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47章 帝后相杀

时间:2018-07-22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跟随张氏,谢氏回到侧殿。

    她心头有些不安。

    一个晃眼,很意外地竟然看见了裴芸。

    裴芸回京城了吗?

    来不及多想,她们已经进入侧殿。

    张氏朝顾玖看去,以为顾玖是在害怕,于是小声安慰她:“不用担心,没事的。”

    顾玖微微点头,“多谢大伯母。”

    谢氏眉头微蹙,坐下后还忍不住回头,频频朝顾玖看去。

    她想不通,皇后娘娘怎么独独对顾玖青睐有加。

    奇怪得很。

    难不成又是老夫人魏氏的功劳?

    谢氏悄声问张氏:“大嫂,你说老夫人在娘娘面前会怎么说?”

    “自然是说吉利话。”

    谢氏顿了下,再次问道:“皇后娘娘问起小玖,应该也是老夫人的原因吧。”

    张氏轻声说道:“弟妹不用多想,安静等候就成。”

    谢氏顿觉无趣。

    说实话,张氏也不清楚正殿那边是什么情况?更摸不准崔皇后的心思。

    只能等宫宴的时候,找机会问一问侯府的几位嫂嫂,或许她们清楚。

    皇后娘娘身体疲乏,用最快的时间,接见完朝廷命妇。

    接着,就被宫人扶了下去。

    大家则移步承晖殿。

    宫宴将在承晖殿举行。

    皇后娘娘不在,承晖殿的气氛活泼了许多。

    大家终于不用枯坐椅子上,可以在群殿内随意活动,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

    顾玥内急,她已经憋了很长时间,快憋不住了。

    她拉着顾珊,“四妹妹,你陪我如厕,可好?”

    顾珊见她一副着急的模样,忙同谢氏,张氏说了一声。

    谢氏皱起眉头,小声呵斥,“昨晚吃年夜饭的时候就同你说了,少吃少喝,起床后切忌不要喝水。你是不是又忘了?”

    顾玥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张氏忙说道:“弟妹不用担心。”

    她叫来一位小宫女,一个荷包送上,让小宫女领着顾玥去如厕。顾珊则陪在顾玥身边,一起过去。

    谢氏叮嘱顾珊:“看好你三姐姐,忙完了就赶紧回来,不准在外逗留。”

    顾珊躬身领命,急忙追上顾玥。

    张氏同顾玖说道:“小玖,你若是内急,同我说一声便是。”

    顾玖笑道:“多谢大伯母关心,我还好。”

    为了今天的朝贺,顾玖硬生生忍着,已经五六个时辰没喝一口水。现在她只觉着口渴,并不内急。

    张氏见到侯府的三位嫂嫂,急忙迎了上去。谢氏也跟上去,想打听消息。

    顾玖钻进人群中,朝裴芸走去。

    裴芸也见到了顾玖,冲顾玖笑了笑,接着迎面朝她走来。

    “裴姐姐,真的是你!”顾玖一脸高兴。

    裴芸看了眼周围,“嘘,我刚回京城几天。顾妹妹,事情我都听说了。没想到家母会到贵府提亲,之后又出尔反尔,你别生气。”

    顾玖甜甜一笑,“裴姐姐多虑了,这事你不提我都忘记了。”

    裴芸拉着顾玖的手,说道:“我会劝说母亲,让她改变主意,再次请媒人上贵府提亲。”

    “千万别。”

    顾玖一听,急了,“裴姐姐,婚姻随缘。既然夫人已经放弃,此事就此作罢,不必再提。”

    裴芸有些疑惑,“顾妹妹是生气了吗?还是看不上我三哥?”

    “都不是。我只是不太想这么早定下亲事,还想在家里多待两年。”

    裴芸恍然大悟,顾玖的想法和她以前的想法差不多。

    她偷偷跑到西北,也是为了逃避婚事。

    但是在西北待了大半年,事情并没有朝她预想的那般发展。

    而且她年龄大了,不能再耽误下去。

    裴芸想清楚了,所以回到了京城,准备接受这样的命运。

    裴芸对顾玖说道:“顾妹妹,我多说两句,你别嫌我烦,好吗?”

    顾玖点头,“裴姐姐请说。”

    裴芸说道:“顾妹妹不想太早出嫁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若是遇到合适的姻缘,顾妹妹也该牢牢抓住。

    京城青年才俊看似很多,可是适合自己的其实很有限,有时候甚至一个都遇不上。如果幸运地遇上了,就不要错过。”

    顾玖眨眨眼睛,接着笑了起来,“多谢裴姐姐提点,我会牢记你说的话。只是,我现在并没有遇到合适的姻缘。”

    裴芸了然一笑,看来顾玖并不想嫁入鲁侯府。或许是顾家的长辈们对顾玖说了什么,比如说鲁侯府不是良配之类的话。

    既然顾玖表明了态度,裴芸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希望顾妹妹能够心想事成。”

    “多谢裴姐姐,也希望你能心想事成,嫁一个如意郎君。”

    裴芸低头,神情黯然,“什么样的才算如意郎君?”

    顾玖斟酌着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此事因人而异。”

    “那顾妹妹心中的如意郎君,是什么模样?”

    顾玖羞涩一笑,“这个问题我没认真想过。大致上就是人品过关,讲道理,家庭情况简单一些更好。估计遇不上吧。”

    裴芸调侃道:“光是一个家庭情况简单,就已经否决了九成九的人。剩下的几个人,只怕也达不到人品过关,讲道理的要求。可见顾妹妹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而是非常高。”

    顾玖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所以我的想法太过天真。婚姻大事,随缘吧。”

    裴芸苦笑,眉眼愁苦,“真羡慕顾妹妹你如此想得开。”

    顾玖若有所思,“裴姐姐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吗?”

    “我看得上的人,对方却看不上我,这算难事吗?”

    哦!

    顾玖恍然大悟。

    她安慰裴芸:“天下男儿千千万,裴姐姐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对方没看上你,是对方的损失,只能证明那人没眼光,而且眼瘸。”

    此刻身在太极宫的刘诏,顿觉鼻子有点痒,忍不住想要打一声喷嚏。

    他揉揉鼻子,忍住了。

    哈哈……

    裴芸捂嘴笑了起来,“你说他是歪脖子树,噗……要是被他听见,他会气死的。”

    顾玖笑道:“裴姐姐肯定不会告诉对方,对吧?”

    裴芸点头,“当然不会。顾妹妹,你的安慰还真是别出心裁。听你这么一说,我的心情都好了很多。世上又不是他一人,我何必吊死在他身上。”

    “正该如此。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棵草。”

    裴芸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顾妹妹,你说话真有趣。将女子比作花,男子比作草,倒也合适。多谢你顾妹妹,我心情好了许多。今天时间有限,改天我给你下帖子,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

    顾玖眉眼一弯,“裴姐姐不嫌我说话不讲究就行。”

    “你多虑了,你说话怪好听的。”

    场合限制,两人聊完就散开了。

    顾珊陪着顾玥回到大殿,顾玥一脸舒服的样子,恢复了精神气。

    谢氏却没放过她,狠狠敲打了一番。

    顾玥委屈,差点哭了出来。

    “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你若是敢哭,我打断你的腿。”

    顾玥收起眼泪,“女儿不敢哭。”

    谢氏冷哼一声,“守着规矩,不要乱走动,跟在我身边。”

    “女儿听母亲的。”

    顾玖见气氛僵硬,就没上前。

    她在人群中找到了顾玫,“玫姐姐,今天辛苦你了。”

    “小玖妹妹辛苦。”

    &nbs

    p;   两人相视一笑。

    为了今天的朝贺,其实大家都很辛苦。

    这会也是强打着精神在应酬各方人士。

    顾玖悄声问道:“玫姐姐,之前在未央宫正殿,皇后娘娘唤我们姐妹上前说话,没有别的意思吧?”

    顾玖一直担心着这件事,怕有意外。

    顾玫说道:“皇后娘娘应该只是一时兴起,没别的意思。”

    “那就好,那就好。”

    顾玖放心下来。只要没被皇后娘娘盯上就好。

    ……

    未央宫寝殿内,一声声咳嗽,仿佛心肝脾肺肾都要咳出来,让宫人们的心都跟着揪紧了。

    宫女端着一碗汤药,急匆匆走进寝殿,“娘娘,药来了。”

    “咳咳……咳咳……噗……”

    鲜血喷涌,宫女太监都跟天塌了似得。

    “娘娘,你要紧吗?”

    “娘娘吐血了,快让王太医进来。”

    “娘娘,你快躺下。”

    崔皇后有一瞬间,脑子防控,目光呆愣愣地看着地毯上的鲜血。

    她吐血了,竟然吐血了。

    “慌什么慌!本宫还没死。”

    崔皇后怒斥宫人。

    宫人们瞬间都安静下来。

    崔皇后从宫女手中接过手绢,轻轻擦拭嘴角。

    嘴角全是鲜血。

    暗红色的鲜血,让人心惊胆战。

    崔皇后自嘲一笑,“看来留给本宫的时间不多了。”

    王太医提着药箱进来,看见地上的鲜血,也是心惊胆战。

    “请娘娘伸出手,微臣给娘娘诊脉。”

    崔皇后伸出右手,说道:“你不必紧张,慢慢来。”

    王太医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他面无表情地诊脉,心口一突突的跳着,怕得不行。

    诊脉完毕,王太医躬身说道:“之前的药方得改一改,微臣重新开方。”

    崔皇后盯着王太医,“说吧,本宫的身体怎么样呢?还有多久能活?”

    王太医惨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请娘娘饶命,请娘娘饶命……”

    “实话实说,本宫饶你不死。否则,你知道后宫。”崔皇后目光阴沉沉地盯着王太医。

    王太医额头上的汗珠子,一滴一滴落下。

    “微臣,微臣……”

    “说吧,无论什么后果,本宫都承受得起。”

    王太医咬咬牙,“娘娘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随时都有可能……”

    “你给本宫保命,能保多长时间?”

    崔皇后不想听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话,她要的是具体的时间。

    王太医心惊胆战,抬头看着崔皇后。

    崔皇后厉声呵斥,“说,本宫到底还能活几天?”

    “娘娘,保命药都是虎狼之药啊,吃了后会痛不欲生。”

    崔皇后面色平静地说道:“本宫这辈子,什么苦没吃过。如今本宫只想知道还能活几天?”

    王太医斗胆说道:“若是照方治疗,娘娘最多还有五天时间。若是服下保命药,辅以针灸,最多也只有半个月。”

    “只要半个月的时间啊,时间真是紧迫。”

    崔皇后感慨了一句。

    寝殿内,所有宫人全都跪了下来。

    空气突然安静,无人说话,连大气都不敢喘。

    崔皇后冷冷一笑,说道:“去将太子殿下请来,本宫有话同他说。”

    此时,有宫女从外面进来,小心翼翼地说道:“娘娘,陛下来了,还有太子殿下,以及诸位皇子,皇孙。”

    崔皇后轻声一笑,“把地上收拾干净,再让陛下他们进来。”

    宫人们赶紧动手,换地毯,清理痕迹。

    宫女说道:“可是陛下已经到了宫门,奴婢怕拦不住陛下。”

    催皇后眼一瞪,“告诉陛下,他若是不想本宫死在今天,就不要急着进来。”

    宫女脸色惨白,躬身领命,急急忙忙出去了。

    开耀帝听闻皇后娘娘身体不适,连命妇朝贺都是急匆匆弄完。于是他丢下朝臣,领着皇子皇孙们来到未央宫看望。

    结果到了寝殿,却被宫人拦下。

    “娘娘说,请陛下稍后再进去。”

    开耀帝皱起眉头,“荒唐,连朕都敢拦着。”

    宫人们齐齐跪下,“请陛下赎罪,这是娘娘的意思。娘娘说,陛下若是不想她死在今天,就不要急着进去。”

    开耀帝脸色变幻,阴沉着一张脸没作声。

    太子殿下脸色一白,急忙问道:“母后情况如何?王太医人呢?去将太医院的太医都叫来。”

    当即就有内侍领命,去太医院叫太医。

    “别嚷嚷了,都进来吧。本宫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崔皇后的声音从寝殿内传出来。

    开耀帝冷哼一声,带着皇子皇孙们走进寝殿。

    寝殿内焕然一新,地毯换了新的,床榻清洗干净,被褥换了新的。

    崔皇后身上的朝服换了下来,换了轻便的居家服。

    她靠坐在床头,脸上是不健康的潮红色。

    “请陛下见谅,臣妾无法下床。”

    “不用在乎这些虚礼。”

    开耀帝上前一步,坐在床头,握住崔皇后的手。

    开耀帝六十出头的年纪,老年肥胖,蓄着胡须,猛地一看,还误以为是个仁厚的长者。

    却不知,开耀帝从皇子到皇帝,再到老年皇帝,一路踩着尸山血海而来。

    脚下累累白骨,多少传承百年的世家大族,都毁灭在开耀帝的手中,消失在时间长河中。

    开耀帝十几个兄弟,也都是死的死,废的废。

    如今还活着的兄弟,只剩下三两个。其他人都成了他皇权路上的炮灰。无一幸免。

    这样一位帝王,仁厚,不存在的。残暴,偏执,才是对他最深刻的刻画。

    只要是他讨厌的人,绝逼得死。死一个人不够,还得死全家。

    只要是他信任的人,就算将国库搬空,从民间到朝堂人人喊打,依然得享荣华富贵。

    但是一旦失去他的信任,那会比其他官员死得更惨。

    崔皇后看着开耀帝,笑了笑。

    二人少年夫妻,从年少到老年,一起走过几十年风风雨雨。

    有没有相爱过,崔皇后已经记不清楚了。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谁还记得少女时期的情愫。

    但是崔皇后很肯定,她曾无数次想要弄死开耀帝。

    相信对方也是这么想的,也曾无数次想要废掉她这个皇后。

    夫妻二人相杀相伴几十年,如今都老了,那些心结却依旧无法放下。

    崔皇后说道:“多谢陛下来看望臣妾。臣妾身体不争气,让陛下费心了。”

    “我们是夫妻,说这话就太见外了。”

    崔皇后低头一笑,夫妻二人都习惯了演戏,已经忘记了怎么真诚的说话。

    “陛下,臣妾快不行了,估计活不过今年。”

    太子殿下一听,身体不由得摇晃了一下,一副无助的模样。

    崔皇后轻轻地扫了眼太子殿下,没理会对方。

    开耀帝安慰崔皇后,“皇后还是要放宽心,好好养身体。朕还盼着皇后能常伴朕的左右。”

    “臣妾也想常伴陛下左右,可是时间不等人。”

    “不要胡思乱想。要是太医无能,朕就下旨召集天下名医替皇后诊治。”

    崔皇后笑了笑,“陛下的心意,臣妾心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