妻,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可要是姑娘能嫁到一个不争夺皇位的王府中,妾身想着也挺好的。”

    顾大人眯起眼睛,“夫人想说什么?”

    谢氏惴惴不安,不过她还是说道:“妾身在想,珊儿要不要抓住这次机会。”

    “荒唐!”

    顾大人厉声呵斥,“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白说了吗?你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吗?我都说了,要离这些王爷皇子皇孙远一点,你还巴巴的凑上去。你是怕我死得不够快吗?”

    谢氏慌了,“老爷,妾身没那个意思啊。妾身只是想让珊儿嫁到好人家去。”

    顾大人被气了个半死,“闭嘴。天下好人家那么多,为什么非要嫁皇孙?我告诉你,这里是京城,不是西北。

    你知不知道,稍有行差踏错,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你以为某个王府不参与夺嫡之争,就能平安富贵一辈子吗?你做梦。

    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你是有多利欲熏心,你怎么就只看到眼前的好处,看不到其中的风险?本官真的要被你害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