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76章 谢氏流产(一更,求订阅)

时间:2018-07-10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端起茶杯,不动声色间就同刘诏拉开了距离。

    刘诏说道:“顾姑娘多保重身体。”

    “多谢刘公子关心。”

    说完,顾玖将目光转到窗外。

    米店大乱,有人哭,有人叫,有人翻墙跑路又被抓了回来。

    刘诏也看着对面的米店,轻声说道:“顾大人同东宫谢大人本是亲家,关系向来亲密。

    这一回,顾大人却一反常态,不顾两家的关系,悍然动手捣毁谢大人经营多年的据点。看来顾大人是要同谢大人撕破脸。”

    刘诏说完后,就观察顾玖的反应。

    顾玖面无表情,连眉眼都没动一下。

    她语气清冷地说道:“父亲做事,自有道理。我一个小姑娘,哪里懂官场上的事情。”

    刘诏清淡一笑,“顾姑娘何必妄自菲薄。”

    顾玖挑眉,“听刘公子的意思,是认定我知道些什么。”

    “难道不是吗?”刘诏盯着她,似笑非笑。

    顾玖很平静地说道:“让刘公子失望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若非你告诉我,这个米店是谢大人安插在晋州的探子,我只当这是一起普通的案件。”

    刘诏点头,“这话我信。但是顾姑娘一定知道,顾大人为何要这么做?

    顾谢两家,本来亲密无间,对于这些探子,顾大人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不知道。

    这回却一改过去的作风,看这架势,是要将谢大人经营多年的探子据点连根拔起。

    这一回,谢大人损失惨重,不知会如何怨恨顾大人。

    上一次顾大人派人查封谢家在晋州的产业,同这回比起来,不过是毛毛雨。

    想来想去,定是发生了比上次严重十倍的事情,顾大人才会下定决心,同谢茂撕破脸。”

    顾玖笑了笑,“刘公子想知道家父为何要针对谢大人?”

    刘诏坦然承认,“正是。”

    顾玖微微摇头,“别说我不知道原因,就算知道原因,我也无可奉告。”

    刘诏笑了起来。

    顾玖好奇,“你笑什么?”

    刘诏却突然转移话题:“顾姑娘的救命之恩,我应该当面致谢。”

    有古怪。

    顾玖心中警惕,“刘公子也救过我的命,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

    “非也!”

    说罢,刘诏看了眼守在门口的赵三。

    赵三当即拿出一瓶药膏,放在桌上。

    刘诏将瓶盖揭开,顾玖一闻味道,就知道这是根据她的药方配制出来的外伤药,效果极好。

    刘诏说道;“这瓶药膏,是用顾姑娘的药方配制出来的,目前已经用于军营中。此事没有经过顾姑娘的同意,请顾姑娘见谅。”

    顾玖笑了笑,说道:“无妨!药就是给人用的。”

    “顾姑娘果然大度。”

    顾玖越发疑惑,刘公子这是想做什么?

    刘诏说道:“过两日,我将启程回京。”

    这个炸药包终于要走了。

    “祝你一路顺风。”

    顾玖自己都没发现,她的语气透着轻松欢快。

    刘诏听出来了,不由得挑眉,“顾姑娘很希望我离开?”

    顾玖愣了一下,“刘公子误会了。不过刘公子出门这么长时间,想来家里人也很担心。早日回去,早日团聚。”

    刘诏笑了笑,也不拆穿顾玖。

    他看着窗外,抓捕行动已经结束。衙役押着米店的掌柜,店小二回衙门。

    围观的人群,跟在衙役后面,前往衙门继续看热闹。

    不论马师爷如何驱赶,都无法阻挡大家看热闹的热情。

    街面上又恢复了正常。只是有些空荡荡的,随着围观人群散去,感觉街面上的人都少了一半。

    “顾姑娘,我会在京城等你。希望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顾玖眉眼一弯,笑了起来,“要让刘公子失望了,只怕我这辈子都没机会去京城。”

    刘诏似笑非笑,“总之,我等着你。”

    顾姑娘,你想得太美好了。

    这一次,谢茂岂会善罢甘休。

    相信很快我们就能在京城见面。

    刘诏起身离去,走到门口又突然回过头,对顾玖说道:“顾姑娘,你今天这身打扮,很不错。”

    顾玖懵逼,还没回过神来,刘诏已经下楼去了。

    护卫赵三将一个信封放在顾玖面前,“这是我家公子吩咐的,谢谢顾姑娘的药方,很好用。后会有期!”

    不等顾玖说话,护卫赵三就急匆匆追了出去。

    顾玖伸出头,看着刘公子主仆二人,转眼消失在人群中。

    顾玖皱眉,这就走了?

    刘公子这么容易打发?

    没问出原因,自己就走了?

    顾玖拿起信封,薄薄的。

    她以为是信件,打开信封一看,里面放着的竟然是银票,足有两千两。

    顾玖急忙趴在窗口,寻找刘公子主仆二人。

    这会哪里还找得到人。

    也不知,这位刘公子还住不住天门寺。

    顾玖拿着两千两,有些烫手。

    她缺钱,很缺钱,正愁要去哪里搞点钱,开启她的生意网,然后刘公子就把钱送来了。

    两千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说多,对比每月五两的月例,的确很多。

    说少,是因为顾玖的计划很大,用钱的地方很多,再多的钱她都花的出去。

    顾玖纠结,这两千两,她是收了还是收了还是收了。

    想到赵三说的那番话,这两千两莫非是用来买她的药方。

    罢了,干脆收下。

    将来若有机会,还给对方便是。

    做出了决定,顾玖心头也松了一口气。

    妈呀,一出手就是两千两,够豪气。不愧是皇室宗亲。

    青梅问道:“姑娘,我们也走吗?”

    顾玖点点头,“走吧,还要去看望桂嬷嬷。”

    有了这两千两,加上她原本的银钱,足有三千多两。

    有了这些钱,顾玖底气十足。

    出了茶楼,寻到李串和二壮。

    两人躲在巷子里。

    见到顾玖,都如释重负。

    李串说道:“差点和马师爷撞上,幸亏我们躲得快。”

    二壮也说道:“小的快吓死了。马师爷带着那么多人,被撞上就惨了。”

    顾玖笑了笑,“你们都没事吧。”

    “劳姑娘担心,小的没事。”

    顾玖说道:“二壮,你带路,我们现在去见桂嬷嬷。”

    “好嘞!”二壮大声应到。

    替桂嬷嬷租的房子,就在西市附近的一条小巷里。

    到了门前,二壮跳下来,打开大门,赶着牛车进了院子。

    “姑娘当心。”

    青梅率先下车,扶着顾玖下来。

    顾玖打量院落四周,很安静。

    住在周围的,都是有一定家底的人家。

    “娘,二姑娘来了!”

    二壮朝屋里大喊一声。

    桂嬷嬷闻声,急匆匆从屋里出来。眼神激动,“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顾玖轻声一笑,“嬷嬷在这里住得可习惯。”

    “习惯,习惯。多亏姑娘,我们母子三人,才能离开田庄。奴婢也没想到,老了,还有机会享福。”

    桂嬷嬷说着就哭了出来。

    哭了两声,又觉着晦气,急忙擦干眼泪,“奴婢真是的,如今过着好日子,却又哭起来。姑娘快进屋。二壮,去烧水泡茶。”

    二壮应了一声。

    顾玖跨进门槛,说道:“我知道,嬷嬷是高兴。”

    桂嬷嬷连连点头,“二姑娘说的没错,奴婢是真高兴。”

    顾玖坐在主位上。

    桂嬷嬷打量着顾玖,“离上次见面,姑娘又长高了。姑娘近些日子可好?”

    顾玖一听自己长高了,很是高兴。

    “我挺好的!嬷嬷生活上有没有困难,尽管告诉我。”

    桂嬷嬷忙说道:“奴婢和大壮,二壮一切都好,姑娘不用操心。姑娘吩咐大壮做的事情,听说已经有了眉目。”

    顾玖忙问道:“大壮哥在家吗?”

    桂嬷嬷说道:“这个时候,应该快回来了。”

    刚说起大壮,大门口就传来了动静,大壮回来了。

    得知顾玖来了,大壮赶紧洗漱干净,然后来见顾玖。

    大壮长得高高大大,配上一张憨厚的脸,看上去老实可靠。

    “小的见过姑娘。姑娘吩咐的事情,小的不辱使命,总算有了结果。”

    说完,大壮从怀里拿出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些字。

    他将纸张交给顾玖。

    顾玖一一过目。

    大壮介绍道:“按照姑娘的吩咐,小的走遍了城外所有私办马场。符合要求的共有三家,不过真正有意向,想要出手马场的只有小河沟马场。”

    顾玖沉吟片刻,然后问道:“这家小河沟马场,具体是什么情况?”

    大壮说道:“小的在马场里面干了半个月短工,基本情况已经打听清楚。

    前些年,小河沟马场挺赚钱的,马场老板就趁机又买了一块草场。

    五年前,马政实施,小河沟马场连年亏损,入不敷出。马场老板现在急于脱手,说是要回老家养老。”

    顾玖面无表情地问道:“马场多大面积?地理位置如何?里面有多少马匹,母马多少,公马多少,小马驹多少?马匹牙口如何?”

    这些问题,大壮一一回答,内容详实。

    不愧是去马场干了半个月短工的人。

    顾玖手上有点钱,就琢磨着做点生意,用钱生钱。

    思来想去,她就盯上了马场。

    因为马政实施,现在马场很不好做。

    但是顾玖有一致胜法宝。

    困扰马场的问题,有了此法宝,迎刃而解。

    顾玖很干脆,对大壮说道:“后天一早,你带路,我要亲自去马场看看。”

    大壮犹豫,“姑娘,去马场的路不好走。”

    顾玖浅笑一声,“无妨。”

    这是她人生的第一笔生意,她必须亲自过目,否则不放心。

    说完了马场,顾玖又问桂嬷嬷,“嬷嬷,听说你会织布,可曾用羊毛织布?”

    桂嬷嬷有点懵,“回姑娘的话,不曾用羊毛织布。”

    “我想用羊毛织布,嬷嬷可否帮我?”

    桂嬷嬷看着顾玖,“姑娘怎么想到用羊毛织布?”

    顾玖笑了起来,“因为这门生意,目前看来还没人做。我想做这门生意。”

    ……

    同桂嬷嬷母子谈完事情,顾玖就离开了。

    依旧是李串和二壮赶着牛车,晃悠悠地赶回刺史府后巷。

    青梅伺候顾玖,换上了丫鬟穿的衣服。

    “姑娘后天真要出门吗?奴婢担心,频繁出门,会引起别人怀疑。”

    顾玖说道:“趁着太太最近安分守己,不管家,不理事,府中松懈的时候,赶紧将事情办完。以后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青梅好奇,“姑娘的意思是,太太这回还能翻身?”

    顾玖笑了起来,“你别忘了,太太正怀着身孕。她迟早能翻身。”

    “可是,老爷不是将谢大人安插在晋州的探子都抓了吗?这算是彻底得罪了谢大人,太太还能翻身?”

    顾玖说道:“谢大人是谢大人,太太是太太。太太是顾家二房的太太,不是谢家的太太,明白吗?”

    青梅似懂非懂。

    顾玖笑了笑,说道:“你只要记住,太太为老爷生了两子两女,加上肚子里怀着的,就是五个孩子。

    五个孩子的分量,还比不上谢大人吗?

    而且六哥读书有出息,无论如何,老爷都会培养六哥成材。就算是为了六哥的前程,老爷也会给太太体面。”

    “奴婢明白了。以前,太太的筹码是谢家,如今太太手中的筹码则来自于六少爷他们。”

    顾玖捏捏青梅的脸颊,“我家青梅果然聪明。这么快就想明白了。”

    青梅笑道:“都是姑娘教的好。”

    牛车晃悠悠地到了刺史府后巷。

    后巷安安静静,街面上一个人都没有。

    李串敲敲车门,“姑娘,可以下来了。”

    顾玖打开车门,四下看了看,然后果断跳下牛车。

    这下子把青梅吓了个半死,“姑娘当心。”生怕顾玖一不小心,崴了脚,伤了自己。

    顾玖笑道:“我没事。”

    她又叮嘱二壮,“你回去后,打听一下羊毛织布的事情,多问问从西边来的人。另外,将城里的布庄都跑一遍,问他们收不收羊毛织的布匹。”

    二壮点头应下,“小的明白。”

    顾玖又叮嘱了几句,然后和青梅走后门,进了刺史府。

    后门静悄悄的。

    青梅领着顾玖,穿过偏僻小径,顺利回到了芷兰院。

    刚进屋,青竹就从床上跳起来。

    “姑娘总算回来了,奴婢都快担心死了。”

    顾玖笑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小翠就从外面跑进来,“不好了!姑娘,太太,太太……”

    “太太怎么了?你慢慢说。”顾玖安抚小翠。

    小翠喘了口气,这才说道:“太太,太太流产了。”

    什么?

    顾玖大惊失色,谢氏竟然流产了?

    要不要这么巧。

    等一等。

    顾玖闭上眼睛,凝神深思。

    最近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总觉着透着一股早就设计好的味道。

    当初裴芸被下药的事情爆发,正好赶上发现谢氏怀孕。

    如今,顾大人正全城抓捕谢茂安插在晋州的探子,谢氏恰巧又流产。

    事情为什么这么巧。

    当然,也可以说,谢氏本来胎像不稳,又受了刺激,流产是必然的事情。

    只是,顾玖不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

    一次可以说是巧合。

    两次,三次,那就不叫巧合,那叫刻意为之。

    总而言之,顾玖不惮于最大的恶意揣测谢氏。

    顾玖深吸一口气,说道:“青梅,青竹,伺候我穿衣。我要去上房看望太太。”

    青梅担心,“姑娘真要去吗?”

    顾玖笑了笑,说道:“太太流产,这是大事。我身为晚辈,理应在跟前守着。”

    小翠有些无措。

    顾玖吩咐她:“小翠,你去上房盯着。有任何情况,及时禀报。”

    “奴婢明白。”

    小翠又急匆匆地跑出去。

    顾玖换了一身素净的衣服,以免触了谢氏的霉头。

    她不施粉黛,一张素净的脸,看着极为精致。

    照照镜子,顾玖对自己的装扮很满意。

    她点点头,说道:“随我去上房。”

    到了上房,只见人进人出。

    大姐姐顾珍,四妹妹顾珊,都守在门口,一副着急无措的模样。

    “二妹妹来了。”

    顾珍喊了一声。

    顾玖微微颔首,走上前问道:“太太现在什么情况?”

    顾珊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出了好多血,许大夫正在里面。我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顾玖好奇地问道:“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出了事?”

    顾珍和顾珊齐齐朝跪在院子一角的白姨娘看去。

    咦?

    莫非又是白姨娘的锅?

    白姨娘听到动静,朝顾玖看来。一张小脸,柔弱无助,比在场任何人,都要惶恐不安。仿佛天都塌下来了。

    丫鬟从房里断出来一盆又一盆的血水。

    顾珊捂着嘴巴,吓得小脸煞白。

    顾玖紧皱眉头,莫非谢氏果真流产了。

    顾珍十分担心,“太太的孩子,难道真的保不住了吗?”

    “母亲!”

    随着这一声呼喊,顾玥冲了进来。

    顾玥还在禁足,因为听说谢氏流产,才跑了出来。

    看着丫鬟们端出来的血水,顾玥先是震惊,紧接着又是一脸愤怒,“母亲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事。是谁害了母亲?”

    随着她话音一落,院子里的丫鬟都朝白姨娘看去。

    顾玥一腔怒火,全冲白姨娘而去。

    “又是你害了母亲,你这个祸害!”

    “三姐姐慎言。”顾珊机灵,急忙拉住顾珊。

    顾玥大怒。

    此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老爷来了!”

    整个院子,瞬间安静下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