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06章 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时间:2018-07-10作者:我吃元宝

    。

    顾喻悄声说道:“前几天,守卫北方霞关关隘的窦将军战死了,消息传到京城,引起勋贵武将哗然。

    今年北方干旱,听说北荣那边牛马死伤严重。他们过不下去,就想进关抢掠。

    窦将军驻守霞关,坚持了整整三个月。窦将军战死,非战之罪。而是因为粮草供应不及时。

    下拨粮草的文书,一直压在政事堂。政事堂几位大人故意拖延,致使霞光粮草供应不上,害得窦将军战死。

    这件事被人捅了出来,勋贵武将同文官,当着陛下的面,直接在朝堂上吵了起来,后来还动了手。

    门下省李侍中被人下黑手,打断了鼻梁骨。二妹妹可知,这位李侍中是谁的人?”

    顾玖皱眉,心头一动,“莫非是太子的人?”

    “非也。严格说起来,李侍中是皇后娘娘的人。最近老爷打听到一个消息,老爷升任京城府尹,也是这位李侍中在陛下跟前进言,才促成了此事。这位李侍中,平日里都在政事堂办公。”

    顾玖恍然大悟。

    “勋贵武将都恨上了太子殿下。”

    “正是。据我了解,窦将军是鲁侯一手提拔上来的人,累计军功升到二品武将。却没想到,最后死在了自己人手上。传言,鲁侯在军营大发脾气,扬言要让政事堂一干人等好看。”

    顾玖说道:“首当其冲就是李侍中?”

    顾喻点点头,“差不多吧。这里面水太深,不仅仅是太子一派在动作,其他人也在浑水摸鱼。

    我们顾家,靠军功起家,虽说老爷做了文官,但是和那些靠科举出头的文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老爷的根,还是在勋贵武将这边。”

    顾玖明白了,“多谢顾四哥告诉我这些。”

    顾喻笑了笑,“二妹妹心里知道就行,千万别说出去。妹妹们的婚事,以后很可能就是嫁入勋贵世家。二妹妹明日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一个好前程。”

    “多谢顾四哥提点。”

    顾玖心事重重地回到芷兰院。

    青梅悄声问道:“姑娘是在担心老爷吗?”

    顾玖微微摇头。

    她是在担心那些人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皇后娘娘还躺着,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这是要争当炮灰还是炮灰?

    顾玖低头一笑。

    皇后娘娘一死,太子危矣。

    太子要么将所有勋贵武将干翻,将来无人打仗,而他却能顺利登基。

    要么就是被反太子一派干翻,身死道消,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他的生平,也只剩下史书上寥寥几段话。

    顾家的立场,顾玖摇摇头。

    她现在根本影响不到顾大人,更别提隔壁侯府。

    要顾玖说,侯府过去的立场就很好。谁做皇帝支持谁。

    天子还在位置上,那就听天子的命令行事,做天子的忠臣。

    搞什么夺嫡之争,多半没好下场。就算赢了,参考历史,到最后也没几个人有好下场。

    毕竟,厚道的君主都是稀有动物。

    大部分的君主,对待功臣要么防,要么杀,要么囚。一个二个都是炮灰的命。

    顾玖揉揉眉心。

    罢了,她现在影响不到顾大人和侯府的决定,只能顺着大势走一步是一步。

    危险还没临头,不用自己吓唬自己。

    而且,危险不一定会降临。

    顾玖对青梅说道:“不用担心我。明日早上,记得早点叫醒我。”

    “奴婢遵命。”

    第二日,一大早,顾玖从睡梦中醒来。

    甩了甩头,才想起今天府中宴请。也是他们一家回到京城后,第一次请客。

    急忙洗漱,换了衣服,略微吃了点东西填肚子,就赶到花厅。

    大太太张氏和谢氏,正带着婆子丫鬟们忙碌。

    这次宴请二十桌。

    男宾大约十二桌,女宾有八桌。

    里里外外,从菜单,到碗碟,到茶水,到座椅安排,到招呼客人,全都要一一核实,就怕出一点点错,被人说闲话。

    大太太张氏拿着名单,皱起眉头。

    “弟妹,你娘家人,可不能和勋贵家的太太们坐在一桌。原因你该知道吧。”

    谢氏愣了一下,“我娘家人,本该和我坐一桌。可我要招呼客人,这座位不好安排啊。”

    大太太张氏很干脆,“反正你娘家人不能和勋贵太太坐一桌。不如就让你娘家人和姑娘们坐一起。”

    谢氏皱眉。让她娘家人和姑娘们坐一起,也太轻慢了。

    “几个孩子也都要跟着招呼客人。要陪着其他府上的姑娘。我娘家人和姑娘们坐一桌不合适。”

    大太太张氏盯着谢氏,“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将这些勋贵太太都得罪了吧。”

    谢氏蹙眉,“就让我娘家人和侯府的嫂嫂们坐一桌。”

    大太太张氏冷哼一声,“弟妹,你到底在想什么。侯府的几位嫂嫂,都要帮着招呼客人,哪能专门陪着你娘家人。”

    谢氏不满,“依着大嫂的意思,非得让我娘家人和姑娘们坐一桌?”

    大太太张氏面无表情地说道:“弟妹,你该没忘记这次宴请的目的是什么吧。是为了你家老爷的仕途,为了帮你家老爷打开京城的人脉关系。

    你大哥是东宫属官,天然和勋贵们不对付。

    你将你娘家女眷和勋贵太太们安排在一桌,将人得罪了,我倒是想知道,还怎么替你家老爷经营人脉关系。

    枕头风可不是说着玩的。本来因为你娘家的立场问题,你家老爷这个官就不好当。

    如今,你不替他分忧,反而添乱,我倒是要问问弟妹,你到底是向着娘家,还是夫家?”

    谢氏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大嫂说话别这么冲。”

    大太太张氏冷哼一声,“这回是你们二房请客,不是我们大房请客。原本我可以当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

    可是弟妹办事,实在是让我不放心。照着你的安排,非得将人得罪了不可。

    届时人脉关系没经营起来,反而还招来别人的记恨。

    如果仅仅是你们二房倒霉,我也无所谓。但是我们两家还没分家,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你们二房得罪人,我们大房也得跟着倒霉。如此这般,我岂能坐视不理?

    弟妹,我劝你还是以大局为重。不要为了一点面子,将大好的局面给破坏掉。”

    谢氏咬着牙,心头怒极,“那就让我娘家人,和大嫂的娘家人坐一桌,这样总行了吧。”

    大太太张氏摇头,“弟妹,你这个安排真是个馊主意。你忘了我娘家也是武将吗?

    我娘家大嫂,二嫂和代侯府女眷关系很不错。还有,我大哥,二哥,都是柱国公提拔上来的。

    今天这个宴席,我娘家大嫂和二嫂肯定会和这两家女眷走在一起,没空招呼你娘家人。”

    谢氏气闷,想要反驳,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大太太张氏说话难听,但是说的的确是实情。

    只是这样一来,谢氏就太尴尬了。

    顾玖见两位太太吵了半天,还没吵出一个结果。

    于是出言提醒,“那就为谢家女眷单开一席,谁都不得罪。”

    两位太太都愣住了,齐齐朝顾玖看去。

    顾玖含笑说道:“谢家是文官,和勋贵太太们的确不是一路人,坐在一起大家都尴尬。不如单开一席,这样谁都没意见。”

    大太太张氏大笑起来,“还是二丫头机灵,我怎么没想到。弟妹,你意下如何?”

    谢氏眯着眼睛,朝顾玖看了眼。

    顾玖落落大方,任由谢氏打量。

    谢氏板着脸说道:“那就单开一席。”

    大太太张氏连连点头,“女宾这边就要准备九桌,芍药,吩咐下去,让厨房多准备两桌酒席。”

    谢氏回头看着大太太张氏,“为何要多准备两桌酒席?”

    准备酒席不要钱啊?

    以张氏死抠门的脾气,多准备两桌酒席,少说也要一二十两银子。

    大太太张氏说道:“男宾那边也要为单开一席。除了你娘家兄弟,还有府尹府的属官。”

    “你让我大哥和府尹府的属官坐一桌?”

    “不然呢?”大太太张氏反问,“难道要安排你大哥,和柱国公,代侯他们坐一桌吗?

    弟妹,你大哥虽然贵为东宫属官,可他毕竟只是四品上阶。

    柱国公,代侯他们可是超品。就是海西伯,也是一品。

    知道谁才有资格坐在他们身边作陪吗?只有隔壁侯府的老侯爷,以及侯府大老爷。

    我家老爷,你家老爷,都只能靠边站。得靠老侯爷引荐,才有资格和他们喝上两杯酒。

    弟妹,我说了这么多,你懂了吗?我再提醒一次,这里是京城,不是西北。不要拿西北的规矩来对比京城。

    尤其是类似这种宴请,坐席安排出不得半点差错。否则就不是结交,而是结仇。

    另外,鲁侯夫人同柱国公夫人私下里有矛盾,最好不要安排这两人坐在一桌。”

    谢氏的胸膛正在急促起伏,显然气得不轻。偏偏又无力反驳。

    过去她引为骄傲的一切,在大太太张氏的疾言厉色之下,变得不堪一击,甚至还显得多余。

    回到京城,第一次操持宴席,就出了这么多差错,而且还是当着所有管事婆子的面,谢氏面子上绷不住。

    今天,丢脸丢到家了。

    顾玥,顾珊她们也都觉着好丢脸。

    以前都觉着母亲很能干,尤其是这种迎来送往,更是母亲最擅长的。

    却没想到,回到京城,第一次宴请,就被打回原形。

    顾玥和顾珊都低着头,甚至连顾珍和顾琳也都感到尴尬,局促。谢氏丢脸,她们也没面子。

    当家太太在基本的人情世故上面犯错,她们身为子女,自然是比当家太太更不堪。于是乎,四个人都感觉好没脸。

    大太太张氏说的那些话,就像是一个个巴掌,扇在她们脸上,感觉好痛。

    此刻,谢氏在管事婆子们的眼里,就是一个没见识的,还自以为是的乡下婆子。

    只看到了京城的富贵荣华,却看不到京城的水有多深。

    真以为京城和西北一样,随便应付一下就可以吗?

    真是天真。

    二房所有人里面,唯有顾玖,半点不觉着尴尬。

    顾玖站在一边,望着大太太张氏,将张氏说的那些话,全都牢牢记住。

    这些都是知识啊!而且是买不来的知识。

    大太太张氏说的那些话,对顾玖来说时受益颇多。

    上辈子,顾玖没机会亲自操办宴席。家里人心疼她,都不肯让她累着。

    所有的的宴席,她只需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准时出席就行了。

    宴席背后的准备工作,一概不知。

    这一世,顾玖还没有机会学着管家理事,更没有机会去操办招待几百人的宴席。

    只能抓住机会学一点,是一点。

    大太太张氏看着谢氏,冷哼一声,她果然不能对谢氏有太多期待。

    大太太张氏很干脆,提笔重新写了一份坐席名单,交给管事婆子,“照着这份名单安排酒席。酒水要准备充足,让库房多准备几样,不要吝啬钱财。”

    管事婆子领命。

    有一就有二。

    大太太张氏继续提笔,修改谢氏的各种准备工作。

    谢氏气苦,却无力阻止。

    她承担不起宴席失败的风险,只好坐在一边,看着大太太张氏忙碌。

    顾玖想了想,主动走上前,“大伯母,我写字很快,也很工整。不知道能不能帮大伯母分担一二。”

    咦?

    大太太张氏朝顾玖看去。

    接着张氏笑了起来,还一个灵醒的丫头,比其他几个姑娘强多了。

    大太太张氏将毛笔交给顾玖,“你来写吧。”

    顾玖含笑接下毛笔,无需端坐,直接站着提笔书写。

    张氏坐着说,顾玖提笔站着写。

    张氏瞧了眼字迹,果然如同顾玖说的那样,写得又快又好。

    张氏笑了起来,“二丫头的字真不错。”

    顾玖笑了笑,说道:“大伯母谬赞,我的字还不够好,只是胜在工整。”

    “已经很不错了。你是姑娘家,不用考学,不用写那么好。”

    顾玖笑笑,没作声。

    张氏继续念叨,顾玖继续记录。

    这一幕,让顾玥她们几个感到很惊奇。

    顾玖的胆子怎么就那么大呢?怎么就想到要帮忙记录呢?

    还有,顾玖什么时候能够悬空写字?她们怎么不知道。

    顾玥伸长脖子,凑上去看。

    在她想来,顾玖悬空写字,写得肯定不怎么样。

    结果她看到了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

    顾珊也看到了,小声感慨道:“没想到短短半年时间,二姐姐的字进步这么大。”

    顾珊记得,顾玖以前的字写得可没现在好。

    顾珍也看到了,暗自点头,写得真不错。

    顾琳又想起自己的努力誓言,想到自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顿感羞愧。又一次给自己加油鼓劲,要努力啊,一定要努力。

    谢氏盯着顾玖,这死丫头还真是会表现。

    这个场面,竟然也让顾玖找到了表现的机会。

    张氏不仅修改了坐席,还修改了菜单,甚至连碗碟都给改了。

    谢氏原本准备了一套白瓷。

    张氏说,“白瓷不好,还是用那套年年有余的瓷器,看着喜庆,还能讨个彩头。”

    谢氏张张嘴,没反驳。

    顾玖见谢氏没反对,于是提笔记录下来。

    张氏对谢氏的安排,处处挑刺。

    就连椅子坐垫,她也给否了。

    “弟妹安排的坐垫,颜色太过老旧,显得陈腐。还是用库房今年夏天新添置的那套坐垫,花色时兴,彩头又好。弟妹,你没意见吧。”

    谢氏鼻孔里出气,“我能有什么意见?所有的主意都是大嫂在拿,我就在边上学着。”

    大太太张氏挑眉一笑,眉眼上翘,整个人显得精明厉害又干脆利落。

    她对谢氏说道:“弟妹不要不服气。京城这地啊,天下少有的富贵地,处处都是捧高踩低的人。

    我们呢,身为主人家,不求客人多满意,只求做事问心无愧,处处安排妥当,尽心尽力。

    弟妹跟着我多学学,以后你就明白了,这京城的宴请可是有大学问的。

    若是遇到那些走背运的人,连随意摆放的一个碗碟,都能成为对方挑刺的理由,以为是在讥讽她,从而记恨上主人家。”

    谢氏似笑非笑,“今儿我得感谢大嫂,替我操了这么多心。”

    大太太张氏笑眯眯地说道:“我们是一家人,这都是我该做的。”

    谢氏咬着牙,心里头将张氏骂了一遍又一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