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503章 不虚伪

时间:2018-12-22作者:我吃元宝

    一千颗人头,转眼就染红了京城的天空。

    新皇登基,首开杀戒,竟然就要了一千颗人头。

    朝臣们心惊胆战。

    文德帝同先帝不愧是父子。

    区别在于,先帝面目凶狠,杀人也利索。

    文德帝平日里看着还挺好说话,一旦杀起人来,同样是人头滚滚,丝毫不逊先帝。

    新皇此举,是在杀鸡儆猴吗?

    这桩案子,不光是收割了一千颗人头,还有庞大数量的人被抄家流放。

    首恶蔡大将军一族,几百口人,全都流放梧州。

    是的,就是梧州,案发地。

    不知道文德帝怎么想的,竟然将这群人流放到梧州,真不怕再闹出群殴事件,死十个八个吗?

    案子审得慢,判得快。

    没几天,一场暴雨冲刷,菜市口地面的鲜血被冲得干干净净,半点痕迹看不出来。

    六月初,流放的人启程出京。

    一大早,有人就伸着脖子,朝城门方向看着,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走吧,走吧,不会来了。”

    蔡家的外嫁女,全都被此案牵连,没被夫家休弃,已经算是运气不错。

    又怎么敢指望她们来相送。

    走吧,走吧,赶紧上路。

    等到最后一刻,也没见到人,只能一声叹息,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京城。

    这一走,这辈子还有回京的希望吗?

    多看看吧

    看看这个京城。

    看一眼少一眼。

    尤其是孩子们,这辈子就要葬送在梧州那个偏远贫穷的地方,面朝黄土背朝天。再过几十年,谁还记得京城蔡氏。

    蔡氏儿郎,只配做一群乡巴佬,永远上不得大雅之堂。

    “呜呜……”

    有那父母,哭了出来。

    自己上半辈子锦衣玉食,该见识的都见识了。

    只是苦了孩子,人生还没开始,就被打落尘埃。

    这辈子哪还能指望有什么见识,连吃喝都要抠着。

    祖宗作孽,子孙后代承担。

    这一大家子,彻底完了。

    城门口,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内,蔡氏早已经哭红了双眼。

    丫鬟也压抑着哭泣。

    等到流放的人走远,再也看不见了,丫鬟才出声劝道,“宝林,别哭了,当心哭坏了身子。我们回府吧。”

    蔡氏点点头,拿着手绢擦拭眼泪,“我是个没良心的。我知道他们都盼着我能出现,好歹给他们一点安慰,就算只给三五两碎银子也好。

    可是我怕,我心头慌得很。我怕我一下车,这几百口子的生计就压在了我的肩膀上,成了我的负担。我背不起,也不想背。所以我可耻地逃避了。”

    “宝林千万别这么说自己,你也是身不由己。这一切要恨就恨许嬷嬷。蔡家对她不好吗,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她心头的恨怎么就消不掉。”丫鬟说到最后,已然是咬牙切齿。

    蔡氏的陪嫁,全都恨许嬷嬷。

    只因为,许嬷嬷毁了蔡氏,也毁了她们的人生。

    她们是蔡氏的陪嫁,她们的家人都在蔡家。

    蔡家一出事,她们的家人全都被发卖,也不知被卖到了何处,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一面。

    蔡氏哭累了,说道:“提她做什么,恶心人吗?”

    “奴婢该死。”

    “罢了,以后别让我听到她的事。”

    “奴婢知道了。”

    马车缓缓前行,到了王府。

    蔡氏避开人,从二门回到三房。

    三皇子不在。

    下人说三皇子进宫去了。

    蔡氏好奇,“殿下身上并没有差事,他为何进宫?”

    下人说道:“殿下虽未有差事,也该时常进宫给娘娘们请安。宝林忘了吗,殿下还没娶妻。”

    蔡氏顿时愣在当差。

    是啊,三殿下如今是皇子,定要娶个名门贵女才配得上他的身份,早早生下嫡子,才有底气去争那个位置。

    蔡氏自嘲一笑,她最近是傻了吗?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都没想起。

    “不知殿下想娶哪家姑娘?”

    “想来就是那几家勋贵,亦或是同朝中几位老大人结亲。”

    “前两日听人说,殿下曾问起裴家。难不成殿下想娶裴家的姑娘?”

    “不能吧。皇后娘娘定不答应。”

    蔡氏浑浑噩噩,别管裴家,还是别的家,她都惹不起。

    如今,她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她因为早早嫁给了三殿下刘言,才免了犯官之后,被流放的命运。

    蔡氏想哭,可是眼泪早已经哭干。

    这时,她又听到下人提起另外一件事。

    “胡家近些日子来得很勤,不知道是不是在打殿下婚事的主意。”

    蔡氏猛地抬起头。

    “胡家果真上门来了?”

    “不敢瞒着宝林,此事千真万确。”

    胡家,是三殿下刘言的舅舅家。

    三殿下刘言的生母早早去世,胡家那边同王府就少了来往。也就过年的时候,会派人给王府给三殿下送份年礼。

    如今刘言做了皇子,胡家也赶紧贴上来。

    刘言需要助力,需要舅舅家的帮忙,于是抛弃前嫌,同胡家亲热起来。

    蔡氏最近忧心蔡家人,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信息。

    她突然意识到,三殿下很可能会娶胡家的姑娘,即便不是正妻,也会给个位份。

    蔡氏咬咬牙,“行了,都别说了。不管殿下将来娶谁,大家守好本分就行了。”

    胡家的确想将闺女嫁给三殿下刘言,刘言也没反对。

    然而胡家家世普通,胡家的姑娘做不了他的正妻。

    刘言心里头早有成算,他的妻子,就算不是出身顶级世家,也该是圈子里的名门淑女。

    他进宫,求到文德帝跟前。

    想让文德帝早点给他指婚。

    他已经满了二十岁,连个孩子都没有,他也很着急。

    然而文德帝却想得更多。

    操办皇子婚事,是一笔极大的开销,少说也要几万两,多一点直接十万两往上。

    如今别说几万两,就算是几千两,文德帝都不乐意掏出来。

    于是,他对三殿下刘言说道:“你的婚事,还有老五,老六的婚事,朕已经让人留意着。等有了合适的人选,就给你们几兄弟赐婚。你呢,别着急。先好好养好身体,身体好了,才能说养孩子的事情。”

    刘言很失望,“父皇可否先赐婚,婚期定到明年也没关系。”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难道不懂吗?退下吧,朕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刘言无奈,只能退下。

    他去见了裴太后。

    萧太后也叫他不要着急。

    “先帝折腾得太厉害,留下了一堆烂摊子。陛下整日忧心国事,加上国库空虚,暂时顾不上你们。你湖阳姑母,如今还是郡主爵位,陛下说什么都不肯赐爵,你懂吗?”

    萧太后含蓄提醒三殿下刘言,国库空虚,没钱操办婚事,想成亲,等着吧。

    刘言脸色苍白,“朝廷困难如斯?”

    “谁说不是。这么多人都指望着国库吃饭,加上近些年天灾频繁,处处需要减赋税赈灾,陛下一个人支撑这么大个烂摊子,也很艰难。”

    刘言愧疚道:“只恨我没本事替父皇分忧。”

    “只是你是个孝顺的,替你父皇的话,好好养身体。身体养好了,才能养孩子。”

    三殿下刘言失望地离开皇宫。

    回到王府后,他找到管家,询问公中如今有多少产业,有多少结余。

    管家自然不肯告诉他,“殿下可别为难小的。”

    刘言不悦,“只是问一声府中有多少产业,瞧你为难的样子。”

    管家委屈,“殿下也该知道,如今府中的产业,名义上挂在王府,实则是少府在派人打理。具体盈利情况,小的真不知道啊。”

    “连账房也不清楚吗?”

    “账房现在只负责从少府要钱,做个流水账。”

    刘言蹙眉,“为何要让少府打理王府的产业?”

    “王府的产业,本就是陛下置办的。陛下一切事情,皆由少府打理。那些产业,理应也该由少府打理。就连皇后娘娘,也将嫁妆交给了少府打理。娘娘的陪房,都在少府领了差事,有了官身。”

    “当真?”

    “此事当然是真的。殿下之前都没听说吗?”

    三殿下刘言摇头,他身边得用的人太少,消息不够灵通。

    别人都知道的消息,偏生他不知道,心里头就堵着一口气。

    他脸色不好看,态度有些强硬地打发了管家。

    他想来想去,还是去找了二殿下。

    两人都是庶出,某种意义上,两人利益一致。

    这府里几兄弟,眼看着就要拉帮结派,分成几个小团体,暗地里斗起来。

    文德帝完全顾不上几个儿子。

    就算事先知道几个儿子会斗起来,文德帝估摸着也无所谓。

    他向来是支持儿子们互斗,只要别斗出人命就成。

    什么兄友弟恭,那都是个屁。

    明知道是假的,文德帝也不要求儿子们在他面前演戏。

    文德帝这一点比先帝强,他不虚伪。

    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他不会强迫儿子们去做。

    就比如,兄友弟恭,他就做不到。

    所以儿子们想斗就斗吧。

    文德帝特想得开。

    也算是帝王中,最想得开的人。

    他的后宫,也是这个风格。

    他没指望后宫女人一团和气,也就不勉强大家在他面前做戏。

    裴皇后吐槽他的女人,他乐呵呵的听着。

    萧太后吐槽儿媳妇,他也乐呵呵听着。

    但是嫔妃们,谁敢当他的面吐槽皇后和太后,抱歉了,一切照着规矩来。

    文德帝不求女人们一团和气,却也不许有人破坏规矩。

    他对几个儿子也是一样的要求。斗可以,但是别坏了规矩。

    谁敢坏了规矩,他就用规矩教训人。

    ……

    盛夏,天亮的早。

    京城早早地从睡梦中醒来。

    邓存礼带着人,将别院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确保今儿的茶会能顺利举办。

    他看了眼天色,“多准备一百把雨伞,今儿说不定会下雨。叫厨房准备足够多的食材,夫人说了,今天的自助餐,一定要让所有来宾留下深刻的印象。多搬点酒水来。

    总之尽可能多做准备。万一下雨,宾客会停留较长时间。不多做点准备,别到最后连吃的喝的都没有,夫人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

    下人们领了命令,快速行动起来。

    这处别院,是湖阳郡主的产业。

    上一次,为了修缮三大殿,顾玖在此处举办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投标大会。

    当初的盛况,有幸见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

    这一回,依旧是在这个别院,不过别院的装修,早就换了风格。

    白仲来到邓存礼身边,问道:“夫人今儿会来吗?”

    “御哥儿着凉,夫人只怕走不开。”

    白仲顿时有点慌,“就靠我们开这个招标茶会,能行吗?”

    邓存礼往椅子一座,气势一出来,无人敢小觑。

    “我们怎么就不行?每年做着上百万的生意,怎么着,你还怕那些土财主?”

    白仲摆手,“土财主我自然是不怕的。但是我听说,这回来的人其中有几个是洛州当地的望族,还有几个世家。另外京城这边,几位大人的家人也会出席。

    来的这些人不起眼,可是架不住他们背后站着大人物。夫人不露面,万一别人当我们怠慢,如何是好?”

    邓存礼笑了起来,“放心吧,即便夫人不露面,湖阳郡主肯定会出席。夫人早就和湖阳郡主打了招呼,叫她帮忙撑场子。”

    “果真?”

    “此事千真万确。”

    白仲却说道:“我更紧张了。湖阳郡主不来还好,她一来,真不知道今日茶会会办成什么样子。要是完不成夫人交代的任务,如何是好?”

    顾玖给二人下的任务目标,利用茶会,募集一百万两白银的资金。

    一百万两不多,朝特定目标募集资金才是最难的。

    从京城到洛州这条路,途径十几个县。

    这些县,凡是有名望,在当地有话语权的人,都被请到了京城。

    加上洛州和京城两地大户,顾玖下了死规定,必须从从这些人身上募集资金。

    把这些人,就算是绑架,也要绑上修路的贼船。

    修路涉及到方方面面,沿途所过之处,与当地官府,百姓,都需要协调。

    这就需要当地有名望的人出头,帮忙解决各种利益冲突,各种纷争。

    现代社会修路,都免不了各种纷争冲突,更何况是在古代修路。

    顾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在京城,出了问题,她自己就能解决。

    但是地方上,还是本地人说话好使。

    所以,这条路所经过的每一个县,至少要拉拢两家在当地有名望家族出钱投资。

    以此确保工程顺利进行。

    这个任务不容易完成。

    所以白仲很愁,他怕完不成任务。

    “愁什么啊?”

    福雅公主的小儿子黄去病拿着扇子,一副风流公子的打扮,晃悠悠走了进来。

    白仲和他熟悉,一下跳起来,“您今儿怎么来了?”

    “嫂嫂请我出面撑场子,我自然要来。而且这条水泥路路我还投了钱进来。”

    白仲好奇问道:“你投了多少钱?”

    黄去病咧嘴一笑,“不多,也就十来万吧。”

    白仲笑道:“我们也都投了钱。”

    “知道!这些年,你们跟着嫂嫂没少赚钱吧。邓公公,你现在可是豪富啊。”

    邓存礼面目严肃,“黄公子别开玩笑。咱家算什么豪富。”

    白仲却拆台,“邓公公是我们当中,当之无愧最有钱的人。”

    那是因为邓存礼本钱厚,有胆量。

    当初做雨花巷项目,谁都不看好,而他却一口气投了三千两,把棺材本都拿了出来。

    世上最赚钱的办法,就是钱生钱。

    于是乎,邓存礼就成了顾玖名下所有人中,最有钱的那个。

    邓存礼有些好奇地问道:“黄公子一口气投了十万两进来,就不怕收不回本钱?”

    黄去病哈哈一笑,“本公子怕什么。五十里一个收费站,行人不收费,过车马,一辆车三文钱,一匹马三文钱,一头驴也是三文钱。

    三文钱的确少,可是架不住聚少成多。我对这条水泥路的前景很看好,修通后,定然是车来车往,行人络绎不绝。那点本钱,要不了几年就能收回来。之后,每收一文钱都是赚。

    我已经派人南下去洛州置办产业。等这条路修通,洛州那边的土地房价都会涨一截。你们要是有钱,也赶紧去置办点产业。明年路修通了,转手卖出去,也能赚一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