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45章心头在滴血

时间:2019-01-07作者:我吃元宝

    “招待外地来京世家公子这门营生,你家姑(奶nai)(奶nai)做了多长时间得了多少钱财”

    顾玖很冷静。

    反观顾琤,已经气得快要原地爆炸了。

    事到如今,丫鬟葡萄是有什么说什么,半点不敢隐瞒。

    隐瞒也没用。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顾玥那里自然是容不得她。

    葡萄就盼着顾玖能看在她老实交代的份上,能留她一条(性xing)命。

    “做了将近一年,前前后后接待了十几位外地进京的世家公子。具体得了多少钱财,奴婢并不清楚。估摸着能有一两万两吧。”

    顾玖又问道“你家姑(奶nai)(奶nai)私下里有说过什么吗比如将来怎么打算”

    葡萄摇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倒是提过一两回,都没说正经话。她常说与其嫁人,不如就这么过下去。等公子长大了,自然会替她养老。”

    葡萄口中的公子,说的是顾玥留在楚王府的那个孩子。

    顾玖嗤笑一声,“她倒是想得(挺ting)美的。她就没想过,有朝一(日ri)东窗事发,她儿子还会认她这个娘吗”

    丫鬟葡萄哆嗦了一下,“应该没想过吧。我家姑(奶nai)(奶nai)从不招待京城本地公子。”

    顾玖讥讽一笑,“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纸包不住火的道理,你一个丫鬟不懂,她能不懂吗

    随着和她接触的男人越来越多,她的事(情qing)迟早会被人传扬出来。

    届时,不光是她丢脸,顾氏一族都会因为她而蒙羞。幸亏发现得早,没有酿成大祸。”

    顾琤怒道“我这就去结果了她。((贱jian)jian)人,丢人现眼的东西,还指望着儿子养老,她做梦吧。”

    “六哥息怒,没必要为了顾玥而脏了自己的手。”

    顾玖叫住激动不已的顾琤,接着又说道“有关顾玥的事(情qing),必须瞒下来。庄子上的下人,六哥若是不方便出面,就交给我来料理。

    田庄那群被收买的下人,该闭嘴的都闭嘴,该打发的都打发。总而言之,一切要做到无形,不能让外面的人察觉到异常(情qing)况。”

    顾琤深吸一口气,郑重说道“多谢二妹妹,又要麻烦你。”

    “六哥客气。我也是顾家女,顾玥败坏顾家名声,我岂能袖手旁观。”

    顿了顿,顾玖又继续问葡萄,“还有什么事(情qing)没交代。我给你一个机会,把事(情qing)交代清楚。”

    葡萄眼巴巴地望着顾玖,“夫人会留奴婢(性xing)命吗”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没有资格讲条件。要么把所有的事(情qing)交代清楚,要么本夫人亲自送礼进诏狱。”

    葡萄哆嗦了一下,心头很恐惧。

    她犹犹豫豫,“还有一件事,奴婢要禀报夫人。”

    顾玖点点头,“你说。”

    “海西伯府那位姑爷的死,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你说什么”顾琤大惊失色。

    顾玖拦住顾琤,“六哥别急,听她说完。”

    葡萄豁出去了,“当时我家姑(奶nai)(奶nai)在海西伯府备受欺凌,赵二郎是个断袖,他根本不喜欢女人。海西伯府的长辈们((逼))着他留个后,他心头有怨气,就发泄到我家姑(奶nai)(奶nai)(身shen)上。我家姑(奶nai)(奶nai)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就”

    顾玖盯着她,“就什么想要杀赵二郎,靠你家姑(奶nai)(奶nai)一个人可不行。赵二郎在庄子外面的山上受了伤,是谁做的是谁帮了你家姑(奶nai)(奶nai)”

    葡萄脸色煞白,战战兢兢地说道“是,是谢少爷帮了我家姑(奶nai)(奶nai)。赵二郎受了伤,每(日ri)需要换药。我家姑(奶nai)(奶nai)在药里面做了手脚,然后赵二郎人就没了。之所以还要替赵二郎守孝一年,也是做给外人看的,为的是洗清嫌疑。”

    顾琤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实在是骇人听闻。竟然在那个时候,她就犯下杀夫大罪。”

    顾琤脸色都白了,显然受了不少刺激。

    这些事(情qing),任何一件单独拎出来放在某个人(身shen)上,都足以骇人听闻。

    然而,到了顾玥这里,不过是一件和无数件的区别。

    正所谓有一就有二。

    连亲夫都能谋杀,顾玥后面所做的事(情qing),又算得了什么。

    顾玖早就知道顾玥在赵二郎的药里面动了手脚,只是一直不知道,背后帮她的人会是谢实。

    “看来从始至终,你家姑(奶nai)(奶nai)(身shen)边都没少过谢实这个人。你家姑(奶nai)(奶nai)同他倒是要好,他怎么没娶你家姑(奶nai)(奶nai)。”

    葡萄连忙说道“我家姑(奶nai)(奶nai)从海西伯府回来后,谢少爷本来是想娶她的,好几次都说要到府里下聘。是我家姑(奶nai)(奶nai)拦着他,不肯嫁给他。”

    顾玖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

    顾玥那人,她太清楚了,“你家姑(奶nai)(奶nai)心气高,一心想要攀高枝,自然是看不上谢实。

    她利用谢实嫁入王府,也算是得偿所愿。谁能想到,最后又是因为谢实,她被赶出了王府。

    如果谢实没成亲,她被赶出王府后说不定真的就认命嫁给了谢实。

    奈何谢实已经有了妻室,她又不乐意嫁给鳏夫做后娘,又想过奢华的生活,便偷偷摸摸干起了皮(肉rou)生意。我说的可对”

    丫鬟葡萄磕头,“奴婢都交代了,没有一句虚言。”

    顾玖讥讽一笑,“你们这对主仆,真是叫人刮目相看。你和谢实之间,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吧。”

    葡萄将头埋在地上,一个劲地说道“求夫人饶命,求夫人饶命。”

    顾玖轻咳一声,拍拍巴掌。

    很快,许有四带着人进来,堵住葡萄的嘴巴,将人拖了出去。

    顾琤又急又怒,犹如(热re)锅上的蚂蚁。

    “二妹妹,顾玥那里,要如何料理此事可要告诉父亲”

    顾玖摇头,“父亲那里继续瞒着。顾玥那里,我来料理。不过我得先见见她。”

    顾琤说道“她疯癫得很,昨(日ri)从田庄回来就一直在闹。我干脆命人给她灌了药,叫她好生躺着。”

    “六哥处置得很妥当。正好还有时间,我过去见见她。”

    “我担心她会冲撞了二妹妹。”顾琤不太放心。

    “自家人,谈不上冲撞。六哥放心,我就是见见她,有些话想和她说。之后,该怎么料理就怎么料理,定不能让她继续玷污顾氏家族的名声。”

    顾玥被关在西北角小跨院。

    这地方偏僻,如今天气冷,更是少有人过来。

    顾琤将她关在这里,也是防止她闹起来,惊动了府中其他人。

    嘎吱

    门板陈旧,轻轻一推,就是嘎吱作响。

    屋里烧着火盆,却依旧暖和不起来。

    下人赶紧又添了两个火盆,才请顾玖进门。

    顾玖踩着地板,走进卧房。

    顾玥就躺在(床chuang)上,浑(身shen)软绵无力。

    “扶她起来。”

    顾玖往椅子上一坐,下人搬来两个枕头放在(床chuang)头,然后将顾玥扶起来坐好。

    接着,下人又给顾玥灌了药。

    “咳咳咳”

    顾玥剧烈咳嗽,咳嗽过后,她终于能发出声音,只是嗓音暗哑,听着刺耳。

    她目光愤恨,“怎会是你”

    顾玖轻蔑一笑,“不是我会是谁如果是父亲,你认为你还能躺在(床chuang)上冲人龇牙咧嘴吗”

    “你闭嘴,我的事(情qing)什么轮到你来管。”

    顾玖说道“你以为我想管你的恶心事你自甘堕落,败坏顾家名声,你是不是还(挺ting)得意的”

    顾玥冷冷一笑,“我是寡妇,我要和哪个男人在一起,顾家管不了。你们赶紧放了我。”

    顾玖嗤笑一声,“我本以为你只是疯狂而大胆,没想到你还愚不可及。你好哪个男人在一起,顾家的确管不了。但是前提是你和对方在一起,而不是做皮(肉rou)生意。把皮(肉rou)生意说成寡妇寻求女人的(春chun)天,你可真要脸。”

    “你闭嘴,闭嘴。你休要污蔑我。你想看我笑话,奚落我,你休想。你滚出去,我的事(情qing)轮不到你来过问。”

    顾玥疯狂如斯,双目赤红。她仇恨,愤怒,激动,嘶吼。

    任何人出现在这里都没关系,唯独不能是顾玖。

    顾玖盯着她,等到顾玥疯狂完了后,她才笑了起来,“在这里见到我,是不是觉着很丢脸,很没面子是不是很不甘心,争了这么多年,结果还是输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会不甘心。”顾玥怒斥。

    顾玖轻蔑一笑,“当初同住一个屋檐下,你处处压我一头,骄傲得不可一世。而今,我都没动手,你却已经将自己作践成了一个暗娼,而我则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妻,你能甘心吗你见到我,心里头,只怕已经在滴血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