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11章 拼凑真相(三更)

时间:2018-12-26作者:我吃元宝

    “老夫输了!”

    顾玖决定给承恩伯朱辞一个面子,同意和他见面。

    并且将见面的地点,定在了南城门外大槐树集市公房内。

    这个见面地点,莫名的充满了讽刺意味。

    然后顾玖没想到,承恩伯朱辞一见面就承认自己输了。打了顾玖一个措手不及。

    顾玖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

    “伯爷能屈能伸,晚辈佩服。”

    “这话该换老夫来。夫人年纪轻轻,就弄出如此大阵仗,置办下这么大的家业,老夫佩服。老夫老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

    顾玖笑了起来,“伯爷别开玩笑。晚辈辛辛苦苦折腾的这点名堂,还不如朱家一根拇指。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不,不一样。朱家是几代人的积累,做的都是现成的生意。反观夫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开创新气象,做前人未做之事。你是当之无愧的开拓者。”

    承恩伯毫不吝啬语言,只恨自己言辞太过浅薄,不能够深刻的夸一夸顾玖。

    噗嗤!

    顾玖笑出声来。

    “我们两就别再互吹,听着有点尴尬。”

    承恩伯朱辞琢磨了一下互吹这个词,顿时就觉着这词用得真妙。一语概括,简单明了。

    他难得笑起来。

    顾玖往他茶杯里面添了热水

    “伯爷要见我,不会就为了认输吧。”

    承恩伯握着茶杯,数次欲言又止。

    顾玖不着急,也不催促对方。

    今儿她有时间,浪费一两个时辰也没关系。

    茶香悠远,只是茶水已经冷了。

    冷茶喝在嘴里,总归没有热茶舒服。

    “伯爷,晚辈给你换杯茶。”

    “不用。”

    承恩伯回过神来,“老夫见夫人,一来认输,二来还想一句话。”

    “伯爷请。”

    承恩伯斟酌了一番言辞,道:“朱家在商言商,除了想要多赚点钱外,并无其他野心。老夫只愿一家老平安顺遂,有口饭吃。”

    顾玖抿唇一笑,“伯爷言重了。”

    “不!这是老夫的真心话。”

    顾玖了然于心,“伯爷的意思,我明白了。伯爷放心,本夫人向来在商言商,从不将生意上的事情牵扯进别的领域。除非有人逼得本夫人不得不这么做。”

    就好比去年,和朱家的那场争斗,大可以在商言商,用商业手段解决。

    奈何,朱家托大,又仗着是先帝的舅舅,玩什么进宫告状的戏码。

    既然如此,顾玖自然不介意陪着朱家玩一场。结果差点没将朱家给玩死。

    如今文德帝继位,朱家优势荡然无存。

    承恩伯朱辞这个时候表明立场,朱家只想做个商人,商人以外的事情绝不插手。

    顾玖欣然同意。

    当然,如果有一天朱家耐不住寂寞,顾玖也不介意给朱家一个教训。

    承恩伯朱辞深深地看着顾玖,“夫人能确保在商言商吗?”

    顾玖挑眉,“伯爷如果不相信我,大可以拒绝同我合作。修路所需的资金,已经凑齐。不是非要你们朱家的粮草供应。”

    承恩伯朱辞松了口气,“老夫姑且相信夫人一回。希望夫人不要欺骗老夫。”

    “这话应该是本夫人来,希望伯爷到做到,别做出尔反尔的人。”

    “老夫一大把年纪,做不得人,只能做个老头子。”

    “如此甚好。”

    顾玖亲自将承恩伯朱辞送出公房,看着他坐上马车离开。

    大槐树集市很热闹,和去年相比,热闹了十倍不止。

    承恩伯朱辞透过车窗,看着集市,一声叹息从马车内传出去。

    “可惜,朱家没能抓住这一波气运。好在京城到洛州的路,总算让朱家抓住了。”

    这一年,朱家错过了许多许多。

    承恩伯朱辞一直都在叹息,在遗憾。

    希望这一次的决定是对的。

    朱家需要抓住这条黄金水泥路。子孙后代们能不能继续过上富贵生活,就全靠这条路了。

    ……

    七月初,黄道吉日。

    京城到洛州的水泥路,正式开工修建。

    分十个工程队,两头同时开工,分段式修路。

    土水泥烧制简单。

    为了节约各项成本,工程队直接在沿途选取适合烧制水泥的地方建窖烧水泥。并且大量雇佣本地人到水泥厂上班,或是到工程队下苦力。

    待遇不算高,但是对于沿途乡农来,每日两餐管饱,还有肉吃,外加十文到三十文不等的工钱,这已经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差事。

    故而,经历了最初的冷遇后,后面工程队一路开拔,一路受到当地乡农热情招待。

    乡农们早就从来往客商口中听到了最新的消息,知道了工程队待遇极好。

    只要工程队招人,招人摊位总是挤满了人。

    这条路,不仅给沿途乡农带去了工作机会,提高了乡农的收入。

    更重要的是,这条路打开了乡农们的视野。

    有那敢闯敢拼的人,通过一条路,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大。外面的机会很多很多。

    如果舍得下家人,大可以卷起行李,跟着工程队一路南下。

    将来水泥路修好了,收费站还需要招人。优先招聘工程队人员。

    放眼看世界吧。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附近的几个村落,方圆二十里的世界。

    有了这条路,找机会去县城看看,去府城看看。去隔壁县看看。

    不要一辈子都没出过家乡村落,不要一辈子都困在那方圆二十里的范围内,来来去去都是那些人。听着过时的旧闻,永远都吃不饱一餐饭,浑浑噩噩就过完了一辈子。

    人生那么长,世界那么大,就算是卖苦力,也该去到机会更多的地方卖苦力。

    这条路,让一部分人的心燃烧起来。

    他们一路追随工程队。

    也有一部分人,拿了工钱,卷起铺盖,直接上了府城。更有胆子大了,直奔京城而来。

    就如工程队的人的那样,就算是卖苦力,也该去到机会更多的地方卖。

    这条路究竟会改变多少人的命运,会不会改变大周江山社稷,会不会改变朝堂政策,谁都不清楚。

    反正,趁着天气热乎着,抓紧时间修路。

    等到冬天地面上冻,就得停工休整。

    ……

    “夫人,周公公又来了。”

    王府,东院,翠嘟着嘴巴,有些不乐意。

    周公公每次来都是打秋风,过分了啊!

    顾玖想起洒扫宫女,借机塞到她手中的求救纸条,突然笑了起来。

    “把人请进来。正好我也有事情要问问他。”

    周苗仰首阔步,一副大爷的模样走进书房。

    “许久不见夫人,夫人气色真好。咱家总算放心了。”

    顾玖挑眉笑了起来,“公公请坐。今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自然是东南风。”周苗嘻嘻哈哈,看着很不靠谱。

    不过几年接触下来,顾玖觉着周苗这人,表面看着不靠谱,但是办起事来还是很稳重的。

    顾玖笑了笑,“本夫人是不是该恭喜周公公,否极泰来。”

    能出宫,就明没事了,雨过天晴。太后那事,没牵连到他的头上。

    周苗往桌上一趴,“咱家今儿过来,特意感谢夫人仗义相助。若非夫人提供了思路,咱家这颗脑袋怕是保不住。”

    顾玖笑着问道:“你准备怎么感谢本夫人?”

    周苗一副款爷的模样,“夫人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这口气,像是发了横财。

    顾玖笑了笑,“我不要金,也不要银,我只要知道真相。”

    宫里面显然下了封口令,关于真相,只言片语都没流露出来。甚至裴皇后那里,都打听不到任何确切的消息。

    裴皇后反过来叮嘱她们,不准再打听此事。违者严惩不贷。

    周苗微蹙眉头,“夫人这个要求,实在是强人所难啊。”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公公之前还我要什么尽管开口。如今看来,不过张嘴瞎话。恐怕你也不知道真相吧。”

    “谁咱家不知道。咱家亲自带人堵住了龟孙,能不知道真相吗?”周苗一脸得意洋洋。

    顾玖哼了一声,“知道又如何。你敢把真相告诉本夫人吗?”

    周苗抓抓头,“夫人不如要点别的。你想知道真相,实在是强人所难。”

    顾玖挥挥手,所有人全都退了出去,离着书房至少十步远。

    “我问你答,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就行了。可以吗?”

    周苗想了想,问道:“夫人真想知道真相?就不怕危险。”

    “我自然不怕。你怕吗?”

    周喵嘿嘿笑起来,“咱家自然不怕的。夫人问吧。”

    顾玖笑了起来,“太后那事,是食物相克?”

    周苗摇头,“不是。”

    “食物过敏?”

    “是!”

    “豆类过敏?”

    “不是。”

    “蔬菜过敏?”

    “不是。”

    “水果过敏?”

    “不是。”

    “河鲜过敏?”

    “是”

    就靠着这样的问答,顾玖终于拼凑出了一个真相。

    萧太后河鲜过敏,准确的是虾过敏。

    有人将虾仁磨成粉末,放入菌汤里面。

    菌汤的鲜香,掩盖了虾仁味道。

    那天晚上的酒席,萧太后心情好,喝了一碗菌汤。

    幸亏量少,萧太后过敏情况不算严重。但凡萧太后贪嘴多喝两碗,怕是性命都没了。

    至于下毒的人,完全就是一条产业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