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46章弄死她

时间:2019-01-07作者:我吃元宝

    啊!

    顾玥抓着心口,在怒叫,在嘶吼。狂沙文学网

    被顾琤抓包,被带回顾家,各种严重后果,都比不上顾玖的一句不甘心。

    顾玖一句话,给顾玥造成了足足十万点的伤害。

    她可以输,可以落魄,可以被人嗤笑侮辱。但是她无法接受顾玖的嗤笑奚落,无法接受自己最狼狈的一面被顾玖看见。

    她双目赤红,“休要胡说八道。你不就是运气好,才能当上皇子妻。明明我样样都比你好,我还有父亲母亲的宠(爱ai),凭什么最后嫁给皇孙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凭什么我的人生就该如此多挫折,而你却能顺风顺水,轻轻松松拥有一切。凭什么我想为自己活一回,你就要跑出来,打碎我的所有梦想?

    顾玖,我恨你。我今(日ri)落到这般田地,全都是因为你,都是你。我就算下了地狱,我也要诅咒你不得好死,诅咒你的儿子不得好死,你全家不得好死。”

    啪!

    顾玖没有和顾玥客气,直接一巴掌打在顾玥脸上。

    打完后,她又回到位置上,拿出手绢擦拭双手,“你都已经诅咒我全家,那我自然不能和你客气,对不对。”

    顾玥捂着脸颊,一脸仇恨地盯着顾玖。

    顾玖轻声一笑,“别这么盯着我。当初是你自己要死要活非要嫁给赵二郎,全家人反对,你可有听进去。

    结果赵二郎竟然是个断袖,只是娶个女人回去当摆设,顺便传宗接代。你受不了了,然后就将赵二郎给咔嚓了。

    后来你耍手段进入楚王府做妾,最后又被楚王赶出王府,难道不是咎由自取?

    你走的每一步,全都是你自己选的,没有任何人((逼))你选赵二郎,选楚王。你落到今天地步,难道不是你自己活该吗?

    就凭你这点脑子,就算你坐在我的位置上,你也活不过两年。你有什么资格同本夫人叫嚣。”

    “我不服!”顾玥哈哈大笑起来,“我就是不服。你想让我认输,做梦。”

    顾玖笑了起来,“你人不认输重要吗?你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彻彻底底。莫非你以为自己还有翻(身shen)的希望?谁给你的错觉?”

    顾玥脸色剧变,“你想对我做什么?我要见父亲,我要见母亲。我是顾家人,你不能对我动手。”

    顾玖看着顾玥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智障。

    “你和谢实勾搭多年,你们二人,确确实实只是一对狗男女。你受不了赵二郎,他便替你除掉赵二郎。你想进楚王府,他就帮你进楚王府。你想挣点银子花用,他就替你物色男人。这么多年,你们二人对彼此不离不弃,你们都是彼此忠诚的走狗。”

    “你休要胡说八道,污蔑我。你最好给我闭嘴。”顾玥怒斥顾玖,强作镇定,心中却惊疑不定。

    顾玖全都知道了,她怎么知道的。是不是葡萄那个死丫头说的?

    顾玥心中暗恨,想着等她脱(身shen)后,定要将葡萄打死了事。

    ((贱jian)jian)婢,竟然将她的事(情qing)都告诉了顾玖。

    这是背主。

    顾玖嘲讽一笑,“对了,有个问题我一直没得到解答。你生的那个孩子,到底是楚王的,还是谢实的?”

    “你在说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是在污蔑我的清白。顾玖,你不得好死。”

    顾玥震惊,像是一个受到玷污的清白女子,指着顾玖,恨不得撕烂她的嘴。

    然而她的内心,已经慌得不行。

    顾玖抿唇一笑,“你还有清白可言吗?顾玥,清白二字从你嘴里说出来,你不觉着羞愧吗?人至((贱jian)jian)则无敌,你倒是完美地诠释了这番话的含义。”

    “你修养羞辱我。孩子是楚王的,任谁来,我都是这句话。”顾玥掷地有声的说道。

    顾玖伸出一根手指头,左右摆动,“你错了。孩子到底是不是楚王的,你说了不算。”

    顾玥面色一僵。

    顾玖继续说道:“孩子会长大,如果孩子长得像你,还能蒙混过关。可要是孩子长得像谢家人,你可有想过后果?

    楚王府的人对谢实可不陌生,他长什么模样,楚王府上下人等都清楚。

    你想想看,过几年,孩子顶着一张和谢实七八分相似的脸,王府的人可不是傻子,结合你和他之间的传言,能猜不到真相吗?”

    顾玥捂住心口,眼神飘忽。

    嘴上她还在硬撑,“你休要胡说八道。孩子自然是楚王的血脉。你害了我,还想害死我的孩子,你这个毒妇。”

    “你毒杀亲夫,还敢指责本夫人毒妇。顾玥,谁给你的勇气?”顾玖面目(阴yin)沉地看着她。

    顾玥呵呵冷笑,“你想栽赃陷害我,说我背着王爷偷(情qing),混乱皇室血脉,我告诉你,你做梦。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你想害死我,我是不会给你机会。”

    顾玖摇摇头,讥讽一笑,“就凭你自甘堕落做皮(肉rou)生意,败坏顾家名声这一点,本夫人就有理由弄死你。

    混乱皇室血脉,只是让你罪加一等。加上谋杀亲夫,则足以让你被千刀万剐。

    你放心,诏狱的侩子手技术很好,剐你千刀(肉rou),还能保证你活着,有口气吊着,亲眼看着自己从一个人变成一具骨架。”

    “闭嘴,闭嘴!你休要吓唬我。”

    顾玥抱住自己,浑(身shen)颤抖,“你休想吓唬我,我不是吓大的。我真没想到,你会如此恶毒。”

    顾玖挑眉,“没想到你也怕的时候,真是少见。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死,对外就称冬(日ri)取暖不注意通风而死。二是伴随青灯古佛一辈子,在佛前老老实实恕罪,一辈子都休想踏出庵堂一步。”

    顾玥不敢置信,“你叫我做尼姑?凭什么?”

    顾玖冷着脸,说道:“就凭你该死,就凭我是诏夫人。”

    顾玥咬牙切齿,“两条路我都不选,我要见父亲母亲,我要嫁人。”

    顾玖摇头,“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嫁人。你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做尼姑。不会有第三条路。”

    “你没资格管我,我要见父亲母亲。你一个外人,休想决定我的人生。我是不会上你的当。”

    顾玥怒吼着,从(床chuang)上下来,想要冲出去找人。

    顾玖使了个眼色,几个小黄门上前,轻松制住了顾玥。

    许有四站在顾玖(身shen)边,躬(身shen)说道:“宫里有种秘药,服用后,叫人做哑巴。感恩寺那边,有专门调教她这样不认命的嬷嬷,不需一年,定叫她老老实实。”

    顾玖用顾玥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不想让她活着。她活着就是个祸害,祸害自己不够,还祸害一家人。她这样的人,死了最好。”

    许有四便说道:“药已经准备好了,保证见血封喉,绝无死里逃生的可能。不如现在就给她喂药,之后将尸体带到城外田庄,做成取暖闭气而死。”

    顾玖点点头,“这法子不错,就怕被人看出破绽。”

    许有四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也简单。换个办法,就是过程有些残忍。还请夫人回禀一二,以免污了夫人的眼。”

    “不不不,你们不能这么做。我是顾家女,你们不能杀了我。”

    顾玥连连摇头,此时此刻,她是真的怕了。

    顾玖闻声,朝她看去,“这会想活命,你倒是想起自己是顾家女。做那下((贱jian)jian)事(情qing)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是顾家女。既然你不想去庵堂,本夫人就成全你。动手吧。”

    “老奴遵命。”

    “不不不,我去庵堂,我做尼姑。二姐姐,饶我一命。我真的知错了,求你饶了我。呜呜……”

    顾玥吓得哭了出来,鼻涕眼泪一大把。

    她真的被吓坏了。

    似乎直到此时此刻,她才意识到她和顾玖之间的差距,早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泥潭。

    顾玖想要杀她,都不需要脏了自己的手,一句话,一个眼神,自有人替她办了。还不用担心落下把柄,被人查到头上。

    顾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身shen)子软得像是一滩软泥,差点就失(禁jin)了。

    顾玖看着她这副模样,着实很嫌弃。

    那么嚣张又疯狂的顾玥,竟然也不(禁jin)吓。随便吓唬一下,就没了人样。

    顾玖真是耻于同顾玥做姐妹。

    一想到,自己和这个软成一滩烂泥的女人同样姓顾,顾玖心头就泛恶心。

    “你们处理干净点。”

    顾玖不(欲yu)再和顾玥说话,起(身shen)准备离去。

    “不要走,求求你放过我……”

    顾玥在呐喊。

    顾玖回头看了她一眼,“自今(日ri)起,你便是个死人。”

    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