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87章 抢功劳(三更)

时间:2018-12-14作者:我吃元宝

    宁王举起酒杯,神情哀伤地说道,“那我只能祝弟弟一路走好,下辈子投个富贵人家,别生在皇室。”

    说完,一杯酒喝光,还亮了亮杯底。

    燕王:呵呵

    “你是盼着我死吧。”

    宁王啧啧两声,“我原本是想真心换真心,却换来了一堆猜忌。弟弟啊,你对哥哥的成见太深了。你被赵王骗了啊,到如今你怎么还不醒悟。莫非他给你灌了什么**汤,叫你为他神魂颠倒?”

    “休要胡说。赵王已死,你何必诋毁一个死人。”燕王很不齿。

    宁王摆摆手,“罢了,罢了,不说赵王。人都死了,我也留点口德。”

    他盯着燕王,琢磨了一下,“你觉着活着没意思,我也不勉强。可你的妻儿,还有舒婕妤,你问过他们的意思吗?万一他们觉着活着挺有意思,你现在岂不是害了他们?”

    燕王冷冷一笑,“有话直说。”

    宁王说道:“你若是执意不肯回头,本王只能请旨,将你妻儿全部赶出京城,迁到边远苦寒的下等县,三代不能出仕,无旨不得离开当地。你看如何?”

    燕王手上用力,紧紧得捏着酒杯,眼神透着恨意。

    宁王半点不惧,端着酒杯细细品饮。

    他就知道,燕王可以接受妻儿陪葬,随他一起下地狱,却不能接受妻儿苟活于世。

    苟活多累啊!

    多丢面子啊!

    任人欺凌,连基本的人格尊严都没有。

    燕王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哪里受得了妻儿遭受这等对待。

    不得不说,宁王这人也狠,专门往人七寸上打,而且下手极重。

    燕王想要妻儿随他死,宁王偏不同意。

    宁王摆明的了态度,你不让本王刷名声,本王也不会让你好过。

    燕王冷冷一笑,眼中的凶狠退去,换做一声无奈叹息。

    “你要如何?”

    宁王哈哈一笑,“哎呀,弟弟啊,哥哥我是一心替你打算,绝不让你吃半点亏。

    不过呢,你这亲王爵位,怕是保不住。不过可以给你争取一个辅国将军的爵位,准你们一家继续住在京城。

    就连舒婕妤,我也可以保证将她从冷宫放出来,由你接回去奉养,少府每月都会给婕妤娘娘送去俸禄。”

    燕王呵呵一笑,“你现在只是监国,你有什么资格插手后宫事务?”

    宁王放下酒杯,似笑非笑地看着燕王,“你可知道,我和你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不是本王脸皮比你们厚,而是本王比你们更擅长听取他们意见,从不刚愎自用。

    你说的对,老头子还活着,本王的确不能插手后宫事务。可是本王也没说要亲自插手此事。

    宫里那么多人,联络一二人,到父皇跟前陈情,本王都不需要出面这事就成了。

    你真以为将舒婕妤从冷宫放出来很难吗?在你看来很难,可是在本王看来,不过是一二人情的事情。”

    燕王气极,“你就是靠着这样的投机取巧,才赢了赵王?”

    “错!本王天命所归,结果早已经注定,本王才是真命天子。你们当初蹦跶得欢,都是为了衬托本王的英明神武。”

    燕王:“……”

    本王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更要命的是,此人竟然还被立为储君,很快就会登基称帝。

    燕王咬牙切齿地说道:“赵王败得太怨。”

    赵王竟然会败给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是大不幸啊!

    只能说老天爷没有开眼,让宁王得了便宜。

    一壶酒已经过半。

    二人吃着酒菜,喝着小酒。回想一下,他们兄弟许久不曾这样面对面坐下来好好喝酒好好说话。

    宁王打了个酒嗝,“你可想好了?趁着父皇还没下旨,还有运作的机会。你若是继续拖延,等到父皇下旨赐死你,届时可就回天乏力。”

    燕王讥讽一笑,“等到你刷够名声,你会下旨赐死我吧。”

    宁王十分嫌弃地看着燕王,“我为何要赐死你?你实在是太小看我。我要留着你,让你看看大周江山在我手中,如何重现盛世景象。我要叫你承认,我才是最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

    仁宣太子一味仁慈,没有上位者该有的威严,难以平衡朝中各方势力。赵王太过残暴,又奢靡,他若上位,必定民怨沸腾,不得安宁。唯有本王登基称帝,刚柔并济,方能重现太宗朝的盛世景象。”

    燕王呵呵两声,“你倒是一点都不谦虚。”

    宁王嘚瑟一笑,“你们输就输在太过谦虚。行了,既然你已经想通了,本王这就回去替你请旨。”

    燕王皱眉,“我没答应你。”

    宁王已经起身,他挥挥手,“答不答应都那么回事。你向来口是心非,我知道。你不用说出来,我会替你办好,保你性命。你就等着上表感谢本王吧。”

    宁王自说自话,走了。

    燕王看着剩下的一桌酒菜,很是郁闷。

    干脆提起酒壶,将剩下的酒水全都喝了。

    宁王醉醺醺地离开关押燕王的小院,又去了太妃孙氏那边。

    他站在院门口,冲里面吼了一声,“喂,你害了我那太子哥哥,你怎么还不自请以死谢罪。”

    太妃孙氏早就知道宁王来了宗正寺,只是没想到,他会跑来见自己。

    太妃孙氏从房里出来,“王爷休要胡言乱语。”

    宁王呵呵冷笑,指着孙氏,“你这毒妇,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那太子哥哥,难道不是被你害死的吗?你这女人,贪恋权势,连自家男人都能下手毒害,实在是令人齿寒。”

    “陛下都不曾定我罪,你有什么资格给我定罪?”太妃孙氏厉声质问。

    宁王靠着院门门框,双手抱臂,“别以为你和方少监谋划的事情,这世上没人知道。只要做过,必留下痕迹。”

    太妃孙氏皱眉,“王爷若是认定我有罪,那就请旨赐死我,我无二话。”

    宁王哈哈一笑,“本王,赐死你的旨意很快就会下来。你给本王等着,我要用你的人头告慰太子哥哥在天之灵。”

    撂下这话,宁王走了。

    太妃孙氏气了个倒仰。

    隔壁隔壁院落的燕王,听着宁王大声嚷嚷,神情若有所思。

    回想起仁宣太子,死得着实太过巧妙。

    如果真是人为算计,一切都说得通了。只是没想到,太妃孙氏有这般手段心智,连太子的性命都敢算计。

    当真是最毒妇人心。

    宁王出了宗正寺,上了马车,哪还有之前醉醺醺的模样,比任何人都要清醒。眼睛闪闪发亮,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进宫!”

    他一声令下,车夫赶着马车往皇宫而去。

    宁王刚进宫,就有人给他送消息。

    “王爷,陛下正在接见户部尚书,商量南城门外设县一事。”

    宁王一听,大怒,“老东西,敢从本王手中抢食,活腻了吗?”

    宁王早就将南城门外设县一事,看做自己的功绩,岂能让户部半路摘桃子。

    南城门外项目,是他大儿媳妇的产业。这桩功劳,就是他的囊中物。户部半路跑出来,到底几个意思?

    宁王顾不得其他,急匆匆赶到兴庆宫,要从户部尚书手中夺回自己的功绩。

    这帮朝臣,一个二个心黑得很。

    他好不容易有了一桩刷功绩的机会,户部就跑出来截胡,做人太不讲究。

    “老大人,今儿你可是稀客,怎么有空来看望父皇啊?”

    宁王人未到,声先到。

    户部尚书一听,顿觉头痛。

    他急忙起身,等宁王进来,便躬身行礼。

    “免礼免礼。大人忠君体国,不用讲究这么多俗礼。父皇,今儿感觉好些了吗?”

    天子嗯了一声,“朕听说你去了宗正寺?”

    宁王连连点头,“儿子狠狠骂了燕王一顿,他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哭着喊着要给父皇磕头请罪。儿子让人准备了文房四宝,这会他正在写请罪折子。”

    天子左边嘴角连着抽搐了几下,“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朕不及你。”

    宁王大叫一声,“父皇,你冤枉儿子了。儿子哪是睁眼说瞎话,儿子说的句句属实啊。不信,你把燕王叫来,问问他是不是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天子懒得同忙宁王歪扯,宁王总有本事将一件严肃的事情弄得哭笑不得。

    天子板着脸,问道:“你这会过来作甚?朕这里不需要你伺候。”

    宁王笑了起来,“儿子过来,自然是为了南城门外设县一事。此事,儿子当仁不让,尚书大人,你说对吧?”

    户部尚书心塞,眼看到手的功劳,宁王跑出来截胡,这是什么事啊。

    宁王冲户部尚书龇牙,“顾玖可是本王的儿媳妇,论谁更有资格料理此事,除了本王还有谁?本王这话,尚书大人没已经吧。”

    户部尚书面目严肃地说道:“南城门外设县,涉及到人口,土地,商税,徭役,口赋,田赋等等,皆是户部职责。下官以为无人比户部更适合担当此重任。”

    宁王早有准备,“那请问尚书大人,你有南城门外的人口名册吗?有商家名册吗?有土地黄册吗?你没有,但是本王有。

    我那儿媳妇能干的很,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从人口到田地,甚至到税收,全都做好了登记。只等朝廷设县,就能从她手中拿到切实的数据。”

    户部尚书垂眸,看似和善,却寸步不让,“早在为那些流民登记户口的时候,户部上下已经对南城门外做了一次清查。只需和诏夫人的名册两相对照,就能知道确实的情况。”

    “尚书大人非要从本王手中抢这差事?”

    “这是户部的职责,岂能假手于人。王爷身为储君,应该高屋建瓴,而不是将时间浪费在这些琐碎的事情上。”

    “本王乐意!”

    户部尚书轻咳一声,“王爷既然不肯放手,不如请陛下定夺。”

    “父皇,你可一定要为儿子做主啊。尚书大人仗着资格老,要从儿子手上抢功劳。”

    户部尚书吹胡子瞪眼,一脸见鬼的表情。

    宁王,你可是储君啊!

    你能要点脸吗?

    一大把年纪,还学小儿告状。

    告状就算了,还当着当事人的面告状。

    脸面呢?

    真不要了吗?

    户部尚书顿觉心好累。

    摊上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储君,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天子也觉着丢脸,宁王毫无储君的稳重,简直就跟个泼皮无赖似的。

    天子板着脸,说道:“南城门外设县一事,宁王同户部合作。户部负责商税,争取在过年前,能收一笔上来。宁王负责人口田亩。这事就这么定了。另外叫顾玖全力配合,不可阳奉阴违。”

    天子是个爱钱的人。

    宁王来之前,户部尚书一直在忽悠天子,说南城门外集市多火红,错过了多少税收。

    天子又气又急。

    白花花的银子,竟然差点错过,岂有此理。

    天子当时就答应尽快设县,名正言顺收商税,一根羊毛都别错过。

    宁王领了差事还不肯走,户部尚书见状,干脆也留下来不走。他倒是要看看,宁王还有什么名堂。

    “父皇,设县简单,这第一任县令该选派谁?”

    户部尚书当即说道:“户部下面能吏众多,随意派遣一人,就能胜任县令一职。”

    宁王嘴角抽抽,又来抢县令职务,要脸吗?

    他朝户部尚书勾勾手。见户部尚书不肯过来,宁王自己过去,揽着户部尚书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模样。

    “尚书大人,南城门外设县后,想要持续有收入,还得指望我那儿媳妇吧。要是这第一任县令,不合她的意,她随便给你找点麻烦,也够你头痛的。”

    户部尚书望着宁王,“王爷想说什么?”

    宁王哈哈一笑,“第一任县令,早有人选。大人就别争了。”

    户部尚书皱眉,“陛下还未下旨,哪来人选。”

    宁王放开他,“父皇,儿子认为这第一任县令,还是要考虑到南城门外项目的进展。不如选派那能干又亲和的人。儿子这里有个上佳人选,请父皇过目。”

    天子早知道宁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问道:“可是顾氏顾喻?”

    “咦!父皇也知道此人?”

    哼!

    顾玖倒是会钻营,四处售卖她那个族兄。

    户部尚书闻言,咦,这名字挺熟悉的。不就是顾大人身边的那个小伙子。

    嘿!

    原来顾玖早就定了人选。

    想了想南城门外的各种赋税收入,户部尚书决定卖顾玖一个面子。

    “陛下,微臣认为顾喻十分适合出任南城门外新设县县令一职。”

    “哦?”

    天子似笑非笑,“顾玖给了你们多少好处?”

    “父皇真会说笑。”

    “陛下说笑了。”

    二人几乎异口同声否认。

    天子冷哼一声,“都指望着南城门外赚钱吧。”

    宁王笑道:“儿子听说父皇投了三十万两给顾玖,顾玖赚钱,就是替父皇赚钱。”

    “叫顾玖交一份账本上来。朕要看看,她拿着那么多银子,这一年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

    “行!这事儿子替她应承下来,叫她不准糊弄。”

    天子这才满意。

    设想一事定了下来,县令也定了下来。

    户部尚书快马加鞭,两日时间就办好了手续,南城门外设县,就取名新民县。

    县衙还没修好,暂时就借房子办公。户部税曹第一时间拿着公文入驻新民县,着手收税一事。

    户部尚书一边和宁王扯皮,一边和顾玖斗智斗勇。

    新民县县令顾喻,却被人遗忘了。

    顾喻这段时间十分苦闷。

    顾大人守孝,他也被罢了差事,寻思着过了年得找门路做点时间。

    哪想到,过了腊月十五,吏部下了通知,叫他改天去吏部报道。

    他一脸懵逼,惴惴不安地来到吏部。

    当他拿到新民县县令的任职文书,出了吏部才反应过来,他竟然要做县令啦!

    等等,新民县?

    难道这就是小玖妹妹当初所说的机会?

    顾喻当机立断,前往宁王府求见顾玖。

    结果顾玖人不在,这会正在户部,和户部尚书扯皮。

    顾喻又跑到户部。

    户部他熟悉,进了衙门,往最里面的签押房走去,就听见顾玖拍桌子的声音。

    “本夫人说不行就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