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95章 欠钱的才是大爷

时间:2018-12-19作者:我吃元宝

    ..侯门医妃有点毒

    顾玖回到顾府的时候,谢氏还在闹腾。

    谢氏骂胡氏,骂儿子顾琤。

    说两口子不孝,她要将胡氏休了。

    胡氏狠狠哭了一场,诉了一场委屈。却刺激得谢氏越发癫狂,将一腔怒火都对准了胡氏。

    直到顾玖进了顾府侧门,顾大人才出面遏制谢氏继续发作。

    “给我滚回房里,没我的吩咐,你就好好养着,别出来了。”

    谢氏瞪大一双眼睛,“老爷为了儿媳妇,落我的面子,你还有良心吗?”

    顾大人怒斥下人,“都愣着干什么,赶紧将太太拖下去,不准她出院门一步。”

    仆妇们再无犹豫,拖着谢氏离开。

    谢氏大吵大闹,于是仆妇斗胆堵了谢氏的嘴巴。

    顾玖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她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好歹要给顾大人,给顾琤留足面子。

    顾大人前一刻还是怒目金刚,下一秒春风暖阳。

    “小玖回来了,快到花厅喝茶。”

    “父亲别和女儿客气。”

    顾玖今儿回来,是因为顾府要分家,她来做个见证。

    顾老爷子留下遗言,热孝后分家,分家不分居。

    等过了孝期,大房二房是要继续住在一起,还是别府另居,随他们的意。

    因谢氏闹这一场,时间上耽搁了些。

    好在账册清楚,财物账实一致,又没谢氏搅局,分起家来动作很快。

    顾玖作为见证人,同侯府老侯爷老夫人,族中几位宗亲坐在一排。

    一摞账本摆在桌上。

    老侯爷问顾大老爷,顾大人两兄弟,“这些账本,你们可有疑问?”

    顾大老爷摇头,“并无疑问。”

    顾大人也表示没有疑问。

    早在十日前,大房就将账本搬出出来,叫顾大人查账。账目查清楚,确定没问题,就可以分家。

    顾大人这些天,将身边几个管事全都派了出去,将顾府在京城置办的所有产业,全都查了一遍。

    府中库房里面的银两,物件,也都根据账本对照了一遍。

    不得不说,大太太张氏是一个理财能手。

    一二十年的功夫,愣是让顾府的产业增加了一倍。

    顾大人心头十分欢喜,还打趣顾大老爷,“大哥娶了贤内助,真正羡煞弟弟。”

    结果顾大老爷怼他,“当初母亲也替你娶回来一个贤内助,只可惜你没珍惜。后来的谢氏,是你自己做主要娶的,不管她贤惠与否,你都得受着。

    毕竟,谢氏替父母守孝,又为你生儿育女,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也要给她一二体面。”

    顾大人闻言,只觉心头泛着浓烈的苦味。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话他算是体会到了。

    在地方上任职的时候,谢氏处处都好,他也是极喜爱她。

    等回到京城,谢氏底蕴不足的缺陷全都暴露出来。

    加上她对顾玥的偏爱,三番两次因顾玥闹出是非,顾大人自个是苦不堪言,却无处诉说。

    听了大哥怼他的话,他真是无言以对。

    “大哥就别笑话弟弟。”

    “并非笑话,而是正经提醒你。”顾大老爷一本正经,绝非玩笑。

    顾大人眉头轻蹙。

    顾大老爷不由得多说了两句,“我知你不喜谢氏,甚至是厌恶她。你可以拘着她,不让她出门应酬,却不能休了她。她替父母守孝,属于三不出。

    你也不能纵容妾室羞辱她,她毕竟是主母,代表着几个孩子的体面。总而言之,你的后院,你好好管着吧。别闹腾得太厉害,当心叫御史逮着你的把柄,狠狠弹劾你。

    如今小玖做了皇子妻,身份贵重又打眼。你身为皇子岳丈,同样打眼。你若是内讳不修,闹出闲言碎语,不光败坏自己的名声,还会连累小玖和大殿下。届时,皇家发起狠来,怕是要六亲不认。”

    因顾大老爷这番忠言逆耳,顾大人这些天心情都不美。

    谢氏不知体谅,逮着机会就闹腾,还偷偷去田庄看望顾玥。

    顾大人火冒三丈,自然不会对谢氏客气。

    憋了一肚子火,直到此刻,要分家了,顾大人心情才好起来。

    老侯爷见二人对账本都无疑问,于是就和几位见证人商量,这家要怎么分。

    具体要怎么分,顾老爷子在遗言里面其实都有交代。

    大家按照顾老爷子的遗言处理就行。

    不过在正式分家之前,老侯爷还是要啰嗦两句:“大房是嫡长,要继承宗族,照顾族人,理应多分三成。知礼,你可有意见?”

    顾大人迟疑了一下,问道:“请问大伯,具体怎么个分法?大哥六成我四成?亦或是大哥七成我三成?”

    老侯爷捋着胡须,说道:“大房六成半,你们二房可分得三成半。”

    顾大人皱起眉头,“我家老爷子在遗书里面可不是这样写的。”

    老侯爷早知他会有此疑问,“将我那弟弟的遗书呈上来。”

    遗书呈上来,就放在桌上,谁都可以看。

    老侯爷一板一眼地说道:“我那弟弟在遗书里面写道,你们兄弟二人热孝后分家,分家章程按照族中规矩行事便可。知礼,你可知族中分家的章程是什么?”

    顾大人低着头不做声,他有些不甘心。

    老侯爷替他回答,“族中分家章程,嫡长最多可分到八成家业,最少也是六七成。老夫事先征求了你大哥意见,你大哥说是你们二房人口多,负担大,就按照最六成半的标准分割家产。当初老夫同你们父亲分家,也是这般分的。”

    顾大人有些委屈,“就因为大哥是嫡长,就能多分三成家业。”

    老侯爷说道:“嫡长并非白得这三成家业。分了家,你只需照顾好自家人就行了,旁的事情都可以不用过问。

    你大哥不光要照顾自家人,还得照顾族人。宗族若是有事,该出钱就得出钱,不可推脱。

    嫡长承担了照顾族人的责任,理应分得更多家产。就好比老夫,这些年也没少照顾你们兄弟二人,出钱出力,从无怨言。”

    顾大人朝顾玖看去,希望顾玖能出面,替二房多争取一些好处。

    顾玖轻咳一声,“不知府中,未婚的弟弟妹妹们,他们的嫁妆聘礼是如何打算?是各房自行承担,还是由公中承担?”

    老侯爷说道:“几个未婚的孩子,所需嫁妆和聘礼,按照原先的规矩,分产的时候会将他们那一份留出来,由我们侯府掌管。等到孩子们需要动用这笔钱的时候,知会一声就成。”

    顾玖点点头,“如此甚好。我没有疑问了。”

    顾大人瞪大了眼睛,盯着顾玖看。

    就这样?

    这就完了?

    荒唐!

    几个孩子的嫁妆和聘礼能花多少钱?

    为何不替二房多争取半成一成的家资。

    顾玖对顾大人的目光,视而不见。

    既然顾老爷子留下了遗书,点明分家按照族中规矩办,顾玖就没打算插手。

    再说了,顾老爷子付出生命,救回顾大人,还挽回了他的仕途。单说顾老爷子这份付出,就不止三成家业。

    顾大人不能贪心不足蛇吞象。

    顾大人求助顾玖失败,心里头憋闷得很。

    他又朝几个儿子看去。

    奈何,这样的场合,根本没有小辈说话的份。他们只能看着,学着,积攒经验。

    可以说,几兄弟在顾府的话语权,还比不上顾玖这个外嫁女。

    谁让顾玖是皇子妻,身份尊贵。

    确定了分家比例后,就正式开始分家。

    先是分田庄,之后分铺面,然后分宅院府邸,最后才是金银细软,古董字画,库房各种收藏。分完这些,就是分仆人。

    别看老侯爷说话慢条斯理,做事却很麻利。

    不到两个时辰,顾府的产业就被分完了。

    账房书写账单,重做账本,衙门户房吏员准备好分家文书,由顾大老爷同顾大人分别签字画押。

    老侯爷作为长辈又是见证人,也在文书上签字画押。

    其他几位宗亲,也都纷纷在文书上签字画押。

    顾玖没有。

    顾玖身份特殊,她的印章不适合出现在分家文书上面。

    衙门吏员做好登记,说道:“下官告退。明儿办好手续后,下官派人给两位老爷送来。”

    “辛苦了。”

    “不辛苦。”

    分家结束,众人如释重负。

    顾大老爷来到顾大人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我们始终是兄弟。以后若有难处,你尽管来找我。只要哥哥能帮,绝不推辞。”

    顾大人气不顺,却也不好朝顾大老爷发作,“我先谢谢大哥的好意。希望没有求到大哥的那一天。”

    顾大老爷点点头,不和顾大人计较。

    亲兄弟,他对顾大人的脾气太了解。同顾大人计较,纯粹是为难自己。

    顾大老爷不乐意为难自己,所以他大度不计较。

    “府邸你们二房继续住着,不用拘束。一应用度,慢慢分开就是,不急在这一会。”

    顾大人没领情,“大哥放心,一会我就让顾琤媳妇将内院撕撸清楚。既然分了家,一应用度,自然是各自负担。”

    顾大老爷笑了笑,“罢了,你想怎样就怎样,都依着你的意思来。”

    顾大人又不高兴了。什么叫依着他的意思来,大哥一家巴不得分清楚一点吧。

    大哥做好人,他却做那恶人,真是气煞人也。

    顾大人在亲大哥面前,下意识耍起小性子。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顾大老爷越是不和他计较,他就越要耍小脾气。惯的他!

    老侯爷招手,叫顾玖叫到身边说话。

    “几位殿下都住在王府,会不会太为难?”

    顾玖抿唇一笑,“累老侯爷,老夫人操心,是侄孙女的不是。如今除了身份变化外,其实同过去并无太大区别。大家依旧住在各自的院落里,一应开销由公中支应。各位管事各司其职,家令大人调度得当。比起过去,反而还多了两分自在。”

    老夫人魏氏笑起来,“我就说无论什么环境,小玖都能将生活经营得好好的。没有长辈在府中镇着,你们自然是多了两分自在。可也不能自在过了头,当心御史弹劾。那些御史,最喜欢弹劾皇子。”

    顾玖笑着点头,“侄孙女谨记老夫人教诲,凡事都会把握好尺度。”

    老夫人魏氏乐呵呵的,同老侯爷说道:“老身早就说过,我们顾家的姑娘,就数小玖最能干,最灵秀。你说是不是?”

    老侯爷嗯嗯嗯几声,敷衍不了,就开口说道:“小玖若是男儿身,我们顾氏一族说不定还能再进一步。”

    顾玖摆手,“老侯爷折煞我了,孙女可没那本事。”

    “你是女儿身,却巾帼不让须眉。若你投生为男儿,必定能建立不朽功勋,光耀门楣。”

    顾玖低头一笑,谦虚道:“老侯爷谬赞,我只是比旁人想得多一些而已。”

    “过谦了!”

    老夫人魏氏却说道:“小玖如今身份不一般,谦虚才好。谦虚才不会遭人嫉恨,被人记恨。”

    老侯爷去却说道:“小玖如此出色,就算谦虚,也难免遭人嫉恨。不如亮出实力,叫人忌惮她。小玖,你要记住,叫人忌惮,强过遭人嫉恨。女子那些软绵绵的手段,与你不合适。该强硬的时候可不能认怂。”

    顾玖笑眯眯的。

    老侯爷这番话,可算是说到她的心坎上。

    “我听老侯爷的,在外面绝不认怂,不给顾家人丢脸。”

    “也别给大殿下丢脸。”

    “那是当然。”

    ……

    过去,少府家令一直认为有钱人就是大爷,是祖宗,大家都得供着。

    可是这一年来,现实教会他做人。

    什么有钱的是大爷,分明是欠钱的才是大爷。

    尤其是那些欠了几百万,还要继续借贷欠下去的人,才是大爷中的大爷。他得将对方当祖宗一样供着。

    这会,顾玖坐在少府衙门内的一间静室,同少府家令大人面对面喝茶。

    自见面起,少府家令就一直在吹胡子瞪眼。

    顾玖喝了半杯茶,夸了夸,“茶叶不错,今年的新茶。”

    “你倒是会喝。”

    顾玖笑了起来,“居移气养移体,嫁给大殿下这么多年,我好歹也培养出一点皇室风范。”

    “皇室中就没像你这样的人。”

    顾玖抿唇一笑,“老祖宗说说,我是什么样的人?”

    “吃人不吐骨头。”少府家令一腔悲愤,大声控诉。

    顾玖点点头,“这话我勉强接受。老祖宗气性别这么大,不就是找你借钱。我借钱的人都不愁,你愁什么愁。”

    少府家令抖了抖胡子,“你已经借贷了好几百万两,连本带利,赶紧还来。”

    顾玖叹了一声,“没钱啊,我拿什么还给你。”

    少府家令血冲上头顶,“你当初借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当初信誓旦旦保证,一定能按期还钱。”

    顾玖摊手,“所以我找老祖宗借钱来啦。你借我钱,工程项目继续开展,下个月第一笔款子到期,我定如约连本带利还你。”

    少府家令哼了一声,“没钱,不借!”

    顾玖幽幽一叹,“老祖宗不借钱给我,南城门外的项目可就要停工了。一旦停工,流民没钱吃饭,房子也没人买,整个南城门转眼就成了一潭死水。

    我欠少府钱庄连本带利四百多万两,这辈子恐怕都还不上了。接盘的人,短时间也找不到。要不我将刘诏卖给少府抵债。”

    少府家令气死了,“你这是要挟!”

    顾玖一脸无辜,“我只是实话实说。老祖宗非要认为我是要挟,我也没办法,只能认了。”

    少府家令指着顾玖,“你你你,你竟然和老夫耍无赖。你欠少府钱,你还理直气壮,岂有此理。”

    顾玖笑眯眯地说道:“老祖宗赶紧批条子,将钱借给我。有了钱,项目才能继续做下去,我才能把去年借的钱还了。”

    少府家令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算是看出来了,他是被顾玖彻底绑架了,绑在她那艘名为南城门外项目的大船上。

    他要是不借钱,船就要沉啦。

    少府家令流下一把辛酸泪,悔不当初啊。

    当初他怎么就信了顾玖的邪,上了她的贼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