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48章 皇后盯上了刘诏的婚事

时间:2018-07-22作者:我吃元宝

    皇后娘娘常年缠绵病榻,容貌不在。

    如今的她,绝对称不上美,甚至还有些吓人。

    干瘦的脸颊,猛地一看,真的能将小儿吓哭。

    但是皇后娘娘半点不在意。

    她从不躲避开耀帝的目光,她大大方方将自己最丑陋的一面展露在开耀帝面前。

    至于开耀帝见到她如今的模样,内心作何感想,皇后从不在意。

    老娘都快死了,还在乎你这个杀千刀的感受,找虐吗?

    老娘不好受,你这个杀千刀的也别想好过。

    就算老娘死了,老娘也要让你这个千刀万剐的臭男人焦头烂额。

    皇后娘娘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

    她对开耀帝真的是满腹怨恨。有时候当着开耀帝,也不掩饰内心想要杀死对方的想法。

    而开耀帝对皇后,是又恨又忌惮,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当年,他能顺利登上皇位,皇后以及皇后娘家居功至伟。

    而且皇后的大哥,已经过世的镇国公,真的是一个非常知进退的臣子。

    不仅战功彪炳,而且十分会做官。

    可以说,当年镇国公活着的时候,无人能够掩盖其风头。他是开耀帝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忠臣,重臣,心腹肱骨。

    可就算是那时候,镇国公还活着的时候,崔皇后同样无数次想要弄死开耀帝。

    而开耀帝,也曾无数次想要废掉皇后。

    后来镇国公因伤去世,开耀帝同崔皇后两夫妻,他们的心口都被挖了一块,心里头都缺了个人。

    帝后二人才意识到,镇国公是他们二人心目中,最重要的人。

    一样的思念,一样的遗憾,让帝后二人的关系勉强维持着人前的面子情,人后的冷漠。

    说句直白的话,已经过世的镇国公,就是开耀帝心头的朱砂痣,永远留在他的心头。

    因此,镇国公过世这么多年,开耀帝都没有废掉崔皇后。两口子互相耍手段,熬着熬着,崔皇后率先熬到了生命的尽头。

    崔皇后对开耀帝说道:“陛下,等臣妾过世后……”

    “皇后不要胡说。”开耀帝打断崔皇后的话。

    崔皇后微微摇头,“陛下,让臣妾说完吧。臣妾现在不说,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开耀帝皱起眉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皇后该高兴。”

    “臣妾高兴,然而臣妾的身体臣妾清楚。臣妾已经油尽灯枯,熬不下去了。”

    崔皇后大大方方地承认,她快死掉的事实。

    说着话的同时,她的眼角余光观察着诸位皇子皇孙的反应。

    他们都巴不得本宫死吧。崔皇后如此想到。等本宫一死,他们就无所忌惮,可以使劲的蹦跶,妄图将太子拉下马。

    太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母后……”

    一句话未曾说完,太子殿下已经泣不成声。

    崔皇后看着太子殿下,“老大不小了,你都是要做祖父的人,怎么还如此沉不住气。本宫能活到这个年龄,同历朝历代的皇后相比,已经是极有福分的。你不必如此。”

    太子殿下小声抽泣,悲痛欲绝。

    崔皇后不再理会太子,她继续对开耀帝说道:“陛下,臣妾没别的要求,只希望我死后,你能给太子一个机会,别急着否定他。”

    太子懵了。

    开耀帝眼神冷漠地看向太子,然后同崔皇后说道:“他是我们的嫡长子,朕自会给他机会。”

    “多谢陛下。”

    崔皇后笑了笑,神情柔和。

    她又朝诸位皇子皇孙们看去,“等本宫走了后,希望你们能够兄弟同心,真心辅助太子。你们虽然不是本宫生的,可本宫是看着你们长大的。你们都是好孩子,切莫为了利益就蒙蔽双眼,不顾亲情。皇室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杀戮。”

    皇子们面面相觑,这话要怎么接。

    不过不用皇子们发愁,开耀帝就替他们解了围。

    开耀帝皱起眉头,“皇后说这些做什么?你是怪朕没教好儿子吗?”

    崔皇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开耀帝,“臣妾倒是希望陛下好好教导皇子皇孙们。然而,陛下整日繁忙,教导皇子皇孙们的事情,还是交给诸位先生吧。”

    开耀帝冷哼一声,“你就是心思太多,从前是这样,如今老了还是这样。”

    “嫁给陛下后,整日操不完的心,心思自然就多了。陛下要怪,也别怪臣妾。臣妾辛苦了一辈子,眼看着没几天好活,陛下就容我自在一下。”

    “朕让你自在。你还想做什么?”

    崔皇后朝着站在皇子身后的皇孙们看去,“按理说,皇孙们是天下第一富贵的人,怎么一个个的婚事都成了老大难。刘诏,本宫记得你二十了吧,怎么还不成亲?”

    宁王殿下急忙站出来,说道:“启禀娘娘诏儿身子弱,晚点成亲比较好。”

    崔皇后哼了一声,嘲讽一笑,“本宫倒是不知道刘诏身子弱。”

    刘诏从人群中站出来,脸色是不健康的苍白。

    也不知道他本来就是身体弱,还是使了什么法子,让他看起来有些羸弱不堪。

    刘诏躬身说道:“孙儿给皇祖母请安。能得皇祖母亲自过问婚事,是孙儿的福气。等回去后,孙儿会和母妃转达皇祖母的意思,让母妃尽快给我说一门亲事。”

    崔皇后说道:“那多麻烦,不如直接让陛下给你指一门婚事。”

    开耀帝捋着胡须,问道:“诏儿,你可有看上谁家姑娘?”

    刘诏低着头,微蹙眉头,眼中闪过怒火。

    他很清楚,崔皇后是故意针对他。

    只因为他挑起的案子,伤害了东宫的利益。

    崔皇后一直记恨在心里,今天逮着机会,岂会轻易放过他。

    刘诏不紧不慢地说道:“皇祖父,孙儿有个不情之请。”

    “说!只要合理,朕就答应你。”

    刘诏朗声说道:“请皇祖父允许孙儿自行选妻。”

    “荒唐!”崔皇后怒斥一声,“不如本宫给你指一门婚事。本宫瞧着鲁侯府上的姑娘极好,尤其是大姑娘裴芸,不如就将裴芸指婚给诏儿。也算是亲上加亲。”

    开耀帝微蹙眉头,朝宁王,刘诏两父子看去。

    宁王尴尬:“这,这不合适吧。”

    崔皇后轻蔑一笑,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宁王,本宫记得你的王妃也姓裴,你能娶,为何刘诏不能。”

    这,这……

    宁王张口结舌,总不能说鲁侯府树大招风。瞧瞧周围的目光,这还仅仅是一个提议,不少人已经不怀好意。

    要是刘诏真的娶了裴芸,那可真的成了箭靶子,不会有好下场。

    “孙儿不喜欢。”

    就在宁王为难的时候,刘诏突然说道。

    “孙儿不想娶裴芸。她性子强,从小就闹腾。孙儿不想娶她,日日被管教。”

    刘诏理直气壮地说道。

    噗嗤!

    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开耀帝也跟着哈哈一笑,“既然诏儿不喜欢,那就另外选一个。不过你的婚事是该抓紧了,改明儿朕让少府令带着京城闺秀的名册去王府,你直接选一个。届时,朕给你赐婚。”

     

    刘诏躬身领命,“多谢皇祖父,孙儿遵旨。”

    崔皇后笑了笑,“本宫真是好奇,刘诏会看上谁家姑娘?连裴芸他都不喜欢,不知道谁家姑娘能入他的眼。陛下,反正这会也没事。不如让少府令现在就拿着名册过来,让刘诏选妻。其他皇孙也可效仿。选好之后,陛下直接下旨赐婚,如何?”

    开耀帝犹豫。

    没想到赵王却极力赞成,“娘娘这个主意不错。我家几个小子也没娶妻,一并选了吧。”

    开耀帝朝皇子皇孙们看去,“选妻要紧,却不急在此时。朝臣们还都等着,不可耽误太长时间。不如改天吧。改明儿办个家宴,该娶的娶,该嫁的嫁。”

    崔皇后盯着开耀帝,“陛下,臣妾时日无多。臣妾想在闭眼之前,看见皇孙们的婚事定下来。请陛下满足臣妾这个小小的要求。”

    开耀帝深深地看着崔皇后,最后点头答应,“朕就满足你。明后几天,朕亲自主持这件事。”

    即便开耀帝知道崔皇后要在皇孙的婚事上搞鬼,他也会配合对方。

    谁让崔皇后时日无多,少年夫妻老来伴,不管过去有多少次想要废掉皇后,在皇后的最后时光里,只要不涉及皇位的事情,开耀帝都会尽量满足对方的要求。

    崔皇后满足地笑了起来,“臣妾谢过陛下。臣妾……咳咳……咳咳……”

    崔皇后控制不住地咳嗽起来,噗的一声,连着吐出几口鲜血。

    众人大惊失色,连开耀帝都微微变了脸色。

    太子殿下恐慌无比,“母后?母后你没事吧。太医呢,太医死哪里去了?”

    太子殿下慌得不行,伸出手替崔皇后才是鲜血,弄得满手都是血。

    开耀帝吩咐身边的内侍,“去将太医院的人都叫来。问问他们,是不是太子殿下唤不动他们,这么长时间还不过来。”

    内侍领命而去。

    王太医提着药箱从外面跑进来。

    崔皇后今天第二次吐血,这可怎么得了。

    再这样下去,就算是用虎狼之药,只怕也活不了半个月。

    崔皇后虚弱地躺下,不复之前的气势。

    她现在就是一个病入膏亡的老太太,她盯着王太医,虚弱地说道:“大胆用药,本宫撑得住。”

    王太医听明白了,崔皇后是让他现在就开始用虎狼之药。

    或许崔皇后也感觉到生命的流逝,远远超过之前的预估。她怕死,怕死得没有价值。怕死之前,事情还没做完。

    王太医点点头,“微臣先给娘娘扎针,有些疼,娘娘忍着。”

    皇后娘娘笑了起来,“本宫这辈子吃过各种苦,不怕疼。你尽管放手去做。”

    王太医朝开耀帝看去。

    开耀帝点点头,“只要能保住皇后娘娘,什么办法都可以。”

    这便是同意王太医用虎狼之药。

    王太医心头有了主心骨,开始下针。

    皇后娘娘痛得浑身颤抖。

    开耀帝不忍心看,却没有离开。他将皇子皇孙们都赶出寝宫,“你们都退下,去门外守着。太子留下。”

    皇子皇孙们遵旨,依次退出寝宫。

    他们也不敢离开,就守在侧殿,等候消息。

    宁王抽空,悄声同刘诏说道:“你的婚事不能再拖了,皇后娘娘盯上了你,肯定会在……之前,看着你定下婚事,她才会放心。你之前露了行迹,被她盯上,就该考虑到这个后果。”

    刘诏点头,“父王放心,儿子心头有数。”

    宁王蹙眉,“事关你的婚事,你不要不当回事。其实裴芸也不错。”

    刘诏低头,嘲讽一笑,“不如让三弟娶裴芸,父王意下如何?”

    “这……”

    宁王微微摇头,“算了。你自己的婚事,尽快拿定主意。不过本王建议你,从勋贵世家中考虑。文官之女,就算了。”

    “儿子明白。”

    刘诏不置可否。

    大家等候在侧殿,隐约能听见寝殿内穿来的呻吟声。

    皇子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有人悄声说道:“皇后快不行了,熬不了多长时间。”

    其他皇子连连点头。皇后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情况差了许多,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皇后时日无多。

    太医院的太医们,个个满头大汗地跑来。

    今天正月初一,除了值守的太医,其他太医都放假在家。

    因此,他们才来得这么晚。

    太医们鱼贯进入寝殿,替皇后娘娘诊治。

    整个寝宫安静得令人窒息,只是偶尔能听见几声太医们的说话声,以及皇后娘娘的呻吟声。

    许久,开耀帝才从寝殿走出来,一脸疲惫。

    太子殿下跟在开耀帝的身后,眼睛红肿,显然已经哭了一场。

    开耀帝沉默地离开未央宫,皇子皇孙们则安静地跟在他身后,前往宫宴。

    承晖殿,宫宴开始,结果主持宫宴的人并非皇后娘娘,而是薛贵妃同淑妃,贤妃,三位娘娘。

    命妇们面面相觑,担心是不是皇后身体不好,出了意外。

    之前在未央宫朝贺的时候,皇后看着就不太好,急匆匆结束了朝贺就走了。

    当大家依次落座,果不其然,就听薛贵妃说道:“皇后娘娘身体抱恙,今日宫宴,就由本宫同淑妃,贤妃两位娘娘共同主持。大家不要拘束,都随意一点。”

    薛贵妃也不年轻了,不过她保养的好,看着三十出头的样子,容貌明艳。

    淑妃和贤妃两位娘娘,或多或少都有了老态。

    其他宫妃美人,年轻是年轻,却只剩下年轻这个优势。

    相较于天子六十出头的年纪,年轻的宫妃就有些尴尬了。一旦天子离世,她们这些人的未来,有子女的还好,没有的子女的,真的有些惨。

    对于习惯了荣华富贵生活的宫妃,让她们下半辈子常伴青灯古佛,不亚于是要命。

    这一代镇国公夫人是皇后娘娘的侄儿媳妇,她一听皇后娘娘身体抱恙,忙关心地问道:“皇后娘娘身体可要紧?”

    薛贵妃看着镇国公夫人,轻叹一声,“娘娘的身体,哎,太医院的太医都过去了,陛下也去看望了娘娘。夫人不必担忧,相信娘娘的身体迟早会好转。”

    镇国公夫人紧蹙眉头,恨不得现在就离开,前往未央宫看望皇后娘娘。

    张氏小声提醒顾玖三人,“都安分一些,宫里怕是要变天了。”

    谢氏一听,手一抖,差点将茶杯打掉。

    谢氏压低声音,凑到张氏耳边,“大嫂,你可别吓唬我。”

    张氏神情严肃,“这种话,我怎敢胡说。”

    皇后娘娘没有出席宫宴,单是此事,就已经释放出足够多的信号。

    明白的自然明白,不明白地如谢氏这般,迟早也会明白。

    瞧瞧大殿内,大家的表情,之前还很放松,结果一听见皇后娘娘身体抱恙,大家的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如今,就算饿到前胸贴后背,大家也没心思吃菜喝酒。

    再说,宫宴上的酒菜一点都不好吃,都是冷冰冰的。

    宫人们对待宫宴,一如既往的不上心。

    除了给诸位嫔妃的酒菜是热乎乎的,给诰命夫人们的酒菜,永远都是冷冰冰,半点热乎气都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