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88章 喜笑颜开

时间:2018-12-15作者:我吃元宝

    这几天,顾玖被郁闷坏了。

    天子要在南城门外设新民县,顾玖举双手支持。

    南城门外人越来越多,单靠她的护卫队,人员严重不足。

    出现意外事故,官府中人也无法及时赶到。

    但是户部尚书偏生给她搞事情

    户部想要在南城门外集市收税,她不反对,这也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户部除了收税,还想趁机插手集市的管理,顾玖坚决反对。

    “户部税曹只管收税,旁的事情,集市管理处自会料理。如果料理不干净,届时再请官府出面也不迟。”

    “没这先例。京城所有集市,都在官府的管辖中。新民县设立起来,南城门外集市照例要归管府管。”

    呵呵!

    顾玖不同意,“尚书大人想派人接管南城门外集市,我是理解的。但是对于官府人员的操守,我是怀疑的。南城门外的集市之所以能发展起来,就因为它从未依靠过官府管理,过去没有依靠,将来也不会依靠。”

    “诏夫人,你这是要凌驾于律法之上吗?”

    顾玖挑眉一笑,“大人想收税吗?想收很多很多税吗?你们派人管理集市,确定能比现在收更多的税?确定下面的人不会干出杀鸡取卵的事情?”

    户部尚书哼了一声,“诏夫人不要将税曹官员想得那么龌龊。”

    顾玖笑了笑,“大人老当益壮,不出意外还能再干个十年二十年。大人就没想过更进一步?新民县就是大人往上走的基石。大人确定要将这块基石给毁掉?”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顾玖说道:“有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大人心里头比谁都清楚。我的人管理集市,那是一心盼着集市越来越兴旺,越来越多的商户到新民县做生意。

    户部的人管着集市,则是盼着这月比上月能多捞一点钱。至于集市热不热闹,他们可不会关心。反正这里没得干,大不了换个地方当差。集市垮了,又不会影响他们拿俸禄。”

    户部尚书皱眉,“你就如此信不过官府的人?”

    “大人误会我了。我若是信不过官府,又怎会和官府合作。我只是信不过下面办事的人。与其户部派人管着集市,不如我派人来管,户部税曹只管收税就成。”

    “你就是不想交权。”户部尚书一言道破真相。

    顾玖轻声一笑,并不否认,“南城门外,至少还要修建五年,十年。这十年时间,我希望南城门外能在我的掌控中,不要有任何掣肘。

    等到十年后,南城门外初具规模,届时不用大人提醒,我也会主动将管理权交出来,由官府接管。”

    户部尚书紧皱眉头,“要十年时间?”

    “十年时间,我还嫌太短了。不如大人许我经营三五十年。”

    “哼!”

    户部尚书摆手,“只有十年,多一日都不行。”

    顾玖喜笑颜开,“那就说定了。还请大人给我一纸文书,好歹让我有法可依。”

    “你这是信不过老夫?”

    “大人说笑了,我岂会信不过大人。这么做只是以防万一。正所谓名不正言不顺,名正才能言顺。我们办事,总得讲究个出处。”

    “你这张嘴特能说,老夫都说不过你。罢了,老夫就给你一纸公文。”

    户部尚书妥协。

    顾玖心满意足,拿着一纸公文,道了声谢就要离开。

    出了签押房,就看到顾喻守在门口。

    “顾四哥!来了怎么不说一声,走,我们出去找个地方说话。”

    顾玖心情好,见到顾喻,一脸灿烂的笑容。

    顾喻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跟着顾玖出了户部衙门,在茶楼要了一间雅间坐下。

    “恭喜顾四哥出任新民县首任县令。”

    顾喻当即起身,躬身拜谢。

    顾玖急忙避让,“顾四哥这是做什么。”

    “虽然小玖妹妹不说,但我也知道以我的资历能出任新民县县令,小玖妹妹定是出力甚多。否则这样的好机会,绝对轮不到我。”

    顾喻看得透彻。

    顾玖笑了起来,“顾四哥别同我客气,你先坐下说话。我承认,这事我的确出了一点力。不过我也有私心。

    我希望顾四哥出任新民县县令后,能带领县衙上下所有人全力配合我的计划。

    另外,我手头上有几个人,想安排在县衙做个小吏,还请顾四哥行个方便。”

    顾喻笑道:“小玖妹妹放心,你的人尽管报来。几个小吏,我还是能安排的。配合你的计划更是不在话下。

    我想上面的人同意将我安排在新民县县令的位置上,也是希望我能全力配合你,安置更多的流民,将新民县发展起来。”

    顾玖笑道:“顾四哥果然看得透彻。你那县衙,要等到过了年才开始修建。这段时间,顾四哥若是有空,不妨到集市公房办公,户部的税曹也在。

    以后顾四哥还要经常同那些税曹打交道,现在趁机打好关系。将来等县衙建立起,双方也能更好的合作。”

    顾喻点头,“还是小玖妹妹考虑得周到。最近我都有空,从明儿起,我会每日去那集市当差,就当是提前了解新民县的情况。”

    顾玖笑了起来,“等顾四哥上任后,我送你一样好东西。”

    “什么?”顾喻好奇。

    顾玖也没卖关子,直接说道:“新民县人口税赋田亩册子。”

    顾喻大喜过望,这份册子比什么礼物都要贵重。等于是,他还没有正式上任,就已经摸清了新民县的基本情况。将来若是有人想要哄骗他,也得掂量掂量有没有那个能耐。

    “多谢小玖妹妹。”

    顾喻郑重拜谢。

    顾玖抿唇一笑,“顾四哥什么都好,就是自家人面前,礼数太多。”

    顾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讨论完了正事,顾玖又问起家事。

    “我父亲这些日子可好?”

    “大人还好。就是有些不甘寂寞。奈何要守孝,只能整日困在府中,暂时出不得门。”

    顾老爷子的热孝未过,又要操办顾珊的婚事,顾大人这段时间的确不好出门会友,太打眼。

    顾玖笑了笑,说道:“我父亲那人,就该受些磋磨。”

    这些年,顾大人整体运势是很平顺的。也因为太过顺利,顾大人少了几分谨慎小心,多了一些自大狂妄。

    趁着守孝,磨一磨他的性子,极好。

    顾喻斟酌了一下,说道:“不知大人有没有给你去信。”

    “什么事?”顾玖这段时间收到过顾大人信件,信件上面都是一些家常。

    顾喻估摸着顾大人不好意思在信件上面直说,便隐晦提了一句,“因着蔡家的事情,大人有些忧心。同为王府姻亲,怕是感同身受。”

    顾玖先是一愣,接着又笑了起来。

    “我倒不知道,他竟然会如此心虚。蔡家的案子,竟然将他给吓住了。”

    顾喻轻咳一声,“身在官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顾玖了然一笑,“不用理会他那点心虚,用蔡家吓一吓他也好。”

    “蔡家的案子?”顾喻小声问道。

    顾玖摇摇头,“一时半会查不清楚。最快也要等到来年开春才有消息。”

    “这么说蔡家这回是凶多吉少?”

    顾玖点点头,“差不多吧。”

    就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证物证冒了出来,这桩案子才会一再拖延下去。

    宁王铁了心要将蔡家案子办成铁案,叫人休想翻案。所以在证据搜集上面,破费心思。

    宁王不希望因为证据不足,过个几年被人翻案,狠狠打他的脸。

    只是毕竟是二十年前的案子,证据没那么好搜集。

    好在宁王有耐心,就算这案子要审上一年两年也无妨,只要能办成铁案就成。

    蔡家成年男丁,除一二书生外,全都下了诏狱。

    女眷和孩子被困在府中,不得出门。只许家中仆人出门采购吃食用具。

    蔡家风雨飘摇,世人捧高踩低,过去的姻亲故旧,纷纷同蔡家撇清关系。

    三夫人蔡氏倒是回了一趟娘家,却被娘家人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

    若非她身边许嬷嬷下毒害人,二十年前的案子怎会被人翻出来。

    在蔡家人眼里,三夫人蔡氏俨然是蔡家的罪人,扫把星。

    因着三公子的身体逐渐好转,王妃裴氏做主,给三公子安排了两个良妾。都是从宫里出来的可人儿,家世品貌俱都不错。

    顾玖回到王府,在二门下了马车,就听门房婆子提起这新鲜出炉的八卦。

    顾玖问那婆子,“人已经送到三房了吗?”

    “送去了。奴婢去看了,长得水灵水灵的,比三夫人都胜一筹。奴婢还听说,这二人过去都在长春宫当差,还曾在淑妃娘娘跟前伺候过。”

    顾玖笑了起来,“在淑妃娘娘跟前伺候过的人,那可体面了。”

    “谁说不是。府中都在议论,三房那边,怕是很快就要变天,由这新来的两个妾室当家。”

    顾玖摇摇头,先回了东院。

    没一会,四夫人萧琴儿就到东院找顾玖闲聊。

    至于二夫人欧阳芙,去别院调养身体,估摸着要等年三十才会回来。

    萧琴儿最近有心同顾玖交来,来往比较勤。

    顾玖这人好说话,也不好说话。

    只要萧琴儿别在她面前臭显摆,说些有的没的,她是不介意萧琴儿过来坐一坐,闲聊一下京城各府八卦。

    说到底,顾玖对萧琴儿虽然看不惯,却也没那么讨厌。聊天还是能聊的。

    萧琴儿进了小书房,往那软塌上一靠,整个身子陷进去,舒服得很。

    矮几上放着茶杯,松子,瓜子,花生,糕点等等零嘴。

    萧琴儿嗑着瓜子,同顾玖唠叨。

    “母妃派人将两个妾室往三房一送,三嫂就当着三公子的面哭了一场。”

    “哭了?”顾玖意外。

    萧琴儿笑了起来,“大嫂也觉着很意外,是不是?三嫂过去还闹过上吊自尽,瞧着是个烈性的。如今也不知犯了什么毛病,动不动就要哭一场。”

    顾玖问道:“三弟妹哭了一场,三公子是什么反应?”

    萧琴儿笑呵呵的,“能有什么反应。他差点因为三嫂的陪嫁丢了性命,心头不记恨三嫂已经是仁至义尽,又岂会因为三嫂哭一场,就将水灵水灵地妾室往外面赶。再说了,三公子老大不小,膝下却无一儿半女,想来他也是很着急的。”

    顾玖问道:“三弟妹的身体还没养好吗?太医有没有说,她能不能生养?”

    萧琴儿摇摇头,“三嫂的身体能养好,只是生养怕是有些困难。毕竟被毒物毒了那么多年。”

    如果三夫人蔡氏生养困难,三公子估计也不能幸免。

    三公子想要要孩子,一时半会也是不成的。

    起码得养个一二年吧。

    “二公子最近收了心,整日陪着二嫂在别院调养身体。”萧琴儿说完,自个先笑了起来。

    顾玖说道:“他们想要一个嫡子,是该多花点心思。”

    “可是二公子的妾室已经被诊断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这要是生下个庶长子,二房可就热闹了。”

    萧琴儿有些幸灾乐祸。

    庶长子,取祸之道啊。

    欧阳芙又不是不能生。

    能生出嫡长女,自然就能生出嫡长子。

    只可惜之前二公子太着急了,急着让妾室抢在欧阳芙面前怀了身孕。

    二房要是生出庶长子,宁王那里肯定不高兴。

    故此,萧琴儿对二房两口子有些幸灾乐祸。巴不得二房的妾室一举得男。

    别看宁王不忌女色,还曾在青楼豪掷千金。后院更是养了几十个女人。但是宁王对嫡庶还是很在意的。

    宁王同裴氏成亲的头几年,宁王一直都很克制。

    一直到裴氏生出了嫡长子,宁王才放开了乱搞。

    这一搞,才搞出许多庶子庶女。

    顾玖笑了笑,说道:“如果真的生出了庶长子,那也没办法。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二公子盼儿子盼了好几年,自然不会将妾室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万一欧阳芙没怀上,或是怀上后又生个闺女,好歹他膝下也有儿子。

    这年头,有儿子没儿子总归还是不同的。

    萧琴儿在顾玖这里,喝了三杯茶,嗑完了一碟瓜子,一碟松子,因惦记着大哥儿,最后恋恋不舍告辞离去。

    顾玖让方嬷嬷送她出门。

    小丫鬟进来收拾桌子。

    青梅伺候在顾玖身边,“四夫人这段时间莫非是改了性子,三天两头往我们东院跑。”

    “她乐意来,便让她来。只要她别说些讨人嫌的话就成。”顾玖的态度很干脆。

    萧琴儿这人,只要不使小性子,还是可以来往一二。

    她是萧家闺女,消息灵通。

    不少大户人家的八卦,她都知道。

    就像福雅公主正在替儿子黄去病物色姻缘,也是萧琴儿最先告诉顾玖。

    福雅公主看中了宁王府的三姑娘刘婳,却又担心宁王不同意这门婚事。

    于是就想请人,先问问宁王和裴氏的意思。

    要是不反对,两家就相看相看。

    要是反对,也就省了相看这一步。

    福雅公主思来想去,发现还是湖阳郡主最适合干这件事。

    只是她和湖阳郡主之间有许多龌龊,而且湖阳公主还打过黄驸马的主意,福雅公主心头就很不得劲。

    只是为了儿子的姻缘,福雅公主还是妥协了。

    派人请湖阳郡主吃了一顿酒,又给了点好处,湖阳郡主便答应帮她探探宁王同裴氏的意思。

    这一日,湖阳郡主盛装打扮,来到宁王府。

    照例,先去春和堂见裴氏。

    裴氏心情好,眼看着就要问鼎未央宫,看谁都顺眼。

    就连看湖阳郡主,也比往常顺眼些。

    当然,顺眼不代表就要和和气气说话。

    裴氏先发制人,“离着过年还有小半个月,你跑来做什么?想要打秋风,王府可没钱给你。今年光是王爷就花费了不少银子,到现在还没填完那些亏空。”

    湖阳郡主斜了眼裴氏,“嫂嫂也太小看人。我来,可不是为了打秋风,我是来保媒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