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25章 禁足

时间:2018-12-31作者:我吃元宝

    “儿媳是在尽孝。”

    顾玖语出惊人。

    “胡说八道。”裴皇后率先出声斥责,“胡闹就是胡闹,竟然还敢往尽孝上面扯,你当陛下和本宫是傻的吗?”

    顾玖神色镇定,“母后请听儿媳明言。”

    裴皇后哼了一声,“好啊,本宫就听听你是怎么个尽孝法。”

    说完,她朝文德帝看去。

    见文德帝没有意见,她才放心下来。

    顾玖组织了一下言辞,这才开口说道:“据儿媳所知,湖阳姑母同福明姑母自幼就不和,矛盾重重。

    过去,湖阳姑母多被福明姑母压制,心中十分抑郁。奈何形势所迫,只能一味忍着。

    这一回,福明姑母因着孙家的事情,终于露出了一丝颓败之相。湖阳姑母多年心结,今儿总算有机会出一口郁气,让心头畅快些。

    亲戚也分亲疏远近,在儿媳心头,自然是湖阳姑母更亲近些。

    虽说看福明姑母的笑话有失体统,不合规矩。但是为了湖阳姑母能出一出积压心头多年的郁气,儿媳也得拼了。”

    顾玖一番话,有理有据,裴皇后都愣住了。

    编!

    继续编!

    难怪世人都说顾玖巧舌如簧,这话真没冤枉她。

    明明是胡闹,在她嘴里却变成了尽孝。

    哈哈……

    颠倒黑白,也不过如此吧。

    裴皇后似笑非笑地扫了眼顾玖,然后望向文德帝,“陛下,您意下如何?”

    文德帝想笑,却又忍着。

    他是被顾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给震惊了。

    他问湖阳,“湖阳,你怎么想的?”

    湖阳郡主还处在震惊中。

    她在想,今儿发生的一切,真的如同顾玖说的那样吗?

    她怎么觉着自己只是单纯看个热闹,并没有想那么多啊。

    湖阳所思所想,就差直接写在脸上。

    不等湖阳开口,顾玖就率先说道:“姑母大度,过往的事情自然不会多想。但是伤了的心,始终会留下伤痕。伤痕总是会疼的。我也只是略尽一点心意,帮着姑母抚平心口的伤痕。希望今儿过后,姑母的心能温和一些,畅快一些。”

    咦?是这样吗?

    湖阳一脸懵逼。

    她只是单纯看个热闹,竟然还有如此深邃的含义在其中吗?

    湖阳甩甩头,脑袋有点发晕。

    她这模样,分明是被顾玖忽悠得找不到北。

    文德帝不忍直视。

    湖阳真是一如既往的又傻又蠢。亏得顾玖没有坏心,文德帝才放心湖阳同顾玖来往。

    文德帝轻咳一声,板着脸,“湖阳,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湖阳回过神来,扭捏了一下,“差不多就是大侄子媳妇说的那样吧,我就是为了抚平心头的伤痕。”

    噗嗤!

    裴皇后实在是忍不住,发出笑声。

    她急忙收敛,摆了摆手,叫大家不必在意。

    狗屁的抚平心头的伤痕。

    这话从顾玖口中说出来,充满了对人性的剖析,令人信服。

    同样的话,从湖阳口中说出来,就成了笑话。

    湖阳啊湖阳,你忘了自己不学无术了吗?

    照本宣科,好歹肚子里也得有点货吧。

    裴皇后双肩一抽一抽,她分明是在偷笑。她快要被湖阳给笑死了。

    文德帝也忍得很辛苦,双手抓着案头,很用力很用力。

    不如此,他一定会笑场的。

    但是为了维持帝王的威严,文德帝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在湖阳面前笑场。

    否则湖阳就会顺杆子往上爬,变本加厉地折腾。

    这是绝不允许的。

    顾玖抖了两下,就克制了自己。

    湖阳这个逗逼,能好好说话吗?

    “咳咳……”

    文德帝轻咳两声,板着脸,怒斥一声,“胡说八道,一派胡言。你分明就是为了看福明的笑话。”

    湖阳对此倒是大方承认,“父皇还在的时候,她也没少看我的笑话。如今我不过是有样学样,把她的那一套用在她的身上。”

    “荒唐!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街头巷尾,给你吵架的地方吗?事关皇室声誉,你竟然存心看笑话,放肆!”

    文德帝疾言厉色,敷衍不敢作声。

    她只敢偷偷嘀咕两句,“周怡被休,和皇室屁的关系。她又不姓刘,算什么皇室。”

    “你说什么?”文德帝厉声质问。

    湖阳连连摇头否认,“我什么都没说。”

    文德帝冷哼一声,“不管你有多少不满,你都给朕忍着。福明的事情,你不准出去散播。要是让朕知道此事传扬出去,朕定不会轻饶你。”

    湖阳不甘心,“皇兄好生苛责。今儿在场的人,不止我一个。难不成别人散播福明的闲话,也要怪在我的头上吗?我不服。”

    文德帝不给她半点脸面,“不服你也给朕憋着。在朕这里,休得讨价还价。”

    湖阳张张嘴,面对文德帝凶狠的目光,只能不服憋着。

    文德帝眼睛一瞪,盯着顾玖,“巧言令色,口舌如簧。黑的都被你说成了白的。”

    “儿媳知罪。”

    顾玖认错认得很干脆。

    别妄想和帝王讲道理。

    帝王就是世上最不讲道理的人。

    凡是试图同帝王讲道理的人,基本上不会有好下场。

    顾玖识时务为俊杰,她向来很有眼色,不会干以卵击石的事情。

    文德帝问道:“知道错在哪里吗?”

    顾玖斟酌了一下,“儿媳不该跟着湖阳姑母一起进宫,儿媳应该劝着她。”

    文德帝嗯了一声,“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没有妄自尊大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尽孝。”

    顾玖嘴角抽抽,她就是随口编个借口,让双方都有台阶下,没想到文德帝那么大的意见。

    文德帝又说道:“回去后闭门思过一月,好好反省。以后不许再和湖阳一起胡闹。”

    “儿媳遵旨。”

    被禁足了,整整一个月。

    眼看天气热了起来,顾玖对于禁足一事倒是没意见。

    天气冷,她不乐意出门。天气热,同样不乐意出门。

    禁足就当给自己放假,好好陪着御哥儿。

    文德帝又指着湖阳,“你,回去闭门思过半年。不到时间,不准踏出郡主府一步。胆敢阳奉阴违,禁足时长加倍。”

    湖阳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皇兄,你真要禁足我吗?能不能三个月?”

    “再敢说话,禁足一年。”文德帝半点不留情。

    湖阳郡主一脸委屈,眼泪滚落而下,可怜得很。

    文德帝不为所动,挥挥手将人打发了。

    湖阳哭着跑出去,她要找萧太后诉苦。

    顾玖趁机告辞。

    她才一个月,湖阳竟然半年,看来文德帝对湖阳积压了许多不满。

    而且她是半个宅女,一个月不出门,她可以适应良好。

    但是湖阳不行。

    湖阳喜欢交际应酬,叫她半年不准出门,真的是打在了她的软肋上。

    难怪湖阳那么伤心。

    顾玖没去慈宁宫。

    萧太后一定会骂她的,她就不自讨没趣。

    顾玖径直出宫,回到王府,开始闭门思过,关起门来过日子。

    刘诏就安慰道:“禁足一个月也好,趁机好好调养身体,早点给御哥儿添个弟弟妹妹。”

    顾玖甩了个白眼给他,“怀孕生孩子忒辛苦。”

    刘诏:“……”他能说什么?他敢反驳吗?

    想了想,才说道:“御哥儿一个人孤孤单单好可怜。将来遇到事情,都没有兄弟帮衬。”

    顾玖翻着话本,将他的话当做耳旁风。

    刘诏见状,软的不行干脆来硬的。

    他直接抱起顾玖,“今儿出了许多汗,一起沐浴。”

    “啊,你放我下来。”

    顾玖震惊,没想到刘诏来这一招,太不要脸了。

    “不放!”

    把人抱进浴室,将衣服打湿,不洗也得洗。

    这场沐浴洗了许久,洗得顾玖腰酸腿软,嗓子也快哑了。

    往床上一趟,恐怕接下来一天都不想动弹。

    她咬着被面,骂了一句,“臭流氓。”

    刘诏一脸嘚瑟,这个称呼很好的体现了他的实力。

    “臭不要脸。”

    刘诏:“……”本殿下全当是赞美。

    顾玖:嘤嘤嘤,男女体力相差太大,反抗不了啊。这真是一个令人心酸的真相。

    接下来的日子,顾玖过着猪一般地幸福生活。

    短短几天,她感觉自己变得圆润了一些,却没有动力站起来运动减肥。

    反正还年轻,新陈代谢快,就算胖也胖不到哪里去。

    嗯!

    她就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当她圆润的时候,福明公主府却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

    宫中终于来了旨意。

    一道皇后懿旨,一道皇帝圣旨。

    裴皇后懿旨,孙民智同周怡和离,从今以后各自嫁娶,互不相干。还在旨意末尾,提醒福明公主好生管教周怡,不可丢了皇室外戚的脸面。

    事到如今,福明公主已经做好了和离的准备。故此会有这道懿旨,她不意外。

    让她惊恐的是皇帝圣旨。

    文德帝在圣旨中呵斥她教女无方,巴拉巴拉许多,最后将她由公主爵贬为郡主爵。今年的爵禄,得退回一半给户部。

    连圣旨都来不及接,福明公主,不,从今得改叫福明郡主,她直接昏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