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41章 不折腾死你,算我输!

时间:2018-07-16作者:我吃元宝

    “太太,房婆子说,下午的时候二姑娘来给老爷子请安。祖孙二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老爷子就跑了出去。”

    芍药将自己从房婆子那里听来的消息,如实禀报大太太张氏。

    大太太张氏顿了一下,回头看着芍药,“此事当真。”

    “奴婢找人问了,下午的时候二姑娘的确来过外院。”

    大太太张氏回头看着老爷子所居院落的院门,说道:“此事我知道了。”

    芍药多嘴问了一句,“此事要调查吗?不年不节,二姑娘突然来给老爷子请安,怎有点奇怪。”

    大太太张氏板着脸说道:“不用调查。此事不要传扬出去。”

    芍药点头应下,“奴婢听太太的。房婆子那里,奴婢也会敲打她。”

    “记得叫她闭上嘴。要是让我知道她胡说八道,败坏姑娘家的名声,饶不了他。”

    “奴婢记住了。”

    大太太张氏并不想深究顾玖为何去见顾老爷子,也不想深究顾老爷子突然跑出去,是不是同顾玖有关系。

    这事,她的确也有些好,也做了诸多猜测。

    但是张氏清楚,有些事情不知道更好。

    顾玖见顾老爷子,总有她的理由。

    ……

    次日一早,顾玖前往芙蓉院请安。

    出门的时候,青梅小声嘀咕了两句,“姑娘,老爷什么时候能回来?”

    顾玖沉声道:“等等吧,或许就是这一两天。”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刘诏让她参加宫宴,那么顾大人肯定得在朝堂放假之前放出来。最迟不会超过腊月二十八。

    过了腊月二十八,宫宴无从谈起。

    到了芙蓉院,遇到顾玥。

    顾玥眼睛红肿,这两天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顾玖很想问顾玥一句,她是在为顾大人的安危哭,还是在为海西伯府的态度哭,为她自己的婚事哭。

    “三妹妹,你还好吗?”

    顾玥萎靡不振,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样子。

    她难得客客气气,毫无攻击力,说道:“多谢二姐姐关心,我还好。二姐姐的气色看起来不错,真羡慕二姐姐能吃得下,睡得香。”

    顾玖笑了笑,“因为我坚信父亲一定会平安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三妹妹,难道你认为父亲回不来了?”

    顾玥没什么力气地辩驳道:“你别胡说。我比任何人都希望父亲能够早日平安归来。”

    这话倒是真的,顾大人回不来,顾玥同赵二郎的婚事怕是成不了。

    只要顾玥一日没嫁到海西伯府,她的婚事就还存在着变数。

    “二妹妹,三妹妹,你们总是来得这么早。外面冷,我们进去吧。”

    顾珍来了,同样没有休息好,肤色暗沉,颜值直线下降。

    顾玖点点头,“大姐姐说的是。大姐姐也该保重身体。”

    顾珍苦笑一声,瑶瑶头,什么都没说,率先走进芙蓉院。

    大家依次进入正房,顾珊和顾琳都到了,两人俱都沉默地坐在椅子上。

    丫鬟们扶着谢氏出来。

    顾玖盯着谢氏,仔细看了看。

    几天时间,谢氏整个人像是老了七八岁,不仅脸色憔悴,而且肤色暗黄,嘴唇干裂。脸颊也瘦的凹陷下去。

    顾玖带头,给谢氏请安。

    谢氏摆摆手,“都坐着吧。”

    顾玥张张嘴,问出了一直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

    “母亲,有派人去过舅舅家吗?父亲被下诏狱,和大舅舅有关吗?”

    谢氏的目光像刀一样刺在顾玥的脸上。

    顾玥哆嗦了一下。

    谢氏板着脸,掷地有声地说道:“老爷的事情,同谢家同你们大舅舅没关系。”

    “可是……”

    “没有可是。以后谁再敢胡说八道,我饶不了她。”

    这下子,顾玥不敢再问。

    丫鬟冬梅进门禀报,“太太,诸位少爷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

    以顾珽为首,二房的小子鱼贯走进正房。

    “给太太(母亲)请安。”

    谢氏喘着气说道:“都坐下。六郎,侯府那边有新消息吗?老侯爷怎么说?”

    “老侯爷正在托关系营救父亲。”

    谢氏低着头,难掩失望,“今日你们还要去诏狱看望你们父亲吗?”

    “儿子一会就和三哥过去。母亲请放心,父亲在诏狱里并没有受苦,金吾卫的人没有为难父亲。”

    谢氏点点头,“如此就好。只是你们父亲何时才能出来。”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谢氏盼着一切都能好起来,然而她真的没有多少信心。

    她在芙蓉院建了一个小佛堂,每天在佛堂诵经祈福,可是却一点好消息都没有。

    谢氏都快绝望了。

    不过她还撑得住,她还有女儿,有儿子。她不能垮下去。

    谢氏不想说话,直接去了小佛堂诵经。

    大家也都跟着散了。

    顾琤主动找顾玖说话。

    “二妹妹,侯府那边进展不太顺利。大伯父找了许多关系,只能保证父亲在诏狱不受苦,却无力到宫中求情。”

    顾玖点点头,这些情况她都知道。顾府看似是个底蕴深厚的世家。可是随着顾老爷子被天子呵斥,责令思过后,顾府在宫里面,几乎就说不上话了。过去一些熟悉的人脉关系,也都断了来往。

    如今临时抱佛脚,自然起不到作用。

    顾琤叹了一口气,“前几年,大伯父只顾着经营军中关系。宫里的关系,说断就断。如今连找人帮忙都找不到。”

    顾玖说道:“此事不怪大伯父。就连侯府在宫里面也没剩下什么人脉,何况是大伯父。即便大伯父想要经验宫里的关系,也是有心无力。”

    随着天子一天天老去,宫里进了很多新人,同时很多老人也都过世。

    顾府在宫里的关系,都是一些老去的人脉关系。随着人一死,断了来往实属平常。

    顾琤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我听到一个消息,想和二妹妹商量看看。”

    “六哥请说。”

    顾琤看了眼周围,两人来到僻静的地方说话。

    顾琤说道:“皇后娘娘似乎是开出了让老侯爷左右为难的条件,才愿意放父亲一马。我看得出来,老侯爷不会同意皇后娘娘的条件。二妹妹,父亲危矣。”

    顾玖挑眉,“你知道皇后娘娘看出了什么条件吗?”

    顾琤试着说道:“可能是和东宫有关。”

    顾玖抿着唇,“如果是和东宫有关,老侯爷自然不会答应。

    比如皇后娘娘若是要求侯府公开支持东宫,这样的条件,侯府如何能够答应?

    比起父亲的安危,整个侯府的安危才更重要。为了保存侯府,保住顾氏一族,牺牲父亲一人,也算不得什么。

    不说族老,说不定连大伯父都会同意牺牲父亲保住顾府上下。”

    “那怎么办?”顾琤一脸着急,“难道要眼睁睁看着父亲身首异处?”

    顾玖摇头,“天无绝人之路。皇后娘娘那边谈不拢,不等于就要放弃。或许还有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顾琤感觉顾玖藏着什么事。

    顾玖看着顾琤,说道:“六哥何不耐心等一等。今日你要去看望父亲,不如问问父亲,当初他为什么要回京任职。

    以京城目前的局势,按理说,继续留在西北才是上策。留在西北,就能远离京城这些是是非非,虽然升迁无望,却也能保全家平安。

    我一直很疑惑这一点,是不是中间出了什么变故,父亲不得已只能回京任职。而且任职的还是京城府尹这个受气包官职。”

    “二妹妹是怀疑父亲回京出任京城府尹一职有内情?”

    顾玖点头,“难道六哥你没怀疑过?”

    顾琤皱起眉头,深思了一番,“我或许猜到了一点原因。”

    顾玖挑眉,“六哥猜到了什么,能和我说说吗?”

    顾琤咬咬牙,说道:“或许和大舅舅有关。”

    果然啊!

    顾玖了然一笑,“难怪父亲和谢大人一副生死仇敌的态度。谢大人这个时候将父亲弄回京城出任京城府尹一职,的确很不厚道。甚至可以猜测,谢大人从一开始就包藏了祸心。”

    顾琤不愿意以恶意揣测谢茂,谢茂毕竟是他的亲舅舅。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事情很有可能就是顾玖说的那样。谢茂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从一开始就给顾大人挖了一个大坑。

    而顾大人却避无可避,明知是大坑,也只能往里面跳。

    吏部的官文都下了,顾大人能有什么办法。只能乖乖捏着鼻子,带着全家上京赴任。结果上任不过一个来月,就被下了诏狱。

    创造了官员履任新职被下诏狱的最快速度,说不定百年后,史书上都会记录一笔。

    顾大人也算是青史留名,虽然名声不太好听。

    顾琤说道:“此事我会亲自问一问父亲。”

    顾玖提醒了一句,“六哥可有想过,问出真相后,你要怎么做?从此和谢家划清界限?将来官场上遇到了,直接往死里踩?”

    顾琤抿着唇,眉眼带着愁色,“此事我会斟酌。总之我姓顾,不姓谢。我的立场从未改变,这一点请二妹妹放心。”

    顾玖却不肯让他轻松,“如果太太执意要和谢家来往,你要如何?”

    “我,我……”

    顾琤张口结舌。

    顾玖没有太过逼迫,“六哥去忙吧,这些事情以后再考虑也不迟。还有,六哥既然打算出仕,是不是该从现在开始多关心一些事情。光读书可不成。”

    “二妹妹的意思是?”

    顾玖笑了笑,“六哥若有时间,不妨替父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算只是到衙门整理一下公文,观摩别人办事,也是好的。”

    顾琤很意外,他没多说,只是郑重道谢,“多谢二妹妹提醒,我会考虑的。二妹妹注意身体,不要在外面吹太久的风,我先走了。”

    “六哥去忙吧。”

    等顾琤走远了,青梅疑惑地问道:“姑娘为何要提醒六少爷去衙门历练?六少爷可是太太的宝贝儿子。”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顾琤既然是谢氏的儿子,那么恨屋及乌,顾玖也该连带着恨上顾琤。巴不得顾琤没有出息。

    然后顾玖却不是这么想的。

    她说道:“太太是太太,六哥是六哥。六哥姓顾,与我同一个姓。太太心里头惦记着谢家,六哥心里头可没有谢家。

    而且三哥立志从军,也不知前程如何。

    我们二房不能没有一个顶立门户的男人。三哥想要顶立门户,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而且三哥从军,同样需要朝廷上的助力。将来父亲致仕,三哥能指望的也只有六哥。一文一武,我们二房才能兴旺下去。

    从大局出发,支持六哥顶立门户,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可是六少爷若是有出息,太太那里又该闹腾了。届时不知道会嘚瑟成什么样子。”

    顾玖轻声一笑,“太太如今都管不住六哥,做不了六哥的主。等将来六哥出仕之后,你以为太太说的话还能管用?

    就算太太到时候要作妖,那时候我早已经嫁出去,她也奈何不了我。

    而且府中除了父亲外,必须有个人能制住太太。顾玥不行,顾珊不行,顾珙更不行。

    目前看来,唯有顾琤能够制住太太,让太太心生忌惮。

    我们管不住太太作妖,然而她始终是二房太太,不可能不承认她这个身份。

    等她作妖的时候,总得有个人出面管着她。就好比有大伯父管着老爷子一样。太太也得有这么一个人管着她。这个人非六哥莫属。可要是六哥仕途艰难,前程没有着落,他哪里来的底气管住太太?

    到时候,恐怕顾珙都会骑到六哥头上撒野,顺便纵容太太胡来。”

    顾玖这么一说,几个丫鬟都明白过来。

    青梅说道:“还是姑娘想得透彻。这世上没有几个人能有姑娘这般大度,能放下成见,同六少爷真心来往。”

    顾玖笑了起来,她捏捏青梅的脸颊,“别忘了,你家姑娘我,可是要做大事的人。岂能天天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有那时间,本姑娘不如多做点实事,让我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小翠拍着手笑起来,“姑娘说的对,天天同太太计较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会被气死的。”

    青梅感慨一番,说道:“这番话该让三姑娘听听。整天就想着海西伯府的婚事,我看她都快魔怔了。”

    顾玖说道:“不用管她,让她闹腾去。迟早会后悔的。”

    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顾玖很看不起顾玥这一点。

    男人再好,能比爱自己更重要吗?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顾玖说,这种婚姻本质上就是一种交易,像是一个契约,两家结秦晋之好,互帮互助。

    不过这种契约,一般只能同甘,不能共苦。

    顾玖上辈子没喜欢过谁,这辈子很大可能也不会喜欢哪个男人。

    对于婚姻,她已经有了准备。

    上辈子她就算能活到老,很大几率,也不会结婚。

    但是这辈子,她逃不开婚事,迟早得嫁人。

    嫁个什么样的人,顾玖没认真想过。

    想来想去,她的婚姻,应该就是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

    两人成亲,经营婚姻生活,应付公婆妯娌小姑子,各种狗屁倒灶的事情。

    这么一想,婚姻挺可怕的。

    顾玖一度不想出嫁,能拖一年是一年。

    但是当拖不下去,非要出嫁的话,她可以将那个男人看做是生意合伙人,利益共同体。、

    如此一来,很多糟心的事情,都能看开了。

    顾玖抿唇一笑。

    在心里头,偷偷地替自己的机智点赞。

    将未来夫婿当做生意合伙人,没有比这更好的处理办法。

    希望将来她遇到的那个男人,是个讲理的人。

    她的要求如此之低,老天爷一定会满足她吧。

    老天爷:呵呵!

    不折腾死你,算我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