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39章想开点

时间:2019-01-04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轻咳一声,“都看完了吗”

    “诏夫人有何吩咐。”

    顾玖说道“京城和洛州两处收费站收入最高,也是我们的主要利润点,所以这两处一定要维护好,确保不出乱子。什么亲戚,朋友,这几年先别往这两处安排,免得仗着你们的势得罪人,闹得大家面上无光。”

    众人面露迟疑之色。

    顾玖扫视众人,挑眉冷笑,“怎么,不满意本夫人的安排”

    “当然没有。只是这两处不安排自己人,能放心吗”

    “有什么不放心的”顾玖看着反驳她的人,“收费站的人员,一半天狼军退伍,一半是从京城洛州两地招工。钱账分离,每月专人查账。你倒是说说看,哪里让你不放心”

    “诏夫人误会了,大家没有不放心。夫人的安排很好,防止有人徇私,我们肯定是赞成的。”

    这个时候,自然有人出来和稀泥,打圆场。

    顾玖轻声一笑,神色和缓了些许,“在座各位都是当地名门望族,关于打击山匪路霸的必要(性xing),想来你们都清楚。本夫人希望大家能同心协力,不给山匪路霸半条活路,定要将这帮祸害斩草除根。要做到这点,还需要各位鼎力支持。”

    说完,她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语气突然加重,“我不希望某天听见谁和山匪路霸有勾结的传闻。打劫过路商旅,不劳而获,的确很爽。希望这么干的人,都能承担相应的后果,能活过明年。”

    这是话中有话啊

    众人面面相觑。

    “夫人的意思,我们当中有人同山匪路霸勾结”

    顾玖似笑非笑,“有没有,个人心里清楚。今儿本夫人先将话撂在这里,大家好自为之。”

    这么说,真的有人同山匪路霸勾结

    谁

    谁这么想不开,竟然干这等勾当。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彼此之间都生出了警惕心。

    顾玖见这把火烧得不错,于是果断散会。

    众股东鱼贯走出圆桌会议室,大家纷纷摇头。

    “人心不古啊,我们当中竟然有人和山匪路霸勾结。”

    “谁会嫌钱烫手。这事大家都没少做吧。”

    “不要胡说八道,我们都是耕读传家,大大的良民,怎么可能和山匪路霸勾结。那不能。”

    “山匪路霸打劫了过往商旅,总得找人销赃吧。恐怕每个人家里都有那么几件赃物。”

    “荒谬污蔑无耻休要和老夫说话。”

    有人甩袖离去,有人看笑话,有人神色惊疑不定,有人面不改色

    众生百态,顾玖站在窗户后面,看了个一清二楚。

    她讥讽一笑,神色很冷。

    邓存礼躬(身shen)站在她(身shen)后。

    顾玖轻声说道“盯着这些人,明年找机会踢几个人出去。”

    “老奴明白。”

    这些股东,有不少人(屁pi)股都不干净。

    只要叫顾玖抓住了把柄,明年择期发难,届时踢一帮人出去,净化一下股东队伍。

    天冷,顾玖也没多做停留,上了马车启程回王府。

    再有半个月,三皇子大婚。王府里里外外,都已经开始布置。

    大红灯笼挂在屋檐下,看着很喜庆。

    在大婚之前,三皇子的两个侧室会提前进门。以免给新娘子添堵。

    其实不管是先进门,还是后进门,都会给新娘子添堵。

    谁乐意刚大婚,男人后院就添了两个妾室啊。

    有关于大婚一应事(情qing),皆有少府((操cao)cao)办。

    顾玖和两位妯娌,倒是轻松了许多。

    刚回府,欧阳芙就派人过来问她,要不要去看望四弟妹萧琴儿。

    四皇子的两个妾先后生了,四房添了一个庶子,一个庶女。

    以萧琴儿的脾气,这些(日ri)子自然不好过,怕是天天生闷气。

    顾玖想了想,同意了欧阳芙的提议,“走吧,去四房看一看。”

    妯娌二人约在花园碰面,欧阳芙先到了。

    “让二弟妹久等了。”

    “我也是刚到。大嫂最近似乎很忙,经常看你出府。”

    顾玖笑了笑,“生意上的事(情qing),偶尔还是需要我亲自出面料理。”

    欧阳芙打趣道“大嫂辛苦了。我们都是坐享其成,半点不((操cao)cao)心,就等着嫂嫂给我们分红。”

    顾玖随口说道“我呢,就是个劳碌命。我也想坐享其成,只是那样不适合我。不说这些,我们先去看望四弟妹。”

    顾玖含笑终止了话题,拉着欧阳芙前往四房。

    萧琴儿的心(情qing)的确很不好。

    就因为孩子多哭了几声,她就开始发火。

    “哭哭哭,整(日ri)就知道哭。我生你出来就是讨债的。”

    她一吼,孩子哭得更厉害。

    还不到一周岁的小姑娘,哪里知道那么多。见娘亲吼自己,自然是怕了,越怕就哭得越发厉害。

    (奶nai)娘要将孩子抱走,孩子却伸着手要亲娘。

    萧琴儿正在气头上,哪里肯伸手抱孩子。

    孩子见状,哭得更加伤心。

    “这是怎么了四弟妹心头不顺,也不该冲孩子发火。妞妞才多大点,瞧瞧,哭得多委屈,四弟妹就真不心疼吗”

    顾玖走进上房,亲自从(奶nai)娘怀中抱过孩子,交给萧琴儿。

    萧琴儿本来不想搭理孩子,可是孩子哭得着实可怜,又眼巴巴地看着她。

    她心头一软,下意识伸出手抱住孩子。

    孩子回到亲娘的怀抱,哭声瞬间小了下去。

    只是因为之前哭得太厉害,有些抽抽。

    萧琴儿拍拍孩子的背,替孩子顺气。

    “大嫂二嫂来了,都坐吧。我这里乱糟糟的,我自个也没收拾,倒叫你们看了笑话。”

    “四弟妹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不必见外。妞妞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萧琴儿扯着嘴角,勉强说道“孩子嘛,淘气。我心(情qing)不好,说了她两句,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也听得懂,就哭了起来。”

    顾玖笑道“孩子当然听得懂。她和你亲,你的(情qing)绪会轻易的感染到她。你高兴,她便高兴。你不高兴的时候,她自然也伤心。”

    萧琴儿闻言,笑了笑。换了个姿势抱着孩子,让孩子更舒服些。

    “四弟妹心(情qing)不好,不如出门散散心。”欧阳芙提议道。

    萧琴儿挑眉,冲欧阳芙甩了个白眼。她显然不领(情qing)。

    “二嫂说笑了,我哪有心(情qing)不好。我还没恭喜二嫂,过几个月,你那院里又得添个孩子。”

    萧琴儿似笑非笑地看着欧阳芙。

    前段时间,二皇子的一个妾查出怀了(身shen)孕。等到明年,二房又得添个孩子。

    欧阳芙竟然笑了起来,似乎半点不在意,“我家(殿dian)下有福气,我自然也是跟着享福。四弟妹该和我学学,看开点。就当是沾点福气。”

    萧琴儿哼了一声,“这样的福气我可不敢沾,我没二嫂那么想得开。”

    欧阳芙抿唇一笑,“事已至此,四弟妹不想开点,这(日ri)子可是很煎熬的。除非你有大嫂的本事,像大嫂管住大(殿dian)下那样,能管住四(殿dian)下。”

    顾玖哈哈一笑,“你们可别拿我开玩笑。太后娘娘每次见我,就是催我给我家(殿dian)下纳妾,我这(日ri)子也不轻松。”

    “(日ri)子都是自己过的,太后娘娘催归催,大嫂的好(日ri)子还不是照旧过着。”

    欧阳芙是羡慕的,但是并不嫉妒。

    凡事有利有弊。

    萧琴儿就真的嫉妒顾玖的好(日ri)子。

    她幽幽一叹,“可惜我没大嫂的本事。”

    欧阳芙接她的话,“四弟妹既然没那本事,就想开些。”

    萧琴儿哼了一声,“凭什么啊难不成我还得笑眯眯的目送他去睡小妾吗”

    这话粗鲁,却也是实话。

    欧阳芙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就凭你不想开点,为难的只是你自己,难过的也只有你自己。所以,为了自个好过,何不想开点。你有儿有女,好好经营,未必不能过得开心点。”

    这话倒是真心实意。

    可惜,萧琴儿并没有完听进去。

    她和四皇子刘议是表兄妹,又是青梅竹马,从小的(情qing)分。感(情qing)很不一般。

    不是说一声看开点,就能轻易看开。

    萧琴儿似笑非笑。

    孩子哭累了,躺在她的怀里睡了过去。

    她手酸痛,就将孩子交给(奶nai)娘。

    孩子睡得熟,幸亏没有醒来。

    她松了松手臂,朝顾玖看去,“大嫂也是想劝我看开点吗”

    顾玖挑眉一笑,“四弟妹不是小孩子,你要过什么生活,自然由你自己决定。”

    “大嫂是不是觉着我很傻”

    顾玖笑道“傻人有傻福。”

    欧阳芙低头一笑,萧琴儿可不是真傻,自然不会傻人有傻福。

    萧琴儿有些不高兴,“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既然拦不住,不如想开点,别那么在乎。可是人的心啊,有时候不受自己控制。不是嘴上说着不在乎,心头就真的不在乎。这一点二嫂应该深有体会吧。”

    “我很想得开。”欧阳芙一脸轻松地说道,“不就是几个妾,外加几个庶子庶女。反正不用我((操cao)cao)心,我自然想得开。莫非四皇子的妾,四弟妹还得((操cao)cao)心”

    “我((操cao)cao)心个(屁pi)。”萧琴儿怒道。

    “不用((操cao)cao)心就不必在意,四弟妹还是想开些吧。”欧阳芙抿唇一笑。

    说来说去,话题还是回到了原点。

    这就是个让人纠结的话题。

    看样子,萧琴儿一时半会是想不开的。

    ------题外话------

    每年过了元旦就会重感冒,似乎都成了定时打卡。

    感冒时,思路不太清晰,码字比较慢。

    不过,依旧每天三更。只是更新时间会稍微晚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