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18章 呵斥

时间:2018-12-28作者:我吃元宝

    ..侯门医妃有点毒

    进宫一趟,就损失了十万两雪花银,顾玖心情大不好。

    她走出偏殿,看见刘诏正等着她。

    她冲他哼哼两声,表达不满。

    “父皇刁难你了?”

    顾玖偷偷掐了他一把,“你们都是坏人,欺软怕硬。”

    刘诏一脸莫名其妙。

    “不准质疑,不准问我为什么。总之我现在很不高兴,不回答任何问题。”

    顾玖一脸傲娇,都不给刘诏一个好脸色。

    刘诏很识趣,“好,我什么都不问。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顾玖:“……”这还差不多。

    裴皇后带着刘议和萧琴儿从大殿出来。

    她朝顾玖两口子看了眼,“随本宫到未央宫说话。”

    萧琴儿冲顾玖眨眼,像是提示,又像是看好戏。

    一路沉默,来到未央宫。

    裴皇后往上位一坐,指着刘诏顾玖二人,“别拿搪塞太后的那些话来搪塞本宫。说吧,你们两口子到底什么打算?没钱养女人那些话,本宫不想再听。”

    顾玖微微后退半步,将战场交给刘诏。

    刘诏倒是很干脆,“回禀母后,儿子就是不想纳妾。”

    裴皇后冷冷一笑,“你是嫡长皇子,将来会被赐封亲王爵。堂堂亲王,除正妃外,再没有第二个女人,你认为像话吗?”

    刘诏笑了笑,“的确不像话。不过儿子既然是亲王爵,除了父皇和母后的意见外,儿子还需在意他人的看法吗?”

    裴皇后神色冷淡地问道:“可你别忘了,朝臣对你的看法,决定你的未来。”

    裴皇后将“未来”二字咬得重重的,分明是在提醒刘诏,别太任性。身为皇子,任性通常没有什么好下场。

    刘议低着头,装似没听出裴皇后的言下之意。

    刘诏却是一脸坦荡,“朝臣对儿子的看法,儿子并不在乎。”

    裴皇后的脸色蓦地变得阴沉沉的,“这是你的真心话?”

    刘诏点头。

    裴皇后冷笑一声,“希望将来你别后悔。”

    “儿子从不后悔。”

    裴皇后心头大怒,挥手,“你们二人退下,本宫不想看到你们。”

    刘议心头一喜,面上却带着担忧之色。

    刘诏沉默了片刻,然后果断带着顾玖走出未央宫。

    裴皇后靠坐在椅子上,一脸疲惫,恼怒。

    刘议出声劝道:“母后息怒。大哥暂时有些左性,时日长了,他会想通的。”

    裴皇后闻言,面露讥讽之色,“你大哥自小就是这个臭脾气,说话直来直去,一直不讨人喜欢。本以为如今身份转变,该有所长进,没想到还是那个臭脾气。”

    萧琴儿弱弱发声,“也不知大嫂给大殿下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大殿下如此不理智。”

    裴皇后扫了眼萧琴儿,“同样的话,本宫不想再听到第二次。出门后,说话当心些。”

    萧琴儿一脸懵逼,又委屈。明明裴皇后不喜顾玖,她只是顺着裴皇后的意思说话,为何还遭到斥责。

    刘议也剜了眼萧琴儿,接着又替她求情,“母后息怒,琴儿不是有意说大嫂的闲话。回去后,儿子会提醒她。”

    萧琴儿低着头,委屈坏了。

    裴皇后本来消下去的怒火,看见她这副样子,腾的一下火冒三丈。

    “老四媳妇,你是不是觉着自己没错,还挺委屈?”

    “儿媳不敢!”

    “本宫看你就是心中有怨。知道本宫为何要申斥你吗?因为你蠢。你以为当着本宫的面诋毁顾玖,你就能得好处?你也不看看如今是什么情势?你是成心想挑起本宫两位亲子互斗,便宜外人吗?”

    裴皇后气急败坏,半点情面不留。

    萧琴儿眼眶含泪,却不敢哭出来。只敢可怜兮兮地望着刘议。

    刘议暗自叹了一声,“母后息怒。琴儿她只是一时没想明白。经过今天,以后她不敢再乱说话。琴儿,赶紧给母后道歉。”

    萧琴儿很顺从,小心翼翼地说道:“儿媳错了,请母后见谅。”

    裴皇后哼了一声,“今儿过年,你又有身孕,本宫就不和你计较。再有下次,本宫严惩不贷。”

    萧琴儿连连点头,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

    裴皇后挥挥手,“本宫乏了,你们都去偏殿歇着吧。现在离着宫宴还早,若是饿了,就叫人给你们备些吃的。”

    “母后保重身体,儿子告退。”

    刘议领着萧琴儿退到偏殿。

    偏殿大门刚一关上,刘议挥起巴掌,就想朝萧琴儿打去。

    最后手停在半空中,并未打下。

    巴掌改为拳头,缓缓落下。

    他恼怒道:“总有一天,我会被你拖累死。”

    萧琴儿一脸惊恐,不敢置信地看着刘议,“你刚才想打我?你刚才想要动手打我是不是?你打啊,你打啊。往我肚子上打,有种你就往我肚子上打。”

    刘议一脸烦躁,退后两步,“你不要无理取闹。”

    萧琴儿大骂,“刘议,你还有没有良心?你是不是人?我怀着身孕,你竟然想要动手打我。你不是人。”

    刘议脸色一沉,“如果我没有良心,如果我不是人,我根本不会替你求情。尽管让母后教训你,看你怎么办。”

    萧琴儿哭着喊着,“来啊,来啊,弄死我算了。”

    她压抑着哭声,嘴唇都咬破了,愤怒地控诉,“你不是人,你没有良心。”

    刘议沉默地坐下,一言不发。

    过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等到萧琴儿冷静下来,他才说道:“叫人给你打盆热水,洗一洗。”

    萧琴儿扭头,用手绢擦着脸颊,“让我死了算了,还管什么脸面。反正你都要打我。”

    “我并没有打你。”

    “你想要打我。”

    萧琴儿目光愤恨地盯着刘议。

    刘议恼怒不已,“父皇登基还不足一年,你就开始给大哥大嫂下眼药,挑起内斗。难怪母后要教训你。你是非不分,只会便宜了外人。”

    “我挑起内斗?哈哈……”

    萧琴儿仿佛听见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刘议,你别忘了,最初挑起内斗的人是你。当初大哥大嫂被御史弹劾,你敢说这事没你的份。”

    刘议面色凶狠,带着淡淡的杀意,他说道:“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乱说,当心祸从口出。”

    这样的刘议,萧琴儿从未见过。她本能的哆嗦了一下,“你,你……”

    刘议收敛了表情,缓缓说道:“你别忘了夫妻一体。你非要和我争,就休怪我不客气。”

    萧琴儿捂紧心口,突然感觉呼吸不过来,“你,你,你吓着我了。”

    刘议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面色柔和,关心地问道:“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我去叫太医。”

    萧琴儿猛地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袖,“不要走。你是表哥,对不对?”

    她没头没尾地问了句,刘议却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他温柔一笑,抬手,轻抚萧琴儿的面容,“我当然是你表哥,你忘了吗?”

    萧琴儿哇的一声哭起来,抱住他,“你刚才吓坏我了。一定是我眼花,你不会对我那样凶的。”

    刘议揽着她,轻声安抚,“好了,好了,没事了。”

    ……

    另一处偏殿,顾玖同刘诏闲聊着。

    桌上还摆着茶水点心,看样子已经吃了会。

    顾玖伸脚,轻轻碰了碰刘诏的腿,“你被嫌弃了。”

    刘诏挑眉,顾玖这语气,怎么听都觉着是在幸灾乐祸。

    “我被嫌弃你很高兴吗?”

    顾玖眉眼弯弯,眼睛都眯了起来,“高兴啊!”

    刘诏盯着她看。

    顾玖笑着说道:“你被嫌弃了,以后就没人吃力不讨好的给你送女人。对我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

    刘诏没想到,这事还能这么想。

    “你高兴就好。”

    顾玖抿唇一笑,“没有美女环绕,你是不是很遗憾?”

    “别胡说八道。”

    有小玖这个醋坛子在,他哪敢肖想美女环绕的好事。

    顾玖又轻轻踢了他一脚,“你心里头是不是在偷偷骂我?”

    “怎么可能,别胡思乱想。”

    “哼!你猜,我们走后,四弟妹两口子会说些什么。”

    刘诏轻蔑一笑,“左右不过是那些话。不过最近几个月,老四长进了一些。估摸着不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至于四弟妹,难讲。”

    “那你猜母后是什么态度?”

    “尽管母后心里头对我不满,人前还是会维护一下我的面子。怎么说我也是嫡长子,是她的体面。”

    顾玖笑了笑,“不到一年时间,母后越发有威严,更加有皇后派头。照着这么下去,再过个两三年,恐怕没人再敢忤逆母后。届时,你要是再像今天这样说话,母后定不会只是将你赶出大殿那样简单。”

    刘诏闻言,不由得深思起来。

    顾玖又说道:“再过几年,裴家也该动起来了。到时候,宫里宫外只会更乱。”

    刘诏捏着手中的扳指,笑了笑,“鲁侯那边,恐怕等不了那么久。”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