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59章 损失了一个亿(三更)

时间:2019-01-10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感觉自己损失了一个亿。

    回到王府,她就躺在软塌上,提不起劲来。

    京城到洛州的水泥路一修通,水泥这东西的好处明明白白摆在世人眼前。

    眼看着京城水泥市场就要迎来一次井喷,结果她不得不拱手将赚钱的机会让给少府。

    啊啊啊!

    损失了一个亿。

    “改明儿,我要找少府家令,敲他一顿。”

    刘诏笑了起来,“这么不甘心,之前干什么将京城的水泥市场让出来?你大可不必这么做。”

    顾玖叹了一声,“不这么做不行啊。父皇让少府烧水泥,钱投进去,一时半会是见不到利润的。

    我要是不把京城的水泥市场让出来,叫少府先吃一波红利,以父皇的吝啬,他定会盯上京城到洛州的水泥路,插手收费站。

    没办法,我只能舍取大。反正江南那边富庶,花点时间,就能把京城的损失赚回来。”

    刘诏沉默无语。

    因为顾玖的都是对的,文德帝就是这么吝啬。

    顾玖不先让点红利出来,文德帝心头哪能高兴。

    所谓伴君如伴虎,就是这么个意思。

    刘诏道:“你放心,这仇我替你报。”

    顾玖星星眼,“你怎么替我报仇?”

    刘诏神秘一笑,“你可知道,父皇为何是在未央宫谈水泥,而不是在兴庆宫?”

    “难道是防着什么人?”

    “自然是防着户部。这回少府建水泥工坊修路,我会助户部,兵部以及工部一臂之力。叫他们也掺和进水泥生意中。”

    顾玖紧张起来,“这样做能行吗?就不怕父皇震怒,收拾你?”

    刘诏笑了笑,“无妨,我不会把自己牵连进去。”

    他只需要将消息卖给某个人,这场水泥大战,就避免不了。

    少府和文德帝想吃独食,那是万万不行的。

    吧唧!

    顾玖在刘诏脸上啵了一下,“真好!这事的确不能让少府吃独食,得防着贪墨。”

    收费站想做假账,真的太容易了。

    顾玖为了防止假账,一边重用天狼军退伍士兵,让他们做收费员。一边又从各地招聘员工,让他们管账管钱。

    等于是双方制衡。

    为了杜绝一窝人贪墨,她还打算,收费站每年都要考核换人。

    不能让一群人,长期处在一个地方。这容易形成**窝案。

    只要能年年保证收费站人员流动,就能有效杜绝**窝案。

    刘诏却道:“只是委屈你了。我虽不懂经济营生,却也知道,这个水泥,能替你赚来大笔银钱。白白将京城让出来,一定损失惨重。”

    何止是损失惨重,分明是损失了一个亿。

    啊啊啊!

    不能想这个问题。

    一想起来,就觉着心好疼。

    顾玖捂着心口,一脸难受的样子。

    刘诏担心起来,“怎么啦?哪里难受?快给自己诊脉。”

    顾玖摇头,“心口难受。”

    “莫非是心疾?”刘诏大惊失色,就要叫人去请太医。

    噗嗤!

    顾玖哈哈笑起来,“瞧你紧张的样子,我没那么严重。就是心疼钱,难受。”

    刘诏眉头微蹙,“要不把京城市场抢回来得了。”

    “送出去的哪里还能抢回来,我没那么气。”

    可是看你这副难受的样子,可不像你的那么大气。

    顾玖龇牙,臭男人,就知道拆台。

    “算了,算了,大不了我从别的地方赚回来。”

    赚钱对顾玖来,已经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她只是有点不爽,辛苦开发出来的水泥市场,白白的拱手相让。

    她在这里心疼着,宫里面,帝后二人正在讨论她。

    裴皇后伺候着文德帝洗漱,一边闲聊,“顾玖倒是不错,主动将水泥市场让出来。”

    文德帝嗯了一声,过了一会才道:“她这是防着朕呢。以人之心度朕之腹,真是岂有此理。”

    裴皇后笑了起来,“今儿分红,当初从王府公中走账,投了五万两,收获颇丰。臣妾也跟着沾光。她莫非是怕陛下摘桃子,便特意将水泥市场让出来吗?”

    文德帝哼哼两声,“你看朕是那种会抢儿媳妇生意的人吗?”

    裴皇后笑而不语。

    文德帝道:“南城门外,她经营得很好。换了任何人,都不可能比她做得更好。她分明就是人之心,朕根本不会插手南城门外。”

    裴皇后心道,要是顾玖没主动让出京城水泥市场,文德帝未必不会插手南城门外。

    放着那么一个下金蛋的母鸡在眼前,有谁能做到无动于衷?能够克制住自己的双手?

    而且文德帝还很缺钱。

    不定哪天脾气爆炸,什么事情触怒了他,就要打南城门外的主意。

    如此想来,顾玖主动让出京城水泥市场,着实是明智之举。

    裴皇后暗暗想着,顾玖倒是有眼色,会话又会做事,很不错。

    只可惜,大儿子刘诏不是个东西。整日里冷着一张脸,和她一点都不亲近。

    反倒是儿子刘议,乖巧懂事又孝顺。

    若非为了大局着想,裴皇后真不想给刘诏脸面。

    刘诏这孩子,是半点不讨人喜欢。

    “臣妾得提前恭贺陛下,文德二年财源广进。”

    文德帝哈哈一笑,“借皇后吉言。”

    他也盼着京城水泥市场,真正实现井喷。能给少府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

    离着过年没多少天了。

    城里的人,还在忙着,忙着挣一笔过年钱。

    乡下的人,早就开始猫冬。

    大冬天,没什么事情干,就躲在屋里烤火,女的做针线活,男就将家里的房顶,家具,修修补补。

    这个冬天,特别冷。

    乡下也特别安静。

    京畿地区胡家屯,位于山脚下,是个偏僻的山村。

    这一日,宁静的冬日生活,因为外来者打破。

    “大婶,这是煤炉,这是蜂窝煤。你且瞧着,将蜂窝煤放进去,孔洞对齐整了,火一烧起来,做饭烧水快得很。一天到晚,都不用担心没热水用。”

    王喜,京城郊外农民,上有兄,下有弟,他处在中间既不是长子又不是幺儿,自然就被忽略了。

    像放羊一样长大成人,因着南城门外需要大量苦力,他就跟着村民一起到南城门外做活,赚三餐温饱,赚每天工钱。

    冬天到了,工地上活少,东家优先照顾那些流民。

    王喜身为京畿本地人,没意见是假的。

    不过他也不想一辈子下苦力。

    若是有别的出路,他是不可能来下苦力的。

    正好煤厂招人,月薪两百文,还能拿提成。

    一开始,他还不懂提成是什么东西。

    经人解释,他才明白提成就是卖出东西,可以从中提取一部分钱作为自己的报酬。

    这事好啊!

    虽然他不是那么能会道,但是他可以学。

    就算冲着一月两百文的工钱,他也乐意做这门生意。

    新民县的流民,二期工程里面的住户,早就被煤厂的老伙计给包圆了,轮不到他。

    在他上了半个月的培训班后,就开始跟着师傅们,走村穿乡,一个村一个村,一个乡一个亭的推销起蜂窝煤。

    他干劲十足,临近年底也不肯休息。

    这一日,一大早就来到胡家屯。

    他早就得了消息,胡家屯是个中等村落,有七八十户人家。这个村,靠着卖农产品给四海肉菜店,家家户户手里头都有点钱。

    “……婶子要是担心蜂窝煤烧得太快,这个盖子,陶瓷做的,往下面这个洞一盖,只留个孔透气。瞧瞧,这火势是不是了下来。”

    “这样烧,三个分蜂窝煤能烧一天,还能烧好几锅热水。等你做饭做菜的时候,将盖子取下来,这火又烧起来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将一家子的饭菜做好。这煤炉多方便啊,正适合冬天使用。”

    “……你要是一次卖一百个蜂窝煤,煤炉可以免费送。真的,不敢骗你。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名字,我们东家的地址。四海商行知道吧,我们东家就是四海商行的管事,一找一个准。”

    王喜拿出巴掌大的名片,往围观的大婶大叔散了几张。

    当初商行苦于伙计出门推销,不受人信任。

    顾玖便随口一提,“可以做个名片,用来介绍自己。”

    结果做出来的名片,根本不是顾玖记忆中一张的模样。而是成年男人巴掌那么大一张。

    商行还有种古怪的风气,名片越大越气派。

    当顾玖拿着下面商行精心制作的十几公分长的名片,一脸的生无可恋。

    “夫人,这是照着你的制作的名片。名片就得这么大,气派!”

    顾玖:“……”

    本夫人能什么?

    本夫人能斩断下面伙计追究气派的一颗心吗?

    不能!

    好吧,大点就大点吧。这年头没眼镜,大一点看得清楚。

    于是乎,成年男子巴掌那么大的名片就在四海商行流行起来,并且开始在京城商界流行起来。

    王喜身为煤厂伙计,出门推销,自然要赶着潮流,为自己制作了一大叠名片,反正是公家出钱。

    “……大叔,我不敢骗你。这是我们商行的福利,只要一次买一百个蜂窝煤,就免费送一个煤炉。”

    “蜂窝煤不贵。你要是单买,一文钱一个。可你要是一次买一百个蜂窝煤,只要五十文,便宜了整整一半。是的,全京城都是这个价。”

    “烧柴当然也方便。只是这天气这么冷,上山砍柴多危险啊。万一磕着碰着摔着,请医问药,医药钱可比蜂窝煤贵多了。而且你家人口多,所需柴火也多。自家人忙不过来,还得花钱买柴。同样是花钱,不如买蜂窝煤,一天到晚,随时都有热水用。洗菜做饭,甚至洗衣服,都可以用热水。而且还不用人看着火。”

    “这天至少还得冷两个月,这两个月花一两百文,买几百个蜂窝煤放家里,就能过得舒舒服服。”

    “大婶,看你这一身,家里肯定有能干人。大婶操劳了一年,也该松活松活,带个煤炉回去,今年过年,全家都乐呵呵。而且,有了这煤炉啊,还不用另外烧炭取暖,这又替你家省了一笔钱。”

    “你家人口多,一天到晚不熄火的话,一天少得用六个蜂窝煤。你要是一次买一百个蜂窝煤,六个也就三文钱。一个月用不了一百文。”

    “要是家里人口少,自然用不到六个蜂窝煤。”

    “大婶,要不要提一个煤炉回去?”

    村民们围观了好一阵,几乎全村的人都围着王喜,看他推销蜂窝煤。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有三家买了蜂窝煤。

    里正家最富有,一口气买了三百个蜂窝煤。

    其他两户,只买了一百个蜂窝煤。

    一个村,就卖出五百个蜂窝煤,王喜喜不自胜。

    “我二十天后会再来一趟,蜂窝煤用完了,直接找我就行。以后这一片,都是我王喜负责。”

    “蜂窝煤就在村外大道上,那东西扎实,分量重。我这就让人给你挑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