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92章 尴尬的皇子们

时间:2018-12-17作者:我吃元宝

    最终,周氏顺利回到侯府养胎,不用留在宫里哭灵。

    裴氏与萧淑妃的第一次交锋,略胜一筹。

    萧淑妃事后想起,十分懊恼。

    她知道自天子过世,宫里迟早要变天,然而心里头还停留在过去。

    这一回她在裴氏手中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才真正意识到后宫已经变天。而非她之前所想的那样要等宁王登基,缓缓图之。

    吃一堑长一智,比起裴氏,萧淑妃总归有更多优势。

    自那以后,萧淑妃开始有意笼络宫人,培养心腹。

    裴氏不是想和她斗法吗?

    哼!

    裴氏在宫里面连个得用的人都没有,萧淑妃倒是要看看,裴氏如何同她斗法。

    萧淑妃现在不着急。

    等裴氏住进后宫,她再慢慢收拾对方。

    裴氏还不知道,因她替顾玖出头,就被萧淑妃给记恨上了。

    哭灵是一件苦差事,尤其是整日整日的反反复复地哭灵。

    好在时间虽过得慢,却总算一日一日过去了。

    宁王如期登基。

    年号文德。

    今年是开耀三十八年。待到明年,便是文德元年。

    礼部将挑选出来的谥号交到宁王,不,现在改称呼为文德帝手中。

    文德帝挑选了一番,最后定下开耀帝谥号为武宗。

    “父皇一生以武人自居,行事杀伐果断,很有武人风范,就定为武宗。”

    礼部尚书闻言,嘴角一阵抽抽。

    他怎么不知开耀帝以武人自居,文德帝是在埋汰先帝吗?

    “陛下,是不是再考虑一下?”礼部尚书非常含蓄的提醒。

    文德帝却摇头,“不用考虑,就选武宗。朕相信,父皇在天之灵,一定会十分欣慰。”

    礼部尚书:陛下,你确定?

    文德帝挥挥手,“退下吧,朕乏了。”

    刚登基称帝,千头万绪,事情又多又杂。

    文德帝先是下旨,提拔了几个心腹文臣。原先养在王府的几位谋士,也都纷纷出仕做官。

    手底下的武将,也安排了重要的差事。

    忙完人事调动,接下来就轮到后宫。

    文德帝还没有下旨册封萧淑妃为母后皇太后,也没册封裴氏为皇后。

    明明是要紧的事情,他却一直拖着不给办。

    萧淑妃和裴氏心头都有些不安。

    皇帝拖着不给办,到底几个意思?

    尤其是裴氏,心里头慌乱得不成样子。难道文德帝要越过她,立别的女人为皇后吗?

    她心中不安,只能寻娘家人求助。

    大哥鲁侯裴仁不在,好在侄儿裴蒙还停留在京城,最近也在宫里守灵。

    中午休整的时候,裴氏派人将裴蒙请到安静的偏厅说话。

    “姑母叫侄儿过来,可是有事?”

    裴氏开门见山,“我也不和你兜圈子。陛下迟迟不立皇后,不处理后宫,先帝那些女人依旧还住在宫里。你觉着陛下这样拖着不办,到底为什么?”

    裴蒙了然,“姑母着急了吗?”

    裴氏跺脚,“怎能不急。万一陛下越过我,立别的女人为皇后,那如何是好?”

    裴蒙摇头,“姑母放心,陛下只是拖延一二,不可能越过你立别的女人为皇后。就算陛下不为姑母考虑,也该为两个表弟着想。就说刘诏表弟,才干品貌出众,陛下岂能让嫡子沦为庶子。”

    裴氏心中大定,不过依旧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裴蒙重重点头,“就算陛下不在意刘诏刘议兄弟,也该给我们裴家一个面子。年前那场宫变,若非我们裴家相助,结果难以预料。”

    裴氏连连点头,“你说的对,不看僧面看佛面。只是陛下为何一直拖着不处理后宫事宜?”

    “这个侄儿就不知道了。姑母不妨问问旁人。”

    等到裴蒙告辞离去,裴氏想来想去,还是派人将顾玖叫到跟前。

    “母妃找我?”

    顾玖承情。上次裴氏帮了她,她总得回报一二。

    “坐下说话,这些日子累了吧。”

    顾玖说道:“还撑得住。母妃身体可好?”

    “年龄大了,不比你们年轻人。最近这宫里乱糟糟的,却连个正经主事的人都没有。再这么乱下去,如何得了。”

    顾玖闻弦歌而知雅意,“母妃说的是,宫里现在就缺个主事的人。儿媳以为,母妃该早日挑起打理后宫的重担。”

    “你果真这么想?”

    顾玖连连点头,特别真心实意。

    裴氏叹了一声,“本宫倒是想为陛下分忧,可是名不正言不顺。本宫现在可没资格插手后宫诸事。”

    顾玖心中了然,斟酌了一番说道:“先帝留下许多女人,这些人很多都没生养。按照规矩,没生养的这些人都要被打发到感业寺。

    可是年前一把火将感业寺烧了,到现在还没修好。一时间,竟然没地方安置先帝的女人。

    陛下为了避嫌,自然不方便去后宫。这后宫的事情不处理好,那些女人没有去处之前,母妃所担心的事情怕是难以有进展。”

    顾玖这是在隐晦地提醒裴氏,不是要替文德帝分忧吗,赶紧将先帝的女人打发出宫,皇后位置自然就是你的。

    立了皇后,还得封妃。

    王府后院那么多女人,后宫不先腾出位置来,如何安置那些女人?

    后宫不腾出位置来,文德帝如何能去后宫?

    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同先帝的女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要避嫌。

    顾玖这么一点拨,裴氏恍然大悟。

    是啊!

    册封皇后,紧接着就是封妃,然后都要搬入后宫居住。

    可是后宫很多宫殿,都还住着人。

    不先将先帝的女人安置好,文德帝就没办法安置自己的女人。

    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裴氏心头高兴,面上还是得保持严肃,现在可是孝期。

    “你说的对,后宫的事情得一件一件处理。此事本宫想办法料理。”

    “那儿媳先告退。”

    “去吧。”

    顾玖躬身,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她又回头说道:“罗家和沈家,听说挺有钱的。”

    罗家,罗侧妃娘家。

    沈家,沈侧妃娘家。

    顾玖没头没尾提了这么一句,裴氏想了会,才恍然大悟。

    安置先帝的女人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与其一个人大包大揽,不如几个人一起出力。

    拿定主意后,裴氏就开始忙活起来。

    她叫上罗侧妃,沈侧妃,以及文德帝的其他女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首先得选个地方,如同感业寺那般大小,僻静。

    感业寺还是一片灰烬,少府有钱,都不肯拿钱出来重修感业寺。可见少府十分抠门。

    最后,她们挑选了一处荒废几年的尼姑庵,地方足够大,也足够僻静。

    大家合伙出钱,派人将尼姑庵修缮一番。接着裴氏就去见文德帝,替文德帝分忧。

    顾玖的猜测是对的。

    文德帝之所以拖着时间,不处理后宫的事情,就是因为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安置先帝女人的地方。

    裴氏的出现,替文德帝解决了这个难题。

    文德帝十分高兴,哈哈大笑。

    “梓童果真是朕的贤内助。”

    裴氏听文德帝唤她为梓童,高兴得浑身发抖。

    梓童,是皇帝对皇后的一种称呼。这岂不是证明,文德帝心中属意的皇后人选就是她。

    “替陛下分忧,是臣妾的本分。”

    “哈哈……”

    ……

    有了地方,文德帝就下了一道旨意,择期让先帝那些没有生养的女人,迁居感恩寺。

    文德帝大笔一挥,就将尼姑庵改名为感恩寺,归少府管理。

    至于感恩寺还没修缮好,文德帝管不了那么多,修缮寺庙的任务顺便交给了少府。

    少府家令:mmp,已经很忙了,还给少府增加这么多差事。

    先帝的女人,都被赶出了后宫。

    文德帝也该为自己的后宫打算。

    接连下了几道旨意,先尊萧淑妃为母后皇太后,册立裴氏为皇后。

    罗侧妃为德妃,沈侧妃为贤妃。

    又从后院女人挑选了两个特别喜欢的,封妃。

    其他女人,封九嫔,九嫔以下,不拘人数。反正只要长得漂亮得都给封了。

    文德帝的女人,虽说没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么夸张,二三十人还是有的。

    其他没被册封的女人,文德帝大笔一挥,全都赶出王府。

    当年他做王爷的时候,有时候不太讲究女人的颜值和身份。而今做了皇帝,不能不讲究。

    被赶出去的那些女人,在王府哭哭啼啼,就是不肯走。

    好不容易抱了一条金大腿,哪能轻易放弃。

    就算不能做皇帝的女人,好歹可以做伺候皇帝的丫鬟。

    王府家令已经被提拔为少府铜丞,只是还没上任,还忙着处理王府后院女人。

    那么多女人,一个二个全都不肯乖乖离开王府,非要扒着文德帝的金大腿,他也很累好不好?

    又不能直接对那些女人动手,毕竟都被文德帝睡过。谁知道,这些女人会不会哪天就翻身了。

    前王府家令,如今的少府铜丞史大人被逼得没办法,只能进宫求见文德帝

    陛下啊,你的那些女人,到底要怎么打发啊?直接赶出去,会不会太残忍。

    文德帝眼一瞪,“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要你何用?”

    少府铜丞史大人很委屈,“她们毕竟是陛下的女人。”

    文德帝哼哼两声,“朕的女人都在后宫,王府那些女人,姿色普通,才艺平平,实在是对朕的身心有碍。全都赶走吧,每人给一笔安家费,叫她们回娘家,自行婚配。如若不然,都去感恩寺青灯古佛一辈子。”

    少府铜丞史大人领命,紧接着又想起一件要紧事,“这安家费,是从少府出,还是从王府出?王府的产业,可要并入少府?”

    文德帝想了想,“王府的产业,先不忙并入少府,朕自有安排。那些女人的安家费,就从少府出。”

    少府那么有钱,是时候拿来用用。

    少府家令:mmp,少府没钱没钱没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少府铜丞史大人得了文德帝口谕,不再留情,以强硬手段,将滞留在王府后院的女人全都赶了出去,每个人都有一笔安家费。

    赶人那天,正是先帝出殡的日子。

    女人们哭哭啼啼,十分伤心。倒是同出殡的日子符合。

    整个京城都弥漫在一股哀伤的气氛中。

    自文德帝以下,儿孙们,文武百官,都要前往皇陵。

    文德帝要在北邙山皇陵守三天,方回京。

    顾玖他们作为晚辈,自然不能幸免。

    守三天,外加一来一回的时间,七天时间就用完了。

    天子守孝,以二十七日代替二十七个月。

    皇室成员,文武百官,则需守满百日热孝。

    百姓只需一个月。

    丧事结束,文德帝开始上朝处理政务。

    大朝会第一道旨意,就是下旨申斥在丧仪期间表现不恭敬的几位兄弟。

    文武大臣面面相觑。

    万万没想到,文德帝会率先拿自己的兄弟开刀。

    这是杀鸡儆猴?

    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几位被申斥的皇室成员,俱都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做皇子的时候,他们被父皇当畜生一样对待。

    如今好不容易,总算盼到封王,又被做皇帝的兄长收拾。

    亲王爵位还没焐热,转眼就被贬为郡王。

    得,还没修缮好的亲王府,直接改制为郡王府。

    甚至有人恶意揣测,是不是因为户部没钱,文德帝才会拿兄弟没开刀。

    毕竟郡王比亲王便宜多了,每年的爵禄,少为了三分之一。户部给郡王府的拨款,也比亲王府少十万两。

    啧啧!

    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

    没钱就拿自家人开刀,算什么本事。

    真要有本事,叫顾玖替户部赚钱啊。

    顾玖:本夫人招你了还是惹你了,你要如此害本夫人。

    替户部赚钱,她吃饱了撑着。

    赚了钱,又不会给她一个户部尚书当,凭什么叫她出力。

    一群没本事的王八蛋。

    现在最尴尬的莫过于,刚从王府公子摇身一变,成为皇子的几兄弟。

    文德帝的女人,都从王府后院搬到了后宫,做皇后的做皇后,做妃子的做妃子。

    就连几个妹妹,也都被接到后宫居住,还被册封了爵位。从县主到郡主不等,就是没公主。

    偏偏他们这些皇子,被留在了王府,像以前一样生活。

    只不过,过去王府当家的是父亲母亲。

    如今,他们自己当自己的家。一应开销,依旧从王府公中出钱。

    这样下去不行啊。

    公子不是公子,皇子不是皇子。

    白白担着皇子的名头,却享受不到皇子该有的待遇,很令人心塞。

    几兄弟凑到东院,找刘诏商量。

    这会,他们倒是齐心协力。

    “大哥,你说吧,我们到底该怎么办?虽说父皇当初说过,不许我们进宫居住,可是也不能一直住在王府吧。”

    “就是。不住宫里,就该给我们赐府邸,住皇子府。还住在王府,算什么事。”

    “那些文武百官仿佛集体失明,竟然全都将我们忽略了。真是欺人太甚。”

    “大哥,你说话啊!”

    刘诏混不在意地说道:“你们对现在地处境不满意,那有没有想过父皇为晾着我们不管?”

    “为什么?总不能是为考验我们心性吧。”

    刘诏摇头,“因为户部没钱。你们都想开府单过,开府少说要花费三四十万两。我们六兄弟,加起来就是两百万两,这还只是开府的钱。还不包括每年的爵禄。

    就以户部穷得库房跑耗子的德行,能指望户部陶两百万两安顿我们吗?

    那些文武百官之所以对我们的处境视而不见,不就是因为户部没钱。

    谁要是敢开口替我们说话,等于是得罪了户部。户部手握钱粮,自有办法收拾他们。”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

    “难道我们就要一直住在王府?”

    “你们想住宫里也行。反正我住在王府挺好,自在,还没人管束。”

    几兄弟齐齐皱眉。

    刘议说道:“住王府的确自在,可是不符合身份。”

    其他几兄弟纷纷点头。

    刘诏嗤笑一声,“难道住在王府,我们就不是皇子了吗?每个人的身份,从不因住在哪里而改变。堂堂皇子,就算住在城南贫民窟,那也是皇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