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50章今儿就放肆一回三更

时间:2019-01-09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去见了顾大人。

    提醒顾大人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别再让白姨娘管教顾琳。

    顾琳到了说亲的年龄,该给她找个嬷嬷,好生调教一番。

    顾大人拍着脑袋,“忙得忘了,都忘了五丫头的婚事还没着落。”

    顾玖嘴角一阵抽抽。

    什么忙得忘了。

    这两年顾大人在守孝,忙什么忙啊

    他根本就是没上心,忘了还有个女儿叫顾琳,行五,还没婚配。

    平(日ri)里,顾琳也不会到顾大人跟前溜达。

    一年到头,父女二人能见到一面就不错了。

    父女两人长久不见面,顾大人理所当然就把人给遗忘在了后院。

    顾大人接着说道“这事叫你嫂嫂去办。内院的事(情qing)都归她管。”

    顾玖叹了一声,“父亲好歹也该上上心。除了五妹妹顾琳,四哥顾珩,还有老七顾珲,老八顾珙的事(情qing),父亲也该放在心上。顾珩和顾珲尽管是庶出,也该给他们找个营生,不能叫他们整(日ri)闲着。”

    顾大人皱眉,发愁,“顾珩以前看着还好,本以为他读书能有出息,结果连考了几次,连个秀才都没考上。我看他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

    “读不了书,那就去从军。京营那边,我可以安排。”

    “从军”顾大人十分嫌弃,“顾珽已经从军,顾珩不能再去从军。而且他也吃不了这个苦。”

    “父亲怎么知道他吃不了这个苦父亲问过他吗”

    “不用问,我都清楚。”

    顾玖生气了。

    她面目严肃地说道“四哥读书读不出名堂,又不让他从军,请问父亲想让四哥做什么

    不趁着他年轻,替他找个营生,难道要他天天混(日ri)子说句难听的话,父亲在的时候,他还能混(日ri)子。

    等到父亲百年后,他怕是要讨口要饭。顾家儿郎,沦落那般田地,父亲就不觉着羞愧”

    顾大人脸色难看,“何至于如此。你不要夸大其词,耸人听闻。”

    顾玖冷哼一声,“父亲,我这回不是和你商量,而是告知你,家里这些兄弟,必须尽快给他们找个营生。绝不(允yun)许他们继续混吃等死。”

    “你简直是”顾大人本想呵斥顾玖放肆,话到嘴边,突然醒悟闺女已经贵为皇子妻,赶紧将放肆二字咽了下去。

    “父亲是想呵斥女儿放肆吗那今儿女儿就放肆一回。”

    顾玖是半点没客气。

    看着顾大人一副只为自己打算,不管子女死活,不管一家老小未来的态度,她就不打算再客气。

    若是兄弟姐妹们,还都是小孩子,顾大人这个态度没所谓。

    小孩子嘛,还不到承担责任的年龄。放任几年也没关系。

    但是现在,连最小的顾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其他兄弟们,一个个更是老大不小。

    就算是在现代社会,二十啷当的年轻小伙,也该想着找工作养活自己。

    更何况是在普遍早熟的古代社会。

    如果顾玖嫁的是普通人,她大可以不管这些庶出兄弟姐妹的死活。

    顾家有顾珽和顾琤支撑门户就行了。

    然而,她是皇子妻,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走向混吃等死的路而不过问。

    她也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些兄弟成为顾珽,顾琤的负担。

    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

    真到了他们落魄的一天,找到顾珽顾琤跟前,顾珽和顾琤真能一点都不管吗

    在这个宗族为本的年代,顾珽和顾琤做不到。

    就算是在现代社会,亲朋好友找上门来,也不能完拒之门外。就算不耐烦,还是得捏着鼻子,拿出一点精力去应付一二。

    顾玖不求这些兄弟能干成多大的事(情qing),只求他们不拖后腿,能有一个养活自己,养活一家老小的营生。

    所以她很不客气地和顾大人说道“一个家族想要繁衍生息,保子孙后代富贵荣华,靠的不是一代人,而是一代代人的努力。努力不是嘴上说说,更不是每(日ri)混吃等死,斗鸡遛鸟。

    靠习武从军,读书从文,靠功绩,靠钱和权,靠着大胆心细,严格教养家中子女,才能让一个家族长盛不衰。

    父亲对家中子弟放任不管,分明是要将他们养成废物。女儿不知道,他们做了废物,对谁有好处。

    现在顾家已经分家,大伯和大伯母不会轻易过问顾家的(情qing)况。父亲更应该担起教养的责任,好歹给他们一个营生。他们都是你的孩子,你不能只管生不管养。”

    顾玖对顾大人很不满,也没有丝毫的隐瞒。

    就差直接将顾大人一张脸撕下来,丢在地上狠狠踩踏。

    尽管如此,顾大人也觉着脸颊火辣辣的痛。仿佛被人左右打了一二十个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恼羞成怒。

    顾大人怒斥顾玖,“你一个外嫁女,家里的事(情qing)哪里轮得到你来管。”

    顾玖板着脸,“今儿女儿还真得管一管。我知道父亲看不起当兵的人,但是父亲别忘了,顾家靠军功起家。

    顾家人读书,是从父亲开始。父亲希望家中子弟都走上读书出仕的道路,也得看看他们适不适合读书,是不是那块材料。

    既然读不出名堂,就统统去从武当兵,好歹有个前程。”

    顾大人负隅顽抗,“这个家我说了算。我说不准他们去当兵,就是不准。”

    顾玖(阴yin)沉着一张脸,“父亲果真要为了一己私利,耽误他们的前程吗”

    顾大人反问,“什么前程你告诉本官,当兵能有什么前程”

    顾玖轻蔑一笑,“原来在父亲眼里,当兵竟然没有前程。隔壁侯府,嫡长孙也在当兵,父亲怎么说侯府上下习武,就连几位堂伯父(身shen)上都挂着武将职衔,随时都能上阵杀敌,父亲又怎么说”

    “那不一样。”顾大人狡辩。

    顾玖冷声说道“在我看来,都是一样。想当将军,就得从小兵做起。来人,去将几位少爷叫来。本夫人今儿要当面问问他们,到底想做什么难不成真打算一辈子混吃等死,做个废物。”

    许有四领命,连忙交代小黄门去请人。

    顾大人见状,恼怒不已,“顾玖,你不要太过分。”

    顾玖说道“我今儿就是过分,又怎么样”

    “你,你”

    “不好了,不好了。二姑(奶nai)(奶nai)同老爷吵起来了。”

    下人见机不对,急急忙忙跑去给顾琤胡氏报信。

    如今这府里,他们两口子管着。出了事,下人自然是找他们两口子。

    顾琤闻言,惊疑不定,“二姑(奶nai)(奶nai)怎么就和老爷吵了起来”

    “二姑(奶nai)(奶nai)要让几位少爷去当兵,说是不能叫他们继续混(日ri)子。老爷不同意让他们去当兵。两个人就吵了起来,而且越吵越厉害。二姑(奶nai)(奶nai)还叫人去将几位少爷请出来,要当面过问此事。”

    胡氏听完就说道“二姑(奶nai)(奶nai)的打算,才是真正替兄弟们着想。老爷拦着,到底是什么道理”

    顾琤略微知道一点,“父亲向来看不起武将,当初三哥当兵,闹了好大的乱子才勉强同意。如今二妹妹让兄弟们都去从武,父亲自然不乐意。我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吵起来。”

    “那怎么办”胡氏有些担心。

    几个小叔子整(日ri)里没事干,拿着公中的钱混(日ri)子,她是很有意见的。

    她赞同顾玖的看法,大老爷们哪能一直这样混着。既然读书读不出来,从武也是一条出路。

    结果顾大人就为了文武偏见,愣是不同意。

    简直是迂腐。

    她就不信,当兵吃粮,能比混(日ri)子差。

    现在还能混,等到顾大人百年之后,爷们们怕是要混成叫花子。

    别以为这是耸人听闻。

    多少世家大族,三两代过后,就会有人将(日ri)子过得穷困潦倒,整(日ri)里打饥荒,要么厚着脸皮四处打秋风。

    皇帝都有三门穷亲戚,更何况是顾家。

    像是顾老爷子的几位庶出兄弟,那(日ri)子不就越过越差,一到年底就揭不开锅。

    前两天还找侯府找大房打秋风,弄了点钱粮回去过年。

    说起来当年他们都是侯府公子,如今(日ri)子却过得这般惨,也是心酸。

    但凡当年他们有个正经营生,好好干着,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般田地。

    顾琤同胡氏说道,“我先过去看看。你守着后院,别让人惊动太太。”

    “我晓得。”

    太太谢氏因顾玥之死,受了刺激。现在脾气暴躁得很。

    胡氏特意拦着,才没让谢氏出现在众位姑(奶nai)(奶nai)面前。

    顾琤急匆匆赶到外院书房,几位兄弟都已经到了。

    顾大老板着脸,威严十足。

    他警告几个儿子,“我们顾家耕读传家,谁要是想不开去当兵,本官打断他的腿。”

    顾玖轻蔑一笑,“父亲总想打断的是女儿的腿吧。”

    顾大人(阴yin)沉着一张脸,“本官说了,顾家的家务事,轮不到你过问。”

    顾玖却说道“任何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情qing)都有可能牵连到大(殿dian)下,我(身shen)为皇子妻,有责任替(殿dian)下料理这些事(情qing)。四哥,七弟,八弟,我来问你们,你们是想继续这样混下去,还是去京营从军”

    三兄弟面面相觑,很为难。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嫁得最好的姐妹。

    他们夹在中间,无论选那边,势必会触怒另外一边。

    老七和老八都在犹豫。

    老四却率先做出了决定,“我想去京营当兵,就去大伯父那里。”

    有大伯父照应,升职加薪,只是等闲。

    而且明显二妹妹气运更强,父亲却在走下坡路。他自然要选择二妹妹。

    “混账”顾大人一声怒吼,“谁准许你去当兵的看我不打死你。”

    “父亲息怒。”顾琤赶紧出面劝解,“四弟自愿想起当兵,父亲不如给他一个机会。说不定真能闯出一条路。”

    顾大人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老六,你安的什么心你眼睁睁看着你兄弟去当兵却不拦着,你是怕有人和你争家产吗”

    顾琤一脸难堪。

    他本是出于好意,却没想到竟然被父亲曲解成包藏祸心。

    顾琤严肃道“儿子绝无此意。若是四弟能考取功名,儿子绝对会拦着他去当兵。”

    顾大人气得倒仰。

    老四顾珩年少时,是很聪明的,读书也很用功。

    顾大人对他是抱有期望的。

    结果顾琤顺利考取了秀才功名,而顾珩考了几次,还只是个童生。

    顾大人后来才发现,老四顾珩只会死读书,小时候看不出来,长大上考场一考,就显出了原形。

    很显然,顾珩并没有读书的天分。就算他一天花八个时辰在读书上面,也读不出名堂。

    现实对学渣没有一丝温(情qing),反而充满了冷酷。

    顾珩自己也颓废了一两年,对自己很失望。

    如今顾玖叫他去当兵,他就觉着这是一条出路。就算忤逆顾大人,他也要去。

    瞧瞧顾琤两口子,这几年靠着顾玖,小(日ri)子越来越红火。

    他就是太迟钝,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所以,这一回,他不会错过靠上顾玖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