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26章 拉郎配(三更)

时间:2018-12-31作者:我吃元宝

    “哈哈哈……”

    湖阳郡主放声大笑。

    自禁足后,福明由公主贬为郡主,是她唯一高兴的事情。

    她不能出府,又不能广宴宾客。就只能领着府中几个面首,吃吃喝喝,以此庆祝。

    多少年了,今儿总算出了一口心中的郁气。

    如今想来,当日大侄子媳妇在兴庆宫说的那番话,很有道理嘛。

    她心头的确留下了伤痕,需要有人帮她抚平。

    哼!

    皇兄就是不理解她。

    湖阳偷偷抱怨了一通,转眼又高兴起来。

    “来人,伺候笔墨。”

    下人急忙准备文房四宝,好奇湖阳要写什么。

    湖阳郡主提笔,想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落笔。

    最后她干脆写了一封口语化的书信,叫下人给顾玖送去。

    “大侄子媳妇对本宫帮助良多,这回福明被贬斥,本宫很高兴。本宫最该感谢的就是她。只是因为本宫的原因,累得她也被禁足,本宫很是过意不去。行了,如实将这番话转告给诏夫人。记住,一定要带回诏夫人的回信。”

    下人领了差事,急匆匆赶到王府送信。

    顾玖正无聊着,收了湖阳的信件,看完后哈哈一笑。

    湖阳别的本事没有,逗乐子的本事很厉害。

    “姑母要求回信,是吗?”

    “我家殿下的确是这么说的。”

    顾玖想了想提笔回了一封信。

    她没想到的是,自这封信开始,禁足中的湖阳郡主竟然找到了新的乐趣。

    湖阳三天两头给顾玖去信,还要求必须回信。

    有时候甚至一天一封信,还乐此不彼。

    信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就说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顺便聊聊心情。

    直到有一天,顾玖在湖阳的信件里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个提议。

    也不知道湖阳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竟然知道镇国公府崔家曾向苏家提亲,苏家后来委婉拒绝的事情。

    湖阳神来之笔,就在信里头写道:“大侄子媳妇,你那个苏家表哥,本宫派人了解了,极好的一个人,就是年龄稍微大了些。不过年龄大也有年龄大的好处,疼人。你看,我家敏敏配你家苏表哥怎么样?”

    咳咳咳……

    顾玖差点被呛死。

    湖阳怎么会生出将陈敏嫁给苏政的想法?

    这完全称得上是天马行空。

    她扶额,心很累。

    平息了一会,她才问送信的郡主府家令,“你家郡主怎么会知道苏家的事情?”

    郡主府家令微微躬身,说道:“我家郡主最喜欢听市井流言,每日都会遣人出门打听。不知怎么的,就打听到苏家和崔家的事情。”

    顾玖龇牙,突然觉着后槽牙有点疼。

    “你告诉你家郡主,这门婚事不成。”

    郡主府家令一脸为难,“夫人还是写信,亲自告诉我家郡主殿下吧。要不然,下官无法交差。”

    罢了,她何必为难一个送信人。

    顾玖提笔写信,就三个字,“不合适。”

    将信纸折叠,放入信封,交给郡主府家令,“带回去交给郡主殿下。陈敏是陛下的外甥女,无论如何,宫里都会替她相看一门合适的婚事。郡主殿下无需操心。”

    郡主府家令收下信件,“下官会将夫人的话,如实转告我家郡主。只是郡主娘娘听不听,下官无法保证。”

    “没关系,你照实说就行。”

    顾玖以为湖阳看过了信件后,就该打消荒唐的想法。

    结果湖阳郡主根本没想过要放弃。

    第二天,她又派人给顾玖送信。

    信中罗列了各种理由,认为苏政和陈敏二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顾玖嗤之以鼻,心道湖阳郡主疯了吧。

    就因为她的缘故,于是爱屋及乌,就觉着苏政很好,想将闺女嫁过去。

    荒谬!

    如今的苏家,不是二十年前钟鸣鼎食的官宦世家。

    如今的苏家,只是普通富户,小有资产。

    苏政也只是一个七品小官,仕途前程,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虽说陈家被砍头,几乎灭族,只剩下陈敏陈律兄妹二人。

    可是陈敏毕竟是先帝的外孙女,是文德帝的外甥女。

    就凭借这个身份,陈敏嫁谁不是嫁,何必屈就苏政。

    而且苏家也娶不起陈敏。

    光是苏家在京城置办的三进院落,就不配娶皇帝的外甥女进门。

    区区三进宅院,多逼仄啊。

    就说王府,随便拧一个院子出来,都比苏家的宅院要大一倍。

    这就是差距。

    很现实,却不能无视。

    顾玖深吸一口气,这一回,她也认认真真地书写信件,将反对理由一条条写出来。希望能够打消湖阳郡主的荒唐想法。

    还担心这样做不够,等刘诏从衙门回府,顾玖就拉着他嘀咕。

    “你得替我盯着湖阳姑母那边,还有宫里头。万一湖阳姑母写信到宫里请旨赐婚,你可一定要拦着。”

    “这事我会帮你办好。只是湖阳姑母,为何如此执着要将陈表妹嫁给苏政?”

    顾玖叹了一声,指着自己,“可能是因为我的缘故。”

    刘诏挑眉,心中了然,“原来如此。你不希望苏政娶陈表妹?”

    “当然!”顾玖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皇帝的外甥女,是能随便娶的吗?”

    刘诏闻言,却笑了起来,“陈敏的确是父皇的外甥女,但是她的地位,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

    顾玖不解,“此话何意?”

    刘诏斟酌了一下说道:“处置陈家,是先帝下的旨意。这道旨意,父皇肯定不会推翻。既然陈家的罪名不会被推翻,严格算起来,陈敏她就是犯官之后。

    只因为母族显贵,才得到了庇佑。你记住,她姓陈,不姓刘。她的婚事,严格说起来,和皇室并无多大干系。

    就如周怡那般,孙家要和离,父皇就站在孙家那边,不给周怡丝毫退路。

    因此,你只需把陈敏看成一个普通的外戚姑娘就成了。无需过于高看她。”

    顾玖有些困惑,“听你的语气,你似乎对陈表妹有些意见?陈表妹招惹你了?”

    刘诏缓缓摇头,“她当然没有招惹我。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因为她发愁。”

    顾玖脸颊微微泛红,妈呀,臭男人,说情话也不挑个时间。

    自文德帝登基,陈敏就搬出了王府,住进了慈宁宫,伴在萧太后身边。

    顾玖说道:“就凭陈表妹常年伴随太后身侧,理应得到重视。京城应该有不少人家想要聘娶她吧。”

    刘诏却摇头,“有湖阳姑母那样的母亲,外加陈家的案子,陈表妹的婚事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乐观。想要聘娶她的人家很少。

    偶尔听母后提起她,就说她婚事很艰难。基本上属于高不成低不就,很难寻觅良缘。

    陈律的婚事也是如此,好在陈律是男子,可以自己博功名。他日他若立下功劳,婚事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顾玖摇头笑笑,“过去,父皇还没登基,因为湖阳姑母的缘故,陈家两兄妹的婚事艰难,我还能理解。如今,他们兄妹,一个是陛下的外甥,一个是陛下的外甥女,身份地位水涨船高,怎么婚事还是这么艰难。京城那些世家,果真都不稀罕皇帝外甥女的身份吗?”

    刘诏笑了起来,“皇帝外甥女的身份过去稀罕,现在可没什么好稀罕的。自先帝开始,就吝啬对皇室宗亲外戚赐爵。

    到了父皇这里,更是变本加厉。堂堂皇子都没爵位,区区外甥女想要爵位更是妄想。没有爵位的陈表妹,还不如那些世家贵女。”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皇帝的外甥女也愁嫁。

    刘诏今儿来了兴致,便多说了一些。

    “若是周怡有爵位,孙家断不敢提出和离。孙家就是欺福明失势,周怡没有爵位,才敢走这一步棋。”

    顾玖说道:“孙家难道不是在为父皇削爵提供机会?这回福明被贬为郡主,分明孙家拱手送上的机会,方便父皇小试牛刀。”

    刘诏含笑点头,“是有这么点意思在里头,但是孙家摆脱周怡的想法也很强烈。孙家此举,可谓是一石二鸟,讨好了父皇,又摆脱了福明这个亲家。不愧是百年世家,一出手,就直接打七寸,还不落人口实。”

    顾玖好奇地问道:“我听湖阳姑母说,先帝十分宠爱福明。那为何没有给周怡赐爵?”

    刘诏轻抚她的脸颊,“当然是因为舍不得。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主,也得花费不少银两。本朝爵位,最初是实封,享食邑,可自行收税。

    后来因为朝廷税收逐年减少,就将实封改为虚爵,食邑改为爵禄,由户部承担所有爵禄。

    朝廷每年光是爵禄开销,就要数百万两。祖宗们大方赐爵,后果就是国库空虚,寅吃卯粮。

    等到先帝继位,国库已经积欠许多,京官们的俸禄更是拖欠了两三年。听说那时候的京官,尤其是家贫的京官是真的惨。

    先帝有感爵禄负担重,于是对赐爵十分严苛,轻易不赐爵。不过比起父皇,先帝还算大方。先帝在位时,好歹大方给皇子们赐封亲王爵。

    到了父皇这里,别说爵位,我们几兄弟还得挤在一个府邸里生活。这种情况,真是闻所未闻。”

    “哈哈……”

    顾玖大笑出声。

    刘诏话里面毫不掩饰的抱怨,显然他对于文德帝不赐爵,还不给府邸的行为,十分嫌弃。

    笑过之后,顾玖说道:“我还以为你对现在的处境没有丝毫意见。平日里看你住得挺好的,没想到你也会嫌弃你的那些兄弟,不想同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自然嫌弃他们,也不想和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如今,我就想有个自己的皇子府,爵位暂时不指望。”

    顾玖抿唇一笑,“父皇吝啬钱财,不会拿钱给你们开府。你想要一个皇子府,怕是遥遥无期。”

    刘诏何尝不知道,所以十分郁闷,心头诸多怨念。

    他说道:“我去年就查了少府的册子,少府名下还空着好几栋宅院,完全可以用作皇子府。”

    顾玖忍着笑意,说道:“皇子搬新府邸,即便没有爵位,户部也得拿出一笔安家费,好歹帮着将府邸休整一番。皇子们的安家费可不便宜,父皇舍不得。”

    刘诏怨念深重。

    他倒是想自己陶安家费,但是这破坏了规矩,会成为众矢之的。

    而且开了这个头,户部肯定会赖上他。以后一应开销,户部都会找借口,叫他垫付。

    哼哼!

    户部做梦吧。

    而且他也没那么多钱。

    顾玖暂时没有搬新府邸的想法,也从不提这事。

    顾玖为什么不想搬新府邸?

    因为她现在住得挺好,万事不用操心,开销又少。

    搬了新府邸,偌大的宅子,全靠自己拿钱养,压力山大啊。

    贫穷让顾玖失去了搬家的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