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40章殿下竟然如此穷困潦倒

时间:2019-01-04作者:我吃元宝

    相国寺后山某院落,传出阵阵琴音。

    刘诏一(身shen)宽袍大袖,像个贵介公子席地而坐,双手抚琴。

    琴音时而悠远,时而高亢,时而如泣如诉,时而仗剑天涯。

    下人们躬(身shen)伺候在(身shen)边,连大气都不敢出。

    钱富从外面走进来,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敢上前打搅刘诏的雅兴。

    琴音骤停。

    一根琴弦断裂,高高弹起,从刘诏面门弹过,差一点划伤他的脸颊。

    “(殿dian)下可要紧”

    内侍林书平很担心地问道。

    刘诏沉着一张脸,伸出手,自有清隽小厮上前,为他擦拭保养双手。

    过去,这些事(情qing)都是漂亮的丫鬟在做。

    知道顾玖是个醋坛子,这些近(身shen)伺候的活,也都改由清隽小厮来做。

    不知(情qing)的人见了,还误以为刘诏有断袖之癖。

    刘诏朝钱富看去。

    钱富忙躬(身shen)说道“启禀(殿dian)下,李侍中到了。”

    他面有迟疑之色。

    刘诏问道“还有什么事”

    “李侍中带了一个女人过来。”

    刘诏嗤笑一声,“请李大人进来。”

    “那个女人”

    “另外找地方安排。”

    “老奴遵命。”

    片刻,李侍中被请进厢房,在刘诏对面席地而坐。

    “刚听闻(殿dian)下琴音,真乃天籁。不知何时有幸,能再听一回(殿dian)下的琴音。”

    刘诏轻轻擦拭着双手,下人将古琴搬下去,换上茶水点心。

    “李大人请喝茶。”刘诏面色清冷,并不接对方的话。

    李侍中端起茶杯,轻轻吹拂,浅饮一口,茶水温度刚刚好。

    茶香悠远。

    然而此刻并无品茶的心(情qing)。

    他将茶杯放下,“(殿dian)下果然沉得住气。”

    刘诏浅淡一笑,“父皇登基,还不到两年时间,本(殿dian)下自然不着急。”

    “可是你的兄弟们,却很着急。”李侍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刘诏。

    刘诏挑眉,“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李大人若是看好我的某个兄弟,自去就是,又何必辛苦走这一趟。”

    李侍中哈哈一笑。

    笑过之后,他才说道“换做别人说这番话,本官只当对方自大狂妄。不过换做(殿dian)下你,你倒是有这个底气。去年你借平乱的名义出京半年,实则是在南边((操cao)cao)练水军。

    就连你(身shen)边的几个心腹侍卫都留在了南边。本官听闻,水军渐成规模,正在不遗余力的肃清沿海祸害,打击海盗李海龙。”

    刘诏面色清冷地问道“李大人辛苦来见我,难不成就为了这些老掉牙的消息文德元年即将过去,你我二人,何不谈一谈文德二年的事(情qing)。”

    “(殿dian)下这般着急”

    “李大人不着急吗”

    刘诏轻蔑一笑。

    李侍中握着茶杯,“看来(殿dian)下已经猜到本官的来意。”

    刘诏没有否认,“略知一二。”

    李侍中说道“本官也不卖关子,南边有人托关系托到本官头上,希望水军的行动能限制在沿海附近。”

    刘诏哈哈一笑,笑过之后,他嘲讽道“莫非海盗李海龙托关系,竟然托到了李大人跟前他倒是有办法。”

    “托关系的人并非海盗李海龙,而是江南大都督府大都督。”

    刘诏眉头微动,“张大都督请托关系”

    “正是。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张大都督的面子不能不给。要不然(殿dian)下的水军在沿海一带,将寸步难行。”

    刘诏嗤笑一声,“大人是在威胁本(殿dian)下吗”

    李侍中摇头,“非也。本官是在替你攒人脉。”

    刘诏呵呵

    “这么说本(殿dian)下还要谢谢李大人。”

    李侍中也不废话,直言道“张大都督作保,诏夫人名下的海贸,保证每年能走三艘船的货物,绝无虚言。”

    自顾玖同周瑾翻脸后,顾玖的海贸生意一直不太顺利。

    天高皇帝远,江南那边的海商,个个阳奉(阴yin)违。

    什么皇子(殿dian)下,皇子妻,在大海上还不如海盗李海龙一句话好使。

    李海龙发句话,不让四海海贸的船通过,顾玖的货就出不了近海。

    李海龙就是这么嚣张。

    当然,李海龙只是海盗头子周瑾的化名。

    刘诏打击周瑾,周瑾就反过来打击顾玖在江南的生意。

    如今张大都督出面调停,似乎是个机会。

    刘诏笑了笑,问道“本(殿dian)下若是不同意,张大都督是不是要上本弹劾本(殿dian)下”

    李侍中说道“张大都督坐镇江南多年,在本官看来,四五年内,陛下不会撤换张大都督。”

    言下之意,刘诏要是不同意调停,四五年内,大家就乱斗一气。倒霉的未必会是张大都督。

    只因为刘诏(身shen)为皇子,有些事(情qing)朝臣能做,他不能做。

    他做了就是犯忌讳。

    就比如去年他偷偷前往江南训练水军。

    这事一旦被捅破,文德帝少不得要给朝臣一个交代。

    因为没有明旨让刘诏下江南训练水军。事关军权,他的(身shen)份又是皇子,这事很犯忌讳。

    很多时候,皇子的(身shen)份真没有皇孙(身shen)份方便。

    最大的区别,就是皇子不能掌兵权,至少不能明着掌兵权。

    过去,刘诏(身shen)为皇孙,还可以领兵作战。

    而今,他最多只能当当监军。手中掌握的兵权,不会超过一千人。

    刘诏缓缓摇头。

    李侍中蹙眉,“你不同意这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刘诏轻笑一声,“对方开出的条件不够。区区三艘货物,就想将水军限制在近海一带,他们是将本(殿dian)下当成了要饭的叫花子吗”

    李侍中问道“那你开条件,我替你争取。”

    刘诏笑了笑,“二十艘货物。”

    李侍中紧蹙眉头,“(殿dian)下的胃口未免太大。”

    刘诏轻蔑一笑,“李大人可以拒绝。”

    “本官无所谓,关键是长大都督那里可能不会同意。如果是十艘,本官倒是可以替(殿dian)下争取一二。”

    “十五艘,这是本(殿dian)下的底线。否则本(殿dian)下不介意把江南搅得天翻地覆。不管结果如何,本(殿dian)下始终都是皇子,沉寂几年就能翻(身shen)。至于张大都督嘛,未必还会是都督。”

    刘诏直言威胁,没有丝毫客气。

    李侍中有些为难。

    刘诏便说道“我不让李大人难做。京城到洛州的水泥路,要是李大人愿意,本(殿dian)下可以做主,给你一部分股份。”

    李侍中哈哈一笑,“(殿dian)下能做诏夫人的主”

    刘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李侍中连连摆手,“好好好,算本官说错了话。此事本官会尽量斡旋,也请(殿dian)下尽快写信给水军,限制他们的行动。”

    “本(殿dian)下自不会让李大人失望,前提李大人也别让本(殿dian)下失望。”

    “(殿dian)下放心,本官做事一向守信。”

    “如此甚好。”

    刘诏端起茶杯,浅饮一口。

    李侍中说道“今儿过来,本官还另有要事。”

    刘诏没作声。

    “(殿dian)下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本官带来了一位女子。”

    刘诏挑眉,等着李侍中的下文。

    李侍中继续说道“这人的(身shen)份十分敏感,本官没能力护住她,只好求到(殿dian)下跟前。”

    刘诏笑了起来,“本(殿dian)下为何要帮你护住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

    “因为这事是你们刘家人做下的孽。”

    刘诏呵呵冷笑。

    “谁做的孽,你找谁去。”

    “作孽的人已经死了。”

    “死了就死了,废话真多。”

    李侍中神色古怪地看着刘诏,“(殿dian)下当真不好奇这位女子的(身shen)份”

    刘诏冷笑一声,“李大人既然提到刘家作孽,估摸着这人该是皇室私生女之类的(身shen)份。这事,你该找少府。找本(殿dian)下没用。”

    李侍中却摇头,“这事还真的只能找你。找少府,她就活不成了。”

    “李大人倒是怜香惜玉,不如就收了她,将她带回去当宠妾养着。”

    “(殿dian)下害我。”李侍中直言说道。

    刘诏冷漠一笑,“李大人不也在害本(殿dian)下吗”

    “本官怎会害你。”

    “你让本(殿dian)下护着她,我家夫人那里你叫本(殿dian)下如何交代”

    李侍中嘴角抽抽,“没想到传闻竟然是真的。”

    哼

    “传闻(殿dian)下怕诏夫人,本官一直以为是无稽之谈,今儿才知空(穴xue)来风必定有因。”

    刘诏再次哼了一声。

    他反问道“若是大人家中一应开销,都是尊夫人一人承担。你怕不怕”

    李侍中张口结舌,一脸不敢置信,“(殿dian)下竟然如此穷困潦倒”

    刘诏太阳(穴xue)一抽一抽,脸色(阴yin)沉沉的,不作声。

    李侍中成功触怒了刘诏,却哈哈大笑起来。

    “能见到(殿dian)下真(性xing)(情qing)的一面,一切都值了。(殿dian)下可记得感业寺静思师太,中宗晚年最宠(爱ai)的苏贵妃详(情qing)请见473章”

    刘诏蹙眉,“本(殿dian)下要是没记错的话,她一把火烧死了自己。”

    “正是。她人死了,可是她的女儿活了下来。”

    刘诏心中惊涛骇浪,面上却不动声色,“她有女儿”

    “她的确有个女儿,年方十八。是先帝的骨(肉rou),你得叫她一声姑母。”

    “胡说八道”

    ------题外话------

    还有第三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