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53章分钱三更

时间:2019-01-09作者:我吃元宝

    腊月二十,赶在小年前,顾玖给望穿秋水的南城门外项目大小股东分红。

    得了通知的大小股东,都派了人前往湖阳名下的城中别院。

    这处别院,最初是用来募集修缮三大(殿dian)的资金。

    后来为募集修水泥路的资金,搞了一回自助餐,这地方就彻底火了。

    别院取名闲人居,果然很适合闲人。

    今儿闲人居不接待外客,却比往(日ri)还(热re)闹。

    从早上开始,马车络绎不绝地到来。

    有亲自来领取分红,顺便凑个(热re)闹的股东。也有派遣家中管事拿着名帖来领取分红股东。

    不管是谁来,只要是股东,无论大小,全都(热re)(情qing)招待。

    大厅里,自助餐早已经准备妥当,随便享用。

    一张张软塌上,坐满了人。

    今儿主持分红仪式的人是邓存礼。

    几年历练,他已经不是当初刚从宫里出来时的模样。

    如今的他,依旧沉稳可靠,还多了一股子朝气。像年轻人一样充满了拼尽。

    他觉着自己还能再干二十年。

    今儿分红,他很兴奋,也很自豪。

    他是项目总管,也是股东之一。

    南城门外那块人人躲之不及的烂地方,在他们的手中,从顽石变成金玉。

    这等成就感,绝非在宫里当差能比。

    他敲敲小铜锣,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shen)上。

    “诸位股东,我们闲话少说,直接分红可好?”

    “好!”

    湖阳郡主双手拍着巴掌。

    半年(禁jin)足,总算结束。她又能出来浪啊。

    第一场就赶上了分红,这种(热re)闹,她岂能错过。

    带着新入手的小狼狗面首就出现在闲人居内。

    众人见她带着面首出席,都十分鄙夷。

    湖阳却自得其乐,半点不在意旁人的目光。

    她的小狼狗,今年才二十,公狗腰十分给力。

    她感觉和小狼狗在一起,整个人都年轻了十岁。

    年轻男人的精血,果然是最滋补的营养品。

    当年某位老不修的太医随口说出的一句话,湖阳将其奉为至理名言。

    小狼狗说要出来长见识,她自然不会拒绝。

    她拍着巴掌,大声喊着,“好好好!赶紧分红,本宫还等着银子过年。”

    众位股东,股东派来的管事,齐齐回头看着湖阳。

    湖阳哈哈大笑起来,“随便吃啊,不要钱。”

    简直是臭不要脸。

    自助餐又不是她湖阳出钱,充当什么主人家。要脸吗?

    邓存礼笑了起来,他不介意湖阳的插科打诨,就当活跃气氛。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现在开始分红。为了保密,我们就不说具体分红的金额,大家拿到单据,自个知道就成。”

    “那多不好意思!还是念一念嘛,叫大家都高兴高兴。”

    有人起哄,想要显摆。估计本钱投的多,今年能拿一大笔分红,自然想在人前出一把风头。

    他愿意,其他人可不乐意。

    都是财不露白,哪能随便将分红金额说出口。

    要说也得自愿吧。

    “这事看个人意愿。想公开的,我们不拦着。但是我们要尊重大部分人的意见。”

    邓存礼坚持不公开每个股东的分红金额,这也是顾玖要求的。

    顾玖的意思很明确,想要知道具体分红金额,就去总部查账。

    今儿分红,人员混杂,哪能随便公开金额。这是京城,天子脚下,真不怕被人盯上吗?

    顾玖可是一直防备着宫里的文德帝。

    文德帝穷疯了,万一要打南城门外主意,怎么办?

    “现在开始分红。念到名字,请吱一声,我们的人会将信封亲自送到各位的手中。”

    邓存礼的手边,放着一大叠封口的信封。

    信封里面装着单据,单据防伪,上面的金额就是分红金额。可以直接拿到少府钱庄兑换现银或是银票。

    这种不给现银的分红方式,大家还是头一次见。

    股东们拿到信封后,就迫不及待的撕开了封口,取出里面的单据。

    看到单据上面的金额,每个人都露出一脸惊喜的表(情qing)。

    随着单据一起的,还有一张附录明细。详列了当事人投了多少钱,占比多少。又列了每个项目大体(情qing)况。

    股东们看着附录,暗暗点头。心道诏夫人做事,就是妥帖。从不仗着(身shen)份欺负人。

    给股东们的账目,从来都是清清楚楚。而且每年年终,股东们还可以去商行总部查账。

    信封送到湖阳郡主的手中,湖阳就迫不及待的撕开封口,取出单据。

    “哈哈哈……大侄子媳妇果然没亏待本宫。”

    整个大厅都响着湖阳魔(性xing)的笑声。

    在场无数男人,听着这个笑声,顿觉浑(身shen)一紧,某个位置好痛。

    为何会有这样的错觉,他们也不知道啊。

    男人们互相交换眼神,全都是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

    果然湖阳这样的女人,一般人消受不起。

    陈驸马当年死得不冤。

    陈驸马牺牲自己一人,拯救了千千万万男人,英雄啊!

    还有那个伺候在湖阳(身shen)边的小狼狗,更是英雄啊!

    湖阳亲着单据,上面的金额太可(爱ai)了。

    真没想到,她能有上万两的分红。

    看来南城门外项目,还是很赚钱嘛。

    湖阳问小狼狗,“想要什么?本宫送给你。”

    小狼狗不卑不亢,摇摇头,“小的什么都不要。”

    “好吧,等本宫准备好礼物后,给你一个惊喜。”

    看来湖阳郡主对小狼狗,真的很喜欢啊。

    就是不知道,这份喜欢能持续多长时间。

    闲人居的每个人都喜笑颜开。

    那些奉命前来领取分红的管事,得了信封,也不敢私自拆开。而是急急忙忙赶回府邸,交给主人。

    代侯府,顾玫从管事手中接过信封,撕开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怎会这么多?账目是不是算错了?总听人说南城门外就是个吞金兽,小玖妹妹为了那些流民还有房子,找少府钱庄贷了几百万两,一年光是利息都要大几十万两。”

    “没有错,下面有附录,大少(奶nai)(奶nai)可以详细看看。”

    顾玫翻出附录,仔细对照,甚至还拿出算盘细细核算。

    “妈呀,没想到竟然这么赚钱。”

    顾玫发出一声感慨。

    当初她就投了不到一万两进去。可是这回分红,竟然有六位数,远超她的投入。

    她心头有些惴惴不安,“真能这么赚钱?”

    这才几年时间,就有成倍的回报,而且不用她((操cao)cao)半点心。这钱也来得太容易了吧。

    管事说道:“小的在那边偷瞄了几眼。有人投钱多,这回光是分红,就有七八万两。”

    顾玫啧啧称叹,“难怪别人都说小玖妹妹是招财童子。就凭她这本事,户部尚书也做的。”

    管事小的:“怕是比户部尚书做得还好。”

    顾玫哈哈一笑。

    ……

    开心,惊喜的人,不止顾玫一人。

    顾家姐妹,当初都投了钱到项目里面。

    最少的人,顾珊和顾琳,当年投钱的时候还是小姑娘,只投了几百两,这回都拿到了成倍的回报。

    顾珊拿到分红,很是懊恼。

    “只恨我当年太小,手上没钱。一点私房银子投给二姐姐,没想到会有这般丰厚的回报。也不知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她夫君魏七郎说道:“京城都传闻诏夫人有点金手。你当年没多投一点钱,的确损失很大。”

    “哼,你还笑话我。我当年要是有钱,怎会只投二百两。五妹妹顾琳,比我投得还少,今儿得了分红,怕是要哭晕过去。”

    夫妻二人互相调侃了几句,然后前往老夫人院落请安。

    到了老夫人那里,夫妻二人才知道,当年柱国公做主,从公中拿了钱投到了南城门外项目。

    今儿就是柱国公府收获的(日ri)子,几万两银子进账,而且半点不((操cao)cao)心。

    这等好事,全府上下都乐呵呵的。

    柱国公夫人开着玩笑,“早知道当年都投点钱。也不知诏夫人那里还需不需要银钱?”

    “少府钱庄敞开了给她供钱,她估计不乐意要我们的钱。”老夫人随口说了一句,柱国公夫人也就歇了心思。

    ……

    顾珍这些年,开销少,进项同样少。

    就靠着陪嫁的两个庄子铺子,每年能挣点零花钱。

    她夫君许三郎,因为家中没分钱,俸禄全都交公。她是一文钱都拿不到。

    她要替孩子攒钱,几年下来,愣是没给自己添一(套tao)头面首饰。庄子铺子的钱全都攒起来,留给孩子。

    但是在腊月二十这一天,她收获了意外惊喜。

    若非顾玖那边派人通知她,她都不知道今儿是分红的(日ri)子。

    当她撕开信封,看到单据上的金额,“哇”的一声叫出来。

    她又赶紧捂住嘴巴,生怕被人发现。

    她死死盯着单据上的金额,捂着嘴偷笑,笑得浑(身shen)抽搐。

    她做梦都没想到,她竟然能拿到这么一大笔分红,足有几千两。

    当年雨花巷吃了甜头,第二次顾玖募集资金的时候,顾珍咬咬牙,就留了一百两,将手头上所有的现银加起来足有两三千两,全都投给了顾玖。

    几年过去,没想到会有如此丰厚的回报。

    天啦,天啦,二妹妹根本就是她的福星。

    她正愁手头上银钱不凑手,从天而降,一笔巨款。

    她偷着乐半天,后来寻了个借口出府,到少府钱庄兑了银票,不过只兑了一千两的散碎银票。

    如今少府钱庄存钱,不仅不收钱,反而还倒给储户利息。

    顾珍想着能得点利息钱也好,便将剩下的银子都存进了少府钱庄。

    ……

    这一天,拿着单据,到少府钱庄兑钱的人不少。

    侯府,顾府,顾家姐妹,亲戚,柱国公府魏家,裴家,欧阳芙,萧琴儿,户部某些官员,少府某些官员,五城兵马司……

    很多很多。

    另外,当年先帝投了三十万两,是最大的股东。

    文德帝当年私下里拿私房钱投了五万两。王府从公中走账,投了五万两。

    这三笔大金额投资,都收获了极大的回报。

    只是这三笔投资,要怎么交给当事人,是个大问题。

    这一天,顾玖没去闲人居凑(热re)闹,她去了少府,找少府家令说活。

    少府家令乐呵呵的,看着顾玖,就跟看着金元宝一样,金光闪闪。

    少府家令当初可是将自己的棺材本都拿出来支持顾玖的项目,这回当然是收获颇丰。

    “老祖宗能别把我当成金元宝,行吗?”顾玖受不住少府家令那(热re)烈的目光,太吓人。

    少府家令捋着胡须,“老夫观你,越发的气派了。”

    顾玖:呵呵!

    “今儿分钱,自然气派。可是晚辈的内心此刻正在滴血。”

    “这是为何?”少府家令不解。

    顾玖问道:“老祖宗可记得,先帝当时投了三十万两到南城门。”

    少府家令恍然大悟,这笔账他当然记得。

    因为这三十万两,是从少府走的账。

    顾玖问道:“老祖宗教教我,这钱我该怎么支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