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32章 杀鸡儆猴(三更)

时间:2019-01-01作者:我吃元宝

    五皇子刘诀,六皇子刘训,两兄弟自小就要好。

    自文德帝登基,王府没了长辈管束,这两兄弟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

    除了应付一下功课外,二人整日在外面胡混。结交了一大帮纨绔子弟,还都是些世家里面不成器的庶子。

    五城兵马司曾反应过,说两位皇子带着一帮纨绔,俨然成了京城祸害。

    大祸害不敢,小祸害没少干。

    上面呢,没反应。将这件事情给压了下来,都没捅到文德帝跟前。

    两兄弟靠着别人投献的银钱,整日里在外面花天酒地。

    好的没学到,各种乱七八糟的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这人,想学好很难。

    想学坏只需一晚。

    这话真没说错。

    刘诏身为长兄,敲打过二人一回后,再不过问。

    两兄弟越发大胆。

    等到陛下打算给他们指婚的时候,纸终究包不住火,出事了。

    一大早,六皇子的生母陈婕妤,竟然出宫回到了王府。

    破天荒啊!

    顾玖得到消息的时候,都有点不敢相信。

    陈婕妤怎么出的宫?

    为什么出宫?

    “六皇子殿下搞大了两个婢女的肚子,其中一个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

    这就是陈婕妤请旨出宫的理由。

    顾玖闻言,吃了一惊。

    她身为大嫂,不可能去关注小叔子的房中事。

    加上丫鬟有心隐瞒,顾玖不知道情有可原。

    让顾玖吃惊的是,“六殿下今年多少岁?十四还是十五?”

    “虚岁十六。”

    许有四躬身说道。

    顾玖龇牙。

    虚岁十六,实岁不过十四左右,就搞大了两个丫鬟的肚子。真能干啊。

    “陈婕妤怎会知道这事?”

    “因为陛下要赐婚,陈婕妤安排了嬷嬷回王府,管教六殿下身边的丫鬟小厮。这才发现有两个丫鬟怀了身孕。其他丫鬟,差不多都被六殿下糟蹋了一遍。”

    禽兽啊!

    堂堂皇子,大小丫鬟加起来一二十个。

    全都糟蹋了一遍,六皇子刘训还真是荤素不忌,而且完全不加节制。

    这么小的年龄,就阅女无数,真不怕早亡?

    顾玖捂着额头,“府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之前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

    “六殿下下了封口令,他那个院子里的人,都不敢乱说话。而且,不少丫鬟都存了攀高枝的心,估摸着巴不得能到六殿下身边伺候。”

    说的也是。

    顾玖认为做妾,是一条没有前途的路。

    但是在许多人眼里,给少爷公子们做妾,是一条捷径,是康庄大道。一人做妾,全家鸡犬升天,一辈子富贵都有了。

    更何况是给皇子做妾。

    这等好事,这年头不知道有多少人求都求不来。

    府里不知道有多少丫鬟,羡慕六皇子身边的丫鬟。早早的结下情分,一辈子就有了依靠。

    却不料,两个小妾偷偷有了身孕,打破了美好幻想。

    陈婕妤亲自回到王府,当然不是为了吃茶喝点心,而是为了立规矩,为了杀鸡儆猴。

    六皇子还没娶妻,丫鬟就先怀孕,打谁的脸?

    这事传扬出去,谁乐意将闺女嫁给六皇子殿下?

    陈婕妤还指望着六皇子殿下娶个名门贵女,得到女方助力。

    所以当她得知两个丫鬟偷偷怀了身孕,心中有多愤怒,不言而喻。

    陈婕妤去了六皇子居住的院落,没多久,那院子里就响起了六皇子刘训的鬼哭狼嚎。

    陈婕妤也下得了狠心,先将亲儿子打一顿板子,再收拾那些丫鬟。

    这一回,足足折腾了一整天。

    六皇子刘训被打了二十板子,差点去了半条命。

    两个怀孕的丫鬟,陈婕妤亲眼看着她们喝下打胎药。

    其他丫鬟,从五板子到二十板子不等。

    打完板子,一部分人留下来继续伺候,剩下的全都赶出去。

    一时间,那院子门口,全是丫鬟们的哭喊声。

    “殿下睡了奴婢的身子,奴婢这辈子,生是殿下的人,死是殿下的鬼。求婕妤娘娘开恩,不要赶奴婢出府,呜呜……”

    “那你就去死吧。”

    这就是陈婕妤的态度,既冷酷又无情。

    至于那两个怀了身孕的丫鬟,等孩子落下来,一样逃不了被赶出王府的命运。

    这番霹雳手段,着实将王府不少存心攀高枝的丫鬟给吓住了。

    就算拿身子伺候了殿下,也未必有名分,甚至连继续留在殿下身边伺候都有可能是妄想。

    被殿下睡了又怎么样?

    最后还不是白睡。

    要说对于此事,谁感触最深?

    自然是五皇子刘诀身边的丫鬟们感触最深。

    五皇子刘诀的院子,没比六皇子干净多少。

    只不过五皇子刘诀做事手段严苛,没有丫鬟敢背着他偷偷怀孕。

    料理干净六皇子的院落,陈婕妤顺便将六皇子刘训带回宫中管教。

    看来,陈婕妤这回是请了皇命,才敢这么做。

    六皇子这边出事,五皇子倒是安分了几天,没出去鬼混。

    不过他的好运用完了。

    投献的人,闹出了人命官司,苦主告到京城府尹衙门。五皇子被牵连其中。

    涉及人命官司,又是在天子脚下,京城府尹不敢隐瞒,给再多钱也不敢。第一时间,就将情况写成奏章,送进了宫里。

    文德帝看到这份奏章,当场就骂了人。

    “狗日的,整日不学好,尽给朕惹麻烦。常恩,带人将老五关进宗正寺,叫他好好反省。”

    常恩迟疑了一下,“陛下,要不要等案子调查清楚后再处置五殿下?万一五殿下是被人冤枉的……”

    “冤枉的又怎么样?朕罚自己的儿子,还需要理由吗?”

    常恩躬身领命,“陛下要罚五殿下自然不需要理由。老奴这就带人,将五殿下关进宗正寺,叫他好好反省。”

    文德帝点点头,“将他身边伺候的人好好审一审,该处置的绝不手软。”

    常恩知道,这回又有人要人头落地。

    之前六皇子刘训弄大丫鬟的肚子,已经让文德帝怒火中烧。

    因为陈婕妤主动揽了责任,文德帝才放了六皇子一码。

    这回五皇子犯事,很显然文德帝不打算继续姑息养奸。

    五皇子刘诀,人在家中坐,常恩从天而降。

    没有半句废话,直接将人带走,关宗正寺。

    院子里所有丫鬟婆子,小厮常随,全都被提走,关进诏狱一个个审。

    五皇子还口称冤枉。

    常恩冷冷一笑,“殿下就别浪费口舌了。咱家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奉了皇命。陛下说了,要收拾你,无需任何理由。把人带走。”

    全府上下,看着这一幕,人人自危。

    上回陈婕妤来,只是让某些存心攀高枝的丫鬟心中胆怯。

    这回常恩亲自出面,则是让全府上下所有人胆怯。

    常恩可是文德帝身边第一心腹,凶名赫赫。不是陈婕妤能比的。

    经过这回,王府不少人都安分了下来。

    文德帝如今的确不过问王府大小事情,但是一旦犯事惊动了文德帝,就是要命的后果啊。

    顾玖问刘诏,“五殿下和六殿下接连出事,是不是母后派人动的手?”

    刘诏笑了笑,“你不用管这些事情。”

    顾玖挑眉,“这么说,果然是母后动了手?母后怎么想到拿老五,老六开刀?”

    刘诏轻描淡写地说道:“杀鸡儆猴。”

    顾玖好奇问道:“猴是谁?”

    “某些人。”

    顾玖拉着他的手,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最讨厌说话说一半。”

    刘诏宠溺一笑,“都说了叫你别过问。”

    顾玖哼了一声,“改明儿我问钱富,他肯定知道。”

    刘诏摇头笑笑,“有人打裴家的主意,母后震怒,于是老五和老六就倒霉了。不过老五和老六的确欠打。”

    联想到刘诏之前说的杀鸡儆猴,顾玖心头一跳,“难不成三殿下想娶裴家的姑娘为妻?”

    刘诏笑笑,没作声。

    沉默代表了肯定。

    顾玖啧啧两声,“三殿下还真敢想,竟然敢肖想裴家的姑娘。他到底怎么想的?谁给他出的主意?”

    “他身边自有人给他出主意。可惜,他讨好了太后,却没能讨好母后。母后岂能让他染指裴家的姑娘。这回拿老五老六杀鸡儆猴,希望老三能有所长进。”

    顾玖琢磨了一下,“母后这回做事还挺迂回的,竟然没直接对三殿下动手。”

    刘诏一边琢磨着棋谱,一边说道:“老三最近表现得很好,父皇对他很满意。看在父皇的面子上,母后当然不会直接对他动手。只是他心太大,该敲打的时候也不能手软。”

    说完,他落下一子。

    顾玖心思没在棋盘上,她问道:“父皇还会给老三指婚吗?老五和老六呢?”

    刘诏说道:“老五老六心性不定,晚几年成亲比较好。至于老三,老大不小了,今年父皇一定会给他指婚。说不定年底我们就会多一个三弟妹。”

    “谁家闺女?”

    “现在还不清楚。要看父皇心意,还要看女方家的意思。”

    顿了顿,刘诏突然问起一件不相关的事情,“代侯府韩家,你熟悉吧。”

    顾玖点头,“熟悉的。玫姐姐就嫁到了韩家。”

    刘诏问道:“他们家是不是有户姓曲的亲戚,如今就借住在韩家?”

    “是啊!”

    顾玖惊疑不定,“你怎么突然问起此事?曲将军的夫人,正是来自韩家。因曲将军目前在西北当差,曲夫人就带着闺女回娘家居住。算起来,曲家母女在韩家已经住了好几年。前两年就听说要给曲姑娘说亲,到现在还没下文。”

    刘诏笑了起来,“曲家正在和老三接触,自然不着急。”

    噗!

    顾玖惊讶,“你的意思是,曲家想将闺女嫁给三殿下?”

    她要和曲姑娘做妯娌,疯了吧。

    刘诏说道:“曲姑娘身份低了些,做不了正妻,做个侧室足够了。”

    顾玖揉着眉心,“三殿下这回到底要娶几个?一口气娶三五个女人吗?他在闹什么?”

    “一正妻二侧室,也不算多。”刘诏轻描淡写地说道,“老三娘舅家胡家占了个名额,没意外的话,曲家可能也有个名额。至于正妻之位,还没定下来。”

    顾玖不痛快。

    “曲姑娘这人我不喜欢,她住在代侯府韩家,没少给玫姐姐惹事。她要是嫁入皇室,与我同住一个屋檐下,没遇到就算了,遇到了我怕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

    刘诏闻言笑了起来,“不过是个侧室,你无需给她脸面。想骂就骂,老三不敢吭声。”

    哼!

    “我看三殿下算计得很精明。”

    “算计得再精明也没用。”刘诏显然没将三殿下当成旗鼓相当的对手看待。

    顾玖丢下棋子,“这事定了吗?”

    她身为大嫂,才不会闲的无聊去关心小叔子的婚事。之前也没过问此事

    哪里想到,曲姑娘竟然有可能嫁进来。

    真是哔了狗了。

    刘诏说道:“还没正式定下来,全看父皇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