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37章大户人家

时间:2019-01-03作者:我吃元宝

    天色越发昏暗。

    才刚过申时三刻下午四五点钟,天已经黑得看不清面目。

    休息站里面,又多了几个人,都是过路的商旅。有走亲访友,也有做买卖的。

    一个中年农妇背着背篓,来到休息站。

    她站了会,看到有人出来,才敢怯生生地问道“这里收货吗”

    她口音很重。

    王麻子扫了眼她的背篓,用稻草盖着,看不清里面装的是什么。

    “收啊你背的是什么。”

    农妇小心翼翼放下背篓,拿开稻草,露出里面的物什。

    王麻子凑上去,咦,没想到竟然是新鲜的黑木耳,还有晒干的香菇。

    “这黑木耳哪来的”

    农妇很紧张,呐呐不言。

    王麻子这才意识到农妇有些怕他,可能也是因为不大听得懂官话的原因。

    “王先生,你出来一下。”

    王老童生听到呼喊,从里面跑出来。

    “什么事什么事”

    “问问她,这木耳哪里采的,还有吗下次能不能别采木耳,直接把长了木耳的木头给搬来,价钱好商量。”

    王老童生得了吩咐,用方言同农妇交流。

    听着熟悉的方言,农妇果然放松了一些。

    二人你来我往,说了好一会。

    王老童生打听清楚(情qing)况,“木耳是山上采的,野生。你要连木头也搬来,那木耳恐怕活不成。她说了,周围就她们那山沟沟产野生木耳,别地方都不行。你给多少钱收”

    王麻子很果断,“这木耳不错,我也不让她吃亏。按照市场价,每斤再添三文钱。这些晒干的香菇,我都要了。也按照市场价收。”

    王老童生和农妇交流,农妇露出惊喜的表(情qing)。

    她显然没想到,休息站的价格如此公道。难怪山那边的村民都说有好东西,别拿到乡里,拿到休息站,价格更好。

    虽然要走好远好远的路,差不多要走一天,才能走到休息站。

    谁让他们村子在山沟沟里头,出来一趟,极不容易。

    不过只要这些山货能卖上好价钱,别说走一天,就是走两天也值得。

    过了称,付了钱,农妇就准备返回。

    王麻子对王老童生说道“问问她,那么远,能赶回去吗走夜路那么危险,她一个女人恐怕不行啊。我们后院有大通铺,还有(热re)汤,一晚上只要一文钱。你问她要不要住”

    王老童生笑了起来。

    王麻子平(日ri)里看起来精明算计,又有点凶,其实为人很心善。遇到像农妇这样的穷苦人,都会尽量给对方一点方便。

    王老童生将王麻子的意思转达给农妇。

    农妇犹豫,说了一串的话。

    王老童生给王麻子翻译,“她要赶着去买药。”

    “有方子吗我们这里常备药材,问她要方子抓药,市场价,童叟无欺。你告诉她,我们这里还杂货铺,针头线脑,油盐酱醋茶都有卖。外面这么冷,干脆叫她进来得了。”

    农妇得知休息站就能抓药,显然很意外。

    她战战兢兢,跟随王老童生走进休息站

    屋里暖和得,让她第一回感受到什么是冬(日ri)的温暖。

    休息站内,果然有个小小杂货铺,什么都有得卖。

    王麻子将农妇交给王老童生后,就不管了。

    他提着一背篓的木耳和干香菇,朝厨房走去。

    大堂内,有客商看到木耳,心中欢喜。

    “老板,来份炒木耳,用肥(肉rou)炒,多搁点油。”

    “好嘞你先等会,这木耳还没洗过。”

    “行啊你慢慢弄,我们不着急。”

    天色黑了下来。

    收费站和休息站都挂上了灯笼,照着路面。

    黎大山本以为,不会再有车马经过。

    没想到,远远的就听见哒哒哒的声音,有马车从洛州方向过来。听响动,还不止一匹马。

    车队近了。

    并不是黎大山想象中的商队。

    看车马,看人头,像是大户人家出行。

    不管是商队,还是大户人家。只要走车马,就得交过路费。

    黎大山尽职尽责的做着登记。

    对方管事下了马车,交了过路费,问道“休息站里面可有上房”

    黎大山愣了下,冲休息站方向大叫一声,“王麻子,有人住店。”

    王麻子急匆匆跑出来,“客官住店”

    管事板着脸,不动声色的拿捏着姿态,“可有上房”

    “有有有。我们这里的上房分两种,一种是带院落,一种是二层小楼。这山里头,天气冷,我建议客官住二楼上房。被子都是洗干净晒过太阳,没人用过。晚上通宵(热re)水,还有浴室,可以沐浴。”

    “等等”

    管事来到装饰最豪华的马车前,躬(身shen)请示。

    片刻之后,管事告诉王麻子,“二楼上房,开三间。另外开五间下人房。”

    “我们这没下人房,只有两人间,三人间,四人间,还有大通铺。”

    “那就开五间四人间。”

    “好嘞。客官里面请,车马就放在马厩里,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看守,尽管放心。”

    从马车里面,下来几个女眷。

    最前面,是一位老太太。

    正巧,牛大壮从收费站里面出来,他随意扫了眼马车,咦了一声。

    因为他在马车上面看见了家族徽记。

    这年头,只有那种世家大族,才会有家族徽记。

    牛老大嘿嘿一笑,原来是大户人家啊。

    看这样子,是要上京城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王麻子将这群贵人安顿好了。

    牛老大溜达到休息站门口,招招手,把王麻子叫到跟前问话。

    “打听清楚了吗什么来头”

    王麻子嘿嘿一笑,“我出马,有消息是打听不到的吗问了那个管事,主家姓曲,武将世家,滕州大户,上京城走亲戚。我瞧着那位老太太,似乎是不高兴。恐怕不是走亲戚,是要上京城兴师问罪。”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上京城兴师问罪”

    “顺耳听了几句,听他们提到一句侯府。啧啧,侯府的亲戚,果然是大户人家。”

    王麻子口中的大户人家,正是滕州曲家,曲姑母的婆家。

    曲姑娘婚事不顺,还得罪了诏夫人。

    消息从京城传到滕州,曲老太太顿时就火了。

    曲姑母不肯跟随夫君去西北吃沙子,她老人家忍了。不肯回滕州老家尽孝,她也忍了。

    曲姑母当年口口声声说,要在京城为曲姑娘说亲事。

    几年过去,亲事不仅没着落,还得罪了贵人,这如何是好。

    于是乎,曲老太太干脆决定亲自上京城,料理儿媳妇还有孙女。

    一行人在二楼上房安顿下来。

    这上房收拾得果然干净,又暖和。

    曲二太太伺候着曲老太太喝(热re)汤。

    “这么冷的天,老太太就不该出门。大嫂那里,派个人说一声就成。”

    曲老太太皱着眉头,“成什么成。她仗着有代侯府撑腰,随便哪个人找去,都不给面子。也只有老(身shen)亲自上京城,仗着婆母(身shen)份管束她,她才会忌惮三分。”

    曲老太太口中的她,指的是曲姑母,曲家大太太。

    曲老太太很烦躁,“她带着四丫头在京城住了几年,恐怕心都住野了。代侯府老夫人最护短,到时候怕是会和代侯府起纠纷。”

    曲二太太说道“代侯府老夫人再护短,也不能拦着大嫂不回夫家尽孝吧。我们曲家又不是没人,她带着四丫头,在代侯府一住就好几年,真不怕被人说闲话。

    更何况四丫头还得罪了贵人,连婚事都被贵人一句话给否了。她们母女再不回曲家,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曲老太太点点头,“再有几天就到了京城,到时候先看看(情qing)况再做打算。”

    “儿媳听老太太的。”

    这一晚,住在八里铺休息站的客商,都很满意。

    大冬天,有暖和的(床chuang)铺,有(热re)腾腾的(热re)汤,美味饭菜,还有整晚供应的(热re)水。这一切都是一场极美好的体验。

    次(日ri)一早,客商们早早起来,打算吃过早饭就出发。

    休息站的伙计们,忙着招呼客商,忙着(套tao)马车,(套tao)驴车,(套tao)骡车,(套tao)牛车

    昨晚上,花了一文钱住大通铺的农妇,背着买好的药材,三尺棉布,盐巴,就准备出发回山沟沟里面的家。

    她走出温暖如(春chun)的休息站,回头又看了眼大堂,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她心里头下了决心,下次得了山货,还卖给休息站。还要把孩子带出来,见见世面。

    就算要多花一文钱睡大通铺,但是可以喝上免费冬瓜汤,也值了。

    只要多卖几次山货,当家的药费就有了。过年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吃上(肉rou)。

    等到明年当家的(身shen)体养好后,还能打些猎物卖给休息站。

    要是运气好,在深山里面采了药材,也能卖给休息站。

    这地方真好,比她去过最远的镇子还要好。

    农妇走进山林雾气中,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