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89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时间:2018-12-15作者:我吃元宝

    保媒二字从湖阳口中说出来,裴氏就觉着不靠谱。

    湖阳是什么人啊。

    她能保媒?

    呵呵!

    裴氏轻飘飘地说道:“你先说来听听,本宫斟酌斟酌。”

    湖阳郡主先翻了个白眼,“这还没入主后宫,嫂嫂就开始拿腔拿调,真不怕被人议论。”

    裴氏放下茶杯,冷笑一声,“除了你会在外面败坏本宫的名声,还有谁敢说本宫的坏话?湖阳,今非昔比,你最好收敛一二。”

    湖阳郡主半点不怵裴氏,“嫂嫂别拿话吓唬我。改明儿我就让王兄恢复我的公主爵位。”

    “哼!你要是非要和本宫争执这些,那便请回吧。本宫这里不欢迎你。”

    “别啊!正事还没谈了。”

    湖阳郡主笑嘻嘻的,“今儿我过来,是正经保媒。黄去病,福雅的小儿子你知道吧,看上了婳丫头,想结个亲家,嫂嫂意下如何?”

    “黄去病?那个病秧子?”裴氏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湖阳郡主呸了两声,“什么病秧子,人家早就养好了。还在外面做了好大的营生,是个能干的。婳丫头嫁过去,吃不了亏。”

    裴氏冷笑一声,“福雅公主倒是会算计。我家王爷已经被立为储君,将来自会登基称帝。婳丫头摇身一变,就是公主,最次也是个郡主。他家黄去病娶了婳丫头,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湖阳郡主不耐烦,“嫂嫂说那么多做什么,难道你家刘婳做了公主郡主,就不嫁人吗?这门婚事到底成不成,嫂嫂给个准话,我也好给人家交差。”

    “这事本宫得想想。”

    “想多久?”

    裴氏翻了个白眼,“少说三五日。你最好是过了元宵再来打听消息。”

    “太过拖延。王兄什么时候回府?我去问问他,说不定他乐意将刘婳嫁给黄去病。”

    “王爷今儿要在宫里宿值,不会回来。”

    “王兄做了储君,怎么比做王爷的时候还要忙。宫里宿值,自有朝臣们轮流,为何要王兄做这等苦差事?”

    湖阳一脸不爽。

    裴氏冷哼一声,“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状况,陛下那身体,随时都有可能……王爷不留守宫中,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却无法及时赶到,出了意外怎么办?”

    湖阳郡主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还是王兄考虑得周到。我原本想进宫探望父皇,可是母妃不让我去。说我尽惹父皇生气,叫我别在父皇面前现眼。”

    裴氏笑了起来,接着又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娘娘这话正是金玉良言,你可要牢记在心头。”

    湖阳呵呵两声,“不劳嫂嫂提醒。婚事你心里头记着,别给忘了。记得尽快回我一声。”

    “本宫忘不了。”

    湖阳郡主同裴氏话不投机半句多,说完了正事,也没理由留下来,便起身告辞。

    她没有直接离开王府。

    难得来一趟宁王府,自然要和顾玖见一面。

    她风风火火来到东院。

    “大侄子媳妇,本宫来啦!”

    一听到湖阳郡主的大嗓门,顾玖连忙放下手头上的事情,迎了出去。

    “姑母今儿怎么有空过来?”

    湖阳郡主一脸得意地说道:“我今儿是替婳丫头保媒来的,结果你那婆婆还给我拿乔。”

    “替三妹妹保媒吗?哪家儿郎?”

    刘婳也到了婚配的年龄,加上宁王被立为储君,有人惦记不意外。

    意外的是,竟然有人会请湖阳郡主保媒。

    这是多想得开啊!

    “福雅公主的小儿子黄去病。”

    顾玖一脸诧异,“竟然会是他?”

    “大侄子媳妇,你也认识黄去病?”

    “自然认识的。”

    顾玖笑了笑,“莫非是福雅公主托姑母保媒?”

    “自然!想娶宁王府的姑娘,自然要托我打探口风。”

    顾玖抿唇一笑,“姑母有心了。”

    “别说这个了。婚事成不成也不是本宫说了算。本宫最近愁啊!”

    顾玖将茶杯放在湖阳面前,“姑母愁什么?莫非是没钱用了?”

    “那倒不是。本宫就是心里苦。”说着,湖阳郡主还拿出手绢擦了擦眼角。

    顾玖最近抽动,前段时间才苦过,如今又苦上,哪有那么多苦。

    明知湖阳郡主是在演戏,顾玖还是得配合问一声,“姑母心头苦,可是有人给你气受了。”

    湖阳郡主连连点头,“还是大侄子媳妇懂我。”

    顾玖低头一笑,“谁那么大的胆子,敢给姑母气受?”

    “自然是那个不成器地臭小子。”

    这又和陈律什么关系?

    顾玖不明所以,“陈表弟去了京营当差,不是挺好的吗?他怎么能给姑母气受?”

    湖阳郡主说道:“前几日我才知道,之前给他安排的差事他都给推了,偷偷摸摸要从小兵做起,凭本事升官。

    我呸!想要升官发财,有几个是凭真本事。大侄子媳妇,本宫命苦啊,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榆木脑袋儿子,一点都不懂变通。

    他如今在军营里就是个任何人都能欺辱的小兵,靠他自己何年何月才能升上来。一想到他辜负本宫一番心意,在军营里吃苦,本宫心里头就跟吃了黄连一般的苦。”

    说完,湖阳郡主还哭了起来,呜呜咽咽,很是委屈。

    顾玖没想到,会是这么回事。

    想了半天,只说出一句话,“陈表弟果然有志气。”

    “什么志气啊!他就是故意给本宫添堵,他是嫌弃本宫,嫌本宫脏,嫌本宫臭。若是他人在这里,本宫真要将他打死。”

    湖阳郡主发了狠,对这个儿子很是失望。

    “姑母息怒,陈表弟年龄还小,有些左性是难免的。等他长大一点,有了担当,就能体会到姑母的苦楚。”

    “本宫等不及。本宫现在就想将他抓回来狠狠打一顿。”

    顾玖不说话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她哪里管得了郡主和陈律两母子的事情。

    湖阳郡主发泄了一通,心情好了些。

    “过了腊月二十三,他就该放假回来。到时候本宫上陈府堵他,定不叫他好过。”

    “姑母还是收收脾气。”

    “本宫这脾气收不了。”

    湖阳郡主是真的受了刺激,被陈律给气坏了,打定主意要给陈律一个教训。

    顾玖拦不住,也就不拦了。

    这事,她没资格过问。

    宁王倒是可以出面调解,不过宁王忙得很,没空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湖阳郡主留在东院吃了一餐,才启程回郡主府。

    回去后,她就命人守在陈府门口,只等陈律归来,就要第一时间上门抓人。

    得空的时候,顾玖将这事同刘诏提了一句。叫刘诏注意一下。

    刘诏也是才知道,陈律竟然退了家里给他安排的差事,自己选择从小兵做起。

    刘诏蹙眉,有些嫌弃,“过于迂腐!”

    真以为小兵很好做吗?

    真以为在军营里面以小兵身份升官很容易吗?

    天真!

    最后还不是要靠着自己的家世往上爬。

    既然无论怎么做,都摆脱不了家世的影响。何不从一开始,就细心筹谋,好好利用家世努力上进,趁早干一番事业出来。

    顾玖也说道:“陈表弟受了刺激,变得有些左性。”

    资源放在这里不用,就是浪费。

    顾玖除了说陈律有志气外,真正想说的是别钻牛角尖了。

    人生在世,哪有不靠人脉资源,单凭真本事往上爬的。

    说到底,真本事也是一种资源,吸引人脉的资源。

    人情社会,玩志气,做小兵,除了浪费时间外,还学不到真本事。

    想学真本事,就得站在稍微高一点的地方,利用各种机会锤炼自己。

    做小兵,哪有什么机会。

    锤炼自己?

    做梦都比这快。

    刘诏把这事记在心里,打算等陈律回来后,找他好好谈谈。

    结果一忙起来,就忘了这事。

    等再次想起来的时候,陈律已经被湖阳郡主抓走,狠狠打了一顿,打到下不了床的地步。

    大过年的,陈敏还要照顾受伤的陈律,整日以泪洗面。

    ……

    宫里也不太平。

    天子笔病情加重,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来。

    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下旨将燕王贬为庶民。燕王的妻儿,全部迁出王府,关押在城中一处两进宅院,由绣衣卫派人看守。

    对赵王一家人,以及薛家的处置,天子也有了决定。

    薛家父兄斩首,抄家,流放三千里,遇赦不赦。

    除薛家父兄外,薛家其他男丁都活了下来。

    抄家流放的确很惨,好歹是活了下来。

    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天子足够冷酷,旨意一下,腊月二十九就驱赶薛家人出京流放,一日都不肯耽误。

    天子不肯让薛家过了年再流放,显然是恨死了薛家人。

    若非薛贵妃配合查案,天子必定会杀光薛家所有男丁,叫薛家绝后。

    负责押送薛家南下流放的衙役,自认十分倒霉。

    过年都不得消停,吃风喝雪,苦不堪言,自然是将一腔怒火发泄在薛家人身上。

    薛家人流放这一路,少不得要吃许多苦头。

    好在薛家人手头上还攒了些好东西,舍了钱财,总算能活着到达流放地。

    赵王一家,由皇室成员贬为庶民,迁居西北垦荒。无旨不得回京。

    这下场,比燕王一家惨多了。

    燕王一家虽然不得自由,好歹还能留在京城,有片瓦遮身,还有少府供应米粮。

    赵王一家离京的日子,同样是腊月二十九。

    寒风呼啸,呜呜灌进衣领,夺走身上仅有一点热乎气。

    赵王一家同薛家在城门碰面。

    两家人互相看着彼此,眼神太过复杂。

    仇恨,悔悟,悲凉,绝望,还有一点点残留的坚持……

    至于能不能真的坚持下去,那一刻谁都不知道。

    衙役驱赶着两家人,一家南下,去那烟瘴之地。一家往西,到那荒凉之地垦荒吃沙子。

    这一离京,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次回到京城。

    恐怕这辈子再也不得相见。

    城门这一面,就是两家这辈子最后一面。

    可怜吗?

    有人自然认为这两家人极为可怜。

    同情吗?

    也是有人同情他们的。

    不过在朝臣心目中,不会有半分同情。

    赵王一家,薛氏一家,全都是咎由自取。

    成王败寇,陛下还留着他们一命,已经是格外开恩。

    至于他们日子会有多苦,只能说一句:活该!

    大年三十,一大早,宁王就守在兴庆宫,伺候在天子身边。

    天子下不的床,却又不耐烦躺在床上。

    宁王就命人将天子安置在躺椅改做的轮椅,推出门,吹吹寒风。

    多吹吹风,脑子就清醒了。

    天空飘起了雪花。

    宁王哈哈一笑,“瑞雪兆丰年,好兆头。”

    天子不置可否。

    整个人缩在轮椅里,盖着厚厚的毯子,看着只剩下一团。

    天子自中风以来,原本健壮的身体开始跟着缩水。

    人越来越消瘦,越来越矮小,抱在手里轻飘飘的。

    宁王有时候会想,人老了,是不是都这样。

    “按照父皇您的吩咐,今晚上的宫宴,就安排在兴庆宫。只有我们这些兄弟。”

    天子点点头,含糊道:“将刘诏两口子也叫上。”

    宁王笑起来,“父皇对刘诏两口子倒是另眼相看。”

    天子不客气地说道:“你若是能挣来许多钱粮,朕也会对你另眼相看。”

    宁王哈哈一笑,半点不在意。

    天气严寒,吹了会风,他亲自将天子送回寝宫安置。

    “还是寝宫暖和,外面冷飕飕的。”

    天子坐在书桌前,伸出左手,拿起一本奏章。然而手指却不听使唤,不停的颤抖。

    啪!

    奏章掉落在地上。

    所有宫人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宁王神色平静,弯腰捡起奏章,“父皇要什么,和儿子说一声就成,干什么辛苦自己。”

    “滚!”

    天子突然发怒,怒火来得异常凶狠。

    他连拿东西都拿不稳了,和废人有什么区别。

    宁王还敢说笑,找死吗?

    宁王面色未变,“儿子一会就滚。不过滚之前,儿子先替父皇料理了这些奏章。我来念给父皇听。”

    “滚!”

    天子只要求宁王滚远点,别在他面前碍眼。

    宁王无所畏惧,坚持念完了所有奏章。

    这期间,无论天子如何驱赶,宁王都不为所动。

    寝宫内的宫人,也不敢真的驱赶宁王。

    宁王身为储君,未来帝王,他们真不敢得罪。尤其是天子眼看着一日日衰弱下去的档口。

    天子被气坏了,差一点闭过气去。

    结果又被宁王给气得中气十足,厉声大骂。

    骂骂咧咧,时间过得很快。

    兴庆宫摆宴,皇子们携皇子妃出席。

    刘诏顾玖两口子,是唯一的皇孙皇孙妻,十分打眼。皇子们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父皇如此看重刘诏,难不成要越过宁王,立刘诏为皇太孙吗?

    众人又朝宁王看去。

    宁王嘻嘻哈哈,心宽体胖。

    乱七八糟的猜测,到了他这里,全都不走心。

    天子被人推出来。

    短短时日,天子老成这般模样。有皇子当场哭了出来。

    “父皇,你受苦了。”

    天子深吸一口气,怒骂,“哭什么哭?号丧吗?朕还没死,等朕死了你们再哭也不迟。”

    正哭的伤心的皇子,这下子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一脸尴尬。

    宁王出面调解,“今天过年,大家都高兴高兴。只可惜,今年少了两位兄弟。哎……”

    宁王哪壶不开提哪壶,搞得众人高度紧张。

    顾玖同刘诏坐在一起。

    她悄声说道:“今晚过后,你就成了靶子。”

    刘诏笑了笑,满不在意,“迟早的事情。”

    “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今晚本是皇子聚餐,为何偏偏叫了你我二人出席?太尴尬了。”

    顾玖左右看看,真心尴尬。

    而且宫宴又不好吃,还比不上王府的厨子。

    她情愿留在王府吃年夜饭,也不乐意进宫吃这冷冰冰的宫宴。

    刘诏握住她的手,“别急。皇祖父叫你我二人出席宫宴,定有用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