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63章 私心(三更)

时间:2019-01-11作者:我吃元宝

    大家都以为刘诏要失宠了。

    却没想到,宫宴结束,文德帝单独叫住刘诏说话。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又变得复杂起来。

    这到底是失宠,还是宠爱依旧啊?

    “大嫂不等大殿下吗?”

    萧琴儿走到顾玖跟前,随口问了一句。

    顾玖笑了起来,“四殿下去了未央宫,四弟妹怎么也不等等四殿下。”

    萧琴儿笑道:“母后叫亲儿子说话,我做儿媳的就不去凑热闹。我得去萧昭仪那里看看。”

    顾玖忙说道:“替我恭喜萧昭仪,她有了身孕,可喜可贺。”

    萧琴儿脸色有瞬间的尴尬,“大嫂慢走。”

    “四弟妹也别累着。”

    萧琴儿辞了顾玖,去见萧昭仪。

    两姐妹一见面,气氛可不太和谐。

    萧琴儿盯着萧昭仪的肚子,“真有了身孕?”

    萧昭仪姿态雍容,神情恬淡,“自然是真的,这事还能有假。姐姐不要说笑了。”

    萧琴儿仿佛是吃了一个苍蝇似的难受,“你倒是适应良好。我如今得叫你一声昭仪娘娘才对。”

    萧昭仪抿唇一笑,“我们依旧是姐妹,没外人在的时候,还是姐妹相称。莫非姐姐要和我生分吗?”

    “岂敢!”

    萧昭仪冲她招招手,“姐姐过来坐。”

    萧琴儿迟疑了一下,才走了过去。

    萧昭仪拉着她的手,“我知道姐姐在想什么。进宫之前,姐姐病着,没机会和姐姐谈心。今儿有时间,有些话我也是不吐不快。姐姐不用疑心家中长辈,我是自愿进宫,无人逼迫。进宫这条路,适合我。”

    萧琴儿眉头紧皱,“你到底怎么想的?陛下那里,你怎么会想到进宫?你明知道我嫁给了四殿下,你进宫又算什么?”

    “我们姐妹各论各的,姐姐不用纠结辈分这事。至于进宫,我能怎么想,不就是播一场富贵。”

    萧琴儿满脸不赞同,“以萧家的家世,你想要富贵,还不简单。没必要非得进宫。”

    萧昭仪却笑了起来,“姐姐,这世上还有比皇宫更富贵的地方吗?”

    萧琴儿皱起眉头,目光警惕地盯着萧昭仪。

    萧昭仪噗嗤一声笑出来,“姐姐不用提防我。我这肚子里,说不定是个公主。我只求一生富贵,旁的不敢想。”

    萧琴儿看着她的肚子,又看看她的脸,“自小,你看似柔弱,其实比谁都主意大。我相信你是自愿进宫,自愿伴随在陛下身边。但是我得告诉你,别妄想同四殿下争。他才是嫡子。而你生的,别管是男是女,都是庶出。先帝身边的那位李德妃的下场,你可别忘了。”

    萧昭仪面不改色,柔声说道:“姐姐这些年一点都没变,一言不合,就凶巴巴的吓唬人。好了,好了,我都说了我没多余的想法,只想求个富贵。”

    萧琴儿的心却依旧悬在半空中,落不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是姐妹,又都在皇室,理应互相扶持。希望妹妹不要忘记自己的姓氏。”

    萧昭仪笑道:“我自然不敢忘。姐姐忘了吗?”

    “我当然没忘记。”萧琴儿不高兴。

    萧昭仪抿唇一笑,“瞧姐姐紧张的样子,我不过是顺口问了一句。姐姐和四殿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生了一儿一女,你们一定能够白头偕老,羡煞旁人。”

    萧琴儿的表情柔和了几分,“托你吉言,我和殿下很好。”

    “真羡慕姐姐。”萧昭仪抿唇一笑,低下头时,眼中却闪过一抹森冷。

    萧琴儿见时辰已晚,就起身告辞。

    萧昭仪坐着没动,“我如今是双身子,身体不便。就不送姐姐出门。姐姐慢走。”

    她目送萧琴儿离去,表情似笑非笑。

    她装似无意地问道:“四殿下怎么没和姐姐在一起?难道先出宫了吗?”

    “启禀娘娘,四殿下吃完宫宴,去了未央宫。”

    “四殿下去未央宫,为何没带上姐姐?真是奇怪。”萧昭仪一脸天真地问道。

    宫人小声说道:“或许是皇后娘娘同四殿下有私房话要说,不欲让旁人听见。”

    萧昭仪闻言,叹了一声,“我真替姐姐委屈。嫁给四殿下这么多年,受了多少苦,大年三十晚上还要一个人出宫回府。家里还有一群小妾庶子庶女等着恶心她。”

    宫人说道:“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昭仪如今是双身子,可别累着了。议夫人的事情,就别操心了。”

    “你说的对,本宫就算操心,也帮不上忙。只盼着姐姐能过几天安生日子,这四殿下能够多敬重她两分。”

    说完,萧昭仪就闭着眼睛养神。心里头一会愤怒,一会欢喜,真正是冰火两重天。

    她口中的四殿下刘议,还在未央宫说话。

    裴皇后歪躺在罗汉榻上,心情有些糟糕。

    “母后别担心大哥,他不会有事的。”

    裴皇后冷哼一声,不满地说道:“你大哥自小就不讨人喜欢,今儿宫宴你也看见了,陛下故意冷着你大哥。本宫猜测,你大哥估摸着又偷偷干了什么事,触怒了你父皇。”

    刘议诧异,“不能吧。大哥还能背着父皇,偷偷在外面做事?”

    裴皇后嗤笑道:“他有什么不敢的。在王府的时候,类似的事情他就没少干,全都背着本宫。这一回,如果他果真在外面乱来,本宫定不帮他。”

    “母后不帮着大哥,还有谁能帮着大哥?”刘议很是担心。

    裴皇后盯着他,目光探究。

    刘议不解,“母后可是有疑问?”

    裴皇后问道:“老四,本宫问你一句,你一定要和本宫说实话。”

    “母后请问。”刘议的表情也开始变得郑重。

    裴皇后问道:“你是真心盼着你大哥好,还是说只是做个样子,博个好感?想好了再回答,你若撒谎,本宫一眼就能看穿。”

    刘议身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母后问这个问题,到底几个意思?

    他低着头,眼珠乱转,心中揣测。

    一会左,一会右。一会是实话,一会又想着哄骗过去。

    裴皇后再次提醒他,“好好回答,这个问题关系着你的前程。”

    刘议舔了舔嘴唇,嘴唇发干,连咽喉也觉着干得冒火,仿佛一开口说话嗓子就会冒烟。

    “母后想听真话吗?”

    “这得看你是否有诚意。有诚意,假话也能当真话听。没诚意,真话也是听成假话。”

    裴皇后话中有话,分明是在提醒刘议,不想妄想蒙混过关。

    刘议定了定神,说道:“儿子是皇子,更是嫡子。站在儿子这个位置上,儿子也想去争一争。不过皇子不止我一个,人人都有一颗野心。儿子可以接受站在大哥身后,一同对外,将我们共同的敌人打败,然后再来分个高下。”

    这个回答,堪称满分。

    有真话,有诚意,也有两分粉饰。

    裴皇后点点头,从神情上看不出满不满意。

    她问道:“这么说,你愿意看着你大哥好?”

    刘议掷地有声地说道:=“这个阶段,大哥好,就是我好。总不能叫其他人得意。”

    裴皇后笑了起来,“你很不错,有大局观。你可知道,你大嫂献上高产作物红薯,你父皇十分满意。据说红薯能亩产八百斤,本宫相信你大嫂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她说有八百斤就一定能达到八百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刘议神色激动,“意味着天下太平。”

    裴皇后笑了笑,“意味着皇权巩固。你父皇登基两年,不曾开启战事,不曾大兴邢狱,不曾大肆撤换朝中官员,为何?

    就是因为你父皇的皇权不够稳固。广开后宫,为的也是巩固皇权。高产红薯若能推广全天下,届时,天下无饥荒。

    你父皇就是盛世明君,得天下百姓拥护。届时,你父皇要做什么,就算朝臣反对,他也能克服阻力一意孤行,做到真正地乾纲独断。你说说看,你大嫂立下的这个功劳,够不够大?”

    刘议先是脸色涨红,太过激动所致。听到最后,脸色刷的变白。

    “大哥得大嫂助力,东宫位置,岂不是如囊中取物。”

    裴皇后笑了笑,“是啊!你大哥不是太子,却胜似太子。全因为他有个能干的好妻子。”

    刘议神色惊疑不定,“母后同儿子说这些,为了什么?”

    裴皇后郑重地说道:“自然是为了点拨你。你现在和你大哥争,注定争不过,你明白吗?”

    刘议内心深处很不甘心。

    裴皇后知道他在想什么,“你不甘心也没有用,事实就是如此。从小,你就是本宫最疼爱的孩子,本宫也一直盼着你好。你想要那个位置,本宫也愿意帮你。那么,你就听本宫一句话,未来数年,都别和你大哥争。不争就是争,记住这句话。”

    刘议挣扎,矛盾,最后释然。

    “多谢母后一番教诲,儿子懂了。”

    “要真的懂,不要敷衍本宫。你要记住,本宫不会害你。比起你那个不讨人喜欢的大哥,本宫更看重你。”

    刘议神色激动,“儿子岂敢辜负母后的期望。”

    裴皇后满意地笑了起来,“安安静静地站在你大哥身后,让他为你披荆斩棘,扫清一切障碍。最后,一切有我。”

    刘议激动得身体都在颤抖。

    “母后!”

    这一声母后,充满了激烈的感情,强烈的情绪波动。

    裴皇后笑了起来,“好了,一点事情就这么激动,像什么话。回去后好好和萧琴儿过日子,提醒她别整日里张牙舞爪招人恨。”

    “儿子明白。”

    裴皇后又叮嘱了刘议几句,才将他打发走。

    内侍文忠,如今升职为少监,今日大年三十,自然要伺候在裴皇后身边。

    文少监说道:“希望四殿下能体谅娘娘的一番苦心。老奴唯一担心的是大殿下,大殿下万一记恨娘娘,如何是好?”

    裴皇后冷哼一声,“老大自小就是牛脾气,以前在王府的时候,就不肯听本宫的。如今更是变本加厉。若是叫他得了皇位,你说说看,还有本宫的活路吗?非本宫不慈,实因他不孝。但凡他肯听从本宫,本宫自然会支持他。”

    “娘娘也是操碎了心。”

    裴皇后叹了一声,“本宫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一家老小着想。老大脾气大,手段狠。他要是得了那个位置,不知道多少人要人头搬家,多少人家破人亡。

    老四则不一样,老四心软,又孝顺,他会听本宫的。那个萧琴儿,就是个蠢货。本宫略施手段,就能拿捏她。”

    说到底,就是刘诏顾玖两口子不好拿捏,脾气一个比一个大,主意一个比一个正。

    反之,刘议萧琴儿两口子好拿捏。

    做领导的,不需要比自己聪明的下属,只喜欢听话好拿捏的下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