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65章 被爱的有恃无恐

时间:2019-01-12作者:我吃元宝

    刘诏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快到三更时分。

    “还没歇息?”

    他带着一身寒意,走进上房。

    顾玖坐在软塌上拿着一本书翻看,御哥儿趴在榻上,拿着一只炭笔写写画画,精神得很。

    顾玖朝御哥儿方向努努嘴,“你儿子正在兴头上。今儿不是要守岁吗,我就随他意,没拦着。”

    刘诏脱下外袍,用热水洗了一把脸,浑身舒坦了,才在顾玖身边坐下。

    “他又淘气了?”

    顾玖笑了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儿子主意大得很,不合他的意谁说都不听。”

    好在,御哥儿不属于熊孩子,在外面不会乱来,就会绷着一张脸。对不喜欢的人,连个眼神都欠逢。

    刘诏挽着袖子,“要不趁着新年还没到,先打他一顿。”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打孩子玩吧。

    御哥儿抬起头,朝刘诏看过去。小小年纪,眼神就带着一点点探究和疑问。

    接着,他又朝顾玖看去,眼神已经无辜可怜。黑亮黑亮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泪水占据。

    顾玖心都软了,连忙安慰:“今天过年,没人打你。御哥儿乖,继续玩。”

    御哥儿擦了擦眼睛,“不打,乖乖。”

    “好,我们不打。御哥儿最乖。”

    御哥儿没笑,他只是埋下头,继续乱写乱画。

    顾玖压低声音对刘诏说道:“看见了吧,以后不准当着他的面乱说话。”

    刘诏嘿嘿一笑,顺着顾玖压低了声音,“这么小的孩子,这么多心眼,就是欠教训。”

    顾玖白了他一眼,“你小时候估计和他差不多,都属于不太听话的孩子。估计你还比御哥儿还不如。”

    刘诏很心塞,“我小时候比他强多了。”

    “那为何母后总说你自小不讨人喜欢。给你喝粥,你偏要吃面。给你吃肉,你偏要喝汤。让你读书,你却跑去舞刀弄枪。叫你带着弟弟们玩耍,你就把人打哭,几个奶娘被你赶走就剩一个……”

    刘诏小时候应该是属于那种很皮,很有想法,绝不盲从大人的小孩。

    这种小孩,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孩子。

    大人心目中的乖孩子是什么样的?

    听话懂事。

    该启蒙的年纪,就老老实实坐在学堂里面读书识字,还能考满分。

    父母叫做什么就做什么,乖得像个最精致的洋娃娃,不用父母操半点心。

    很显然,刘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孩子。

    在长辈眼里,他不仅不是乖孩子,还是总爱惹是生非,惹怒父母,对抗父母的坏孩子。

    加上他又不屑于说些好听的话,软和的话哄人开心,只会和父母对着干。

    难怪裴皇后总说刘诏自小不讨人喜欢。这份不喜欢,延续到现在。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很奇妙。

    如果你自小就不喜欢一个人,极大的可能,这份不喜欢会伴随着你的成长,你的成年。

    甚至到老年,你都有可能依旧不喜欢这个人。

    如果你自小,就特别喜欢一个人。即便后来长到了,知道这个人并没有小时候看起来那么好,甚至还做了恶心人的事情。

    可是因为有这份喜欢在,你对这个人也很难厌恶起来。最多就是讨厌。

    同理,一个大人不喜欢一个小孩,不管原因是什么,极大概率当小孩长大后,依旧不喜欢。

    父母对子女的爱,差不多也是这样。

    即便是亲生子女,当孩子在小的时候就不讨人喜欢,得不到父母的喜欢。很大概率,这个孩子长大后,依旧得不到父母的喜欢。

    无论这个孩子长大后有多出色,多努力,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父母自小就喜欢的那个孩子,就算长大后不成器,甚至吃喝嫖赌,却依旧能得到父母最大的包容和帮助。

    但凡这个孩子改好了一点点,进步一点点,甚至只需孝顺一百块钱,甚至钱都不用,说几句好听的话,这个孩子就是父母心中最好的孩子,其他孩子统统比不上。

    父母会心甘情愿将自己的棺材本拿出来帮助这个孩子。

    就算事实是,这个吃喝嫖赌的孩子,是所有孩子中最差劲的那个。

    可是这个孩子哄一哄,说几句好听的话,而不需要有任何实质的付出和孝敬,父母对这个孩子的喜欢,就能几十年如一日。

    这种情况在多子女家庭里面常见。

    说到底,感情这事太过玄妙,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做不得丝毫假。

    喜欢的孩子就算是个渣,父母也盼着他好,愿意将最好的给他。

    不喜欢的孩子,就算病床前端屎端尿,伺候吃喝,尽心尽力,也未必能得到父母的一个真诚的笑脸,或是一句好话。

    说不定父母还会理所当然的压榨这个孝顺的孩子,补贴最喜欢的那个孩子。

    人心是肉长的,不是机器生产的。没有爱心刻度,做不到一碗水端平,没办法把爱心均分为多少份。

    “因为我本来就是个不讨人喜欢的人。”

    刘诏很轻易地就说出这句话,没有任何负担。

    他仿佛从未在意过,别人为什么不喜欢他这个问题。

    这很少见。

    人年少时,难免会在意谁喜欢自己,谁不喜欢自己。那个人不喜欢自己,为什么?

    可是在顾玖的记忆中,刘诏并不曾为这个问题困惑过哪怕一秒钟。

    顾玖指了指御哥儿,又指着刘诏问道:“你猜御哥儿会不会在意我们是不是爱他?”

    刘诏有片刻的沉默。

    沉默之后,他笑了起来,“他还小,分不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顾玖摇摇头,不赞同地说道:“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需要。御哥儿现在需要吃,需要玩。

    他的生活,有吃有玩就是完美的。吃和玩对他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你试试看不给他吃,不让他玩,他会不会翻天。

    等他大一点,启蒙读书,有了同龄人的对比,自然就会产生新的需要。你不能因为他还小,就否定他的需要,认为他现在的需要不重要。”

    刘诏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对。”

    这话一点都不走心,很敷衍。

    顾玖翻了个白眼,吐槽道:“御哥儿像你,府里很多老人都这么说。御哥儿这么可爱,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一定是因为你小时候太调皮捣蛋这又不听话,所以才不讨人喜欢。”

    “哈哈……我小时候估计是府中一霸。”

    瞧着刘诏那小眼神,似乎还挺得意的。

    顾玖跟着笑了起来,笑过之后突然说道:“我会尽量一碗水端平。”

    她会有第二个孩子,甚至第三个孩子。

    她不敢说,对每个孩子一视同仁。但她会努力做到一视同仁,努力做到一碗水端平。

    当然,孩子性格不同,父母对孩子也就有了不同的标准和要求。

    刘诏突然凑到顾玖面前,“你是在安慰我吗?”

    顾玖吓了一跳,头往后仰,“你突然凑过来,吓我一跳。我才不会安慰你,你又不需要安慰。”

    刘诏笑了笑,指着孩子,“他这样好吗?”

    “挺好,自由发展。”

    “过犹不及。”刘诏绝对是严父,打起孩子从不手软。

    御哥儿已经挨了好几回打。

    偏生这孩子还记仇。

    每次被他爹打了,少说有三天不会搭理他爹,刘诏。

    不过过了三天,他照样会扑进刘诏的怀里,撒娇卖乖。只是偶尔乖一些。大部分时间,御哥儿都在自作主张。

    摊上这样有个性的孩子,需要极大的耐心,累是常态。

    难怪裴皇后总说刘诏不讨喜。

    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在父母眼里,总是亲近不起来。

    顾玖却很喜欢御哥儿这份主见。

    “小孩子可以不懂,但是不能没有自己的想法。”

    “在你眼里,御哥儿什么都是好的。”

    “难道你觉着御哥儿不好吗?”顾玖反问他。

    刘诏想了想,“挺好,就是欠揍。”

    顾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是有多想揍他?”

    很想!

    刘诏才不会承认,御哥儿肉墩墩的臀部,打起来很有成就感。

    他真不介意当个严父。

    顾玖整个人窝在软塌里,全身放松。

    “你送了母后什么礼物?”

    “就你看见了,两扇屏风。”

    顾玖诧异,“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吗?我以为你私下里会添一点东西进去。”

    刘诏摇头,“没添,费钱。”

    顾玖很无语,“明儿一早进宫,我再给母后送一份礼物。”

    “你不用送。”

    “我怎么不用送。我是儿媳妇,我送礼物是应该的。”

    刘诏蹙眉。

    顾玖说道:“我知道你和母后亲近不起来,但是新年礼物只准备了两扇屏风,这就是你的不对。礼数上面,你会被人诟病。”

    “本殿下被人诟病还少吗?”刘诏半点不在意。

    顾玖摇头,说道:“今非昔比。你这人古怪得很,明明差事办得极为漂亮,方方面面所有细节都考虑到。可是对待血亲,你却总是敷衍,让人看不到你的丝毫诚意。这样不好。无论如何,你也该花点心思在礼物上。不能送了礼物还得人闲话。”

    刘诏笑了起来,“因为无论花费多少精力去准备礼物,都不会让对方满意。”

    “你次次敷衍了事,那她就更有理由挑剔你。堵住别人的嘴很难,我们只求问心无愧,把自己该做的做好。”

    刘诏拉住她的手,“挺好奇,你为什么能做到面面俱到?”

    “因为花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收获更多,何乐不为?”

    顾玖白了他一眼,“别用你男人的思维,去思考女人。送礼这块,你得听我的。”

    “好吧,我以后都听你的。”

    顾玖点点头,孺子可教。

    刘诏有时候直男思维可怕得吓人。

    刘家人的臭毛病,他是一样不少。事事都想掌控,不喜欢就直接打脸,连点迂回都不肯。

    拜托!

    裴皇后不是别人,是亲娘。

    一个孝字,犹如泰山压顶,岂能不慎重对待。

    别管各自心里头怎么想,面子功夫一定要做到。

    又不是看不顺眼,就要撕破脸。

    母子二人,利益共同体,自然要和和气气。

    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抛开感情因素,将裴皇后看做利益伙伴,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所以顾玖在面对裴皇后的时候,总能心平气和,从不动怒。

    御哥儿玩累了,将积木一个个装进竹筐里面。

    然后缩下床榻,爬到顾玖腿上,往她怀里一趟,就打算睡觉。

    顾玖笑起来,托着他,“玩累了吗?”

    御哥儿点点头,“要睡觉。”

    “我们洗干净再睡觉。瞧瞧你的小手,玩了积木多脏。”

    御哥儿眼睛半眯着,顾玖一松手,他又趴回她的怀抱。

    见他困得受不了,顾玖赶紧叫丫鬟打来热水。

    她和刘诏一起,将御哥儿里里外外洗干净,换了干净的羊绒衣裤,放到床上,陪着他睡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