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66章影响力三更

时间:2019-01-13作者:我吃元宝

    文德二年,正月初一。

    一大早,顾玖进宫朝贺,顺便给裴皇后,萧太后各送上一份厚礼。

    就连沈贤妃,罗德妃那里也没落下,也都送了礼物。虽不贵重,但是心意十足。

    裴皇后收到礼物,笑了笑,“老大媳妇倒是比老大会做人。”

    文少监笑道:“大(殿dian)下办事能力没得说,就是人(情qing)世故上面欠了点。”

    裴皇后轻笑一声,“人无完人,这里好了,那里就有欠缺。去,开库房,挑几件文房四宝,给御哥儿送去。今年初一,我当祖母的不能没表示。”

    文少监就问道:“除了御哥儿,其他几个孩子……”

    裴皇后就说道:“大哥儿和御哥儿都送一份文房四宝。其他几个嫡出孩子,各送两件玉雕。至于那些庶子,你看着办,随便送点就行。”

    “老奴遵命。还是娘娘想得周到。”

    裴皇后淡漠一笑。

    她是极重视嫡庶的人。

    她是嫡女,嫁给宁王又是嫡妻。

    宁王登基,她做了皇后。

    从她出生到现在,她的人生始终伴随着嫡之一字。

    所以对刘议的庶出孩子,她始终喜欢不起来。

    尽管当初她主动给刘议纳妾。

    虽然她也不喜欢萧琴儿,却不妨碍她喜欢萧琴儿生的孩子。

    ……

    萧太后得了顾玖的礼物,也叫人回礼。给御哥儿送了一(套tao)赤金打造的金碗金筷子。

    别的孩子,也都送了赤金的挂饰。

    因着顾玖送礼,府中的孩子们,又多得了一份新年礼物,都(挺ting)高兴的。

    沈贤妃和罗德妃也都回了礼,照例是给御哥儿。

    顾玖手一挥,“将礼物都替御哥儿收起来,将来全都给他。”

    东院有个专门库房,用来放御哥儿得到的礼物。从御哥儿出生起,不过两三年时间,一间库房,已经堆满了一半。

    论礼物价值,御哥儿已经是个不差钱的皇孙。

    为此,顾玖还偷偷调侃刘诏。

    “同样是皇孙,御哥儿自小就不差钱,你却差点成了穷光蛋。你怎么混的还不如你儿子?”

    刘诏很心累。

    这能比吗?

    能一样吗?

    爹妈都不一样,就不要放在一起比较。

    问问二房,四房,有谁会替小孩子攒礼物?

    也就顾玖会这么干。

    顾玖不仅要这么干,还要发扬光大。

    以后生的孩子,全都要准备一间库房,专门用来放礼物。

    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萧琴儿私下里酸溜溜地说道:“大嫂财大气粗,贵重礼物自然能车载斗量地送出去。我们穷哈哈,只能跟在大嫂(身shen)后喝点汤汤水水,沾沾光。”

    “既然沾了光,就别叽叽歪歪废话。”刘议有些不耐烦。

    他很欣赏顾玖的处事风格,自然也就看不上萧琴儿的斤斤计较。

    萧琴儿白了他一眼,“我私下里抱怨两句还不行吗?”

    刘议皱起眉头。

    萧琴儿哼了一声,女人的直觉发挥作用,“每次我一说大嫂,你就摆一张臭脸。你就这么不乐意我说大嫂的坏话吗?”

    刘议脸色一沉,“休要胡说八道。我是讨厌没事干,整(日ri)里说人是非。”

    呸!

    萧琴儿怒道:“我说二嫂,三嫂是非的时候少了吗?怎么不见你反驳?”

    “那能一样吗?”

    “哪不一样?都是嫂嫂,哪不一样?你说清楚。”

    刘议深吸一口气,“你别忘了,腊月二十,你才从大嫂那里拿了一笔分红。

    你以后的零花钱,甚至我们分府后的开销,都要指望大嫂,你确定你要继续编排大嫂的闲话?

    真不怕传到她耳朵里,叫她知道了,把你剔除去?

    我虽然本事不大,但是我不会一边拿着好处,一边说人闲话。

    还有,母后也让我提醒你,管好自己的嘴巴。我们和大房同气连枝,共同进退。

    你可以说任何人,唯独不能编排大哥和大嫂的闲话。坏了我的好事,我饶不了你。”

    不等萧琴儿的反应,刘议甩袖离去。

    “刘议,你王八蛋。”

    萧琴儿从刘议的背影怒吼。

    刘议不为所动,他又不是第一天被骂王八蛋。

    他本想出门喝酒,最后想了想,还是去了书房。

    内侍王顺知道刘议不开心,于是就拿了开心的事(情qing)禀报。

    “按照(殿dian)下的吩咐,老奴叫人在南城门外二期工程买了十(套tao)房,全都租出去了。而且都是租给那些读书人,还有进京考试的举子。因着南城门外办了个书院,那边也多了许多读书人。”

    刘议果然露出了笑脸,“有空你经常过去看看。若是有合适的,不妨引荐给本(殿dian)下。”

    王顺就说道:“老奴正替(殿dian)下物色着人才,倒是有几个看着好的。不过开(春chun)后,还会有更多的读书人进入京城,届时要不在城外别院办个诗会,将那些有才学的读书人都请去,(殿dian)下亲自考察。”

    刘议点点头,“如此甚好,这件事你要上心。”

    “老奴明白。”

    顿了顿,王顺一脸(欲yu)言又止。

    刘议挑眉,“有什么话直说,吞吞吐吐,成何体统。”

    王顺便说道:“是这样的,昨(日ri)进宫,遇到萧昭仪。她托老奴,给哥儿姑娘带了一份礼物。”

    “这点小事,你为难什么?”刘议嗤笑一声,看不上王顺谨小慎微成这个样子。

    王顺咬咬牙,“除了给哥儿和姑娘的礼物,萧昭仪还送了一份给(殿dian)下。”

    “给我?”

    刘议诧异,他没急着问礼物是什么,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她以什么(身shen)份给我送礼物?还有,孩子们的礼物,她又是以什么(身shen)份送的?”

    王顺躬(身shen)说道:“回禀(殿dian)下,萧昭仪是以姨母的(身shen)份给哥儿姑娘送礼。也是以表妹的(身shen)份,给(殿dian)下送礼。”

    刘议蹙眉,“如今她是父皇的女人,我见了她,还得称呼一声昭仪娘娘。什么表妹表兄,这关系无需再提。礼物,你退回去。”

    “(殿dian)下,礼物退不回去啊。当时老奴就说礼物不能收,可是萧昭仪非要送,不收都不行。还说(殿dian)下要是不收她的礼物,就是看不起她,心中鄙夷她。”

    刘议眉头大皱,“她真这么说?”

    “千真万确,老奴不敢欺瞒(殿dian)下。这事本该昨晚就说的,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老奴琢磨着,这事不能让夫人知道。”

    刘议点点头,的确不能让萧琴儿知道。

    萧琴儿知道后,鬼知道她会不会闹,闹到何种程度。

    “你把礼物拿过来给本(殿dian)下过目。”

    王顺急急忙忙拿了礼物。

    萧昭仪并没有送犯忌讳的礼物,就是一(套tao)上等的文房四宝,价值不菲。

    外加几张带着熏香的书签,书签上面写的也是圣人名言。

    刘议琢磨了一会,却始终琢磨不透萧昭仪送他这份礼物的用意。

    “罢了,随便找个名目做登记,收进库房里。别登记萧昭仪的名字。”

    “老奴明白。那这几张书签,(殿dian)下要用吗?”

    刘议迟疑了一下,“用吧。”

    ……

    初二,顾玖带着孩子,还有男人回娘家。

    顾家已经出孝。

    早在出了(热re)孝的时候,顾家大房和二房就已经分家。

    顾大老爷,很意外的,继承了顾老爷子那个不怎么值钱的镇军将军职务,也算是官升一级。

    顾家二房分到的宅院,和侯府,镇军将军府同一条街,不过隔了几百米远。

    顾老太太还活着的时候,就考虑到两个嫡出儿子分家,于是早早的在同一条街上置办了宅院。

    三进,院子(套tao)院子,只比原先住的镇军将军府小个几亩。

    搬家,早在半年前就开始了。

    一直陆陆续续,先将一些用不到的东西搬了过去。

    等到腊月出孝,请了人,花了几天时间,二房全家搬进了新府邸。府邸上挂着牌匾,书写“顾府”二字。

    今儿,顾玖回的就是刚搬进去的顾府,而不是原先镇军将军府。

    胡氏早就等着。

    “二姑(奶nai)(奶nai)可算来了,大(殿dian)下也来了。都是稀客。”

    “嫂嫂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外面冷,快随我进屋喝茶。”

    顾琤出面招呼刘诏,领着刘诏去了外院。

    顾玖带着孩子,进内院花厅喝茶。

    “这处宅院还是第一次来,看格局,和镇军将军府差不多。”

    胡氏点头,“听夫君说,老太太还在的时候,就命人照着镇军将军府的样子修建这栋宅院。我们搬进来之前,只是派人清扫,修补了一番,都没花几个钱,然后就搬进来了。”

    顾玖赞许道:“这房子(挺ting)好。”

    胡氏笑得眼睛只剩下一条缝,“谁说不是。就这地段的房子,如今是有钱都买不到。”

    皇城跟下的房子,寸土寸金,光有钱没(身shen)份都住不进来。

    顾家老太太有先见之明,早早的置办了宅院,子孙后代就不用为房子((操cao)cao)心,直接住进来就成。

    顾玖对这位老太太很是佩服。

    只可惜,她没机会见到这位老太太。

    到了花厅,姐妹们都在。

    顾玖让御哥儿和虎哥儿玩耍。

    虎哥儿是大姐姐顾珍的孩子,五六岁了吧,长得虎头虎脑。

    胡氏的闺女还小,和两个哥哥玩不到一起。

    顾珊的孩子更小,才半岁大,也是个姑娘。

    等顾玖坐下来,她才知道,顾珊又怀了(身shen)孕。

    “四妹妹(身shen)体好,这么容易就怀上了。”顾珍笑着说道。

    顾玖看着顾珊,上次给顾玥办丧事的时候见她,她气色还不错。

    这回见她,就显得有些疲惫。

    顾珊抿了抿唇,“这次也是意外。原本打算休整一两年,把(身shen)体养好一些。没想到半个月前(身shen)体不舒服,请大夫检查,竟然又有了(身shen)孕。”

    “四妹妹(身shen)体怎么样?”顾玖关心问道。

    顾珊摇摇头,“怀这一胎特别累,每天都想躺着睡觉。”

    “要是太累,就好好休息。过年少走两家也成。”

    “别家可以不去,娘家不能不回来。今儿倒是辛苦嫂嫂招待我们,都不曾回娘家。”

    胡氏笑着说道:“我和娘家那边商量好了,我们初四回去,正好吃酒席。”

    胡氏也怀着(身shen)孕,再有几个月就要生了。

    不过她这一胎,怀得轻松,都没什么感觉。

    大家坐在一起,聊着育儿经,倒是将五妹妹顾琳给遗忘了。

    胡氏请了嬷嬷回来,拘着顾琳学规矩。

    这回看来,学习还是有成效。顾琳瞧着,比以前稳重了些。

    顾珍问她:“五妹妹,你听着我们闲聊,会不会觉着无趣?”

    顾琳摇头,“不会啊!多听听姐姐们的经验,将来我就能少走弯路。”

    “这话倒是没错。我们都是过来人,说的都是经验之谈。”

    顾琳羞涩一笑,“恭喜大姐姐,大姐夫就要回来了。”

    当初顾玖严重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

    总认为自己背着皇孙妻的(身shen)份,实质是个生意人。

    却不料,她这个生意人已经影响到京城的方方面面。

    结果就是她的话很好使。

    都不用刘诏出面,让邓存礼往兵部走一趟,许三郎的事(情qing)就妥了。

    如今许三郎正在回京的路上,光明正大的换防回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