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56章就是这么自信三更

时间:2019-01-09作者:我吃元宝

    少府家令琢磨着,今儿这场君臣谈话是不是该结束的时候,就听到文德帝提起分红。狂沙文学网

    少府家令心头咯噔一下,果然在这里等着呢。

    文德帝乐呵呵地问道:“朕听说今儿很多人都拿了一大笔分红,叔祖拿了多少啊?”

    少府家令躬(身shen)说道:“不多,不多。过年时候能多加两盘菜。”

    “叔祖过年加的菜不便宜啊。”

    少府家令汗水都出来了。

    “朕当年也投了钱给顾玖,她怎么没给朕送钱?”

    “陛下(日ri)理万机,估计诏夫人怕打扰陛下。”

    “事关金钱,任何时候都是大事。怎么能因为怕打扰,就不主动送钱。真是岂有此理。”

    文德帝貌似是在调侃。

    然而少府家令却有些胆战心惊。

    他担心文德帝喜怒不定,迁怒到顾玖头上,于是说道:“今儿老臣还见了诏夫人。她说当年王府走公账投了五万两,她问老臣,这笔本金的分红该交给谁。

    老臣也拿不定主意,想着要不少府先收下来,等账本做好了,再交给陛下和娘娘过目?”

    文德帝哈哈一笑,“朕差点忘了这事。来人,去未央宫说一声,今晚朕到未央宫用晚膳,朕要和皇后喝两杯。”

    内侍领命,赶紧前往未央宫通知此事。

    文德帝又看着少府家令,“叔祖是不是还有账目没说啊?”

    果然是记得的。

    少府家令赶忙说道:“启禀陛下,诏夫人还有一难题。当年先帝投了三十万两,这笔本金的分红,该如何做账,还请陛下吩咐。”

    文德帝说道:“你先告诉朕,三十万本金,这回能拿多少分红。”

    少府家令直接说了个数字,分红和本金相比,直接翻倍啦。

    文德帝暗自咋舌,“有这么多?”

    “老臣不敢欺瞒陛下,的确有这么多。”

    “这么说朕投的那五万两,也都翻倍了?”

    “正是。”

    文德帝先是哈哈一笑,笑得很开怀。

    这是最近一个月来,最好的消息,没有之一。

    年底就看到花钱,没看到进账,文德帝都愁死了。

    没想到顾玖给了他意外惊喜。

    不过笑过之后,文德帝又板着脸,“哼,上次见她,她还在朕面前哭穷。朕还清楚记得,去年过年,太后让老大纳妾。顾玖口口声声说养不起。她这是欺君之罪。”

    少府家令迟疑了一下,“叫诏夫人拿嫁妆养妾室,不太合适吧。”

    文德帝似笑非笑地看着少府家令,“叔祖倒是一心维护顾玖。”

    少府家令正儿八经地说道:“她是老臣的晚辈,又帮了老臣许多。老臣不愿意看她委屈。”

    “你倒是坦诚。”

    文德帝的表(情qing)和缓了些许,少府家令偷偷松了口气。

    伺候文德帝这种看不透喜怒的帝王,真心累。真不如伺候先帝来得轻松。

    先帝喜怒都在脸上,懒得耍花腔。不高兴就是不高兴,要杀人就杀人。

    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倒也让臣子们省却了许多心思。

    文德帝喜欢反话正说,正话反着说。(身shen)为臣子,应付起来真心很累啊!

    有内侍走进大(殿dian),说是诏夫人来了。

    文德帝笑了笑,“叫她候着。朕和叔祖还没聊完。”

    ……

    顾玖被请进皇宫的时候,就知道躲不过。迟早的事(情qing)。

    她在偏(殿dian)等候,琢磨着一会见了文德帝,要怎么说话。

    等候了大约半个时辰,才被请进大(殿dian)。

    这个时候,少府家令已经领了旨意出宫去了。二人没能碰面。

    “儿媳给父皇请安,父皇万岁!”

    “别万岁了。朕听说今儿分红,个个喜笑颜开。唯独朕这里,没见到一个铜板。”

    文德帝故意板着脸,十分威严。

    居移气养移体,短短两年时间,文德帝早已经脱胎换骨,不是当年的宁王。浑(身shen)帝王威严,给人十足的压力。

    顾玖深吸一口气,“父皇容禀,父皇的钱,因为不知该交给谁,儿媳便自作主张,先交给少府保管。不知少府有没有转交给父皇?”

    “为何你不亲自送到宫里来?”

    “区区小事,哪里敢打搅父皇。”

    “事关银钱,岂能是小事。世人蝇营狗苟,不就是为了那阿堵物。朕也是俗人,自然不能免俗。”

    顾玖嘴角一阵抽抽。

    陛下啊,你是皇帝啊,光明正大说自己(爱ai)钱,真的好吗?

    顾玖很果断,“儿媳知错。下次分红,儿媳一定准时将钱送到父皇手中。”

    文德帝满意地点点头,“钱带来了吗?”

    好直接哦!

    顾玖冷汗都出来了。

    幸好她早有准备。

    只见她从衣袖里拿出一个信封,“这是分红票据,可以随时到少府钱庄兑换白银或是银票。请父皇过目。”

    内侍从她手中接过密封的信封,几步上前,交给文德帝。

    文德帝撕开信封封口,从中拿出票据,看到上面的分红金额,十分满意。

    他突然问道:“你不是说你很穷吗?次次见你,都听你在哭穷。”

    顾玖一脸委屈,“儿媳是真的穷,虽然挣得多,可是花得也多。挣的钱,全都投入了其他项目。儿媳如今穷得就只剩下吃饭的钱。”

    文德帝脸色一沉,“你和少府家令是不是商量好的,一起叫穷,叫穷的方式还都一样。都说只剩下吃饭的钱。”

    顾玖心塞,竟然被少府家令抢先一步。

    她能怎么办?

    她只能硬着头皮上啊。

    “不敢欺瞒父皇,儿媳真的没钱了。儿媳可以将账本上交,账本上记录了每一笔开销。”

    “哼!你是怕朕打秋风吗?朕就算穷,也没穷到打儿媳妇嫁妆的地步。收起你的小心思。”

    “儿媳知罪。”顾玖认错特别干脆,特别有眼色。

    文德帝想发火,看在分红丰厚的份上,还是放弃了。

    “这回的事(情qing),朕就不计较了。不过朕以后不想听你叫穷。”

    文德帝心道,顾玖如果是穷人,全天下就没有富人啦。

    一个二个,防他就跟防贼一样。难得他真有那么见钱眼开吗?

    真是岂有此理。

    堂堂帝王,被人想得那般不堪,过分了哈。

    “朕今儿和少府家令聊了聊,听闻你给少府出了不少主意。你和朕说说,存钱给利息,真能将地主老财藏在地窖里的金银铜钱搜罗出来吗?”

    顾玖一听,顿时放心下来,知道危险已经解除。

    她面对文德帝,侃侃而谈,“陛下可知,乡下的地主老财,在大户眼里不起眼,但是架不住他们数量多。一家存个五百两,一千两,全天下这样的地主老财,没有十万户,也得有五万户吧。

    这些地主老财埋在地窖里面的银钱,加起来少说得有几百万两,甚至有上千万两。而且据儿媳了解,他们存在地窖里面的银钱,大部分还都是铜钱。”

    乡下地主老财,获取金银的渠道有限。反倒是铜钱,攒了大把。

    顾玖一开口,就吸引了文德帝的注意力。

    文德帝一边回忆几年前看过的全国皇册,一边示意顾玖继续说下去。

    顾玖便继续说道:“乡下地主老财,除了种地外,其实并没有多少生财之道。最多就是在村里乡里放放私贷。因为乡里乡亲,也不敢弄高利贷。

    这些人一年到头,大部分收入其实都来自于土地。他们将铜钱藏在地窖,无非就是攒家业。

    若是他们得知将钱存入少府钱庄,即便年息只有四分,五分。一百两一年只有几两的利息,几百两就是几十两的收入,他们也是愿意的。

    对于那些乡下的地主老财,几十两,足够他们一家人几个月的开销。只需将钱存入钱庄一年,就能获得半年的开销,我想只要有人尝到了甜头,后面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人,将藏在地窖的铜钱存入钱庄。”

    文德帝蹙眉,“那些人,果真愿意为了一年几两,几十两的收入,将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钱存入钱庄?”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顾玖试着问道:“陛下可知,在那些偏远地方,一亩旱地值多少银子?一亩水浇地值多少银子?”

    “你知?”

    顾玖点头,“儿媳知道。就说西北那边,旱地只需一两银子就可以卖到一亩。水浇地,看土地肥瘦,从二两到五两不等。

    为何如此便宜,因为这些地方交通不便,出产的物资很难运出去。也就造成了土地不贵。

    但同时,当地百姓收入也极为有限,除了种地,几乎没有第二项收入。这种地方,世家大族是没有的,一村一乡的地主老财却不少。

    把钱存入钱庄,一年所得利息,就能购买几亩到几十亩不等的土地,这等好事,那些乡下地主老财绝对不会错过。”

    生财渠道有限,将钱存入钱庄吃利息,就成了最稳妥的选择。

    这就跟现代社会,老一辈人喜欢储蓄存钱一个道理。

    文德帝突然问了一个在顾玖看来很愚蠢的问题。

    他问顾玖,“这样的偏远地区很多吗?”

    顾玖嘴角抽抽,“陛下出京公干一年多时间,应该见过许多类似的偏远地区吧。大周九成以上的乡村,都属于偏远地区。”

    交通不便,注定了很多乡村缺乏同外界的沟通。

    没有足够的信息交流,这些乡村自然就成了偏远乡村。

    所谓偏远,不单单看地理位置,也要看富庶程度。

    大周有很多大户,不过这些大户,一般都集中在水源丰富的地方。他们置办田庄,也喜欢选择水源丰富的地方。

    实际(情qing)况,水源丰富的地区是少数。大部分地区,因为缺乏水利设施,土地都比较贫瘠。

    很多乡下地主老财,其实都是靠着省吃俭用,一代代积攒家业,加上和平年代,才能攒出那点家业。

    所以他们特别珍惜手中的土地和银钱。

    不过只要少府钱庄打出了名气,加上少府背书,大部分地主老财还是愿意拿出辛苦攒下来的银钱存入钱庄吃利息。

    文德帝观察顾玖,“你并未去过那些偏远乡村,你为何知道这么清楚?”

    “因为儿媳名下的伙计,早已经将京畿地区每一个村跑遍了,并且不止跑了一趟。京畿以外的地方儿媳不敢说,京畿地区内每个村的(情qing)况,儿媳都基本了解。”

    顾玖很坦((荡dang)dang),也很自信,整个人仿佛散发着光芒。

    文德帝闻言,大吃一惊,神色都变得郑重,“京畿地区每个村的(情qing)况你都知道?你确定吗?在朕面前说大话,是要负责任的。”

    顾玖肯定地点头,“陛下若是不信,可以将户部户曹的人叫来。随便抽查每个村,儿媳不敢说百分百准确,至少能保证八成准确。”

    “好,朕就考考你。来人,将户部尚书,户曹都叫来。叫他们带上京畿地区每个县的户籍文书。”

    “遵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