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22章官司

时间:2018-12-29作者:我吃元宝

    削爵一事,就像是一块大石头投入湖中,激起了一圈波澜,又迅速沉到了水底。

    自那(日ri)金銮(殿dian)上,文武打了一架后,朝堂上再无人提起削爵一事。

    武将勋贵和皇室宗亲,还持续紧张了一段时间。确定文德帝没有削爵的心思,大家才放心下来。

    大家只当那个小御史,当天脑子进水,才会突然提出削爵。

    人们口中的小御史很苦。

    直接辞官修养。

    上官没有一句挽留,干脆准了他的辞官请求。

    闹出这么大乱子,没罢官,就等着你主动辞职。

    朝堂平静了,百姓们就没(热re)闹看。

    但一个月后,京城茶楼里,有人说书,内容正是金銮(殿dian)文武打架那一幕。

    凡是有名有姓的大官老爷,在说书人的嘴里,全都变了一个模样。

    “嘿!朝堂老大人们真是人老心不老,打起架来,比那街头泼皮还要(阴yin)损。”

    “李侍中果真三月不洗脚吗?”

    “想象不到,完全想象不到。没想到斯斯文文的的读书人,也会几个月不洗脚。”

    传说中三月不洗脚的李侍中:p,就因为他名气大,就被安插了三月不洗脚的(身shen)份。过分了啊!

    李侍中去上朝,一路遇到各部门同僚。

    众人不约而同,含蓄而兴奋地朝他脚下看一眼。

    到了金銮(殿dian)上,就连文德帝也忍不住朝他脚上多看了几眼。

    李侍中好不容易留下的美髯,随着内心的我艹,一个劲的抖啊抖。

    太无耻!

    张冠李戴,好个无耻地说书人。

    到底是谁写的话本,**(裸luo)污蔑他。

    他哪有三月不洗脚。明明他每天都洗脚,而且洗得香喷喷。

    一定是当(日ri)大朝会在场的某个人化名写了话本。

    只有亲眼看到现场(情qing)况的人,才能将场面写的那样((逼))真。

    李侍中心道,别让他知道是谁在写话本污蔑他。叫他知道了,他定要将写话本的人贬斥到滇南多山贫困之地。

    既然那么喜欢写,那就去边疆少民聚集之地做那教化工作吧。

    不过李侍中并没有苦恼太长时间,因为很快就有人站出来,像闪闪发光的好人夺走了他(身shen)上的注意力。

    福明公主府同孙家打官司,这是京城最新出炉的八卦,正**新鲜。

    顾玖很乐意吃这个瓜,而且吃得津津有味。

    因为这场官司,涉及到一个人,福明公主的嫡长女周怡。

    当初,顾玖还没嫁给刘诏,以未婚妻的(身shen)份第一次来王府做客,然后就遇到了嚣张跋扈的周怡。

    周怡打了顾玥的巴掌,还想打顾玖的巴掌,幸亏欧阳芙及时出现,拦住了周怡。

    周怡当初,可是对刘诏芳心暗许。将顾玖视为眼中钉(肉rou)中刺。

    顾玖同刘诏成亲后,二人在皇室宴席宗亲的宴席上,遇到过几次。

    或许是被敲打过,周怡再没找过她的麻烦。但是眼中的怨毒之色,是做不得假的。

    话说,福明公主为何要和孙家打官司?

    哈哈……

    因为孙家想要休掉周怡。

    就是如此狗血。

    周怡竟然嫁进了传承几百年不倒,太妃孙氏都死了,依旧皮毛不损的孙家。

    这里面还有一段狗血,顾玖也是听钱富八卦来的。

    “当初,周怡十分倾慕(殿dian)下,然而他们二人注定不可能。福明公主是前赵王的亲妹妹,薛贵妃的亲闺女。两边本来就不对付,自然不可能结亲。”

    “行了,别替你家(殿dian)下辩解。他的那些烂桃花,自我进门后,你看我可有过问过?我都没追问,你心虚个什么劲?难不成除了周怡这个烂桃花,你家(殿dian)下还有许多别的烂桃花?”

    钱富连连摇头,连说没有。

    “夫人误会(殿dian)下。(殿dian)下自十三岁起领差事,整(日ri)里风里来雨里去,哪里会招惹烂桃花。”

    顾玖似笑非笑,“知道你家(殿dian)下清白,你可以放心了吧。”

    钱富偷偷松了一口气,真是吓死他了。

    薛贵妃死了,赵王死了。

    薛家被流放岭南烟瘴之地,赵王妻儿流放西北。赵王的妻族被赶出京城,好在不是流放,只是回到祖籍。

    赵王发动宫变,和赵王相关的人都没有下场。

    这里面唯一例外的就是赵王的亲妹妹福明公主。

    不知道先帝当初是怎么想的,还是刻意福明公主。宫变一事,从始至终都没牵扯到福明公主,先帝甚至没有将福明公主夺爵。

    只是冷着她,无视她。

    在皇室,单是无视,已经足够要命。

    赵王没了,薛贵妃没了,一(日ri)之间,福明公主被所有人排斥。连带她的儿女同样被排斥。

    他们一家人,被全京城孤立了。

    这回福明公主同孙家打官司,是两年来,福明公主头一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周怡的(身shen)份和脾气,都不符合孙家对儿媳妇的要求。

    周怡之所以能嫁到孙家,自然是用了非常手段。

    某年上巳节,渭水河畔,孙家嫡出小公子文采风流,丰神俊朗,是当年的焦点人物。

    却因为一杯下了药的酒水,被福明公主府给赖上了。

    一杯酒水下肚,等醒来后,孙家小公子光着(身shen)子同周怡躺在一起。

    周怡是什么(身shen)份,孙家小公子睡了她,岂敢跑掉。

    于是乎,不得已,孙家小公子娶了周怡为妻。

    故事如果只到这里,两家就不会打官司。

    钱富这位消息灵通人士,一板一眼的同顾玖八卦福明公主府和孙家的恩怨纠缠。

    “周怡脾气暴躁,动辄打骂下人。孙家世代书香,规矩严谨,下人犯了错也该按照规矩处置。周怡的举动,根本是在挑战孙家几百年的家规。”

    “然后呢?”

    顾玖很好奇,“那位孙家小公子,我也见过。偏偏浊世佳公子,这词用在别人(身shen)上不合适,用在他的(身shen)上那是极合适的。”

    顾玖对孙家小公子的印象不错,苏政同那位孙公子也认识,只是来往不多。

    “夫人说的没错,孙家小公子人才一流,配周怡亏了。二人(性xing)子本就南辕北辙,婚事又是被算计来的,可想而知,孙家小公子从始至终都不喜周怡。老奴打听到,除非必要,孙家小公子从不进周怡的房门。故此,二人成亲几年,一直没孩子。”

    噗!

    顾玖喷了。

    她眉眼一抽一抽,“你连他们的闺房乐趣都打听到了?你可真厉害。”

    钱富罕见的有点不好意思,“打听消息,自然要将前因后果都打听清楚。”

    顾玖一副我理解,我都明白的模样,连连点头,“你快说,快说。”

    她好奇这个瓜,吃得有滋有味。

    缺少娱乐活动的古代,也就靠这些八卦打发时间啦。要不然,就只能和刘诏进行(床chuang)上运动。

    运动多了,累!

    钱富有点心累,不过还是继续一板一眼说着两家的大八卦。

    “孙家小公子为排遣寂寞,便纳了几个美妾。周怡一开始闹了几场,最后都被压制下来。紧接着,赵王发动宫变,京城(情qing)势翻转,周怡也跟着安分了一段时间。

    今年,周怡或许是认为风波已经过去了,之前压抑的怒火一股脑发作出来。将孙家小公子的两个美妾活生生给打死了,甚至还让人划烂了美妾的脸,砍了手脚说要喂狗。”

    顾玖一脸被刺激到的模样,心口难受得很。

    杀人不过头点地。

    顾玖向来深恨杀个人,还要施加各种凌虐手段。将人(性xing)中的恶,展现得淋漓尽致。

    就算人(性xing)本恶,对待同类,也该有一点点起码的底线和人(性xing)。

    杀人就杀人。

    虐杀那已经不是杀人,而是变态。为了发泄,为了享受,反正就是有病,才用虐杀。

    顾玖以前只是觉着周怡被宠坏了,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性xing)格。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还是个变态,神经病。

    她被周怡恶心坏了,难受了好一阵才恢复。

    “果真是活生生打死的?”

    钱富点头,肯定地说道:“此事千真万确。孙家隐瞒了消息,却瞒不住遍布京城的眼线。”

    顾玖深吸一口气,“所以孙家想要休掉周怡?”

    钱富面容严肃地说道:“正是如此。周怡此举,残暴不仁,孙家无法容忍,只能休了她。福明公主自然不同意。周怡能嫁给孙家小公子,这是一门上上等的婚事。若是被休,以福明公主府如今的处境,周怡只怕嫁不出去。要么就只能远嫁。”

    顾玖哼了一声,“只怕远嫁,也嫁不出去。公主的闺女,谁敢随便娶?欺负外地人不知道京城(情qing)况,就想蒙骗别人,人家外地人难道就是傻的吗?一听公主府,也知道退避三舍。”

    钱富继续说道:“孙家已经强行将周怡送回了公主府,只差嫁妆还没送回去。摆明了态度,必须和离。福明公主不同意,这官司就打到了御前,请陛下裁决。”

    顾玖笑了笑,“你猜陛下会怎么裁决这门官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