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60章 大有可为(四更)

时间:2019-01-10作者:我吃元宝

    王喜带着脚夫,推着一大车的蜂窝煤,前往下一个村落,继续他的推销工作。

    他走后,胡家屯又来了个卖二手棉服的伙计。

    “我们东家就在大槐树集市。你们村去过大槐树集市的人该知道,集市上有家二手棉服店。是的,是的,巷尾那家,我就是那家的伙计。”

    “这些都是二手棉服,便宜。方便大家看里头的棉花,特意留了个缝口。瞧瞧,里面的棉花全都翻新过,童叟无欺。这棉服穿在身上,除了不是新的,哪哪都好。”

    “孩子的棉服有啊,这件只要十文钱。放心,都是洗干净,还晒过太阳。”

    “这件码子大,用料足,得要五十文钱。行啦,行啦,你要成心要,四十五文给你。”

    ……

    卖棉服的走了,胡家屯又迎来了买布匹的。

    棉布,麻布,都是百姓常用的布匹。

    同样的棉布,麻布,却比往常铺子里卖的手感更好,摸起来更舒服。

    “不贵不贵,比布庄一尺便宜一文钱。”

    “童叟无期,不敢欺瞒老乡。”

    “这么便宜,自然是因为这布料由四海纺织工坊生产。他们那边,都用水,那水一冲,那织布机就转动起来,快得很。等明年,量更大了,布匹还能更便宜。”

    “过年前,不会有第二个人来这边推销布匹。你们这太偏僻了,来一趟不容易。下一回,要等过了元宵节才能来。错过了这回,就得等一个月。赶紧买啊。”

    “……今儿你们村倒是热闹,没想到在我前面,已经有卖煤球卖棉服的人来过了。我们之所以这么拼,大冬天还在外面跑,那是因为有年终奖啊,要冲一波年终业绩。东家指望着我们多卖点货,我们也指望着东家多发点赏钱好过年。”

    “……我不算是四海商行的伙计,但是我们东家和四海商行是合作伙伴。我的货源,都是一手货源,直接从四海纺织工坊拿货。”

    “我们走村穿乡卖货,自然是跟四海商行的伙计学的。”

    “你们是我今天第三个村子,前面两个村子,合起来买了七八匹棉布,麻布。你们村比他们富裕,大家都有钱,明年会更有钱。”

    ……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这个腊月,胡家屯前所未有的热闹。

    卖吃的,卖珠花头饰,卖针线布料,甚至油盐酱醋的伙计,都推着板车,走村穿乡的卖货。

    胡家屯的村民,从一开始的惊疑不定,到后来的处变不惊,见怪不怪。

    这个冬天,商行伙计们干劲十足,不怕冷不怕苦,天天在外面奔波。

    这股风气,最初就是从四海煤厂开始的。

    谁能想到,被人看不起的广大乡村,消费力竟然也那般惊人。

    王喜,整个腊月,送出去一百二十个煤炉。卖出去一万多个蜂窝煤,提成近一两银子。

    想当初,他在工地累死累活三个月,天天干着重体力活,都挣不到这么多钱。

    他这收入,快赶上二级工匠。

    这个年,王喜过得很舒坦。

    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家中受到了重视。

    京畿地区广大乡村,生意真的这么好做吗?

    那些乡民真的有钱买货吗?

    不都是苦哈哈吗?

    一到青黄不接的月份,不是连饭都吃不上吗?

    怎么感觉一转眼的功夫,京畿地区的乡农,即便最那山窝窝里面,最偏僻的地方,竟然也有了购买力。

    很多没追赶上第一波走村串乡卖货的商家,都感到困惑。

    于是乎,大家凑钱,请酒席。

    将第一个第二个吃螃蟹的商家请来喝酒,取取经。

    第一个跟在四海后面吃螃蟹的商家,一脸高深莫测,又高高在上,“你们啊,都是老观念。以为那些乡巴佬,还是前几年的乡巴佬吗?”

    “难道不是了?”

    “当然不是了。前几年,四海商行的陈二壮管事,亲自带着人,一个村一个村的走,这事都知道吧。”

    众商家连连点头。

    “知不知道,整个京畿地区,每个村的情况,衙门那些人还没陈管事清楚。就靠着一个村一个村的走,四海肉菜店这不就做起来了。往年卖不出去的农产品,什么家禽啊,菜啊,干货啊,全都卖给了四海肉菜店。几年积累下来,你那些乡民有钱还是没钱?”

    轰!

    “真有钱?”

    “那是当然!”

    “四海商行每个村每个村的经营,经营了几年,今年冬天突然就开始发力,各个商行的伙计,都往那些村子里跑。你们知不知道,朱家的布庄,直接从四海纺织工坊拿货,然后请伙计下乡去卖。两天的贩卖量,快赶上布庄一个月的出货量。”

    轰!

    这个消息将众商家震惊得无以复加。

    “李老板,你的布庄,两天也能卖出一个月的量吗?”

    “我那能行啊!我没朱家财大气粗,一口气请了五十个伙计。我就十个伙计在外面跑。大家都了分片。京畿地区这么大,那么多人口,而且大部分人手里都有点闲钱,这生意辛苦是辛苦,但是也能赚点钱。”

    李老板这话不尽不实。

    何止是能赚点钱,是很能赚钱。

    十个伙计天天在外面跑,一个月下来,出货量,快赶上上半年的总数。虽要给伙计提成,压低了利润。但是这么大的出货量,积少成多,今年李老板的布庄,也能过个肥年。

    当然,他也不会亏待手下的伙计。

    这些伙计可都是宝贝,他这边一辞退,他们分分钟能找到下家。

    众位没吃上这波红利的商家,都红了眼。

    “万万没想到,过去那些苦哈哈,也买得起这些物什。”

    “那是!今非昔比啊。还是四海东家厉害,几年布局,不仅弄出了一个新民县,连带着京畿地区的乡民都被她带起来,手头上都有了钱。我听四海那边的人,明年要在京畿地区所有村落里面,推广红薯种植,推广家禽养殖。等到明年年底,那些乡农会更有钱。”

    更有钱三个字刺激得各个商家眼睛越发红了。

    广大乡村,大有可为啊。

    那么多人口,那么大的市场,关键是乡农辛苦一年,手头有钱啊。

    就算是最吝啬的人,到了年底,不也得花点钱给家里人添一点吃的,穿的,用的。

    “那些乡民,很多一辈子都没走出过他们那山沟沟。大部分胆子,不敢进城。我们派伙计去村里面卖货,价钱公道,甚至比铺子里卖的还便宜,其实就是方便了那些乡民。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李老板的极是。一个村能有三两个有见识的人就不错了。大部分村民都没出过远门,没有见识。多少人一辈子都不曾去过城里。手里有了钱,也不知道怎么花。我们是该派伙计下乡,给乡民们实惠。”

    “正是这个理。大家要是有心,明年努力努力,也能过个肥年。不过我丑话在前头,谁要是敢以次充好,虚抬价格,欺骗乡民,四海商行定不会饶过他。”

    “四海商行花费了几年时间,耗费大量人力钱财,好不容易才将广大京畿地区乡村市场给盘活了,绝不会坐视有商家破坏这个市场。谁敢乱来,可要想清楚,四海商行一发话,京城地界可就容不下你。”

    “李老板的极是,我们当然不会做那以次充好,虚抬价格的事情。这门生意,我们一定朝四海商行看齐。”

    “不如这样,我们情愿,叫四海商行出面,制定一个行规。”

    “不错,不错,这个主意不错。”

    “为了万千乡民着想,的确该制定一个行规。既然大家有心,我就做个代表,将大家的想法告诉四海那边。”

    “李老板辛苦了。”

    “李老板有心了。”

    李老板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他也没忘记正事。

    隔天,他就找到邓存礼,将广大商家的意愿如实告诉了对方。

    邓存礼想了想,“是该制定一个行规。凡是前往乡下卖货,都该遵守规矩。大家同气连枝,往一个地方使力,这个市场才会越做越大。都江南富庶,等到京畿地区商贸活跃起来,京畿会比江南更富庶。”

    “等总管的是。”

    邓存礼如今挂着总管的职衔,众人便齐齐改了称呼,都叫他邓总管。

    邓存礼道:“行规具体要怎么制定,改天我们四海请客,都到闲人居吃酒。大家一起坐下来商量商量。”

    李老板一脸惊喜,“没想到有生之年,我等这样的身份,也有机会前往闲人居吃酒。”

    ------题外话------

    临时接到编编通知,上了个推荐,加更一章。

    仅有的一章存稿,就这样没了。

    我的春节存稿,在哪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