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96章 又被顾玖埋坑里了

时间:2018-12-19作者:我吃元宝

    ..侯门医妃有点毒

    “老夫又上了她的当。”

    少府家令站在少府衙门门口,目送顾玖的马车离去,一时间悲从中来。

    “她若是不还钱,老夫就是罪人啊!”

    前前后后,借了五六百万两白银给顾玖,他怎么就敢将这么大笔钱借给她。她又怎么敢张口借这么多钱。

    “连本带利,全部加起来得有六七百万两了吧。那个南城门项目,纯靠少府钱庄支撑着。

    她的项目赚了钱,少府钱庄也就赚点利息钱。要是她的项目亏了钱,钱庄可就要损失六七百万两。届时,老夫万死难辞其咎,陛下一定会砍了老夫的头。呜呜呜……”

    少府家令心中悲戚,竟然哭了起来,哭得像个三岁的娃。

    下属看不下去了,特么的太丢人了。

    要哭也回屋里哭,叫隔壁户部衙门看笑话像什么话。

    之前大人借钱给诏夫人的时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会是怎么说来的。

    “小玖啊,老夫把钱借给你,你可要好好经营南城门外的项目。第一笔款子就要到期了,你抓紧抓紧,赶紧还了,老夫也好向陛下交差。有借有还,下次你再来借钱才更方便。”

    借钱的时候,被诏夫人忽悠得什么都好说。

    这钱刚借出去,又开始后悔痛苦。

    有用吗?

    等下次诏夫人过来,还不是照旧。

    诏夫人想借多少钱,就是多少,半文都不少。

    也就诏夫人有这本事,能从少府钱庄借走这么多钱。

    旁的商家,管他背后是皇亲国戚还是世家大族,最多只借一百万。

    还想再借一百万,行啊,先将之前的借的钱连本带利还了,少府钱庄就同意借贷。

    “大人,回去吧。”下属实在是没脸看,只能出言劝解。

    少府家令流了几滴猫尿,心里头惴惴不安,“她会按时还钱吧。她要是不还,老夫就去宁王府,一根绳子吊死在王府门口,日日夜夜盯着她。”

    下属嘴角一阵抽抽,“届时王府请来得道高僧,将大人的亡魂超度了,大人想要日日夜夜盯着人家也是妄想。”

    少府家令大怒,“你到底站在哪边?”

    那下属不怕他,大着胆子说道:“下官自然是站在大人这边,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大人寻短见啊。你老人家要是没了,诏夫人那里的钱,衙门上下谁有本事要回来一个子?”

    少府家令哼哼两声,“那个新上任的少府铜丞,不是挺能干的吗?一边在少府这里当差,一边还管着这宁王府的内务。”

    “可是史大人管不了诏夫人,没办法从诏夫人手中要到一文钱。”

    少府家令板着脸,“也不知陛下怎么想的,都做了天子,还留着宁王府。谁是宁王?你说现在谁是宁王?普天之下就没这个王。就因为那府邸还挂着宁王府的牌匾,少府每个月就要因为宁王府多支出一笔钱粮。”

    下属说道:“那点钱粮支出,哪里比得上陛下将诸位皇子封王所需开销。下官认为现在挺好,虽说有点不合规矩,有点乱来,也无前例可依,好歹是替户部替咱们少府省却了一大笔钱粮。”

    少府家令被安慰道:“这么想也不错。省钱是省钱了,就是不成样子。这回倒是稀罕,陛下干了这么大一件不合规矩的事情,礼部和九卿那边,竟然没一个人吭声。平日里他们可没这么自觉的闭嘴巴。”

    下属捂着嘴偷笑了两声,“盖因为户部同各个衙门都通了气。这会谁要是出声,嚷嚷皇子们合住王府不合规矩。

    这一出声不得了,不光是得罪了户部,也得罪了自家衙门上下所有人。

    那户部可是好惹的,得罪了他们,想要钱,好啊,给你拖个半年一年,拖到最后再打个一折两折,活生生能将人逼死。

    偌大的衙门,没钱,连薪俸都发不出来。这会谁要出头得罪了户部,就等于是得罪了全体同僚,仕途到头矣。”

    少府家令深以为然。

    自古以来,吏部同户部,就是压在众衙门头上的两座大山,那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一个管着自己的前程,一个管着自己吃饭问题,都是祖宗啊。

    唯有少府可以置身之外,因为少府有钱,不需要看户部脸色。

    不过这会,少府也不会冒着天下大不讳,出头嚷嚷皇子合住王府不合规矩。

    少府向来就是陛下的私人管家,陛下要怎么做,他们听话执行就成。绝不会多生事端,做那出头鸟。

    闷声发大财,才是少府上下一体的气质。

    少府的人一走出来,瞧着,就给人一种内敛的感觉。

    嗯!

    就是内敛。

    也可称之为闷骚。

    少了几句闲话,少府家令又将话题转回了顾玖身上。

    “你说她会还钱吧。”

    “诏夫人都说了,她要是不还钱,就把大殿下卖了抵债。诏夫人都敢卖,大人怎么不敢买?特胆小了。”

    “啐!老夫这是稳重。”

    “稳重也不会一口气借贷五六百万给诏夫人。她那个南城门外项目,如今就是个无底洞。”

    少府家令蹙眉,“老夫何尝不知道这点。可是不借给她,她真要停了工,那可怎么得了。房子不修了,不卖了,哪有钱还债。”

    下属连连摇头,不忍卒睹,“大人恐怕是喝了诏夫人的迷魂汤,神智都不清楚了。尽让她牵着走。难怪别人借不到的钱,唯独诏夫人能借。”

    “滚!老夫岂是那糊涂人。她说了,改明儿送老夫一桩好事。”

    “怕是那好事已经转手送给了户部。”

    “怎会?”

    下属站在衙门门口,指着隔壁户部,“大人赶紧出来瞧瞧,那是不是户部尚书那老抠的马车。瞧瞧他这是要去哪里?下官同大人赌一两银子,那老抠一定是去找诏夫人讨要法子,想着法儿给户部增添进项。”

    少府家令一看,一听,急得跳脚,“那怎么行。那万万不行。诏夫人能帮着添一二进项,这等好事,也该给少府才对。快快给老夫备马车,老夫要追上去,拦住那老抠,万万不能叫他得逞。”

    下属人来疯,最喜欢看到自家老大同隔壁衙门老大斗殴,浑身兴奋得颤栗。

    下属跑得比疯狗都快,赶紧从马厩里赶了马车出来,载上少府家令就急匆匆追了上去。

    这一追,就追到了城南。

    少府家令一看,“好啊!那老抠果然是追着顾玖去的。顾玖这是去南城门外视察工地,老抠跟在后面,绝无好事。”

    少府衙门上下,私下里称呼户部尚书,开口闭口都是老抠。嘲讽户部尚书堂堂部堂高官,抠门吝啬,连那市井泼妇都不如他。

    当然,这外号,也就私下里叫叫。

    当面还是得老老实实称呼一声大人。

    也就少府家令,仗着资历老,辈分高,当着面也敢称呼户部尚书为老抠,从不客气。

    户部尚书,那是公怨加私仇,对少府衙门上下十分看不顺眼。路过少府衙门门口,都要啐一口才舒坦。

    这两人,均是一部衙门主官,乘坐马车,一前一后追在顾玖所乘马车后面。

    顾玖所乘坐地马车上,正响着一阵阵算盘声。

    青梅拿着算盘算账,越算越是心急如焚。

    “夫人今儿又找少府借贷了两百万两。去年是三百万两,前后加起来五百万两。今年得还去年借贷的那三笔款子,利息都接近一百万两。如今账上哪有这么多钱。都快穷光蛋了,夫人怎还敢借贷如此多银两?”

    顾玖笑了笑,“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么大个项目,少说要投入一二千万两。这么多钱,本夫人哪里拿得出来。自然要找少府钱庄借贷,用他们的钱为我们做事。”

    青梅愁死了,“借钱容易还钱难。夫人借钱爽快,下个月贷款到期,从哪里拿钱来还?难不成要拿刚借出来的钱去还去年的借贷吗?这是借新账还旧债,迟早会出事的。”

    顾玖瞧着青梅发愁的样子,觉着有趣,“谁告诉你我要借新还旧?本夫人还没混到那么惨的地步,好不好?”

    “那夫人告诉奴婢,要从哪里拿钱还给少府钱庄?”

    顾玖抿唇一笑,“南边经营了两年,也该有些出息。江南那边经营时间尚短吗,加上又和周瑾那边翻了脸,断了合作,最近走货有些困难,暂时挪不出银子。”

    “夫人的意思是,全指望南边山庄那点出息?那点钱,还不够还少府的利息。”

    顾玖却摇头,“你错了。南边山庄的出息,不仅够还少府的利息,还够还本金。”

    “奴婢不信。”

    青梅管着账本,南边山庄是什么情况,她还是清楚的。这几年,就光看着投入,没看到产出。烧钱的速度倒是一点不慢。

    从西北买来的人口,全拉到南边山里面做矿奴,田奴,养着这些人也是一大笔开销。

    顾玖笑道:“我让南边山庄组织了一个车队到京城,算着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上个月,容信来信,说是和那些波斯商人,大食商人已经取得了联系。若是顺利的话,今年江南也能出一大笔货物。”

    “那些货也卖不到两百万两。”

    顾玖却神秘一笑,“别着急,等他们将账本报上来,就知道能卖多少钱。”

    许有四敲着车门,告诉顾玖,后面跟着两辆马车,而且跟了一路。瞧着徽记,一个是户部尚书,一个是少府家令。

    顾玖说道:“不用管他们,继续赶车。”

    出了南城门,就是新设的新民县。

    县衙治所,就在新民镇上,也就是原先的窝棚区,离着集市相当近。

    窝棚区那边,最近忙着强拆,整日里鸡飞狗跳。

    大部分流民还是很配合,咬咬牙,出一笔首府,买了新房拿了钥匙带着全家老小搬进去。

    体会到住新房的好处后,谁还稀罕住那窝棚。

    只怕是再也不想回到窝棚区,怕是看一眼都觉着碍眼得很。

    这些流民并非全都是穷苦百姓出身,其中不乏乡绅,秀才,略有家资的富农,有手艺的工匠,甚至还有大户人家。

    只因为老家遭了灾,地主家也没了余粮,又遇人祸,只能背井离乡出来逃荒做流民。

    本想着有朝一日回到家乡。

    可是领略了京城的好处后,有人便决定在京畿新民县落地生根。

    也有那小地主,所谓的大户之家,惦记着家乡,不肯落户。指望着还有一天能回到老家。

    这帮人就是闹的最厉害的钉子户。

    他们想法很简单,买了房就要落户,落了户他们就不再是家乡人。家乡的田,家乡的房,家乡的人脉关系,仿佛一下子都和他们没了关系。

    他们岂能接受。

    这帮人闹了好几场,抓也抓了,打也打了,却不顶用。

    这帮人死活不买房,也不肯搬走。

    家乡连年遭灾,逃荒逃到千里无人烟,回去总有一天会回去,但不是现在。

    现在回去,连个人都没有。没人,守着大片抛荒的地又有什么用。靠自家那点人,累死了也耕不了两百亩地。

    更别说还没地方买种子耕牛。

    当年,先是乡下逃荒,后来又听说闹反贼,闹兵贼,家乡县城都给跑得一个人不剩,官府也是空荡荡的,无人。

    那样的家乡,俨然已经是绝户县,绝户州。现在是万万不能回去的。

    不回去,他们就死守京城,同时绝不落户京城新民县,不做那新民县的百姓。

    这些人读过书,比寻常百姓有更多的执念。

    闹到最后,邓存礼脾气上来,就想将这帮人抓起来全都丢到矿上做矿奴。

    好在顾玖赶来了。

    顾玖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消息。

    她说道:“买房落户一事,全凭自愿,不必强求。想落户,必须买房。买了房,却不是非要落户不可。

    不过,不落户,虽说不用服徭役,不用缴纳口赋税,但是要缴纳借籍税。毕竟他们占着新民县的资源,不能什么好处都占了,却不用付出半点代价。”

    邓存礼问道:“这个借籍税,户部想出来的?”

    顾玖点头,“户部税曹那边已经办好了文书,只等收税。借籍税,不管收成如何,都是新民县当年口赋税的三倍。

    你将这些制度多刻印几张,贴在外面,派人讲解,叫所有人都明白。给他们三天时间,三天后不管搬不搬,工地都要如期开工。

    胆敢阻碍工期,全都抓起来丢矿山改造。男的下矿,女的在矿上洗衣做饭,小孩去就背矿。老人也别放过。矿上那么多活,不怕没事干。”

    邓存礼躬身领命,安排人去刻印张贴宣传户部新制度。

    顾玖又说道:“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已经从少府借贷了一笔,全都放在账上。你要用钱,从账上支用就成。”

    邓存礼大喜过望,“夫人这笔钱,可是及时雨。原定计划,今年二期和三期同时开工。账上的钱却越来越少,老奴还在担心,会不会耽误了工期。

    三期若是不能准时开工,今年还能去哪里赚钱。正想着钱的事情,夫人就把钱给解决了。”

    在顾玖的计划中,一期二期都是薄利多销,让利给流民百姓。

    那点利润,真不够塞牙缝,只够拿来修建基础工程。

    偌大的新民县,基础工程,地下管道,铺桥修路,可都是极耗钱粮的玩意。

    真正能赚大钱的,是后面的三期工程,四期工程,五期工程……

    越往后面修,房子会修得越发奢华,售价越发昂贵。

    为了将房子卖出十倍,二十倍,甚至是一百倍的利润,打造配套的环境是必不可少的。

    周围的山林,全都被顾玖买了下来。

    那些山林,她可得好好利用。

    还有湖泊。

    这附近没湖泊,那就人工挖池塘,建湖泊。从山上,从上游引活水过来。

    保证打造出一个环境清幽,闹中取静,出行方便,购物方便,低调奢华的高大上住宅区。

    专卖有钱人。

    一套宅院,不卖个几万两,她就不姓顾。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