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54章陛下不吃人

时间:2019-01-09作者:我吃元宝

    文德帝超级超级(爱ai)钱。

    穷疯的人,都把钱看得比较重。

    顾玖不确定文德帝是否知道这笔账目的存在。

    最好不知道。

    这样就可以悄(咪mi)(咪mi)地分红,平账。

    当然,顾玖不是要贪墨这笔三十万本金的分红。

    她是想在不惊动文德帝的前提下,直接将分红交给少府。

    想要这么做,就必须取得少府家令的配合。

    少府家令捋着胡须,面色平和。

    签押房内,谁都没说话。唯有炭火在燃烧,散发出(热re)气,暖洋洋的。

    茶水渐渐失去了温度,已经不适合饮用。

    顾玖却还是端起茶杯,饮了一口残茶。

    炭火都快灭了,少府家令才开口说道:“这事难办。”

    “莫非陛下已经盯上了这笔款子?”顾玖好奇问道。

    少府家令摇摇头,“倒是没你说的那么严重。老夫记得,先帝这笔投资,陛下是知道的。今(日ri)陛下没问起此事,不代表改(日ri)陛下不会问起。就算陛下忘了此事,陛下(身shen)边的人也会提醒。毕竟,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顿了顿,少府家令又说道:“陛下广开后宫,开销甚多。”

    养女人费钱啊。

    皇帝养女人更加费钱。

    顾玖笑了笑,“少府钱庄(日ri)进斗金。如今少府不差钱,后宫那点开销,对少府来说不过是小问题。”

    少府家令吹胡子瞪眼,“真当少府的人个个都是吃空气,不用拿俸禄吗?少府管着那么多产业,每月开俸禄的人足有几万人。养活这么多人,可要不少钱。接近年底,皇室宗亲里面(日ri)子过不下去的,全都跑到少府打秋风。少府也不能叫人空着手回去。”

    少府家令也学着顾玖那(套tao),开始哭穷。

    顾玖眉眼一抽一抽,这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节奏啊。

    “老祖宗别哭穷了,晚辈比您更穷,今年过年都揭不开锅。”

    少府家令一脸心塞,“你说这话,能有人信?”

    顾玖反问:“老祖宗口口声声说少府没钱,这话会有人信吗?”

    少府家令一脸纠结。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齐声说道:“我们都穷啊!”

    终于达成了一致。

    顾玖接着叹了一声,“我先将先帝的三十万本金分红,还有王府的五万本金分红,交给老祖宗。陛下要是问起,还请老祖宗替我周旋一二。陛下的五万本金分红,则请老祖宗转交给陛下。我就不进宫去。”

    既然瞒不住,顾玖也就不做多余的事(情qing)。一切按照程序来办。

    少府家令却说道:“先帝和王府这两笔分红,老夫可以先收下。但是陛下的五万本金分红,老夫可不敢越俎代庖。这事你还是去找常恩。那老家伙不也投了钱吗?叫他帮你料理干净。”

    “常公公这几天当差,要五天后才能出宫歇息。罢了,罢了,我便等他五(日ri)。”

    顾玖一脸委屈,少府家令都不肯帮忙。

    少府家令乐呵呵的,“不用等五(日ri)。我估摸着宫里已经得了消息,要不了多久,常恩那个老东西就会主动找上你。”

    顾玖挑眉,心头莫名有点虚,“不瞒老祖宗,我现在最怕和陛下谈钱。谈钱伤感(情qing)。”

    少府家令一把胡须抖啊抖,“你不用怕,反正你有钱。”

    顾玖叹了一声,“真没钱。钱都投到工坊,投到水泥路里面。手头上就只剩下几万里用来吃饭。”

    “你比老夫吃得好,老夫都没有几万两用来吃饭。”

    顾玖扶额,“老祖宗真不帮我?”

    “老夫帮不了啊。该来的总会来,你也别紧张嘛。陛下他不会吃人。”

    顾玖一脸受到伤害的表(情qing)。

    少府家令却乐呵呵地笑起来。

    ……

    兴庆宫。这

    常恩正在文德帝(身shen)边当差。

    文德帝忙了两个时辰,准备休息一会,就问道:“今儿是什么(日ri)子?”

    “启禀陛下,今(日ri)腊月二十,四海商行分红的(日ri)子。”

    “分红?”

    “正是。南城门外项目,经营了这么多年,总算见到钱了。”

    文德帝立马说道:“朕要是没记错的话,朕当初也投了几万两进去。你这老奴,也投了钱吧。”

    常恩笑了起来,“不敢欺瞒陛下,老奴投了五千两,将棺材本都投了进去。”

    这话不尽不实,文德帝也没拆穿他。

    “既然是分红的(日ri)子,为何朕没见到银子?难不成顾玖贪墨了朕的银子。”

    “诏夫人贪墨任何人的钱,也不敢贪墨陛下的钱。恐怕是进宫一趟不方便,所以才没能及时将银钱送到宫里。”

    文德帝想了想,“你去找她。不,叫顾玖进宫,朕有话要当面问她。另外,先将少府家令请到宫里,叫他把账本带上。”

    “老奴遵旨!”

    少府家令先被叫进皇宫,还带着账本。

    文德帝先是客客气气的叫一声叔祖,少府家令哪里敢应,直说:“君是君,臣是臣。”

    文德帝也就没有勉强他,直接就问起了少府今年的收益。

    少府家令翻着账本,一样样报账。

    从盐铁,要少府钱庄,到黄庄,到矿产,到各个行业。

    总账报完,文德帝对今年一年的收入有了底。

    “没想到少府钱庄一年的收益,竟然超过盐铁税收。难怪民间私人钱庄遍地开花,就是因为这行是暴利,钱生钱,来钱容易又迅速。”

    文德帝又琢磨了一下,“如今看来,钱庄大有可为。要尽快将少府钱庄推广到大周每一个府城,县城。以雷霆手段打压私人钱庄,平衡民间借贷利率。不能叫朕的百姓,被私人钱庄((逼))得破产自卖为奴。”

    朝廷税收,来自于市井小民和自耕农,官府徭役也是由这些人承担。征兵也是从这些人里面征收。

    这些人皆是良民。

    一旦良民因为高利贷被((逼))破产,卖(身shen)为奴。每多一个奴婢,就意味着朝廷少了一份税收,少了一个征兵的兵源,少了一个服徭役的人。

    而购买奴婢的大户人家,可劲的压榨那些农奴,矿奴,纺织奴,各种奴。

    这些奴婢所创造的财富,全都落到了大户手里,朝廷得不到一文钱。

    朝廷损失惨重,大户却因为蓄奴,创造了更多财富,变得越来越富有。他们用增加的财富,一面放高利贷,一面购买破产良民的土地,宅院。

    将自耕农的土地,变成一个个田庄。

    将良民的宅院地契,变成一个个商铺,形成实际意义上的土地房产垄断。

    归根结底,民间高利贷,就是在挖朝廷的墙角,制造了越来越多的贫农,破产小民,流民,乱民。

    要解决贫农,破产小民,流民和乱民的问题,全得靠朝廷出钱出力。

    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xing)循乱。

    朝廷税收越来越少,花钱的地方却越来越多。

    大户恒富,朝廷恒穷。

    再这么下去,迟早要出大乱子。

    好在,这两年,朝廷的商税有了起色。不用一年到头都指望农税。

    对农税的依赖减轻,也就说朝廷缺钱的时候,不用一再对农民加税。

    只要朝廷不加税,农民的负担就不会增加。

    可以说,商税从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农民破产的速度。

    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几年,各处天灾频繁不断,却没有闹出大乱子的根本原因。

    商税的增加解决了很大的社会矛盾,让农民在灾荒年间能够喘口气。

    很多朝臣,眼光有限,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但是朝廷顶级人才,如李侍中他们,早在几年前就意识到这一点。

    文德帝也清晰的认识到商税在平衡社会矛盾中的重要作用。

    少府家令更不用说,他亲(身shen)参与其中,体会更深。

    他不由得回想,商税的增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像就是从少府同顾玖开始合作开始的。

    自少府开设钱庄后,少府的收入一年年增加,已经可以轻松的支援户部,减轻户部的压力。

    更值得称道的是,整个京畿地区,已经看不到高利贷。

    所有私人钱庄,全都按照少府钱庄的利率,月息一分五厘放贷,而且不准利滚利,不准复利计算。

    私人钱庄的收入,比起高利贷的时候,自然是少了许多,但依旧有得赚。而且不用承担((逼))得人家破人亡的责任。

    月息一分五厘,咬咬牙,多做几分工,或是找亲朋好友借一点,总能还上。

    京畿地区,借贷行业的风气,变得很清新。

    比起南方高利贷横行,京畿地区的私人钱庄,犹如小清新。

    可就算这样,还是有很多南方钱庄跑到京城开设分店。

    为什么?

    因为自从诏夫人开始修建南城门外,京城的商业越发活跃。

    各行各业,吃穿住行,全都被一个南城门外项目带动得兴旺发达。

    像那些烧砖的,烧瓦地的,做木材的……如今一年赚的钱,比得上过去几年赚的钱。

    商家活跃,借贷市场也就跟着活跃起来。

    即便月息最高不能超过一分五厘,还是吸引了大把南方北方,各地的私人钱庄涌入京城,抢占市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