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55章怕脑袋搬家

时间:2019-01-09作者:我吃元宝

    少府家令开始诉苦。

    “南边宗族势力强大,少府钱庄在南边的进展一直不太顺。”

    文德帝一听,直接说道:“不是还有金吾卫嘛。朕就不信,那些地方豪强,敢和金吾卫作对。改(日ri)朕就叫金吾卫前往南边,杀他个人头滚滚。把反对的人都杀了,少府钱庄在南边能办起来吗?”

    少府家令面对文德帝的目光,下意识打了冷战。

    他在文德帝的眼中吗,看到了浓浓杀意。

    显然,要在南边大开杀戒,并非文德帝心血来潮,而是早有这个想法。只是在等待一个契机。

    少府钱庄在南边进展不顺,给了文德帝大开杀戒的理由。

    文德帝登基两年,只是在开耀三十八年,蔡家屠村案,一口气杀了一千个人。

    之后,一年多时间,文德帝极少开杀戒。

    朝臣们都说,文德帝比起先帝,仁慈,是个仁君。

    如今看来,哪里是什么仁君。文德帝是在憋大招啊。

    不杀则已,一开杀戒就是人头滚滚,成千上万人受到牵连。

    文德帝同先帝不愧是父子,都是一样的嗜杀,只不过方式不一样。

    少府家令喉咙滚动,深吸一口气,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能,能办起来。”

    文德帝哈哈一笑,“能办起来就好!朕对少府钱庄寄予厚望。朕的百姓能不能有好(日ri)子过,你们少府钱庄担着大责任。

    朝廷力有不逮,很多地方顾及不到。但是少府钱庄不一样,凡是需要钱的地方,就该有少府钱庄的人员。

    大周天下,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情qing)况,除了地方官员的汇报,钱庄也要承担起信息搜集的重担。

    朕不希望少府钱庄也出现欺上瞒下的(情qing)况。叔祖,你明白朕的意思吗?”

    “臣不敢当!臣明白!臣一定办好陛下交代的差事。”

    文德帝满意地点点头,“你的忠诚,朕是知道的。这些年,少府在你手中,是越来越好。不仅养活了那么多人,每年还能有这么多结余,殊为不易。但是,朕知道少府还可以做得更好,赚更多的钱。户部顾及不到的地方,少府要主动承担起责任。”

    “微臣遵旨!”

    少府家令压力山大。

    少府能有今天的成绩,他都拼尽了全力,几乎榨干了少府的潜力。

    还要再接再厉,赚取更多的钱。

    一时间,少府家令很愁。

    钱不是那么好赚的,新的利润点到底要从哪里来?

    目前看来,还是得指望少府钱庄。

    文德帝坐在案头,翻阅着账本。

    他好奇问道:“存钱还要给利息?这是怎么回事?”

    这年头,人们将钱存入钱庄,不仅没利息,还得倒给钱庄一笔保管费。

    少府钱庄之前也是这么弄的。

    但是随着业务量增大,少府吸纳储蓄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贷款的速度。

    少府本(身shen)的资金量不是无限的,单靠少府的资金支持,钱庄根本做不大。

    这也是为什么,这年头的私人钱庄,即便是规模最大的私人钱庄,也没办法做到遍地开花。只能在有限的繁华的城市开分店。

    偏远地方,只能眼睁睁看着地头蛇给垄断了。

    少府家令偶尔在顾玖面前提起这件事,感慨资金压力大。

    顾玖当时就嗤笑他,“你们少府钱庄抱着个金山,却不知道钱生钱,真是叫人好生烦躁。若是叫我来做这个钱庄生意,保证什么私人钱庄,少府钱庄,统统喝西北风去。无人能和我竞争。”

    好大的口气。

    少府家令一听,顿时兴奋起来。

    他当即就问道:“这钱庄除了借贷外,还怎么钱生钱?”

    接着又好奇问了一句,“你怎么不做钱庄生意?”

    顾玖叹了一声,很委屈啊,“我若插手钱庄业务,要不了几年就能做成大周规模最大的钱庄,将天下大部分银钱搂在手里。本来做房产已经够打眼,手里再捏着个下金蛋的钱庄,我怕自己脑袋搬家。”

    这话当时少府家令听了,只当顾玖夸大其词,杞人忧天。

    将全天下大部分的银钱搂在手里,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

    但是后来顾玖给他出了主意,目前只是刚开始试行,少府家令就敏锐的知道,真叫顾玖去开钱庄,就真没有少府钱庄的事了。

    天下的钱,真的有可能被她搂去。

    难怪她不肯做钱庄生意。

    比起钱,还是命更重要。

    当她的财富多到令世人侧目的地步,皇子妻的(身shen)份也保不住她。

    所以顾玖(情qing)愿做一些挣钱慢的项目,也不插手钱庄生意,好歹没那么招人恨。

    听到文德帝的询问,少府家令斟酌了一下言辞,这才说道:“少府钱庄资金压力大,存钱的人极少,老臣心头着急。要是资金断裂,如何能将少府钱庄开遍天下,岂不是辜负了陛下的期望。

    后来诏夫人给微臣出了个主意。她说,给点利息给存钱的人,多多宣传,好叫那些地主老财将埋在地窖里的金银铜钱全都存到钱庄换利息,如此一来,钱庄就有了本钱。

    而且还能替代户部,收拢全天下的金银铜钱。这些年,朝廷一直苦于铜钱不够。如果真的能将地主老财存在地窖里面的铜钱收拢,便是贴点利息给储户,也是值得的。

    所以,老臣就听取了诏夫人的意见,暂时在京畿一带试行存钱有利息的制度。”

    “哦!”

    文德帝细细琢磨了一番这里面的利害关系,问道:“存钱给利息,果真能吸纳金银铜钱?我看这账本上,说是试行了一个月,效果如何?”

    “启禀陛下,因为没有进行广而告之的宣传,效果并不明显。老臣本打算,等开了(春chun),就全面推广此项制度。还请陛下准许。”

    少府家令躬(身shen)恳请道。

    文德帝嗯了一声,“如果真的能让地主老财将存在地窖里面的金银铜钱搬出来,存入钱庄,贴点利息也无妨。”

    大周的铜矿,以及金银矿,都不富裕。

    加上民间有把钱存入地窖,几代人都不花用的习惯,流通在市面上的金银铜自然就越来越少。

    朝廷要铸钱,却没有足够的铜。

    以至于铜钱质量下降,掺假。民间私铸钱币泛滥,进一步影响了朝廷税收。

    尤其是在南边,私铸钱币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甚至于地方官府发给衙役的俸禄,用的都是私铸的铜钱。

    别小看一枚小小的铜钱。

    户部每发行一枚铜钱,都能获取一部分收入。

    户部发行的铜钱越少,所获取的收入自然就越少。

    早些年,估摸着几十年前吧。户部光是靠着发行铜钱,一年就有上百万两的进项。

    如今,这笔收入已经降到十万两。十几倍的差距,令人心塞。

    户部也没办法啊。

    铜矿有限,市场上流通的黄铜也很少。

    加上皇宫和大户人家,每年都要消耗大量的黄铜。

    留给户部的黄铜根本没剩什么。

    朝廷发行的铜钱,自然也就越来越少。

    恶(性xing)循环,一直无解。

    直到今(日ri),文德帝似乎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文德帝再次强调,“只要能将民间百姓储存的铜钱收拢起来,就算多给点利息都成。朕甚至可以下旨,让地方官府帮着钱庄宣传。以后官府收取的税银,甚至可以走钱庄的账目,汇聚到京城后再结算。”

    少府家令意外惊喜,“陛下果真让税银走钱庄账户?”

    这可是一笔庞大的收入啊。

    就算只存入短短一两个月,也能解决钱庄本金不足的大问题。

    文德帝说道:“前提是,少府钱庄真的有办法将地主老财埋在地窖里面的金银铜收拢起来。若是办不到,朕也没理由,让官府将税银存入钱庄,然后到京城结算。”

    少府家令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陛下放心,老臣绝不辜负陛下所托,一定用尽办法,将地主老财埋在地窖里面的金银铜统统搜罗出来。”

    “如此甚好。等等,钱庄还打算发行小面额银票?”

    少府家令忙说道:“诏夫人建议,既然要收拢民间铜钱,那就必须有替代铜钱的东西存在。

    过去,最小面额的银票是一两。但是绝大部分百姓在生活中,根本用不到银子,只用铜钱。

    想要收拢百姓手中的铜钱,就要发行小面额的银票。

    老臣同少府的官员商议了许久,打算先印发五十文,一百文,两百文,五百文,四种小面额银票。”

    文德帝好奇问道:“为何只印刷五十文面额的银票?十文,一文,不行吗?”

    “老百姓没有用银票的习惯,揣在兜里容易掉。一般的交易,还是先用铜钱。先等百姓习惯了使用银票,再印刷更小面额的银票也不迟。”

    文德帝顿时明白过来,连连点头,“你们考虑得很周到。百姓习惯用铜钱,贸然用银票代替铜钱,就怕激起民变。不错,不错,果然是老持稳重的做法。就照着计划慢慢去做。朕相信你们少府能办好这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