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78章 借刀杀人(三更)

时间:2018-07-10作者:我吃元宝

    刺史府的消息,总是传的很快。

    当天晚上,顾玖就从小翠口中知道了后续的事情。

    顾大人已经发话,以后依旧由谢氏主持中馈,当家理事。

    顾玖挑眉一笑。

    当初谢氏怀孕的时候,府中个个安分守己,无人敢触谢氏霉头。

    如今谢氏流产,白姨娘怀孕,府中下人,更是安分守己,大气都不敢喘。

    这个时候,谁敢跳出来,惹谢氏不高兴,就等着被秋后算账吧。

    顾玖靠在软塌上,笑了笑,“我就知道,太太迟早要翻身。只是没想到,翻身得这么快。老爷还是心软,不忍心太太继续受苦。”

    青梅问道:“姑娘,后天一早还要出门吗?”

    顾玖点头,“当然要出门。机会难得,不可错过。趁着太太身体还没养好,也没精力关注芷兰院上下,这个时候就得抓紧时间,把所有事情办完。”

    小翠感慨了一句,“太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好生厉害。感觉这一切都是太太的掌控中。”

    顾玖笑了起来,指着青梅,青竹,“你们两,还没小翠看得透彻。”

    “奴婢愚钝。”青梅说道。

    小翠有些不好意思,“奴婢就是突然想到这一句,感觉用在太太身上最合适不过。”

    顾玖笑道:“小翠,你的感觉很正确。这一连串的事情,只怕早在太太的计算中。”

    唯一的例外,估计就是白姨娘怀孕这事。

    白姨娘也是厉害,怀了近两个月的身孕,她自己不可能不知道。

    结果白姨娘愣是忍着不说,每天被谢氏磋磨。

    一直等到今天,谢氏算计好了一切的时候,突然发难,让谢氏的计划搁浅。

    谢氏这时爆出流产,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收拾白姨娘。

    结果,白姨娘直接反杀,打了谢氏一个措手不及。

    这出戏当真精彩。

    不知道谢氏有没有被气吐血。

    青竹一脸惊奇地问道:“难道太太怀孕,也是计算好的吗?”

    那一盆接一盆的血水,可做不得假。

    顾玖想了想,说道:“假装怀孕,如果有大夫配合的话,只要月份不大,其实并不难。”

    “啊?没想到怀孕也能假装。”

    几个丫头,像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啧啧称叹。

    顾玖笑了笑,说道:“看来你们还是不太敢相信太太是假怀孕。那我这么问一句,如果太太没怀孕,她能顺利度过这一连串的危机吗?”

    片刻之后,青梅率先摇头。

    紧接着是青竹,最后是小翠。

    顾玖笑着问道,“如今想明白了吗?”

    三个丫鬟齐齐点头,“想明白了。”

    不过青竹依旧有疑问,“可是那一盆一盆的血水,做不得假啊。”

    顾玖说道,“那一盆一盆的血水的确是真的。仔细一想,太太也有可能是真的怀孕了。”

    三个丫鬟一脸糊涂。姑娘刚才还说太太假怀孕,现在怎么又说太太是真怀孕。

    到底是真怀孕,还是假怀孕,已经弄不清楚了。

    顾玖斟酌着说道:“联系到太太的年龄,还有她之前已经生过四个孩子,按理说她的身体并不容易受孕。

    就算真的怀孕,这个孩子极大可能发育不全,是个死胎,注定不能生下来。

    恰好这个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以太太的精明,理所当然会选择将计就计,利用这个注定不会出生的孩子,度过一些列的难关。”

    “啊?”

    几个丫鬟,再次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小翠好奇地问道:“姑娘怎么会懂这么多?”

    青梅瞪了眼小翠,“姑娘当然懂得多。”

    小翠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有些慌乱。

    顾玖笑了起来,小翠还挺耿直的。

    她对小翠说道:“书本里面,什么样的知识都有。将书本结合实际,你们也会像我一样,一眼看透本质。”

    三个丫鬟齐齐摇头。

    “奴婢一读书就头痛。”

    “奴婢愚笨,可不是读书的料。”

    “奴婢更喜欢听人说书。”

    “所有人里面,就数燕子有读书的天分。”

    说起江燕,大家又是一阵沉默。

    江燕很快就要前往京城,从今以后,天各一方,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上一面。

    顾玖笑了笑,说道:“行了,别找借口,我不逼你们读书。”

    “谢谢姑娘。”

    三个丫鬟喜笑颜开。不读书真好。

    顾玖无奈一笑。

    逼一个人不喜欢读书的人读书,读书的人辛苦,她也辛苦。不如放弃。

    青梅说道:“太太流产,老爷又发了话,让太太继续主持中馈。这样说起来,经过这么多事情,太太皮毛不损,只不过是受了几天苦而已。”

    顾玖摇头,“账不是这么算的。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迟早会生根发芽。

    老爷和太太两人,已经回不到过去亲密无间的状态,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最大的收获。

    另外,老爷同谢家已经生出矛盾,这对我们也是有利的。看事情不能光看当下,还要看长远。”

    青梅躬身说道:“奴婢受教了。”

    ……

    次日,上午。

    顾琳心情很美地来到芷兰院,找顾玖闲聊。

    顾琳和顾珍有了矛盾,话不投机半句多,聊不到一块。

    顾玥,顾珊,都是嫡出,因为谢氏的原因,顾琳有些怕她们,自然也不会主动找两人说话。

    数来数去,就剩下顾玖。

    顾琳挨着顾玖,坐在软塌上,“二姐姐,你这书房布置得真舒服。”

    顾玖笑了起来,“不过是一把破椅子,外加几个软绵的垫子。”

    顾琳说道:“我那房里,连这样的破椅子都没有。”

    顾玖笑了笑,说道:“你想要什么,和白姨娘说一声。保证白姨娘过几天就替你置办齐全。”

    顾琳抿唇一笑,似乎是想到了特别开心的事情。

    她露出手腕,“二姐姐,这是我的新镯子,你说好看吗?”

    顾玖盯着顾琳手腕上的镯子。

    细长的手腕,戴着一个翡翠手镯。翡翠的水头极好,绿的很纯粹。

    这是一个价值不菲的翡翠手镯。

    顾玖点头,“好看!”

    顾琳开心起来,“昨日,父亲派人给姨娘送了好多东西,有补品,有药材,有布匹绸缎,还有各种珠宝首饰。这个镯子就是父亲送给姨娘的,然后姨娘又送给了我。”

    顾玖配合着说道:“你姨娘对你真好。”

    顾琳笑道:“那是!来的时候,我在路上还碰见了胡姨娘。我把镯子给她看了,胡姨娘也说这镯子好看。”

    胡姨娘是大姑娘顾珍的生母。

    顾玖问道:“胡姨娘出门了吗?”

    胡姨娘近几年特别低调,没什么事,一般不出房门。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里做绣活,要么就是抄写经书。

    顾琳点点头,说道:“胡姨娘去给太太请安。”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胡姨娘对太太真是一如既往的恭敬。”

    按照惯例,逢一,逢五的时候,胡姨娘才需要去上房请安。

    今日,既不逢一,也不逢五。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谢氏昨日流产,胡姨娘为了表示恭敬,故此选择今天去请安。

    ……

    上房,胡姨娘恭敬地奉上自己用心做的绣鞋。

    “太太要不要试穿一下,看合不合脚。”

    谢氏躺在床上,摇摇头,笑着说道:“你有心了。你的绣活我是知道的,不用试,肯定合脚。”

    胡姨娘跟着笑起来,“都是太太教的好。”

    谢氏招手,“坐下说话。”

    胡姨娘躬身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坐在杌凳上,而且只坐了半边屁股。

    谢氏关心地问道:“珍丫头好点了吗?”

    胡姨娘点头,“多谢太太关心,珍儿这孩子,好多了。”

    谢氏叹了一口气,“都怪我,没照顾好珍丫头。否则,她也不会在宴席上遇到意外,让人看笑话。”

    胡姨娘低下头,神色黯然。

    顾珍因为在府尹夫人的宴席上出丑丢人,直接将自己关在房里十多天才肯出门见人。

    胡姨娘说道:“也怪珍儿自己不当心,遇事不够稳重。”

    谢氏说道:“话不能这么说,谁都有怕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大丫头最怕毛毛虫,偏生毛毛虫就爬到了她的身上。这事,说起来,也真够巧的。更巧的是,那个叫什么的丫鬟?”

    春禾在旁边说道:“叫翠柳,本是白姨娘身边的丫鬟。宴席那天,白姨娘安排翠柳在五姑娘身边伺候。”

    谢氏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叫翠柳。春禾,那天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好说说。”

    春禾当即说道:“翠柳做事一向稳重,极少犯错。那天偏偏就犯了错,将一杯茶倒在了绿衣身上。

    大姑娘嫌弃绿衣衣服脏了,就让她去洗洗。结果绿衣刚走一会,毛毛虫就爬到大姑娘身上。

    翠柳不怕毛毛虫,还替大姑娘捉住毛毛虫。不过她不该拿着毛毛虫,到大姑娘眼前晃荡。

    否则,大姑娘也不会摔在地上,衣衫都脏了。还让许多人看了笑话。”

    胡姨娘脸色微变,看着春禾,“真的是这样?”

    春禾重重点头,“姨娘若是不信,可以去问大姑娘。”

    谢氏问胡姨娘,“这事你没仔细问过珍丫头吗?”

    胡姨娘说道:“那孩子,跟我赌气,问她她也不说。绿衣这死丫头,事情发生的时候,人不在,问她她也不清楚。奴婢心想,这就是一件意外,也就没有深究。”

    谢氏轻咳一声,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然后说道:“这事应该是意外吧。幸亏有翠柳这个丫鬟,要是让毛毛虫爬到珍丫头的颈窝里,想想真可怕。”

    胡姨娘低声说道:“只怪珍儿这孩子运气不好。毛毛虫没往别人身上爬,专往她的身上爬。也是巧了。”

    “是啊,这事实在是太巧了。仔细想一想,总觉着有些不可思议。”

    谢氏盯着胡姨娘,“你不会多想吧?”

    胡姨娘连连摇头,“婢妾不会多想。”

    谢氏笑了起来,“你是忠厚人,我就知道你不会多想,更不能联系到白姨娘身上。珍丫头和白姨娘没有矛盾,白姨娘没理由害珍丫头。这一切,只是巧合,对吧。”

    胡姨娘重重点头,“太太说的是,都是巧合。”

    又闲聊了几句,胡姨娘起身告辞。

    春禾坐在脚凳上,替谢氏捶腿。

    “太太,你说胡姨娘有听进去吗?”

    谢氏靠着床头,笑了笑,露出满意之色,“放心吧,胡姨娘可不是笨蛋。”

    春禾又小心翼翼地问道:“胡姨娘会动手吗?”

    谢氏肯定地点头,“迟早的事情。”

    春禾笑了起来,“如果白姨娘出了事,也不能怪在太太头上。”

    谢氏哼了一声,“自然不能怪在本夫人的头上。老爷吩咐我,要保白姨娘平安生产,我身为当家主母,自然要急老爷之所急,替老爷分忧,万万不敢有丝毫懈怠。

    但是,如果别人背着我,偷偷对白姨娘不利,我也不可能及时发现。真出了事,怪只怪,白姨娘没有生儿子的命。”

    春禾笑道:“太太说的极是。白姨娘肯定没有生儿子的命。”

    谢氏微微一笑。

    老爷敲打她,让她保证白姨娘平安生产,所以她肯定不会对白姨娘动手。

    她不动手,不代表别人不会动手。

    反正只要不是她动手,真出了事,老爷也不能将责任算在她的头上。

    ……

    胡姨娘出了上房,面色阴沉如水。

    日头已高。

    已经到了秋天,天气还是很热,感觉比夏天还要热。

    她走在花园小径上,掐着树叶,揉成一团,复又丢在地上。

    丫鬟红梅见状,问道:“姨娘,不回房吗?”

    胡姨娘笑了笑,“白姨娘怀孕,我还没去恭喜她。走吧,随我去一趟相思院。”

    红梅有些担心,“姨娘,太太明摆着拿你当刀使唤,让你去对付白姨娘。老爷发了话,谁敢动白姨娘,一定不会有好下场。还请姨娘三思。”

    胡姨娘回头看着红梅,说道:“老爷的话要听,太太的话更要听。”

    “奴婢不明白。”红梅一脸糊涂。

    胡姨娘叹了一口气,“珍儿已经到了该说亲事的年纪。还有珩儿,他要读书出仕,要娶妻生子,哪一样少得了太太帮忙?

    我若是不听太太的话,万一太太就在这西北随便找户人家,将珍儿许配出去,那怎么办?

    西北苦寒,老爷在这里做官的时候还好,男方家里好歹要给珍儿一点体面。

    可是老爷不会一辈子在西北做官。

    等老爷一走,我们也都走了,留珍儿一个人在西北,天高地远,受了欺负,谁又能替她出头。

    我最怕的就是,有一天我的女儿死在西北,我却一无所知,连见她最后一面也不能。”

    胡姨娘说到伤心处,不由得哭了出来。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红梅赶紧安慰胡姨娘。

    胡姨娘擦掉眼泪,“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听太太的话呢。”

    红梅连连点头,“奴婢明白。姨娘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姑娘,四少爷着想。”

    胡姨娘心头酸楚,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为了珍儿和珩儿,就算让我做个十恶不赦的人,我也愿意。

    再说,白氏贱人,竟然安排人在宴席上算计珍儿,让珍儿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出丑,此事岂能善罢甘休。她想生儿子,我偏不让她如愿。”

    胡姨娘撂下狠话,坚定地朝相思院走去。

    相思院很热闹,丫鬟们个个喜笑颜开。

    白姨娘守得云开见月明,等生下哥儿,相思院上上下下,都将水涨船高。走出去,说话的声音,都要比别的院大声。谁让她们底气十足。

    “这不是胡姨娘吗?”

    相思院的门房婆子嬉皮笑脸,没有半点恭敬。

    胡姨娘也不计较,“我来看望白妹妹,请通报一声。”

    说罢,一串钱放入婆子手中。

    婆子掂了掂分量,“等着,奴婢这就去禀报我家姨娘,说胡姨娘来了。”

    婆子一走,红梅不忿地说道:“狗眼看人低,迟早有摔跟头的时候。”

    胡姨娘提醒红梅,“不用和这些小人计较。”

    过了一会,婆子回来,“胡姨娘请吧,我家姨娘得知你来了,可高兴了。”

    胡姨娘笑了笑,“白妹妹果真很高兴。”

    婆子笑道:“那是当然。奴婢可不会胡说八道。”

    胡姨娘笑道:“多谢。”

    胡姨娘走进相思院。

    老爷宠爱白姨娘,这院子,就是比她的院子大,采光也好。

    心中纵然有所不满,胡姨娘也很好的掩饰着,不会露出丝毫真实想法。

    她被丫鬟迎进卧房。

    白姨娘正躺在床上养胎。

    “胡姐姐来了,快请坐。”

    “妹妹如今是有双身子的人,千万别起来,好好躺着。”

    胡姨娘上前两步,按住要起床的白姨娘。

    “妹妹脸色不好看,定是昨日伤了身子。妹妹可要保重啊,老爷还指望着你给府中添个哥儿。”

    白姨娘轻抚自己的腹部,“姐姐也认为我这胎是个哥儿?”

    胡姨娘点头,“肯定是哥儿。”

    白姨娘笑了起来,“借姐姐吉言。”

    胡姨娘拉着白姨娘的手,说着育儿经。

    白姨娘听得很认真。

    胡姨娘微微眯起眼睛,白氏贱人,想生儿子吗?做梦吧。

    就算真的运气好生下来,你的孩子也注定长不大。

    在府中,凡是得罪了太太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白姨娘也不会例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