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23章看热闹不嫌事大三更

时间:2018-12-29作者:我吃元宝

    不光顾玖喜欢吃瓜,湖阳郡主更喜欢。狂沙文学网

    她兴冲冲地跑到王府。

    “大侄子媳妇,快随本宫进宫。”

    顾玖一脸懵((逼)),“姑母如此兴奋,这是做什么?”

    湖阳郡主双目发光,兴奋得难以言表。

    她先是哈哈一笑,发泄了一下内心激动的(情qing)绪,然后说道:“福明公主带着周怡进宫去了,她要找皇兄求(情qing)。我们也去宫里看(热re)闹。”

    顾玖微蹙眉头,“这不合适吧。要是让陛下发现,会不会动怒?”

    “你放心,有本宫在,保证没事。”

    湖阳郡主二话不说,拉着顾玖就往外面冲。

    顾玖:“……”那我就半推半就,从了吧。

    两人坐马车进宫,一路上湖阳郡主都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福明也有今天,都是活该。”

    “如今她落难,无人肯伸出援手,你道为何?当年她嚣张跋扈,眼睛长在头顶上,容不得半个人。刘家亲戚都快被她得罪光了。如今她倒是后悔了,可惜晚了。”

    顾玖含笑听着湖阳郡主说起当年的八卦。

    这些公主郡主之间,从来都不是一团和睦。

    她们之间也有许多纷争,只是不像皇子们争得你死我活。

    湖阳郡主突然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大侄子媳妇,你说这回福明公主如果被降爵,本宫有没有机会恢复公主爵位?”

    顾玖:“努力吧,或许有可能。”

    可能(性xing)无限趋近于零。

    文德帝都生出了削爵的想法,又怎么可能恢复湖阳公主的爵位。

    公主郡主一字之差,爵禄则相差了一倍还多。

    以文德帝吝啬的脾(性xing),是不可能恢复湖阳的公主爵位。福明公主这回,也是凶多吉少。

    顾玖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她突然生出了一个(阴yin)谋论。

    周怡不是第一天跋扈,也不是第一天在孙家惹事。

    孙家忍了她这么多年,偏偏赶在这个时候休掉周怡,这会不会是一次算计好的(阴yin)谋。

    联想到钱富给的消息,削爵一事,明面上是李侍中在((操cao)cao)控,背地里其实还有孙家的手笔。

    孙家这么做,莫非是在向文德帝交投名状。

    文德帝收了孙家的投名状,孙家才敢进行下一步,休掉周怡,为文德帝削爵创造第一个机会。

    顾玖越想,越觉着是这么回事。

    孙家可真够(阴yin)险的。

    知道文德帝有心削爵,其他武将勋贵全都是难啃的骨头。但是福明公主不一样。

    福明公主如今就是软柿子。

    只是文德帝不好无缘无故削去福明公主的爵位。

    孙家急皇帝之所急,主动将机会交给文德帝,叫文德帝小试牛刀。

    (阴yin)险啊(阴yin)险!

    孙家不愧是屹立几百年不倒的大世家。比大周和前朝加起来的寿命还要长。

    这样的大家族,还是少招惹为妙。

    “大侄子媳妇,你在想什么?本宫瞧你,眉头都皱了起来。年纪轻轻可不要皱眉,当心老得快。”

    顾玖展颜一笑,“多谢姑母关心,我以后不皱眉。”

    进了宫,湖阳直接前往兴庆宫。

    既然要吃瓜,自然是要吃那个又大又新鲜的瓜。

    顾玖有些担心,“姑母,我们就这么过去吗?真不怕陛下怪罪。”

    “我来见皇兄,你是他儿媳妇,你来请安。光明正大怕什么。”

    顾玖嘴角抽抽,无言以对。

    本以为到了兴庆宫会被拦下,却没想到守卫宫门的侍卫并无刁难,请示之后,就将她们二人放了进去。

    湖阳郡主一脸嘚瑟,仿佛在问:怎么样?本宫说没事就没事吧。

    在大(殿dian)外,看见了文忠。

    文忠是裴皇后(身shen)边心腹太监。他在这里,很明显裴皇后就在大(殿dian)内。

    “文忠,嫂嫂是不是来了?”

    文忠先是低头苦笑,然后才说道:“启禀郡主娘娘,皇后娘娘的确在里面。郡主和诏夫人怎么一起来了?”

    “本宫来不得吗?”湖阳郡主对待裴皇后从来不客气,对裴皇后(身shen)边的宫人,自然也不会客气半分。

    “老奴岂敢。”文忠退避三舍。惹不起,惹不起。

    湖阳叫内侍通报。

    没一会,大(殿dian)内就传来文德帝一声怒斥,“滚进来。”

    顾玖一脸心虚,她朝湖阳看去。

    一直说不怕不怕的湖阳,竟然也在心虚。

    她抓着顾玖的手,“皇兄不会怪罪我吧?”

    “都到了这里,姑母还是赶紧进去吧,不能让陛下久等。”

    “可是万一皇兄怪罪,如何是好。不行,我得先叫人通知母后。必要的时候,让母后来救我。”

    湖阳安排好了退路,这才拉着顾玖一起走进大(殿dian)。

    大(殿dian)内,周怡跪在地上。

    福明公主坐着,然而脸色惨白,并无任何胜算。

    裴皇后坐在左侧首尾,面容严肃地扫了眼顾玖。显然对于顾玖跟着湖阳郡主凑(热re)闹一事,很不满。

    顾玖老老实实请安行礼,乖得像个鹌鹑。

    湖阳倒是想笑,轻松一下气氛,奈何文德帝那张脸太过威严,湖阳才笑到一半就笑不下去,只能学着顾玖,老实请安行礼。

    “坐着吧。”

    文德帝表(情qing)冷漠,眼神闪过重重光芒。事后估计会将湖阳收拾一顿。

    至于顾玖能不能逃脱,得看运气。

    周怡一直战战兢兢的跪着,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直到她听到一道难以忘怀的嗓音。

    她抬起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然后就露出了一脸的不敢置信。

    顾玖怎么会在这里?

    顾玖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是来看自己的笑话吗?

    她是想落井下石吗?

    这一刻,周怡陷入巨大的恐慌中。

    她可以承受各种非议,可以承受天子的怒火,唯独不能承受昔(日ri)她看不起的人,今儿却高高在上。

    一个跪着,一个坐着,这分明是一种凌迟。

    周怡哭了。

    她埋着头,无声哭泣。

    不是因为伤心难过而哭泣,而是因为愤怒嘶吼而哭泣。

    她的双肩在颤抖,从背影看去,显得柔弱无助又可怜。

    湖阳郡主咬着顾玖的耳朵,“她们母女都是活该。”

    顾玖嗯了一声。

    得知周怡虐杀活生生的人,她便觉着恶心。对周怡生不出丝毫的同(情qing)。

    周怡落到今(日ri),只能说是咎由自取。

    孙家虽(阴yin)险,却也不会无中生有,故意制造家中女眷残暴不仁的谣言。

    若是周怡肯守着规矩,改改暴躁的脾气,孙家也不会将她休掉。

    孙家小公子就算不喜欢她,孙家长辈也会管着孙家小公子,不准他乱来。

    顾玖和湖阳刚坐下没一会,就有内侍禀报,说是孙家老爷子领着孙家小公子到了。

    周怡猛地回头。

    大(殿dian)外,孙家祖孙二人缓缓走来。

    孙家小公子名叫孙民智,远远看去,他像是一株青松,清清淡淡,却又惹人亲近。

    祖孙二人走进大(殿dian),躬(身shen)拜见文德帝。

    文德帝嗯了一声,“免礼。你们两家的官司,刚才福明说了,她坚决不同意和离。孙大人,你是何意?”

    孙老爷子面目肃然,不动声色间,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人。

    裴皇后出现在这里不意外。

    湖阳郡主同诏夫人出现在大(殿dian)内,着实令人诧异。

    不过孙老爷子并没有提出疑问,而是躬(身shen)说道:“微臣依旧坚持原来的决定,小两口既然过不到一块去,便和离吧。孙家可以补偿一份财物给她。”

    “本宫稀罕你们家的财物吗?”福明公主咬牙切齿,“两个妾的事(情qing),小怡已经知错。她都说了,她当时太冲动了,并非本心如此。为何不肯给小怡一个机会?”

    孙老爷子面目如常,说道:“孙家百年清誉,容不下手段如此残暴不仁的女人。两条人命,不是一句认错就能揭过。”

    福明公主气恼不已,“只是两个美妾而已,又不是孙家子嗣。本宫赔你们十个八个美妾,这事就过去了。孙民智,你说话。”

    孙家小公子孙民智微微抬头,说道:“事关人命,事关做人底线,无法妥协。”

    顿了顿,他又说道:“原本晚辈和周怡就不合适,若非(情qing)势所((逼)),这门婚事根本不可能做成。彼此折磨这么多年,到如今,是时候做个了结。”

    “放(屁pi)!你娶了我家小怡,你就得负责她一辈子。”

    孙民智缓缓摇头,“请公主(殿dian)下见谅,小生无法承担她的一辈子。”

    “本宫要你承担,你就必须承担。孙民智,你想甩掉我家小怡,我告诉你,没门。”

    孙民智双唇紧紧抿着,不再说话。

    自始至终,周怡都望着孙民智,渴求能看到一丝一毫的不忍心。

    然而她注定失望了。

    从始至终,孙民智都没看过她一眼,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

    周怡握紧拳头,心有不甘。

    如果这不是兴庆宫,她定要跳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

    不就是两个妾,杀了就杀了。怎么着,还要她偿命吗?

    是孙民智先对不起她,无视她,(情qing)愿和美妾厮混也不肯理她。

    她不过是发泄一番心口积压的怒火,凭什么就对她喊打喊杀,说她残暴不仁。

    杀两个美妾,那也叫杀吗?

    这种事(情qing),在公主府司空见惯。

    也就孙家老古板,做什么事(情qing)都得照着规矩来,一板一眼,令人作呕。

    周怡不服气,却也不敢乱说话。她愤恨地扫了眼孙民智,又扫了眼顾玖。

    顾玖一脸无辜。

    周怡毛病深沉,关她(屁pi)事。

    裴皇后放下茶杯,“你们两家,一个坚持和离,一个坚持不和离。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周怡又犯了众怒,不如就离了吧。”

    “荒唐!”

    福明公主口不择言。

    裴皇后脸色一沉,“福明,你说谁荒唐?”

    福明公主面露紧张之色,有点心不甘(情qing)不愿的请罪,“娘娘恕罪,我只是太关心小怡,有些口不择言。”

    裴皇后冷哼一声,意味深长地说道:“不愧是母女。陛下,这事臣妾管不了,想来福明也不乐意让臣妾管这事。此事,请陛下定夺。”

    文德帝露出了不满的神色,他的不满是冲着福明而去的。

    “福明,皇后让小两口和离,你很不满?”

    福明公主心头一颤,眼前的人早已不是当初的宁王。短短一年多时间,已经养出帝王威严。

    她有些不安,微微躬(身shen),说道:“启禀皇兄,福明对皇后娘娘并无不满。只是老话说得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小两口这会闹的,并非不能和解。”

    文德帝笑了笑,“那你问问孙大人,孙家可愿意和解?可愿意要一个手段残暴不仁的孙媳妇?”

    福明脸色煞白,“老爷子,你也不希望小两口真的和离吧。小孩子任(性xing),我们做长辈的应该引导,而非纵容。还请老爷子改变决定,不要再提和离一事。”

    孙老爷子微微摇头,“公主(殿dian)下误会了,和离一事,是老夫做的决定。”

    福明公主被打脸,脸色青了白,白了紫。

    ------题外话------

    三次元有些不顺,导致这几天的更新时间不太稳定。

    元宝会尽量调整好,确保更新时间稳定专一。

    谢谢大家理解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