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28章 刷新下限

时间:2018-12-31作者:我吃元宝

    京城郊外,顾家田庄,今儿迎来了管家顾全。

    田庄庄头恭恭敬敬将顾全迎进大门。

    顾全忙着办事,没空应付庄头的谄媚讨好。

    他开口问道:“三姑奶奶人呢?”

    “人在后院。”庄头老实说道。

    顾全面容严肃,“带路。”

    庄头不敢怠慢,躬身在前面带路。

    顾家三姑奶奶顾玥,被关押在田庄将近两年时间。

    她瘦了,模样也老了些。

    身上穿的都是两年前京城流行的款式,发型也是两年前流行的。

    顾玥的时间,仿佛都停留在了两年前。

    两年田庄生活,磨掉了她的尖锐。

    她开始变得沉默,总喜欢用一双阴沉沉的目光看人。

    盛夏,屋里热,又没冰盆。

    她就坐在屋檐下,让丫鬟拿着扇子扇风,她自个则做着针线活。

    顾全看到这一幕,有些吃惊。

    记忆里,顾玥很少做针线活。

    她缺乏耐心,坐不住。

    针线活这种精细活,不适合她。谢氏也从不勉强她。

    没想到在庄子里住了两年,倒养出了耐心。

    “三姑奶奶好!”顾全行了个礼。

    顾玥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顾管家稀客,坐吧。”

    她神情淡淡的,没有愤怒,没有惊喜,甚至都没问一声顾全为何突然到来。

    就像是街坊邻居路过,随口招呼一声请坐。

    顾全也没客气,就在竹椅上坐下。

    院子里的桂花树随风摇晃,带来了丝丝凉意。

    “三姑奶奶不问问小的为何到来吗?”

    顾玥神色平静地说道:“左右脱不了父亲的吩咐。父亲这回派你跑这一趟,莫非是要赐一杯毒酒,叫我死吗?”

    她语气清清淡淡,说出的话,却一如既往的不中听。

    顾全心想,之前的一切果然都是假象,顾玥还是那个顾玥。一张口就能噎死人。

    “三姑奶奶误会了。”

    顾玥笑了笑,这也是今天她第一次笑。

    “你说吧,我听着。”

    顾全斟酌了一下言辞,“小的这回过来,是要接三姑奶奶回府。”

    顾玥诧异,针线活也不做了。

    她表情先是明显的怔愣,接着又笑了起来,笑容很浅,还带着一丝嘲讽。

    她说道:“老爷不会无缘无故接我回去。说吧,是因为什么事?总不能是太太出事了吧。”

    “三姑奶奶放心,太太一切都好。”

    顾玥盯着他看,等着他的下文。

    顾全有些为难,看样子不说实话,顾玥不会跟他离开。

    他咬咬牙,说道:“老爷为三姑奶奶寻了一门婚事。小的这回接三姑奶奶回去,就是为了相看。”

    顾玥闻言,嗤笑一声,“老爷还没出孝吧,这么着急要把我嫁出去,他果然容不下我。”

    “三姑奶奶误会了,老爷都是为了你着想。三姑奶奶下半辈子,总得有个依靠吧。”

    顾玥扬眉一笑,“我有兄弟,将来老了,就靠着我兄弟养老,难道不行吗?”

    “总归不太好。”

    “没什么不好的。你回吧,告诉老爷,我在这里挺好,无需惦记。那个什么婚事,就当没发生过,直接拒绝了吧。”

    顾玥埋头,继续做着针线活。

    丫鬟葡萄打着扇子,始终维持着一个固定的频率,都没给顾全一个正眼。

    顾全有些着急,“三姑奶奶就不问问男方是谁,有什么条件吗?”

    顾玥嗤笑一声,“我是三婚,能有什么好婚事。左右不过中年鳏夫,嫁过去给人当后娘。姑奶奶没那兴趣。”

    顾全皱起眉头,“这是老爷的安排,三姑奶奶还是赶紧收拾行李,随小的回去吧。”

    顾玥放下手中的针线活,“顾全,姑奶奶问你一句,我以前是什么身份?”

    顾全愣住。

    顾玥也没等他回答,直接说道:“我以前是楚王府良娣,虽是个妾,也是上了皇家玉蝶,是有名分的人。还替楚王生养了一个孩子。

    我享受过锦衣玉食,我还有丰厚的嫁妆,如今叫我嫁给中年鳏夫,给人做后娘,他配吗?

    对方多大的脸,敢娶前楚王府良娣。真不怕姑奶奶我一刀子捅死他。你是知道的,这事我做得出来。

    将我这番话原原本本本告诉老爷。老爷若是不想和人结仇,就别惦记着我的婚事,别随便找个人将我打发出去。”

    顾全闻言,脸色一白。

    顾玥冷哼一声,低头继续做她的针线活

    杀人这事,她又不是第一次做。

    男人看似强大。

    但只要计划好,杀一个男人,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叫她嫁人当后娘,顾大人打的好主意,她却不愿意顺从。

    都说初嫁从父,再嫁从己。

    她不愿意嫁,顾大人拿她也没办法。

    顾全问道:“三姑奶奶就一点都不好奇?真想一辈子待在庄子里,过着清苦的生活。”

    顾玥笑了笑,“去年我叫六哥拿着我的嫁妆,替我置办了一个小田庄,两个铺面。据说铺子生意还行,今年应该能有一千两的左右的进项。我住在田庄,花钱的地方少,一年下来也能攒些银子,足够养老了。顾管家就别替我操心,我死不了。”

    顾全张口结舌,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合适。

    “三姑奶奶还是再考虑考虑。”

    顾玥摇头,“没什么好考虑的。姑奶奶我没兴趣给人做后娘。”

    “田庄日子清苦。”

    “习惯了。顾管家,你看我的针线活做得好吗?”

    顾全愣了下,迟疑道:“还行。”

    顾玥冲他笑了笑,“顾管家没见过我以前的针线活。要是见过,你就不会说还行。”

    顾全尴尬一笑。

    顾玥摆摆手,“你走吧,我就不留你了。葡萄,替我送送顾管家。”

    丫鬟葡萄收起扇子,微微一躬身,“顾管家,请!”

    顾全没法子,只能起身离开。

    他还是有些不甘心,走到田庄大门口,回头看着丫鬟葡萄,“你家姑奶奶到底怎么想的?她真要在田庄过一辈子吗?”

    “我家姑奶奶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她真实的想法。现在的生活虽然清苦,却少了许多纷争。安安静静过日子,没什么不好。”

    “她还这么年轻,受得了?”

    丫鬟葡萄低头一笑,“挺好的,受得了。”

    顾全不太相信。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顾玥那样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田庄清苦的生活。

    若非顾玥说话一如既往的带刀子,顾全甚至要怀疑顾玥是不是被魔怔了,换了个芯子。

    顾全摇摇头,只能先回府,请示顾大人。

    丫鬟葡萄目送管家顾全离去,然后回到后院当差。

    顾玥已经收起了针线活,喝着井水镇过的西瓜。

    她问葡萄,“人送走了?”

    葡萄点头,“走了。”

    不用顾玥吩咐,她自己就拿起一片西瓜吃起来。

    顾玥神色淡淡的,也不说她。

    “还在孝期,就急着把我嫁出去,莫非是没钱了,想要趁机收一笔聘礼。”

    葡萄吃完了一块西瓜,拿出手绢擦擦手指,“姑奶奶真不嫁吗?”

    “嫁什么嫁?我脑子进水才要嫁人。现在不好吗?你不满意?”顾玥目光不善地盯着葡萄。

    葡萄摇摇头,“奴婢就是替姑奶奶可惜。”

    顾玥嗤笑一声,“少说废话。收拾收拾,下午我们出去逛逛。”

    两年过去,在金钱攻势下,田庄的人,都被顾玥给收买了。

    那几个看守顾玥的婆子,更是成了顾玥的马前卒。

    如今她可以随意进出田庄,偶尔还会去京城逛一逛。

    她有嫁妆,每年都有收入。

    更幸运的是,当初她还在王府的时候,还投了顾玖的南城门外项目,投了好几千两。

    这笔投资,给她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每年年底的分红,就能让她过得十分舒坦。

    钱是人的胆。

    有钱的顾玥,靠着顾氏这个姓,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下午,她坐着驴车,往十几里外的另外一处田庄赶去。

    这处小田庄,是用她嫁妆置办的。

    庄子很小,只有三顷土地,其中有一半都是坡地,水浇田不到一百亩。

    田庄深处,是一栋两进的小宅院,用高高的围墙围着。

    外面看起来不起眼,内院屋舍却布置得极为舒服。

    各种奢侈物件,都能在卧房里找到。

    下人得知她要来,提前摆好了冰盆。

    这庄子里的下人,全都是她买来的,都是她的人。

    往榻上一趟,感受着冰块的凉意,这才是她该过的日子。

    “夫人,谢公子来了。”

    在这个宅院里,顾玥要求所有人称呼她为夫人。

    丫鬟口中的谢公子,就是谢实。

    谢实休沐,就顺便来顾玥这里坐一坐。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个外地来京的世家公子。

    男人女人,都不是没经历过的清纯人,都知道该做什么。

    外地来京的世家公子,在乎的是顾玥前楚王府良娣的身份。这个身份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个妾,一文不值。

    但是在某些人眼里,这个身份代表了一种隐秘的快感。

    就像是在偷偷给楚王戴绿帽,光是想一想,灵魂都在兴奋颤抖。

    至于顾玥在乎的是什么?

    呵呵!

    那位世家公子给顾玥送来了一份礼物,一对水色透亮的玉镯,外加一对翡翠耳环,一根宝石簪子,一对步摇,价值不菲。

    顾玥瞧着礼物很喜欢,便留了公子喝茶。

    之后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而谢实则领着丫鬟葡萄去了厢房温存。

    等一切结束,外地来京的世家公子便被顾玥赶走了。

    她从不留人过夜。

    谢实来到卧房,找顾玥说话,替顾玥按摩酸痛的腰身。

    丫鬟葡萄安静地伺候在旁边,脸上是一副满足的模样。

    顾玥调笑道:“自从有了滋润,葡萄就越来越水灵了。”

    丫鬟葡萄偷偷一笑。

    谢实盯着顾玥,玩笑道:“吃醋了吗?”

    顾玥冷哼一声,“我吃什么醋。你是你,我是我,分清楚些。”

    谢实笑了起来,似乎很满意顾玥的态度,“这回我能休五天。走的时候,我再来看你。”

    “别来了。我家里这几天可能会再派人过来,别让人看见你。”

    “关于你的婚事?”谢实问道。

    顾玥嗯了一声。

    谢实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嫁吗?”

    顾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希望我嫁吗?”

    谢实一脸诚恳地说道:“我尊重你的想法。”

    屁!

    顾玥一眼就看穿了谢实。

    谢实给她介绍人,也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或是人脉关系。自然不希望她嫁人。

    谢家不比当年,收入有限。

    能靠这种办法挣钱,谢实从不嫌弃,并且还越来越有干劲。

    只是顾玥挑剔,不仅要长得好,体力好,还要家世好,准备的礼物合心意才行。否则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谢实不敢忤逆她,只能尽量替她寻觅目标。

    三五个月,总能找到一两个。

    偶尔也有老熟人二次三次光顾。

    这事两人做得隐秘,都怕人知道。

    不过顾玥有底牌。

    她是寡妇,又不是节妇,无需给任何男人守节。

    真被人发现了,大不了找个借口敷衍过去。

    你情我愿的事情,怕个屁。

    不过最好还是别叫人知道。因为顾大人要脸。

    顾玥用脚趾头,勾起他的下巴,“放心,姑奶奶我不嫁人。除非你肯娶我。”

    谢实哈哈一笑,他知道这是一句玩笑话。

    顾玥冷哼一声,一脚踢在谢实胸口,“滚出去,别进我的卧房,脏。”

    谢实习惯了她的阴晴不定,笑着说道:“那我先回去了。你有什么需要,叫人告诉我一声,我定帮你寻来。”

    顾玥冷笑一声,“别忘了,你欠我。”

    谢实拱手作揖,赶紧离开。

    他的确欠了顾玥。

    因为他,顾玥身上一道刀疤。因为他,顾玥被赶出了王府。

    因此,谢实在顾玥面前,总是心虚。

    葡萄送他出门。

    谢实同葡萄闲聊,“你家姑奶奶脾气越来越大。”

    “别理她,她就是少了男人滋润。”

    谢实捏着葡萄的脸颊,“你这样说她,不怕她收拾你。”

    “我不怕。她的事我全知道,她不相信别人,只有我能伺候她。你下次什么时候过来?”

    “三天后,我再来一趟。你能瞒着她出来吗?”

    丫鬟葡萄咬着唇,“怕是有困难。她身边离不得人,就连我如厕,她也要再三催促。”

    谢实一脸失望,“那怎么办?我想你的紧。”

    说完,就开始上手,搂着葡萄的身子。

    夏天,衣衫薄。

    几下几下,葡萄就软了身子。

    她拉着他的手,“要不今晚别走了,就在这里过夜。”

    谢实有点忐忑,“我怕她发怒。”

    “不怕,我能哄住她。”

    谢实心动。于是两人又钻进了厢房。

    丫鬟葡萄迟迟没回来,顾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在干什么。

    “贱蹄子,离不开男人的狗东西。”

    骂了一顿,发泄了心头的郁气,顾玥才叫下人打热水清洗身体。

    顾玥喝了两杯茶,丫鬟葡萄才姗姗来迟。

    看着葡萄被滋润得年轻了两岁的模样,顾玥冷哼一声,“浪蹄子,见到男人就走不动路。”

    葡萄笑嘻嘻的,“都是姑奶奶教的好。”

    “放屁!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些。”

    葡萄笑笑,不作声。给她换了茶水,又上了点心,叫厨房准备晚饭。

    “人呢?这回走了吗?”顾玥随口问道。

    葡萄摇头:“没呢,他累了,奴婢就叫他在厢房歇息。”

    顾玥冷笑,“敢情这宅子里,如今都由你这个贱婢做主。我这个当主子的,反而要看你脸色。”

    葡萄笑了笑,“下午那位公子,没伺候好姑奶奶吗?”

    “滚!”顾玥发了脾气,“你巴心巴肝的巴着谢实,他也不可能纳你为妾,给你名分。你可想清楚了,别最后被他骗财骗色。”

    葡萄沉了脸,“姑奶奶说这些做什么?奴婢这辈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休想将奴婢打发出去。奴婢死也不会嫁给谢公子。”

    就差赌咒发誓表忠心。

    顾玥见状,勉强满意。

    “记住你说过的话。你若是骗了我,我定不会饶你。”

    “知道了。你就是多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