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98章 先毁了顾玥

时间:2018-07-10作者:我吃元宝

    顾珊想起在侯府花厅,顾玖对她说的那些话:若是太太问起,你便实话实说。

    于是,顾珊一边哭,一边说道:“三姐姐记恨二姐姐,就叫大姐姐偷偷将二姐姐是病秧子的事情传扬出去,好让侯府一干人等从此避开二姐姐,再也不和二姐姐来往。”

    顾珍大惊失色,不敢置信。

    她朝顾玥看去,怀疑这事是顾玥告诉了顾珊。所以顾珊才会那么清楚。

    不等众人开口,顾珊又继续说道:“中午酒席的时候,三姐姐多喝了几杯,心头郁结,又闹了一场。辛亏春禾姐姐及时出现,带着三姐姐去了厢房。”

    顾玥死死地盯着顾珊,万万没想到顾珊竟然敢当着她的面说,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谁给她的勇气?

    顾玥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顾珊背叛了她,顾珊怎么敢。

    顾珊没有停止,而是继续说下去。

    “三姐姐在厢房哭了一场,我和大姐姐好不容易劝住。我们三人一起回到花厅。原本大家都相安无事,只是当琪姐姐问起西北的情况,三姐姐便生气了。

    或许是因为琪姐姐一开始问的是二姐姐,三姐姐觉着自己不受重视,心里头不高兴,于是出言讥讽二姐姐。

    说二姐姐身体不好,常年卧床,极少出门,并不了解西北的情况。

    当时场面很是尴尬,侯府的姐妹都很诧异,没想到三姐姐会当着大家的面,出言嘲讽二姐姐。”

    “你胡说!”

    顾玥气得快要爆炸了。

    该死的顾珊,她怎么敢?

    “四妹妹,你为什么要说谎。你是不是嫉妒我,嫉妒我比你更得母亲宠爱,所以你才要说谎毁了我。是不是?”

    顾玥厉声质问。

    顾珊面色平静,摇头说道:“我没有说谎。我说的句句属实。若是有半句虚言,我出门就被天打雷劈!”

    轰!

    顾玥耳朵轰鸣。天打雷劈四个字,一直在她的脑中反复回响。其他人说的话,她完全没听进去。

    她愣愣的看着顾珊,似乎没反应过来。

    顾珊说出这样的毒誓,所有人纷纷侧目。

    就连谢氏也不由得多看了顾珊几眼。

    如今这年月,毒誓的威力非同一般。一个人一旦发下毒誓,不会有人去怀疑她说的话是假的。

    顾珊敢发毒誓,就证明她说的都是真的。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明白,顾珊为什么要将事情说出来。

    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次顾玥做错了事情,顾珊总会在第一时间替顾玥善后,想办法帮顾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大家已经习惯了顾珊这么做。

    这回猛地顾珊不替顾玥善后,反而将所有的事情吐露出来,众人都在怀疑,顾珊莫非吃错了药。

    还是两姐妹私下里闹了矛盾,顾珊记恨顾玥,这回便不再帮着顾玥。

    嗯,众人偷偷点头,很有可能啊!

    顾玥脾气那么臭,顾珊能一直忍着她,大家都觉着顾珊非常了不起。

    换做别的人,怕是早就翻脸了。

    顾玖有些意外,意外于顾珊的反应。

    不会是她在侯府花厅说的那番话起作用了吧。

    她只是随便说说,真没想过会起作用。

    在顾玖看来,顾珊是个极为擅长忍耐的人。

    顾玥没有触及顾珊的根本利益之前,加上谢氏给她的压力,顾珊就会一直帮顾玥善后。

    万万没想到啊,她只是随便鼓动一下,顾珊竟然真的和顾玥反目,不再替顾玥善后。

    顾玖低头,偷偷一笑。

    看来顾珊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而且大家一日日大了,像顾珊这么早熟又聪明的姑娘,肯定会早早地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谢氏一再的偏心,顾玥一再的不领情,将顾珊的好意弃如敝履。就算顾珊是圣母,也有三分脾气。

    恰好顾玖一鼓动,顾珊干脆豁出去了。

    谢氏脸都气黑了,她死死地盯着顾珊,眼神极为复杂。

    就像是第一次认识顾珊一样。

    过去,顾珊在谢氏的印象里,是个乖巧懂事,却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孩子。

    然而事实证明,谢氏并不真正了解顾珊。

    谢氏深吸一口气,她尽力克制自己的怒火,暂时不去追究顾珊吃里扒外的责任。

    因为还有个罪魁祸首等着她收拾。

    谢氏盯着顾玥,“玥儿,你四妹妹说的可是真的?”

    顾玥狠狠瞪了眼顾珊,矢口否认,“母亲,四妹妹说的那些全都是污蔑。她就是嫉妒我,故意败坏我的名声。”

    谢氏冷哼一声:“珍丫头,珊儿说你偷偷传播二丫头是病秧子的事情,可有此事?”

    顾珍眼珠子乱转,左右看看,权衡利弊。

    片刻之后,他她心里就有了决断。

    “回禀太太,四妹妹说的都是假。”

    顾珊闻言,有瞬间的惊讶。转眼又恢复了平静。

    顾珍选择了顾玥,她并不意外。

    顾珊偷偷朝顾玖看去。

    顾玖低着头,她看不见顾玖的表情。

    谢氏问道:“珊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顾珊面无表情,“女儿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这些事情,侯府的人都亲眼看见。女儿没有无中生有。”

    “是吗?”谢氏表情很冷,眼神不带一点温度,“不管你说的事情是真是假,你说出口之前,有没有考虑过,玥儿是你的亲姐姐。

    你如此对待自己的亲姐姐,是何等的无情和冷漠。枉我对你悉心教导,你就这样回报我吗?”

    顾珊浑身抖了抖,“女儿,女儿只是想让三姐姐正视错误,不要每次犯错,都将责任怪在别人头上。”

    “哼!”

    谢氏冷哼一声,“你三姐姐犯了错,自有我来教训她。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大放厥词,胡言乱语。你太过放肆。”

    顾珊鼓足勇气,说道:“女儿没有胡言乱语,女儿说的句句属实。”

    “你给我闭嘴,到了如今,你还敢狡辩。当真不怕我罚你。”

    顾珊低着头,委屈,无声哭泣。

    顾玖上前一步,准备替顾珊解围。

    不管怎么说,此时此刻,顾珊和她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于情于理,她都该出面。

    不过有人比顾玖的速度更快。

    顾琳突然喊道:“我听见了。”

    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顾琳。

    顾琳缩头,有点怕怕。不过最后她还是大着胆子说道:“我听见大姐姐和侯府的琴姐姐说话。大姐姐说二姐姐是病秧子,此事千真万确。”

    顾珍脸色大变,苍白无雪。

    她指着顾琳,“五妹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就因为我和你有些争执,你竟然编瞎话陷害我。”

    “我没有编瞎话。”顾琳大叫一声,“这事是不是真的,问问隔壁侯府的琴姐姐,就会真相大白。

    而且,在花厅的时候,也是三姐姐先挑衅二姐姐,二姐姐才会反击。

    三姐姐不是二姐姐的对手,被人笑话,四姐姐才会出面替三姐姐解围,三姐姐却不领情。

    大姐姐,三姐姐,你们做了坏事,最后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为什么不让我说。”

    “都给我闭嘴。五丫头,我有允许你说话吗?”谢氏恼羞成怒。

    顾琳一个小屁孩,也敢跳出来。她这个当家主母,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威严。

    放肆!

    顾玖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太太想知道今天发生在侯府的真相,四妹妹将真相告诉了太太。

    太太因为心疼三妹妹,想替三妹妹遮掩,这些我们都懂。

    只是太太不该为了三妹妹,就颠倒黑白是非,将责任都算在四妹妹头上。”

    “放肆!”

    啪!

    谢氏一巴掌拍在桌上,“二丫头,我有让你说话吗?要不是因为你和三丫头争执,能让侯府看笑话吗?

    你们在侯府做客,不顾脸面,当着众人的面争执,你还有理了。

    二丫头,我告诉你,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此事要如何处置,更轮不到你来做主。”

    顾玖直面谢氏,“太太说的对,此事如何处置,全凭太太太做主。

    只是,太太不该将责任都怪在四妹妹头上。今日四妹妹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相反,四妹妹一直在努力劝解三妹妹,让三妹妹不要发脾气,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让人看笑话。

    很明显三妹妹并没有听劝,反而变本加厉,一再挑衅。三妹妹如此不懂事,如此张狂,难道不该教训?”

    顾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二姐姐,你是要逼死我吗?”

    “你给我闭嘴。”顾玖厉声呵斥顾玥。

    众人受惊,不敢置信。

    就连顾玥也傻眼了,顾玖怎么敢吼她。

    顾玖冷着脸,盯着顾玥,“你有什么脸哭?所有人都可以委屈,都可以哭。唯独你没有资格委屈,没有资格哭。

    今日一桩桩一件件,全是因你而起。你心里头容不下任何人,非要将所有姐妹踩在脚下,所有人都要顺着你。

    一有不顺心,你便要翻脸发脾气,逼着别人顺着你。你以为你是黄金吗,人人都要喜欢你。”

    “你,你……哇……母亲,你看到了,二姐姐就是这样对待我的。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那你去死啊!”

    顾玖轻描淡写地说道。

    众人齐齐一颤,二妹妹(姐姐)好凶啊。不过好爽啊!

    骂得真心痛快。

    顾玥震惊,已经忘记了哭泣。

    顾玖冷笑一声,“拿死威胁人,有本事你去死啊。你敢死吗?顾玥,我告诉你,今日的事情,太太不追究就算了。太太若是追究,你休想脱身。”

    顾玥愣住,已经忘记了反应。

    谢氏气得胸膛剧烈起伏。

    “反了,反了!顾玖,谁允许你在芙蓉院大放厥词?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太太?当着我的面你就敢教训人,你简直是无法无天,没将我放在眼里。”

    顾玖面色清冷,“太太是打定主意要维护顾玥吗?”

    “你什么意思?你给我闭嘴。”

    顾玖冷冷一笑,“若是太太打定主意要护着顾玥,却将所有责任算在我们头上,那只好请父亲出出面评评理。青梅,去将老爷请来。”

    “站住!”

    谢氏猛地站起来,愤恨地盯着顾玖。

    顾玖无所畏惧,谁怕谁。

    谢氏有顾玥这个软肋,她可没有。

    谢氏想在她面前摆长辈的谱,可以,首先得像个长辈。

    不求谢氏做得多好,至少在明显的是非问题上,能够维持最起码的公正,让人心服口服。

    而不是帮着顾玥颠倒是非黑白,一通斥骂,事情解决到最后乱成一团,成了一个糊涂官司。

    谢氏厉声呵斥,“顾玖,你是不是笃定我收拾不了你?你别忘了,名义上你得叫我一声母亲,我是你的继母。对继母不敬,你这是大不孝。”

    顾玖似笑非笑,“太太尽管说,我听着便是。太太想治我一个不孝的罪名,你请随意。”

    谢氏愣住,顾玖的反应不对啊。

    紧接着,她就知道,不是顾玖的反应不对,而是顾玖根本就是个狠人,贱人。

    只听顾玖说道:“在太太毁掉我之前,我一定会率先毁掉顾玥。太太若是不信,大可以试试看。”

    此时此刻,顾玖懒得和谢氏兜圈子。

    大家将话挑明,以后如何相处,彼此都好拿捏分寸。

    谢氏继续做她的当家太太,顾玖也会给足面子,表面上给谢氏足够的尊重。

    若是谢氏破坏游戏规则,顾玖也不介意用极端手段。

    “你,你……”

    谢氏指着顾玖,气得要爆炸了。

    顾玖看着她,轻声问道:“太太有了决断吗?”

    谢氏咬咬牙,愤恨无比地说道:“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无论是侯府的事情,还是这里发生的事情,都不准说出去。要是让我知道谁私下里偷偷议论,严惩不贷。”

    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谢氏接着说道:“玥儿,珊儿,你们二人留下。顾珍,顾琳,你们二人跪在院子里,好好反省。顾玖,你给即刻回房。”

    顾珍和顾琳大惊失色。谢氏罚她们跪院子,却独独放过顾玖,为什么?

    顾玖微微垂眉,说道:“太太保重身体,我先告退。”

    走了?

    顾玖就这么走了?

    明明所有的事情都和顾玖有关,为什么顾玖可以置身事外,不被责罚。

    嘤嘤嘤!

    顾琳哆嗦了几下,心里头很怕。

    谢氏冷眼一瞪,“顾珍,顾琳,你们二人给我滚出去跪着。”

    顾珍和顾琳,纵有千般不愿,也只能跪在院子里反省。

    顾珍非常愤怒,很不服气,她跪在青砖地面上,没有垫子垫着,膝盖生痛。

    她愤恨无比地说道:“为什么二妹妹没被罚?为什么太太单单罚我们二人?”

    顾琳委屈,听到顾珍的话,偷偷翻了个白眼。

    “大姐姐,难道你不该被罚吗?你造谣二姐姐是病秧子的事情,就该被狠狠责罚。”

    顾珍反驳,“我又没说谎。二妹妹本来就是病秧子。”

    顾琳说道:“就算二姐姐是病秧子,也轮不到你在外面胡言乱语。我知道,你之所以答应三姐姐的要求,你就是因为嫉妒,你想毁了二姐姐,让二姐姐说不到好亲事。”

    顾珍盯着顾琳,“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不准胡说。”

    顾琳哼了一声,“我虽然小,可是不傻。二姐姐没了生母,虽然是嫡出,过去活得连我们这些庶出都不如。

    如今,二姐姐却越过越好,也越来越被父亲重视。你心里头当然不平衡。你就是想毁了二姐姐,你就是不想让二姐姐嫁到好人家去。”

    “顾琳,你再敢胡说八道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顾珍表情狰狞地盯着顾琳,目光狠毒。

    顾琳哆嗦了一下,低着头,不再说话。

    顾珍冷哼一声,被人戳破心事,让她极为难堪。

    她望着窗户,里面又是什么情况?

    太太会不会惩治顾玥和顾珊?

    一定会吧。

    毕竟太太丢了老大的脸,竟然被顾玖反过来威胁。

    顾珍到现在都觉着不可思议。

    顾玖哪里来的勇气和底气,竟然敢反过来威胁太太。

    她就不怕太太在婚事上拿捏她吗?就不怕太太真的给她按上不孝的罪名吗?

    更不可思议的是,太太竟然妥协了。

    太太身为当家主母,有那么多手段拿捏顾玖,为什么要妥协?

    顾玖不就是一个小姑娘,她到底有什么能耐?

    顾珍想不通。

    这个问题一直折磨着她,快要将她折磨疯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