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14章 赐女人(三更)

时间:2018-12-28作者:我吃元宝

    秋去冬来。

    开耀三十八年,终于走到了终点。

    转过年,就是文德元年。

    临近春节的时候,刘诏裹着一身寒意,回到了京城。

    他是悄悄回来的。

    先进宫面圣。关起门来,同文德帝了许久的话。

    之后,他才风尘仆仆地回到王府。

    “夫人,殿下回来了。”

    随着丫鬟话音一落,一个高大的人影,闯进了书房。

    顾玖眨眨眼睛,抿着唇了一句,“从哪里来的丑八怪,打出去。”

    丫鬟们掩唇偷笑,自觉地退了出去。

    刘诏本来脚下生风,有些迫不及待。结果刚一见面,就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他指着自己的脸,“我,丑八怪?”

    顾玖频频点头,“太丑了。你一定不是我相公,你快把我相公还给我。”

    刘诏哭笑不得,“别闹。”

    顾玖哼了一声,直接伸出手,掐住他的脸颊,“瞧瞧,瞧瞧,这都是什么?这是黑炭啊!你是从那个煤窑里面跑出来的?”

    刘诏握住顾玖的手,一本正经地道:“会白回来的。”

    顾玖哼了一声,“一定要白回来。要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刘诏懒得话,直接将人抱住。

    顾玖咯咯咯发笑,“放开我。你身上臭。”

    刘诏闻了闻,“不臭。昨晚上在驿站才刚洗过。”

    “可有红袖添香?”

    “没有。只有一个林书平伺候。要不要将他拖来打一顿。”

    刚回王府,还没歇口气的林书平顿感后背一凉。

    顾玖抿唇一笑,“他为你鞍前马后,你舍得打?”

    “你打,为夫绝不皱一下眉头。”

    顾玖十分嫌弃,“休想借着我的名头收拾人。”

    刘诏将头枕在她的颈窝处,“想我了吗?”

    “我倒是想。只是你儿子还记不记得你,我却不知道。”

    “不用管臭子,他就是个欠揍的。改明儿我揍他一顿。”

    毛病!

    一回来就揍孩子玩,手欠。

    之后,生活会告诉顾玖,真正手欠的人是她儿子,不是她相公。

    一番温存,刘诏才去洗漱。

    等他出来,就看见御哥儿在罗汉榻上攀爬玩耍。

    “御哥儿,快叫爹爹。”

    御哥儿吃着手指头,朝刘诏扫了眼,观察了片刻,然后自顾自继续玩耍。

    “他不记得你了。你离开太久。”顾玖声道。

    刘诏笑了笑,“没关系。”

    然后他一把抱起御哥儿。

    御哥儿看了眼抱着自己的人,不认识。

    于是他果断张开嘴巴,“哇……”

    一声嚎哭,能将房顶掀翻。

    顾玖还没怎么样,方嬷嬷先心疼坏了。

    “殿下快把哥儿放下。哥儿认生,过几天等他熟悉了就好。”

    刘诏抱着御哥儿不撒手,“连自己爹爹都不认识,该打。”

    顾玖扶额,苦笑。

    然后果断从刘诏怀里接过孩子。

    御哥儿一到顾玖怀里,就渐渐止住了哭声。

    脸十分委屈,眼泪还挂在眼珠。

    他紧紧地抱着顾玖的脖颈,警惕地盯着刘诏。

    此时此刻,在御哥儿幼的心灵中,爹爹刘诏妥妥就是大魔王。

    “御哥儿不哭,娘亲在这里。”

    顾玖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嫌弃地瞪了眼刘诏。

    真是讨人嫌。

    一回来就把孩子弄哭,就不能耐心等几天。

    刘诏不好意思地捏捏自己的鼻子,“这子竟然认生。”

    “认生才是正常的,好不好?你儿子要是谁都能抱,当心那天被拐子拐走。”

    “呸呸呸!”方嬷嬷忙道:“不吉利,不吉利。夫人以后千万别这这么。”

    顾玖笑了起来,“我就随口一,嬷嬷别担心。我家御哥儿身边从没断过人,肯定平安长大。”

    “对对对,哥儿一定平安长大,富贵一世。”方嬷嬷双手合十,祈求漫天神佛保佑御哥儿一生顺遂。

    刘诏归来,东院也跟着多了许多人气。

    闲散了几天,转眼就到了春节。

    年二十九,衙门封笔。

    辛苦了一年,总算能休半个月。

    王府没过年的气氛。

    今儿过年,全都进宫。

    至于王府,只是挂了几个红灯笼,给下人们发了一笔赏银。

    长辈们都住在宫里,大家都自然没心思操心王府要怎么过年。

    虽然从没人过,不过大家心里头都清楚,终有一天,他们会搬出王府,搬进自己的府邸。

    王府,对大家而言,只不过是个临时栖身的地方。

    大年三十,大家进宫吃宫宴。

    先到慈宁宫,给萧太后请安。

    平阳郡主刘婳承欢膝下,正陪着萧太后话。

    文德帝对几个儿子向来十分吝啬。但是对几个闺女,还算大方,早早的就赐了爵位。

    顾玖揣测文德帝的想法,偷偷同刘诏嘀咕,“父皇一定是觉着,给皇女赐爵省钱,给皇子们赐爵忒费钱。所以皇女们都有了爵位,你们这些皇子离着爵位遥遥无期。”

    刘诏轻咳一声,“父皇越发铁公鸡。”一毛不拔。

    顾玖低头一笑,“不知今年国库十分充裕。”

    刘诏声道:“即便多了一个游商税,户部照旧没有结余。因为花钱的地方太多。边军嚷着要换装备,兵部到户部吵了好几回,要求户部增加兵部明年的款项。户部自然不答应。昨儿封笔的时候,兵部和户部还干了一架。”

    顾玖抿唇一笑,“朝堂上可真热闹。今年少府肯定结余了不少钱。”

    刘诏道:“少府有钱,但是父皇不会轻易拿出来。”

    这倒是。

    少府是皇帝的私库。

    除非遇到紧急情况,比如赈灾,或是战争,皇帝才会动用私库贴补户部。

    平日里,想从少府拔根毛,都是妄想。

    户部尚书赵大人,也很难啊!

    连着两个皇帝都是铁公鸡,他这个户部尚书,当得很很心塞。

    “来来来,都来恭喜平阳。平阳的婚事可算定下来了。”湖阳郡主招呼着众人。

    就前几天,文德帝下旨给平阳郡主刘婳赐婚,男方是福雅公主的儿子黄去病。

    这门婚事,去年就提过。

    没想到拖了一年,还是成了。

    平阳郡主刘婳低着头,羞涩一笑。

    看来她对这门婚事还是极为满意的。

    三殿下刘言十分眼热。他在想,自己的婚事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决。

    “托皇祖母的福,孙儿的身体已经大好了。”三殿下刘言凑到萧太后跟前,十分乖顺。

    论起孝心,在场的诸位皇子,恐怕都比不上三殿下刘言。

    他没差事,时间充裕。便将时间都用在了孝顺萧太后这事上。

    若是一开始,萧太后对他还淡淡的。

    如今,萧太后看着刘言,就觉着十分喜欢。

    对刘言的宠爱,快赶上了对刘议的宠爱。

    刘议不吃醋。

    他早已经认清楚,他的前程全都在文德帝手中。

    所以在萧太后面前,他表现得足够大度。

    他甚至扶了一把三殿下刘言,“三哥的身体,弟弟瞧着的确是大好了。开了年,也请父皇给三哥一点差事做。还有三哥的婚事,弟弟可是盼着早日吃到三哥的喜糖。”

    三殿下刘言有瞬间诧异,不过他反应很快,“四弟有心了。差事不差事,全凭父皇做主。至于婚事,我的身体可能还要再养养。四弟想喝喜酒,怕是还要再等一等。”

    萧太后看着两个孙儿如此和睦,不由得笑起来。

    她乐呵呵的,“老三的婚事的确该抓紧了。老大不,是时候考虑子嗣问题。你且放心,等会见了你父皇,哀家同他。什么事情都可以拖,唯独孩子们的婚事不能拖延。”

    三殿下刘言大喜过望,“多谢皇祖母。”

    萧太后朝刘诏招手,叫他到跟前话。

    祖孙二人,皆是神情淡淡的,没有半点过年的喜庆。

    刘诏向来面冷心冷,众人不以为意。

    倒是萧太后的态度,对嫡长皇孙如此淡漠,却偏要叫到跟前话,

    大殿内,众人神色各异。

    有人不由得揣测,萧太后的态度,是否代表了文德帝的态度?

    结果等到二殿下刘评上前话的时候,萧太后的态度称得上是不满。

    萧太后语重心长地道:“即便身在皇室,嫡庶之分还是要讲究的。不可因为庶长子,就轻慢了你媳妇,知道吗?”

    刘评低下头,有一点点难堪,“孙儿谨记皇祖母教诲。”

    萧太后嗯了一声,又叮嘱欧阳芙放宽心。

    “你现在是双身子,凡事想开一点。”

    欧阳芙抿唇一笑,“累皇祖母操心,是孙媳的不是。这半年孙媳一直安心养胎,旁的事情,一概不过问。”

    “如此甚好。”

    不知怎么的,萧太后一眼就在人群中瞄到了顾玖。

    “老大媳妇,你上前来。”

    顾玖几步上前,躬身请安。

    萧太后开门见山,“御哥儿都已经两岁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再给刘诏添个子嗣?你要是觉着辛苦的话,哀家这里有几个合适的人选,不如今晚上你就替刘诏带回去,也能替你分担一二。”

    大殿内瞬间静默。

    湖阳郡主尴尬一笑,“母后,今儿过年,何必提扫兴的事情。”

    萧太后哼了一声,“事关子嗣,你扫兴?荒唐!”

    湖阳郡主嘟嘴不满,“本就扫兴。”

    “闭嘴!”萧太后轻声呵斥湖阳,“你的事情,晚些时候哀家再和你算账。现在不许话。”

    湖阳郡主委屈得不行。又偷偷朝顾玖看去,她是爱莫能助,帮不上忙。

    顾玖不慌不忙,“多谢皇祖母考虑得如此周到。只是要不要带人回去,孙媳哪里敢做主。皇祖母不如问问大殿下,他要是同意,孙媳保证没意见。别两个三个,就算是十个八个女人,孙媳也能替大殿下养着。反正养个人,也费不了多少钱。”

    顾玖才不会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直接将皮球踢给刘诏。

    事情是刘诏招来的,自然该由他解决。

    刘诏从人群中走出来,微微躬身,“多谢祖母好意。孙儿有玖一人足矣,无需别的女人。”

    萧太后板着脸,显然很不高兴。

    “堂堂嫡长皇子,身边连个妾室都没有,成何体统。你也老大不,膝下才一个嫡长子,像话吗?为了子嗣,你也应该多宠幸几个女人,方能开枝散叶。你放心,哀家替你准备的女人,都让太医看过,全都是易生养。你领回去,明年膝下就能多添几个孩子。”

    萧太后一番话,合情合理。

    开枝散叶,多子多福,属于这个年代的政治正确。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刘诏,半点不慌。

    萧琴儿本想嬉笑两句,被刘议拦住。

    刘议看看刘诏,又看看顾玖。心道大嫂的养气功夫越发好了。只是不知大哥会作何选择。

    若是大哥收了那几个女人,刘议突然觉着,大哥便辜负了大嫂,甚至是配不上大嫂。

    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心头怪怪的。

    他盯着刘诏,大哥会坚持不纳妾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