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97章 过路费

时间:2018-12-20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提醒邓存礼,“得抓紧时间把书院办起来。别的事情可以拖一拖,书院这事决不能拖。要用最好的材料,建造书院。”

    一套宅院想卖几万两,除了地段,还能靠什么?

    当然是靠逼格,靠需求。

    什么是需求。

    自古以来,人有了钱就想追求精神上的富足,俗称逼格。

    高逼格的书院,才有高逼格的房产项目。

    想让子孙到高逼格的书院读书吗?

    买房吧!

    没错,顾玖要干的事情,就是建学区房。

    工读院校,也就是后世的技校,她打算就建在二期后面,顺便提升一下二期以及三期房产项目的逼格。

    至于高逼格的书院,就建在那山上。

    她要建大周朝一等一的书院,吸引全天下优质师生入驻。

    山坡上,山脚下,山后面,就是计划中的四期,五期房产项目。或许将来还会有六期,七期……

    反正她买了足够的土地,足够建很多很多的房子。

    她还提醒邓存礼,“叫你寻摸那些致仕的老太医到这边开医馆的事情,也得抓紧。”

    除了教育,还要有配套的医疗。

    没有谁比太医院致仕的太医更有逼格。

    顾玖名下那个药铺,可以卖卖药方,卖卖药材,却卖不了身份逼格。

    请老太医给自己看病,多有面的事情啊。

    那些个富豪,世家大族,就喜欢请有身份的人替自己做事。

    大不了,太医开药,到她名下的药铺拿药。

    大不了她让药铺在新民县这边开个连锁分店。

    除了教育和医疗,剩下的就是交通。

    有了交通,才有更多的人流量,才有更多的商机,那些高档的消费场所才会主动入驻新民县。

    顾玖叫上邓存礼,“随去去见几位老大人。”

    两人出了签押房,朝集市那边的公房走去。

    两人皆是步行,护卫护送。

    顾玖看见大槐树坝子上,已经有小贩开始摆摊,她对邓存礼说道:“想办法引导更多的小贩游商到这边叫卖,不拘什么货物。”

    邓存礼说道:“目前来说,还是京城小民更舍得花钱。游商们更喜欢去京城做买卖。不过随着二期第一批人入驻,这边的商机会越来越兴旺。”

    顾玖点点头,“慢慢来。等这边住的人超过十万,二十万,不用我们操心,市场自会兴旺。届时还要修再修两个商业集市。”

    一边说一边走,终于来到公房。

    少府家令同户部尚书正在大眼瞪小眼,新民县县令顾喻夹在中间,苦不堪言。

    见到顾玖到来,好似见到救星,“小玖妹妹,你可算来了。”

    顾玖含笑点头,“我来了。两位大人,今儿怎么有空来这贱地?当心脏了鞋。”

    “诏夫人真会说笑,这地面干净的很,比京城某些坊市还要干净三分,怎会是贱地,又怎会脏了鞋。”户部尚书打了个哈哈。

    少府家令翻了个白眼,十分嫌弃。心道这老抠肯定又在冒什么坏水。

    不过户部尚书说的也没错,新民县旁的不敢说,卫生情况绝对是走在全京城最前面。

    顾玖爱干净,连带着她手下的人也见不得那脏兮兮的地面。

    最初卫生队只有五十个人,如今已经扩建到三百来人。

    这些人不干别的,就负责拿着扫把撮箕,从早到晚打扫卫生,确保自个负责的区域从早到晚都是干净的。

    集市上每天人来人往,就是靠着卫生队,才能保证地面时刻干干净净,垃圾落地不超过一刻钟就会被清扫打理。

    顾玖笑眯眯地说道:“两位大人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儿倒是奇了,竟然一起出现在这里。

    老祖宗,一个时辰前,我们刚在少府衙门见过,你怎么又过来呢?你若是有事,使人唤我一声就成了。何须劳师动众,亲自过来。”

    少府家令哼哼两声,“嗯,老夫有话需当面说。”

    少府家令的那个下属实在是不忍卒睹,为了忍耐,脸都扭曲了。

    顾玖含笑问道:“不知老祖宗有什么话和晚辈说?”

    少府家令瞥了眼户部尚书,“让这老抠先说,老夫不着急。”

    户部尚书:你才老抠,你全家都是老抠。

    户部尚书很心塞,想他堂堂河东赵氏,传承了两三百年的世家,别的没有,就是大气。

    竟然被少府家令这个老不修的取了个外号叫老抠。

    别以为他不知道,少府上下私下里都跟着叫他老抠。

    哼!

    先不和这老东西计较,正事要紧。

    “诏夫人,上次你提起的税源……”

    他可是眼巴巴地望着。

    少府家令:我靠!户部又搞了什么新税源?过分了啊,有好处竟然不拿出来分润。今儿幸亏他跟来了。要不然这便宜就全让户部占了去,少府连汤都没得喝。

    少府家令又朝顾玖看去,满脸写着:小玖,你不厚道啊!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不惦记着少府,光想着户部。老夫对你不好吗?几百万两都借给你了,全天下这可是头一份。你撇开少府给户部找税源,良心不会痛吗?

    户部尚书瞪眼:老贼,又想截胡。盐铁税收叫你们拿了去,这一回定不能叫你得逞。

    两个老家伙,加起来快一百四十岁,你瞪我,我瞪你,十足的孩子气。

    顾玖喝了口清茶,低头一笑,“谈税源之前,我想先请两位老大人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顾玖说道:“外面春光大好,两位大人若是不嫌弃,不如随我到外面走一走。”

    “走走走,出去晒晒太阳也好。这把老骨头许久没动弹了。”

    顾玖打头,带着两位大人还有顾喻,走出公房,朝集市后巷走去。

    后巷这边是车马行,所有商铺的车马,全都寄放在后巷。

    故此,后巷的气味重了些。

    “小玖啊,不是说晒太阳吗,怎么带我们来了此处?”

    顾玖含笑问道:“两位大人,没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同吗?”

    “什么不同?”

    顾玖含笑不语。

    顾喻眨眨眼,提醒两位大人能不能纡尊降贵看看那车马行。

    啥?

    为啥看车马行。

    顾喻轻咳一声,“过往,所有车马行,都是黄泥巴做地基,讲究点的铺点稻草就成。天晴还好,一到下雨天,那地面简直无法下脚。又是黄泥,又是牲畜粪便,要有多污秽就有多污秽。

    二位大人都知道,今儿凌晨,京城下了一场雨,地面都浇头了。可你们看看这车马行,可有半点污秽之处?”

    咦!

    这一提醒他们才注意到车马行的地面竟不是黄土。

    “这是什么?踩上去硬邦邦的。”

    顾玖神秘一笑,“两位大人随我来。”

    走出车马行,来到二期背面,这里是一条街巷。运送建材的车马,全从这条街上过。

    她指着路面,“两位大人请看。”

    咦!

    “这路面为何如此平整,结实?这么多车马负重行驶,这路面竟然没被压塌?”

    “看这地面,说是黄泥,颜色却又不对。而且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平整的路面,这是怎么做到的?”

    顾玖依旧神秘一笑,“马车来了,二位大人不妨上马车感受一下这条路面到底有多平整。”

    两位大人被彻底激起了好奇心,纷纷上了马车。

    这条街面,足有五里长,马车跑了个来回。

    等马车停下,率先听见少府家令的喊声,“哎呀呀,不得了。坐在马车上,稳得不行。比那青石板地面走的还稳当。更别提那黄泥官道,根本没资格同这路面比。”

    两位大人,都是一脸兴奋的下了马车。

    二人都是人精,见了一回,又亲自乘坐感受了一回,便知道这路是真好。

    若能推广,必定大大提高两地的沟通效率,促进商业来往。

    “诏夫人,此路何物修建?作价几何?”

    若是成本太高,那只能抱憾。

    顾玖笑了起来,“铺设路面的材料很简单,就是三合土,也叫土水泥。前段时间,有工匠改进了土水泥的配方,使得土水泥更加坚硬,成本却没有增加。

    你们看,这么多负重数百斤的车马在这条路上,每日反复碾压,历时一个半月,期间还有数场大雨,然而这条路面依旧坚硬平整,并无损坏。”

    两位大人一听,赶忙跑到路上,查看路面。

    顾玖生怕发生车祸。

    这条路因为二期工程,车流量是极大的。

    “两位大人快回来。”

    几个护卫冲到路中央,阻拦南来北往的车辆,不要撞了两位大人。

    两位大人检查了一路,最后齐齐大笑起来。

    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两个老人,笑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一路跑回顾玖身边。

    “小玖啊,你说的这个土水泥作价几何?”

    顾玖含笑说道:“十文一担。”

    一担足有一百二十斤。

    两位大人眼睛都亮了,“果真这般便宜?”

    “这是当然。”

    “哈哈……”

    两位大人开心得笑起来。

    户部尚书手舞足蹈,“若是用这土水泥铺一条到河东的道路,来回一趟,能节省多少时间?”

    少府家令不答应,“凭什么要铺设去河东的道路,照理该往南边铺。”

    “我们河东哪里不好,凭什么不能铺设土水泥路?”

    两个加起来一百四十岁的老人,为了往哪个方向铺设水泥路,竟然当街吵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顾玖苦笑不得。

    “两位大人,日头晒,我们先回公房喝茶。有什么想法,大家慢慢商量。”

    两位大人互相瞪了一眼,谁都不服气谁。

    户部尚书想起今儿来这里的目的,总算找回了一点理智。

    他悄咪咪地问顾喻,“这个土水泥路,能节省一半时间?”

    顾喻说道:“不止。从京城到河东,单趟得二十来天。若是铺设了土水泥路,只需七八日就能到。”

    “那太好了!”户部尚书喜不自胜。

    他们赵家是河东大户,家族中人,几乎每隔一两月都要来往于京城河东两地。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路途上。

    若是二十天的路程,果真能缩短到七八天,那来回一趟可方便了。

    而且土水泥不贵,才十文钱一担,关键水泥路面足够坚硬平整,马车来来回回在上面跑,又快又平稳。

    世上再也找不出,比这更便宜更好的路面。

    户部尚书有种捡到宝的感觉。

    少府家令则想到这修这样一条路,修个几千里,那得花费多少钱。

    “即便十文钱一担,修路也忒花钱。”

    顾玖抿唇一笑,“不妨事。”

    真当她要拿土水泥出来做慈善,免费替朝廷修路吗?

    这是可以的。

    不过也别当过路费是摆设,收费站是多余。

    修了路,收点过路费理所当然吧。

    这一盘棋,顾玖已经摆好了棋盘,设定好了棋谱,并且已经率先落下几个子。

    她敢从少府借贷几百万两,真以为她光用来修房子吗?

    没有什么比修路更爽的。

    她不仅要大周最大的地产商,她还要做基建狂魔。

    哈哈哈……

    顾玖真想仰天大笑三声,太爽了!

    不过这事还需造势。

    光靠二期后面那条路做样板还不够。

    顾玖已经盯上了南城门外的官道,打算将这条官道打造成样板路。

    回到公房,稍微洗漱,然后几人坐下来喝茶。

    少府家令和户部尚书都盯着顾玖,可是谁都没开口说话。

    顾玖低头一笑,朝户部尚书说道:“户部可以在京城增加一个税源,一切都是现成的。”

    “什么水源?”

    “游商税。”

    这三个字刚从顾玖的嘴里吐出来,两位大人便已经明白过来。

    所谓游商,就是区别于行商和坐商,没有固定摊位,整日背着货物在街面上叫卖的小商小贩。

    京城里面有很多这样的小贩,具体数目没统计过,不过肯定不少。

    新民县这边也有很多。

    目前的主流,朝廷从上到下对这些游商都不怎么欢迎。

    衙役会不时驱赶这些商贩,不许他们去这条街,也不许去那条街。

    若是遇到上面清查,衙役直接掀了货物,将人抓了关上七八日,家人拿钱赎人才肯放人也是有的。

    唯有新民县这边,欢迎游商到来。

    “收游商税能行?这能收多少钱?”

    顾玖轻声一笑,“能收多少钱,大人试试看不就行了。提着篮子叫卖的游商,一日收取五文税费,赶着牛车驴车做游商的,一日收取十五文税费。

    除皇城外,不拘地点,任由他们叫卖。为调动衙役的积极性,防止贪腐,方便游商,我特意做了个游商税方案。”

    青梅当即拿出一本装订成册的税收方案,却不交给二位大人任何一位。

    两位大人齐齐盯着方案书,眼热得很。

    顾玖笑着问道:“大人想要?真相收游商税?”

    户部尚书连连点头,“蚊子肉再小也是肉啊,岂能不要。家令大人,这点蚊子肉,你们少府应该看不上吧。”

    少府家令如今有了新的追求,“放心,老夫不与你争抢游商税。”

    能不能开征游商税,还说不定。他犯不着为了这点蚊子肉,到朝堂上嚷嚷。

    户部尚书一脸兴奋,“诏夫人有何条件,尽管提。”

    顾玖拿着方案书,轻声一笑,“水泥路二位大人已经感受过,晚辈斗胆,请两位大人帮忙在朝中造势。关于修路,具体怎么修,我这里也做了一本方案书。”

    两本一模一样的方案书,放在两位大人面前。

    自费修路,设收费站收取过路费?

    两位大人有点懵逼。

    自费修路,这得花费多少钱啊?

    顾玖说道:“我知道朝中无钱,因此不敢指望朝廷拨钱修路。我愿意承担修路的一切费用,天下流民皆可以到工地上修路,挣一份工钱养家,沿途百姓我们也是欢迎的。

    唯一的要求,请朝廷准许我设收费站,收取车马行商过路费。朝廷不得插手收费站一切事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