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41章皇室血脉就是个屁三更

时间:2019-01-04作者:我吃元宝

    单凭李侍中一番话,刘诏自然不会相信先帝还有血脉流落在外。

    那个法号静思的感业寺尼姑,真要是替先帝生了个女儿,十多年来,她能忍着不说

    再说了,静思本是中宗的妃子,名义上是先帝的长辈。

    二人要是有了孩子,等于是先帝给中宗戴绿帽子,等于是**。

    李侍中却强调,“事关重大,本官不敢有一句虚言。”

    刘诏轻蔑一笑,“静思师太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我都清楚。她如果和先帝有了女儿,她会忍着不说还有,她的女儿,怎么会在你手中。

    李侍中,你可别告诉本(殿dian)下,这一切都是巧合。本(殿dian)下有理由怀疑,你和静思师太勾结,拐子案你也有份参与。”

    “本官就知道,此事一旦声张,我必定会被人怀疑。之所以不找少府,而是找(殿dian)下,因为(殿dian)下会相信我的清白。”

    李侍中一脸语重心长。

    刘诏半个字都不相信,“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来路。”

    “她的确是静思师太和先帝的女儿,你若不信,可以叫她进来看看。对了,她手里还有信物,可以佐证她的(身shen)份。”

    刘诏不置可否,“你先告诉本(殿dian)下,她怎么会在你手里”

    李侍中也没隐瞒,“静思师太过世后,我收到一封信,是她写给我的。托付我代为照顾她的女儿。她还在信中坦诚了孩子的(身shen)世。今(日ri)我将信件也带来了,(殿dian)下请过目。”

    说着,李侍中从怀里掏出一封发黄的信件,放在案几上。

    刘诏眯起眼睛,沉默地看完了信件上面的内容。

    “就凭一封信,你就信了你怎知她不是在耍你”

    刘诏对于静思师太在信中所说的话,是一个字不相信。

    李侍中蹙眉,“她的确是静思师太同先帝的女儿,你见了她便明白。”

    “那好,本(殿dian)下就见见她。”

    林书平得令,亲自将李侍中口中的女子带进厢房。

    年方十八的姑娘,青(春chun)美好,容貌出众,眉宇间的确和先帝有些相似。

    刘诏见过静思师太一面。

    这个女子,下半张脸,尤其是下巴和嘴唇的确长得像静思师太。

    说她是静思师太的闺女,想来没有疑问。

    但她是不是先帝的闺女,可就要打个问号。

    刘诏面无表(情qing)地问道“什么名字”

    女子轻蹙眉头,似是对刘诏的态度有所不满。她轻声回答,“苏文芷。”

    “你知道自己的(身shen)世”刘诏上下打量对方。

    苏文芷点头,“知道。”

    反应这么平静,刘诏有了点兴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苏文芷咬牙蹙眉,面色犹豫。

    刘诏似笑非笑,“你想恢复(身shen)份”

    苏文芷望着刘诏,“我能恢复(身shen)份吗”

    “不能”刘诏直接打碎了对方的梦。

    苏文芷明显恼怒,“为何不能。我(身shen)上的确有皇室血脉。”

    呵呵

    刘诏嘲讽一笑,“皇室血脉很稀罕吗皇室缺人吗多你一个,浪费粮食。”

    “你”

    苏文芷来之前,绝对没想到刘诏的态度会如此恶劣。

    李侍中打圆场,“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殿dian)下的长辈。”

    刘诏冷冷一笑,“就她长辈李大人是在开玩笑吗”

    李侍中突然感觉不太妙,“(殿dian)下何意”

    刘诏突然起(身shen),来到苏文芷面前,并围着她走了一圈,“我瞧着你很是碍眼。你这样的(身shen)份,本该如同(阴yin)沟里面的老鼠躲起来偷偷苟活。可你却无自知之明,非要跑出来彰显自己,连带着污蔑先帝的名誉。”

    “我没有污蔑他。”苏文芷没有躲避刘诏散发着恶意的目光。

    刘诏轻蔑一笑,他伸手抬起对方的下巴,“瞧你这张脸,的确是那个女人的种。((贱jian)jian)人之后,有什么资格行走在阳光下”

    “你闭嘴”苏文芷浑(身shen)颤抖,“都是你们害了她,害了她一辈子。如今她人都死了,还不肯放过她吗”

    啪

    刘诏突然动手,一巴掌打在苏文芷的脸上,嘴角出血。

    “大(殿dian)下,你这是什么意思”李侍中万万没想到刘诏会突然动手。

    苏文芷偏着头,轻轻擦拭嘴角的鲜血,“没用的男人,才会打女人。”

    刘诏冷冷一笑,“本(殿dian)下打的不是女人,而是反贼。来人,将这个女人抓起来,严加审问。”

    “(殿dian)下三思。”李侍中出声阻拦。

    “你敢”苏文芷眼中是仇恨。

    “本(殿dian)下有什么不敢,抓起来。”

    侍卫们得令,冲进厢房抓捕苏文芷。

    苏文芷没有反抗,她怒视刘诏,“你会后悔的。”

    刘诏恶劣一笑,“好啊,本(殿dian)下等着你。”

    苏文芷心中淌血,怒火中烧,“你一定会后悔的。”

    “带下去。”

    侍卫押着苏文芷下去。

    李侍中面色晦暗不明,神(情qing)不悦,“(殿dian)下这么做,到底何意本官信任(殿dian)下,才会将人带来。(殿dian)下却将本官置于不仁不义的处境中。”

    刘诏嘲讽一笑,“李大人就别演戏了。你把人带来,不就是指望着本(殿dian)下替你解决这个烫手山芋吗本(殿dian)下现在帮你料理了她,你不感激就算了,反过来怪罪本(殿dian)下,是何道理莫非李大人打算过河拆桥”

    李侍中本在喝茶,听到刘诏的话,不由得轻咳两声。

    咳嗽完毕,他才说道“(殿dian)下显然是误会了本官的意思。”

    刘诏呵呵一笑,“是不是误会,大人在意吗刚才本(殿dian)下动手的时候,大人是不是盼着我一刀宰了她。毕竟留着她,就是祸害啊。”

    李侍中连连摇头,“本官绝无此意。她是故人之后,本官受人所托,自是要忠人之事。本官只想好好安置她,让她下半辈子有靠。”

    “说得跟真的一样,李大人的(情qing)((操cao)cao)令人佩服。只是不知道,此事传到父皇耳中,父皇会不会猜忌李大人”

    刘诏分明是在威胁。

    李侍中皱眉叹息,“(殿dian)下对本官,果然抱有偏见。”

    刘诏笑了笑,不置可否。

    侍卫急匆匆闯进来,“启禀(殿dian)下,那个女人跑了。”

    李侍中大惊失色,“怎能让她跑了。”

    刘诏了然一笑,板着脸问道“派人追上去了吗”

    “我们的人已经追上去了。”

    “跟紧了,别把人弄丢了。”

    “卑职遵命。”

    侍卫退下。

    李侍中恍然大悟,“(殿dian)下故意放走苏文芷”

    刘诏斟茶,浅饮一口,“堂堂苏贵妃的女儿,能无依无靠,需要求助你我二人才能在世间生存

    李大人是不是太小瞧苏贵妃那个女人,一生行事,疯狂大胆又谨慎,(身shen)在感业寺,却将后宫玩弄于鼓掌中,她岂会没留下退路。

    李大人,你和那边牵扯不深吧。现在抽(身shen)还来得及,晚了,当心陷在里面,终有一(日ri)死于自作聪明。”

    刘诏的话很不客气,就差指着李侍中的面门大骂一句乱臣贼子,不得好死。

    李侍中面色难看,“(殿dian)下好意,本官心领了。等(殿dian)下顺藤摸瓜抓住了人,别忘了告诉本官一声。本官也很好奇,苏文芷背后到底还有多少人。”

    “本(殿dian)下答应你,有了消息后,一定会派人告知一声。不过,李大人该如何回报本(殿dian)下”

    李侍中一脸诧异,“(殿dian)下还需回报”

    刘诏呵呵一笑,指着(身shen)边的人,“本(殿dian)下也需要吃饭养人,不能做白工。”

    李侍中琢磨了一下,“(殿dian)下想不想调动一下前往吏部历练,如何”

    “不如何。”刘诏显然不满这个回报。

    李侍中皱眉,“(殿dian)下想要什么”

    刘诏很果断,“本(殿dian)下要进中书省。”

    李侍中脸都绿了,“(殿dian)下是在为难本官。”

    刘诏挑眉一笑。

    是啊,他就是在为难对方。

    李侍中自己将把柄送到他手中,他要是不利用,他就不是男人。

    李侍中龇牙,有些悔不当初,不该与虎谋皮。

    他想算计刘诏,没想到反过来就被刘诏算计。

    这人脑回路十分清奇。

    换做别的人,猛地听说先帝流落在外的血脉,难道不是该带回去控制起来,再慢慢调查吗。

    刘诏倒好,一言不合,直接翻脸。打人抓人放人跟踪人,一(套tao)接着一(套tao)。

    李侍中很心累,他最讨厌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殿dian)下一定要进中书省,也不是不行。不过今年时间不够,最快也要等到明年。”

    刘诏也干脆,“可以以一年为期,一年内,大人助我一臂之力,我自然也不会为难大人。”

    “那就说定了。”

    心累的李侍中,不乐意多做停留,道了一声告辞,便急匆匆离去。

    刘诏一人,自斟自饮,自得其乐。

    林书平上前,小声提醒,“(殿dian)下,天色暗了,可要启程回王府”

    刘诏说道“叫钱富查一查李侍中的老底。”

    “(殿dian)下忘了吗之前就查过李侍中的底细,没有任何为题。”

    刘诏笑了笑,“那就从他祖宗八辈查起,就不信这一点东西都查不出来。”

    “老奴遵命。”

    喝过了茶,刘诏启程回王府。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和大和尚打一声招呼,叫大和尚下次得了好茶叶给他留点。

    “阿弥陀佛,施主府中好茶叶堆成山,何必来抢贫僧的茶叶。”

    “大和尚真是一如既往的吝啬。要你一点茶叶,你就舍不得了。”

    “施主是貔貅吗,光进不出。”

    刘诏清淡一笑,“本(殿dian)下倒是希望自己是个貔貅。林书平,你替本(殿dian)下急着,等过了清明,就来找大和尚要茶叶。”

    林书平眉开眼笑,“老奴一定牢记心中。”

    大和尚一副交友不慎的模样,挥挥衣袖,“快走快走,佛门清修之地,不欢迎尔等一(身shen)(欲yu)念之人。”

    “大和尚当心犯了嗔怒。”

    大和尚面色一僵,道了一声佛号,干脆不说话。

    刘诏淡漠一笑,好在他还有点良心,没有继续刺激大和尚。

    下了山,直接回王府。

    一进门,就发现顾玖和御哥儿,母子二人似乎是在置气。

    “怎么了”

    顾玖哼了一声,“快来管管你儿子,我是管不住了。”

    “他怎么惹你生气你告诉我,我收拾他。”

    方嬷嬷心疼,“御哥儿很好,(殿dian)下可不能动手。”

    说着就要抱着御哥儿下去。

    顾玖怒吼一声,“不准抱他下去。”

    “先别生气,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你儿子脾气大得很,不准他吃零食,你瞧他胖成什么样子,他竟然给我耍小(性xing)子。你瞧瞧,瞧瞧”

    顾玖翻出一本本惨遭蹂躏的书籍和账本。

    御哥儿趁着大人不注意,拿着毛笔在书籍和账本上鬼画符。还没看完的账本,以及两本名家名作,就被糟蹋了。

    差点没将顾玖气死。

    年龄不大,脾气却比谁都大。

    也不知御哥儿的脾气像了谁。

    骂他,他就默默流泪,做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博同(情qing)。

    弄得顾玖哭笑不得。

    当真是打不得骂不得。

    刘诏听完事(情qing)经过,挽起袖子,“臭小子,皮痒了。我来揍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