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04章 为什么那么傻

时间:2018-12-26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不仅邀请了湖阳郡主,黄去病撑场子。

    她还邀请了顾家的几个兄长,请他们帮忙。

    顾家几个儿郎心里头都清楚,名义上顾玖请他们帮忙,实际上顾玖是在替他们制造机会结识人脉。

    好在,他们不是承重孙,又是孙辈,不用戴重孝。

    现在已经是六月,这个时候出门,并无影响。

    唯有大房嫡长子顾班,身为承重孙,需得守满三年孝。不能像弟弟们一样,出府应酬。

    他们来到别院的时候,时辰还早。

    白仲热情地迎了上去。

    这个时候,又有一辆马车到来。

    白仲心道,这个时辰,难道就有宾客上门?

    茶会定的时间是半下午,这个时候过来忒早了点。

    等到来人从马车上下来,白仲张大了嘴巴,“怎会是顾大少?稀客,稀客!”

    侯府嫡长孙顾瑞从马车上下来,含笑道:“不请自来,还请见谅。得知玖妹妹要办茶会,需要人撑场子,我便主动来了。希望没给你们添麻烦。”

    白仲喜笑颜开,侯府嫡长孙的身份,分量就很重了。

    他连忙笑道:“顾大少客气!夫人要是知道你来了,定然十分高兴。”

    顾瑞笑道:“年初先帝丧仪,承蒙玖妹妹帮忙,内子方能顺利回家休养。算起来,这些年我欠了玖妹妹不少人情。玖妹妹不求回报,我却不能知恩不报。今儿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交代一声,跑堂打杂都行。”

    “哪里需要顾大人跑堂打杂。你只需往大堂里面一站,这茶会的档次就有了。”

    黄去病舞着扇子走出来,调侃顾瑞。

    顾瑞朝黄去病扫了眼,二人都是一个圈子里玩的人,京城顶级二代三代纨绔圈,彼此都熟悉。

    这圈子,顾家那几个儿郎可进不去,因此顾琤他们几兄弟都没能和黄去病搭上话。

    顾瑞一来,黄去病却主动搭话。

    这就是圈子的不同,便分出了亲疏有别,远近不同。

    顾瑞笑了起来,“没想到,你竟然也来了。”

    黄去病将扇子一合,“嫂嫂请我来,我自然要给嫂嫂一个面子。”

    可惜嫂嫂的亲哥哥顾珽不在京城,都没机会和顾珽亲热亲热。

    “几位爷,别杵在门口,都进去吧。一会湖阳郡主也该到了。”白仲提醒道。

    几个人听到湖阳郡主几个字,都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嫂嫂怎么想的,竟然让湖阳撑场子。就不怕湖阳脾气上头,掀了桌子吗?”

    顾瑞轻咳一声,“今儿来的人都是男宾,湖阳郡主理应不会掀桌子。”

    此话一出,众人神色暧昧的笑了起来。

    湖阳郡主那些香艳的传闻,瞒得住别人,可瞒不住他们。

    代侯府的韩五郎,都多少年了,每次出府,还会被人调侃。都把他和湖阳郡主放在一起议论。

    韩五郎纵然是千般不乐意,也挡不了别人的嘴巴。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彼此家世差不多,韩五郎自然不敢随意翻脸。只得减少出门的次数,或是换个圈子玩。

    顾琤还是有疑问,“既然来的都是男宾,玖妹妹为何要请湖阳郡主撑场子?不合适吧。”

    黄去病看在顾玖的面子上,耐心解释了一句,“湖阳郡主最近不痛快,嫂嫂给她找个乐子。”

    湖阳郡主数次求爵位不得,此事瞒得了别人,瞒不了福雅公主。黄去病是福雅公主的儿子,自然就知道此事。

    湖阳郡主如今有个毛病。

    她只要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就要找顾玖哭诉一番。

    每当她喊出那一句“大侄子媳妇”,顾玖的心肝都要跟着颤抖。

    顾玖时常问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摊上了湖阳郡主这个人。

    为了打发失意的湖阳郡主,顾玖美名其曰,叫湖阳来茶会撑场子。

    一屋子颜值在线的鲜肉,湖阳郡主心花怒放,欣然答应。

    为了出席这次的茶会,湖阳郡主还命绣娘抓紧时间,新做了三套衣裙。一套比一套更魅惑(露得多)。

    看样子,湖阳郡主已经从高僧离开京城,文德帝不给她赐爵的阴影中走出来,打算在茶会上寻一二面首,继续享受人生。

    男女事情,讲究你情我愿。

    茶会上的男人,要是不乐意,看在顾玖的面子上,湖阳郡主也不会玩强迫。

    要是茶会上有男人顺水推舟,湖阳郡主又不嫌弃对方,自然是水到渠成。不过如此一来,只能湖阳郡主单方面决定何时结束这段关系。

    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是高僧,能将湖阳郡主忽悠得不要不要。

    几个年轻人,年龄都差不多大,很快就熟悉了起来。

    黄去病随口道:“恭喜顾大少,喜得麟儿。”

    顾瑞吐槽道:“我儿子都已经满了百日你才恭喜,是不是晚了点?至少得补上礼物吧,我看赤金的长命锁,两斤重的就很好。”

    噗!

    黄去病指着顾瑞,一脸不可思议地表情,“你,你是在打劫吗?”

    两斤赤金长命锁,亏得顾瑞开得了口,怎么不去抢。

    顾瑞理所当然地道:“你也不差那点钱。”

    “顾瑞,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如此贪财?”

    “那不是因为以前没养孩子。如今养了孩子才知道,花钱如流水。趁着年轻,我得替孩子多攒一点家当。”

    顾瑞的语气,十分的严肃正经,又理所当然。他还招呼顾家几个堂兄弟,大家都有孩子,对养孩子都各有心得。

    黄去病朝众人看去。

    顾琤轻咳一声,“姑娘花钱少一些,只需准备嫁妆即可。生了儿子,就得多置办点产业。要是儿子多,就得置办好几份产业。要不然,等我们百年之后,家产不够孩子们分,也怪可怜的。”

    黄去病一脸不可思议,“你们怎么想得那么远?”

    顾琤一脸无辜,“想得很远吗?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前段时间,我家分家,我是深有体会。”

    顾瑞连连附和,等到老侯爷过世,侯府也得分家。

    再多的家业,也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分。

    所以指望着混吃等死吃祖宗,是不可取的。他能吃祖宗,等到他儿子继承家业的时候,还能继续吃祖宗吗?

    他要是不努力置办产业,等到儿子长大继承家业,怕是要变成破落户。

    到时候追根溯源,儿孙们就得指着他的灵牌:瞧,我们平南侯府就是败在这位祖宗手中。摊上这么个败家子祖宗,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场面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显然,周氏生下儿子后,不仅让顾瑞升职为父亲,更让顾瑞意识到何为责任。

    他不再是一个人,他得替孩子们着想。尽可能的为孩子们置办更多的产业,留下的更多的祖萌。

    今儿难得遇上黄去病,他就想替儿子敲诈一笔。

    黄去病服了他,“改明儿,我给侄子送个半斤重的赤金长命锁,你可别嫌少。”

    顾瑞忍着笑意,一副勉为其难还看得入眼的表情,“半斤就半斤吧,我也不嫌弃。”

    黄去病气坏了,“顾瑞,你问问京城谁家送长命锁,一口气送半斤赤金?能送三两赤金的长命锁,那都是顶顶好的关系。”

    顾瑞则道:“你和别人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他没,让黄去病自己揣测。

    黄去病哼哼两声,想着要不是顾玖,他们这群人也不会聚到一起。

    “瞧你们一个个都钻到钱眼里,眼下这么好的一个赚钱机会,怎么不知道珍惜?嫂嫂要修水泥路,你们傻吗,都不知道投点钱进去?投了钱,以后每年坐着吃分红,都不用操半点心,这么好的事情都不知道抓住,一个个猪脑子。”

    黄去病完,又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众人沉默。

    顾瑞就问了他一声,“你投了多少钱?”

    黄去病喝了口茶,一副我不想显摆,是你们要问的表情,道:“也不多,就十万两白银。”

    靠!

    土财主。

    这是所有顾家爷们此时共同的想法。

    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顾瑞道:“我和内子也投了钱。”

    黄去病好奇,“多少?”

    顾瑞叹了一口气,“我比不上你,我多年的私房钱加上内子的嫁妆银子,也只凑了两万两。不过,公账投了五万两进去。就像你的,替子孙后代谋个坐吃红利的好事。”

    黄去病嘴角抽抽,敢情谁都不是傻子。

    虽然不知道这条路到底需要多少年才能收回本钱,不过大家秉着对顾玖的信任,还是积极地投了银子。就凭着坐吃红利这一点,也值得投钱。

    顾家几兄弟,也都投了钱。

    最少的投了一千两,最多的投了六千两。

    顾琤投了六千两。

    “本想再投一点,只是我与内子手头上现银太少。之前倒是有一些,不过都投到了南城门外项目上。听玖妹妹,今年年底估计能分红。”

    顾瑞笑了起来,“南城门外,内子也投了钱进去。看来今年年底,也能分点钱。”

    黄去病也投了钱。

    这么一,在场的,或多或少都投了钱到顾玖的项目中。

    黄去病一琢磨,啧啧两声。

    “不知不觉,嫂嫂已经将圈子里的人一网打尽。这回修路,她分明是盯上了那些文官世家。文武都被她网络了,以后她想办点事情,谁能拦得住,整个京城都任由她折腾。嫂嫂这布局,果真厉害。”

    顾瑞挑眉,偷偷踢了一脚黄去病。暗暗提醒他,有些话自己知道就成,别出来。

    正所谓看破不破。

    黄去病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瞧我这破嘴,整日里口无遮拦。刚才我的话全都不算数,你们都当没听过。要是传出去,我是绝不承认。”

    顾家几兄弟纷纷表态,他们肯定不出去乱。

    顾家的命运,同顾玖的命运息息相关。大家都不是傻子,利害关系大家心里头都有杆秤。

    白仲来到邓存礼跟前,捂着耳朵悄声禀报了一件事情。

    邓存礼挑眉,“他怎么来了?”

    “人已经到了门口,你怎么办?”

    “都没给他下帖子,他怎么就来了?脸皮可真够厚的。”邓存礼的语气十分嫌弃。

    黄去病见二人嘀嘀咕咕,朗声问道:“你们两个偷偷摸摸什么呢?有什么事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出来。”

    邓存礼突然笑了起来,几步走到黄去病跟前,道:“提前来了位客人。这位大家都认识,正是承恩伯朱辞老爷子。”

    噗!

    黄去病一口茶水喷出来,“嫂嫂给承恩伯下了帖子?”

    邓存礼摇头,“夫人并未给承恩伯下帖子。”

    顾瑞笑道:“没想到除了我,还有人不请自来。”

    顾玖同朱家的过节,在场众人全都门清。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这一年朱家极为低调,低调到让人忽略了他家的存在感。

    只是没想到,突然间,这位承恩伯老爷子又钻了出来。偏生还出现在顾玖的招商茶会上。

    黄去病同顾瑞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含义,只有他们二人明白。

    承恩伯朱辞如今的处境,圈子外的人云山雾罩看不清楚。他们二人身为圈子里的人,自然是门清。

    黄去病哈哈一笑,“来者是客,人都到了门口,总不能将人赶走。请进来吧。不过,今儿的茶会,只能有邀请函的人才能投标,旁的人是没资格投标的。邓公公,本公子得可对?”

    邓存礼等的就是这句话,“黄公子的自然是对的。咱家这就叫人安置朱家父子,保证不让打搅你们的雅兴。”

    “打搅也无所谓,又不到一块。我不尴尬,就怕承恩伯他老人家尴尬。等会湖阳郡主来了,自有湖阳郡主应酬他们父子。”

    这便是黄去病同顾瑞的默契。

    他们二人是晚辈,承恩伯朱辞辈分高。他们二人不好出面怼人。

    但是湖阳郡主没这顾虑。

    文德帝是湖阳郡主的亲哥哥,除了吝啬不肯赐爵外,就算湖阳郡主在外面捅破了天,文德帝也能帮她兜着。

    区区朱家,是先帝的舅舅家,又不是文德帝的舅舅家。文德帝完全不用给朱家面子。

    正所谓人走茶凉,隔了辈的亲戚,平日里也没走动,算个屁的亲戚。

    真以为文德帝会亲切地称承恩伯朱辞一声舅公吗?做梦吧。

    没找由头,将承恩伯的爵位给夺了,已经是文德帝仁慈。

    估摸着,承恩伯朱辞也意识到朱家危矣,才厚着脸皮不请自来,凑个人数,结个善缘,释放出现要和顾玖冰释前嫌共同发财地信号。

    就是不知道,顾玖肯不肯给他这个脸。

    邓存礼叫人将朱家父子请了进来,远远的安置在偏厅内,果然没有打搅到几个年轻人的聚会。

    朱家父子坐在偏厅,这里环境清幽,茶香悠远。然而父子二人都没心思享受。

    朱大老爷本是个沉稳的人,今日却有些急躁。

    他看着自家老父亲,“进来的时候,分明看见水榭那边有人,可那位邓公公却故意将我们安置在这偏僻的偏厅里。除了丫鬟上茶,就不见有人过来招呼,此举分明是落我们朱家的面子。”

    承恩伯朱辞放下茶杯,“如今我们朱家哪有面子可言?若我们朱家门户,一家人吃饱就满足了,自然不用求人。

    可事实上,我们朱家家大业大,朱氏一族加上亲朋好友,几代人经营的关系,几千上万人全都指望着我们吃饭。别对方只是冷落,就算一巴掌打来,我们也得忍着。”

    朱大老爷眉头紧皱,心有不甘。

    承恩伯朱辞不厌其烦,苦口婆心,“上一次,我们朱家错过了南城门外项目。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京城到洛州这条水泥路。

    别人不知道这条路的价值,我们朱家岂能不清楚。每天这条路上,有多少车马经过,我们朱家最最清楚。

    等到水泥路修通,路上行驶的车马,会是现在的两倍,甚至是三倍四倍。五十里一个收费站,行人不收费,只收车马费用。

    三文钱看似不多,可是架不住这条路上有几十个收费站,架不住聚少成多。这条路,一旦变成水泥路,那就是黄金。躺在上面能吃一辈子。

    可惜陛下看不透,被诏夫人忽悠着,竟然答应叫诏夫人个人集资修路。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我们也没机会加入这场盛宴。”

    不得不,承恩伯朱辞吃相虽然难看,但是商业嗅觉没得,不是一般二般的敏锐,而是超级超级敏锐。

    一眼就看透京城到洛州这条水泥路的价值。

    什么是黄金?

    京城到洛州这条水泥路就是黄金中的战斗机。

    目前,除顾玖外,也就承恩伯朱辞准确估算到这条路的价值。

    文德帝那里,有他后悔的时候。

    黄去病,始终还是低估了这条路的价值。等到将来分红的时候,他估计会后悔为什么当初只投了十万两,为什么不是一百万两。啊啊啊。

    文德帝估计会嘶吼咆哮,朕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那么傻。这么赚钱的水泥路,不就是百来万银钱,朕有啊。朕当初脑子莫非是进水了,竟然将送到手的赚钱机会亲手推了出去。

    啊啊啊!

    朕能不能花钱将这条路买回来?

    顾玖:呵呵!你做梦吧。就算你是皇帝,本夫人也不会给你面子。

    文德帝:朕想将四十年,改成二十年,不,改成五年。

    顾玖:呵呵,要不要脸?

    反正围绕着这条路,总归会生出各种各样的纠葛和矛盾。

    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半下午,临近衙门下衙的时候,开始有宾客上门。

    今日茶会,其实就是个自助餐。

    为了这个自助餐,顾玖还特意抽出时间,教会厨房做了几样现代点心。又想办法从牛奶中提取奶油,制作奶酪。

    各种南方水果,花费大价钱保鲜运到京城。

    各种南方干果蜜饯,各种海鲜产品,纷纷运到京城,出现在今晚的自助餐上。

    与其这是个茶会,不如这是个美食狂欢节。

    宾客们陆续到来,由侍琴,侍棋领队的迎宾队伍,穿着统一的服装,将来宾们迎入大厅。

    两排长长的桌子,铺着名贵的桌布。

    桌布上面,摆满了各种食物。许多竟然见都没见到。

    “这是什么?”

    “这是为各位贵宾特意准备的奶油蛋糕。”

    “这个又是什么?”

    “这个是水果拼盘,也叫水果沙拉。”

    “这是什么?”

    “这是鱿鱼丝,特意从南边运来的。客人要是渴了,这里有各种酒水。这些都是鲜榨的果汁,有苹果汁,芒果汁,西瓜汁……”

    王府调教出来的大丫鬟,职业素养,非同一般。

    以侍琴侍棋为首的迎宾团,进退有度,不卑不亢,加上模样漂亮,让来宾们一进门骨头就先轻了二两。

    当然,没人敢在茶会上对这些迎宾丫鬟动手动脚。

    凡是被邀请来的人,都知道这场茶会的背后站着诏夫人。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动诏夫人的人。

    更何况,这场上还有个一言不合就会翻脸的湖阳郡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