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26章 中毒

时间:2018-07-10作者:我吃元宝

    大夫人小魏氏走进房里。

    “大郎媳妇怎么样呢?要紧吗?”

    顾瑞站起来,说道:“已经喝过保胎药,情况好了一点。”

    大夫人小魏氏明显松了一口气。她看了眼贾氏的脸色,惨白惨白的,跟个死人一样。

    小魏氏心头咯噔一声,顿时担忧起来。

    她来到床边,轻声问道:“大郎媳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哪里难受你说出来。”

    大少奶奶贾氏睁开眼,虚弱地说道:“让婆母担心,是儿媳不孝。吃了药,我感觉好多了,就是身体虚,起不来。”

    小魏氏说道:“你好好躺着,别惦记着起来。已经派人拿着老侯爷的名帖去请太医,你不要担心,太医很快就会过来。肚子还痛吗?”

    贾氏微微摇头,“不痛了。”

    小魏氏顿时放下一半的心。肚子不痛,也没出血,孩子应该没事。

    她叮嘱贾氏好好休息,然后示意顾瑞到外间说话。

    母子二人来到外间,小魏氏问道:“大郎,你媳妇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喊肚子疼?”

    顾瑞说道:“儿子也不清楚情况。当时她洗漱完,在床上躺了没多久,就开始喊肚子疼。我不敢耽误,赶紧让人去拿老侯爷的帖子出府请太医。”

    小魏氏闻言,叹息一声,“丫鬟来禀报的时候,老夫人都吓坏了,非要过来看看。时间这么晚,外面又冷,哪敢让老夫人出门。好歹是让我和你二婶娘给劝住了。”

    也是因为这事,大夫人小魏氏才来晚了。

    “老夫人不要紧吧?”顾瑞担心地问道。

    小魏氏摇头,“她就是担心你媳妇,担心孩子保不住。”

    顾瑞说道:“她自从怀上这一胎,就没过一天舒坦日子。实在不行,孩子不要也罢。”

    “胡说八道。你是嫡长子,成亲已经两年,没有孩子像话吗?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侯府着想。”

    小魏氏怒斥顾瑞,一脸气急败坏。

    顾瑞张口结舌,叹息一声,“母亲息怒,儿子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小魏氏冷哼一声,“类似的话,我以后不想听到。明月的身体调养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怀孕,结果又是这个情况。早知这样,当初就不该……”

    “母亲!”顾瑞打断小魏氏的话,他不赞同地看着对,“是我要娶明月,要怪,你就怪我。所有的责任,我一力承担。”

    小魏氏心里头憋着一股火,“你,你真是鬼迷了心窍。罢了,罢了,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用。

    等太医来了,好好给明月看看。这一胎要是真保不住,也别勉强。

    继续调养身体,争取下次能够顺顺利利怀上,顺顺利利将孩子生下来。”

    顾瑞偷偷松了一口气,“多谢母亲理解。”

    小魏氏冷哼一声,“事到如今,不理解又能怎么办。你媳妇心里头本就藏着心事,我做婆母的,若是再给她脸色看,她怕是寻死的心都有了。

    我不是那种恶婆婆,不会磋磨儿媳妇。我只盼着你们小两口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早日为侯府添丁进口。”

    顾瑞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儿子愧对母亲。”

    “行了,进屋陪着你媳妇。她那个样子,没人陪在她身边我不放心。”

    “多谢母亲。”

    顾瑞回到房里,坐在床边,握着贾氏的手。

    贾氏不安地看着顾瑞,“婆母……”

    顾瑞轻声安慰,“你放心,没事的。母亲很担心你,她让我多劝劝你,要放宽心,不要给自己压力,也不要胡思乱想。府里没人会说闲话。”

    贾氏感动得一塌糊涂,“婆母处处替我着想,我却这么不争气。好不容易怀上孩子,还是三灾六难,让大家陪着我一起担心。”

    “你看你,又在胡思乱想。太医都说了,你要放宽心,不要东想西想。”

    贾氏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胡思乱想,我会好起来的。”

    顾瑞松了一口气,“这样想就对了。”

    丫鬟站在门口,冲顾玖,顾玫招手。

    顾玖和顾玫随后出了卧房,来到外间。

    大夫人小魏氏示意两人坐下,然后问道:“你们过来的时候,大郎媳妇是个什么情况?”

    顾玫偷偷看了眼顾玖,说道:“回禀母亲,女儿和小玖妹妹在回房的路上遇到大嫂身边的小丫鬟,得知大嫂出了事,就急匆匆赶了过来。

    过来的时候,大嫂痛得都快昏过去了。还是小玖提醒了我们,赶紧拿出太医开的药方,照方抓药。大嫂喝了药之后,情况就好了许多。”

    大夫人小魏氏看着顾玖,笑了起来,“小玖果真是福星。”

    顾玖抿唇一笑,“过去在西北的时候,大家都说我没有福气,所以身体一直病恹恹的。没想到回了京城,不仅身体好了,还能帮上一点忙。果然是侯府福泽深厚,连着我也受到了恩泽。”

    小魏氏一脸高兴,顾玖这孩子太会说话了。

    小魏氏笑道:“可见西北那地方同你八字不合。所以你在西北的时候,身体一直养不好。京城富贵地,如今看来肯定合你的八字。所以你一回京,身体好了,福气也到了。”

    顾玖笑眯眯的,眉眼弯弯,“听大堂伯母这么一说,就觉着好有道理。心里头都不慌了。”

    小魏氏哈哈一笑,“在侯府你不用慌。有任何事情,你和玫丫头说。要是玫丫头解决不了,你来告诉我,我替你解决。”

    “多谢大堂伯母。”

    下人进来禀报,说是太医到了。

    “快请胡太医进来。”

    胡太医是个你年近六十岁的老人,胡子灰白。

    他是太医院有名的妇科圣手,宫里面的娘娘身体不舒服,都会请胡太医看看。

    胡太医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徒弟过来,一男一女两位徒弟。

    顾玖对那位女弟子多看了两眼。

    胡太医的女弟子,大约二十七八岁,盘着头,表情木然。

    大夫人小魏氏,同顾瑞一起迎接胡太医。

    小魏氏说道:“这么晚了,辛苦胡太医跑一趟。大郎媳妇之前一直喊肚子疼,我们都吓坏了。

    后来吃了你开的安胎药,总算好了些。你快给她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情况?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吗?”

    “夫人不要着急,老夫先给大少奶奶请个脉。”

    “好好好,胡太医这里请。”

    小魏氏将胡太医请进卧房,顾玖也跟着进去,站在边上伸着头看着。

    从胡太医开的药方来看,顾玖就知道胡太医妇科圣手的名声不是虚的,那是实打实的本事。

    胡太医在妇产科方面的确有很深的造诣和见解。

    胡太医搭手诊脉,面无表情。

    胡太医的女弟子,名叫金桔。听顾玫介绍,金桔是胡太医的邻居,家里遭了难,便跟着胡太医学习医术,处理一喜胡太医不方便动手的病症。

    胡太医诊脉完毕,就示意金桔检查贾氏的身体。

    涉及**,大家都退出了卧房。

    没过多久,胡太医走了出来。

    大夫人小魏氏急忙问道:“胡太医,情况怎么样?”

    “你们处理得很及时,也很正确。幸亏如此,大少奶奶的情况才没有恶化。夫人放心,大人孩子都没大问题。我重新开张药方,一天三顿服用。”

    众人闻言,齐齐松了口气。

    顾瑞好顾玫都朝顾玖看过来。

    幸亏他们选择了信任顾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顾玫悄悄同顾玖说道:“小玖妹妹,谢谢你。”

    “玫姐姐不用客气。”

    胡太医重新开了药方,叮嘱弟子金桔留守侯府,照看贾氏,然后带着男弟子回去了。

    大夫人小魏氏说道:“玫丫头,小玖,这么晚了,你们二人也赶紧回房歇息。”

    “母亲也早点歇息。”

    “不用担心我。这人啊年龄大了,觉少,少睡一会没事。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熬夜。”

    顾玫和顾玖一起,辞别了大夫人和顾瑞。还和贾氏约好,明日来看望她,这才出了院门。

    回到顾玫所居住的牡丹院,顾玖一放松,顿觉疲惫不堪。

    “小玖妹妹,今天多亏了你。你累了吧,我让丫鬟打来热水,洗漱完毕我们就上床歇着。”

    “我听玫姐姐的。”

    洗漱过后,上了床,顾玖本以为自己很快就能睡着,毕竟这么累。

    结果往床上一趟,整个人越来越精神。瞌睡虫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黑夜里,顾玫呼吸均匀。

    顾玖小心地翻了个身,莫非是换了环境,所以才会睡不着。

    “小玖妹妹,你还没睡吗?”

    顾玫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

    顾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玫姐姐也没睡着。”

    顾玫哭笑不得,“你这死丫头,翻来覆去的,我如何能睡着。你可是认床?”

    顾玖想了想,“我应该不怎么认床。只有回京城的头一天,有些不适应京城的气候,睡得晚了些。其他时候,都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顾玫说道:“估计是你不习惯和人同床睡觉。”

    顾玖点头,“玫姐姐说的有道理。”

    两人各自盖了一床棉被,顾玖贪玩,干脆钻到顾玫的被窝里饶痒痒。

    “小玖,你又调皮了。”顾玫咯咯咯地笑了几声,总算抓住了顾玖作乱的手,“不可胡来。”

    顾玖依偎在顾玫的怀里,“玫姐姐,你身上真香。”

    “我们都是一样的,你说我身上香,岂不是在夸你自己。”顾玫取笑顾玖。

    顾玖哈哈一笑,“我果然也是香喷喷的。”

    顾玫顺着顾玖的头发,“小玖妹妹,你的头发怎么养的,又黑又顺。”

    顾玖得意一笑,“我这是天生丽质。”

    顾玫打趣她:“给你两分颜色,你就开起染坊。”

    说完,捏了下顾玖的脸蛋,“小玖妹妹,你的脸的真嫩。”

    “玫姐姐的脸蛋也嫩。”

    大家都是青春年少,胶原蛋包充足,不施粉黛也足以让人惊艳。

    顾玫好奇地问出一直关心地问道:“小玖妹妹,你的医术跟谁学的?能说说吗?”

    黑夜里,顾玖睁大了双眼,仿佛闪着光芒。

    她对顾玫说道:“玫姐姐,我说我是久病自医,自学成才,你相信吗?”

    顾玫连连点头,“换做别人我肯定不相信,不过你嘛,我肯定相信。”

    顾玖奇怪,“为什么玫姐姐会相信我?”

    “因为你是小玖妹妹啊?”

    顾玖愣住,“就这么简单?”

    顾玫笑了起来,搂着顾玖,两个人靠得更近,“第一次见到小玖妹妹,我就觉着你和别人是不同的。果不其然,我的眼光没有错。小玖妹妹,你会给我多少惊喜?”

    顾玖摇头,“没有了。我就这么一点本事,全都掏出来了。”

    顾玫抿唇一笑,“我不信,你肯定还有惊喜给我们。你能自学成才,这么小的年纪,医术赶得上从医几十年的老大夫,这是何等的聪明。”

    顾玖望着顾玫,黑夜里,她只看到一个轮廓。

    “玫姐姐,我要是说,我的病其实是我自己治好的,你信吗?”

    顾玫连连点头,“当然信。”

    顾玖闻言,有些感动。

    顾玫这么信任她,而她却不得不欺骗对方。

    “小玖妹妹,这些年你一定吃了很多苦吧。为了治好自己的病,你一定钻研了很多医术。那个扎针,你是不是在自己身上尝试过?”

    顾玖嗯了一声,“是有尝试过。”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她们都说,当初你病得很厉害,一度快不行了。后来闹了一场,病情奇迹的好了起来。我就猜想,那个时候,你应该是找到了治好自己的办法,所以特意闹了一场,寻找机会。”

    顾玖佩服地看着顾玫。

    除了她是穿越的这一点外,大部分情况顾玫都猜对了。

    仅凭一些流言蜚语,顾玫就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真相,真是了不起。不愧是侯府静心培养的嫡长女。

    顾玫见顾玖一直沉默,于是出声安慰道:“小玖妹妹,你别担心。任何事情,你要是解决不了,都可以到侯府求助。”

    顾玖心头感动,“多谢玫姐姐。一想到玫姐姐你明年就要嫁人了,我就好舍不得。”

    顾玫笑了起来,“就算我嫁了人,也是在京城。你有什么事情,派个人跟我说一声就成了。想要见面,那更简单。我给你下帖子,你来做客就行了。要是谢婶娘拦着你,不让你出门,我去找她说理去。”

    顾玖甜甜一笑,“玫姐姐,你真好。”

    顾玫刮了下顾玖的鼻梁,“知道我好了吧。以后还会不会打趣我?”

    顾玖连连摇头,“我保证不打趣你,说话做事一定要严肃。”

    “你这丫头,就爱说笑。”

    顾玫望着屋顶,“小玖妹妹,今天你给大嫂诊脉,大嫂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你能和我说说吗?”

    顾玖好奇,“大堂嫂体虚的原因,玫姐姐也不知道吗?”

    顾玫轻声一叹,“母亲和大哥应该都清楚内情,但是从来没和我说过。我有做过猜测,可是好像猜错了。

    我看大嫂怀孕那么辛苦,一直在保胎,我就在想,大嫂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是她身边的丫鬟不老实?”

    顾玖说道:“不是那样的。今天我给大堂嫂诊脉,发现她小时候应该受过伤,留下了病根,没能根治。”

    顾玫愣了一下,“大嫂小时候受过伤?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大嫂同大哥青梅竹马,大哥对这件事肯定一清二楚。小玖妹妹,你知道大嫂具体受了什么伤吗?”

    顾玖斟酌了一番,凑在顾玫耳边,小声说道:“大嫂小时候好像中过毒。”

    “什么?”顾玫震惊。

    “嘘!玫姐姐千万别嚷嚷。这只是我的初步判断,不一定是真的。”

    “不!应该是真的。我突然想起来,我大概五六岁的时候,有一次大哥从外面回来,身上带着血,母亲吓坏了。后来的事情,我想不起来了。现在回想起来,有可能大嫂就是在那个时候中的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