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86章 父皇造孽啊

时间:2018-12-14作者:我吃元宝

    赵王死在了天子面前。

    赵王求死心切,得了鹤顶红,就迫不及待地灌入嘴里。

    他没有留下一句遗言,没有对生命的留念。

    他活着已经没有意义,死亡才是最终的解脱。

    看着赵王渐渐没了呼吸,倒毙在地毯上,天子有片刻的失神。

    “薛贵妃死的时候,也是这般痛快。他们母子倒是想象,都是一心求死,不曾半点犹豫。”

    陈大昌很担心天子的身体情况,“陛下要不要歇息?”

    天子摇头,“将尸首抬下去,派人好生处理后事。”

    陈大昌挥挥手,当即有小黄门进来将尸体抬走。

    “把燕王叫进来。”

    燕王形容憔悴,脸颊凹陷,瘦得脱了形。

    他跪在地上,倒没有赵王那般嚣张跋扈。

    “儿臣参见父皇。”

    “你还有脸认朕这个父皇。你伙同赵王逼宫造反,你畜生不如。”

    天子怒气冲冲,大骂。

    燕王低头不语。

    天子冷哼一声,压了压脾气,“你可知罪?”

    燕王眉眼带笑,很快又敛了笑容,“儿臣知罪,不该伙同赵王一起逼宫造反。但是儿臣想要杀李德妃和小皇子,就必须和他们合作。说到底,儿臣并不后悔当初所做的选择。”

    天子怒气上头,“你可知道,你为了出一口气,连累了你的母妃,你的妻儿。”

    燕王却说道:“身为堂堂皇子,每日过着忍气吞声,下贱如猪狗一般的生活,又有什么意思。不如快意恩仇一回,杀该杀之人,为自己出一口气,也不枉在人世走了一趟。”

    天子冷冷一笑,“难怪你能和赵王混在一起,你们二人皆是死不悔改。你们是不是都认为一切都是朕的错?”

    燕王抬起头,“父王因李德妃贬斥母妃,难道不是错?当初,李德妃进宫不过两年,父皇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

    那般拙劣的栽赃陷害,我不信父皇看不透。可是父皇依旧顺水推舟,将母妃由贤妃贬为婕妤,呵呵,还是众目睽睽之下。

    母妃有什么错,父皇要这般对待她?儿子当日就发下誓言,就算是不择手段,也要让李德妃偿命。要叫她知道,做人别太嚣张。赵王和薛贵妃能满足我的愿望,我和他们合作,心甘情愿。父皇若是要赐死我,我无怨言。”

    “你做这一切,可曾为你的母妃妻儿着想?”

    燕王低头一笑,“无所谓。活着连猪狗都不如,死了更痛快。”

    天子气得差点再次中风。

    赵王是这样,燕王又是这样。

    这二人是吃了**药,得了失心疯。还是他这个做父皇的,就这么令儿子们厌恶,厌恶到已经不想活命的地步。

    天子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就这么恨朕?”

    燕王抬起头,望着老态龙钟,时日无多的天子,“恨!很早之前就开始恨。父皇可以不喜欢我们这些皇子,可以各种手段打压我们。

    可是父皇不该将我们当做畜生一般对待,不,是连畜生都不如。父皇问问文武百官,我们这些皇子在朝堂可有脸面?

    恐怕每个朝臣在背后都在耻笑我们,活的连猪狗都不如。

    也就宁王兄看得开,脸面都不要,随父皇折腾。但是儿臣做不到宁王兄那般不要脸,赵王兄同样做不到。

    我们都是人,都是要脸面的。父皇从不给我们脸面,我们凭什么不能恨?”

    天子指着燕王,“你是就是如此想的?”

    “难道儿臣想错了吗?”

    燕王似笑非笑地看着天子。

    天子万万没想到,死到临头,赵王死不悔改,连燕王也是死不悔改。

    他们不怕死,甚至不怕牵连妻儿老小,牵连一大家子人。

    “你一人害死千人,你这样的人,满手血腥,能和猪狗相比?”

    燕王冷冷一笑,“这些年,因父皇一言而死的人,何止千人。万人十万人都有。依着父皇的意思,岂不是连畜……都不如。”

    “你这个逆子,连朕你也敢诋毁。”

    天子气恼,脸颊肌肉抽动,呼吸急促,似乎下一刻就要昏倒。

    陈大昌赶紧拿出药丸,给天子服下,“陛下消消气。”

    又劝燕王,“燕王好生请罪,陛下念着父子之情,也不会太过苛责你。”

    燕王笑了笑,“多谢陈公公。只是父皇对我等真有父子之情吗?”

    “不用替这个逆子说话。”天子喘过气来,呵斥陈大昌。

    陈大昌很无奈,他这是无妄之灾啊。

    天子指着燕王,“你不是想死吗,朕会成全你,会让你死个干净。”

    燕王神色平静,叩拜道:“多谢父皇成全儿子一颗求死之心。”

    “滚下去。”

    天子没有立刻下旨赐死燕王。

    谁也不知道,天子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寝宫安静下来,却令人感到窒息。

    过了许久,陈大昌才听见天子发出一声疑问。

    “朕真的错了吗?赵王恨朕,连燕王也在恨朕。朕对待他们,果真连猪狗都不如吗?”

    “那些话都是赵王燕王故意乱说的,陛下切莫当真。”陈大昌轻声劝道。

    天子摇摇头,“朕看见了。他们眼中都对朕有着刻骨的恨意,他们是真的仇恨朕。哈哈……朕得了这么多儿子,每个儿子或多或少都在仇恨朕。宁王呢?他是不是也恨朕?”

    陈大昌心头一跳,急忙说道:“陛下多虑了。宁王怎么会恨陛下。”

    “不,朕要亲自求证这件事。去,去把宁王叫来。”

    “陛下,宫门已经落锁。”

    “啰嗦。朕让你把人叫来,你听不见吗?”

    陈大昌无奈,只能安排人去请宁王。

    宁王已经走出了宫门,结果又被叫回来,心里头有些不安。

    老头子刚见完赵王,燕王,就要见他。莫非这两人在老头子面前,说了他的坏话?

    宁王哼哼两声。

    到了兴庆宫,人还没进寝宫,就先嚷嚷起来,“父皇,你今儿身体好些了吗?儿子听你的话,过来看望你。”

    天子眯着眼睛,盯着走进寝宫的宁王。

    “忙完了吗?”

    宁王嘿嘿一笑,“托父皇的福,今天的差事都忙完了。父皇喝药了吗?要不儿子伺候你喝药。”

    天子摆手,“朕见了赵王,燕王二人。这二人皆说朕对你们毫无慈爱之心,当畜生一般对待。只要是人,就会恨朕。老三,你恨朕吗?”

    “谁在胡说八道?”宁王当即叫起来,“父皇啊,你上了他们的当啊。他们自知死路一条,死之前,也要给你添堵,叫你心头不安生啊。”

    天子皱眉,“你不恨朕?”

    宁王嚷嚷起来,一个人就抵得上十个人,“儿臣为什么要恨父皇?儿臣生来锦衣玉食,呼奴唤婢,身份尊贵。多少人羡慕儿子都羡慕不来,恨不得能像儿子一样投生在皇室。

    儿子这一生所享受的,是别人修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这样的好日子,儿子怎么可能恨父皇。这一切,都是父皇你老人家给儿子的啊!儿子不知道有多少次庆幸自己投生在皇家,不用去为五斗米操心。”

    天子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只是心头还是有些疑虑,“你果真不恨朕?”

    宁王心累,“父皇诶,你这是钻了牛角尖,被那两个乱臣贼子给害了啊!天杀的,死到临头还不安分,还想在宫里搅风搅雨。父皇,我们定不上他们的当。一定要坚决回击。”

    天子哼了一声,“朕已经赐死了赵王。”

    “啊!”

    宁王早就知道这事,不过此刻,他依旧装作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模样,一脸震惊。

    “父皇已经赐死了赵王吗?哎,儿子还想着改天提一壶酒,和他喝一杯,就当给他送行。毕竟兄弟一场,就当是全了兄弟情分。”

    天子神色不明,“你倒是有心。”

    宁王唱作俱佳,捂着胸口,痛心道:“儿子心善啊!儿子就是见不得死人,尤其是身边的人出事。可是国法大于情理,赵王罪该万死,儿子也不可能替他求情。”

    天子差一点就被宁王给逗笑了。

    臭不要脸的宁王,竟然敢往自己脸上贴金,口口声声说自己心善。

    果然如燕王所说,宁王就属于不要脸地那类人,想得开,不钻牛角尖。

    这一刻,天子突然觉着自己眼光独到,立了一个心宽的储君。

    要是宁王如同赵王,燕王那般仇恨他,天子只怕要气得吐血。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将宁王给废了。

    天子绝不接受自己的继承者,在内心深处仇恨着自己。

    见天子笑了,宁王偷偷松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过了。

    赵王该死,虽然他已经死了,宁王还是想鞭尸。

    燕王同样该死。

    这两兄弟,死到临头,还想给他挖坑。他差点就着了他们的道。

    哼哼!

    幸亏他机智,巧妙化解危机。

    宁王开始卖乖讨好,非要留下来,陪着天子用膳。

    天子嫌弃他吵闹,赶他走,他偏不走。

    最后让他得逞,陪着天子用了一餐晚膳。

    宁王一边吃了,一边吐槽御膳房的手艺。

    “这个油放少了,这个盐少了,这个菜太清淡……就这个汤勉强还行。”

    天子气得不行,果然不该留宁王用膳。

    陈大昌笑了起来,解释道:“王爷有所不知,太医嘱咐御膳房,陛下的膳食要以清淡为主,尽量少油少盐。”

    宁王闻言,顿时哭了出来,“父皇造孽啊,连吃都吃不了一顿好的。”

    “滚出去!”

    天子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直接将宁王撵了出去。

    真是混账东西,一餐饭都吃不安生。

    宁王麻溜地滚走了。

    陪天子吃饭,累心。

    “先派人回去,吩咐厨房置办酒席。今晚上,本王要开荤。”

    陪着天子吃了几口无油无盐的饭菜,苦死他了。

    宁王决定回去后要大吃大喝一顿,犒劳自己的肠胃。

    他又吩咐常恩,“打听打听,燕王平时里都喜欢喝什么酒。准备一壶,朕改明儿去宗正寺看望他。”

    常恩不解,“王爷真要去看望燕王?”

    宁王点头,“本王已经在发育黄那里发了话,当然要兑现。赵王死得太快,本王来不及和他喝酒。燕王嘛,自然不能错过。”

    朝恩领命,次日就准备好了燕王爱喝的酒。

    宁王趁着临近午时,来到宗正寺看望燕王。

    除了酒,还有菜。

    也算是极为用心的。

    宗正寺上下,喜迎储君宁王,个个喜笑颜开。

    宁王挥挥手,“不用跟着,本王要和燕王单独待一会。”

    宁王只留下常恩在身边伺候。

    燕王单住一个小院。

    四四方方的小院,狭窄逼仄,不似牢笼胜似牢笼。

    燕王就站在屋檐下,也不畏惧腊月的寒气,冷漠地看着宁王到来。

    常恩将院门一关,挡住了外面窥探的目光。

    “弟弟啊,哥哥来看你啦。”

    宁王满脸带笑,显得十分亲热,“你瞧瞧,我还给你带来了酒菜。”

    燕王嘲讽一笑,“断头酒吗?”

    “哎,你这人别的都好,就是嘴巴太臭,说话不中听。”

    燕王嗤笑一声,“你说话倒是好听。看你的样子,你又成功哄住了父皇。”

    宁王哈哈一笑,“先不说那些,我们进屋,屋里暖和。外面特冷,亏你还受得住。”

    燕王笑了笑,眼神悲戚,“阶下囚一个,能有片瓦遮身,已经是幸运。岂敢要求更多。”

    “说这话就没意思了。”

    宁王率先走进房里。

    因宁王到来,房里多放了两个火盆,还全都是无烟的银丝炭。

    有火盆,屋里果然暖和。

    燕王随他进屋,说道:“今儿我倒是沾了你的光。”

    宁王挑个张椅子坐下,哈哈一笑,“当初你要是听我的,你就能时时沾我的光。”

    燕王嘲讽一笑,“你太虚伪,我怕被你卖了。”

    “这话太伤感情。我卖任何人,也不会卖自己的兄弟。你当初就不该选赵王,选我,我一样包你完成心愿。不就是李德妃,区区一个女人,你何至于拿自己的性命去博。”

    燕王呵呵冷笑,“选你,恐怕我坟头上的草都已经有一人高。”

    “得,看来你对我成见很深。难怪你跟赵王能同穿一条裤子。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在父皇面前给我上眼药,妄想陷害我。”

    转来转去,总算转到了正题上。

    宁王今儿过来,名为请喝酒,实则是为了问罪。

    燕王坑他,他可不是那种受了委屈不吱声的人。就连天子打人,他叫得都比别的兄弟厉害,更何况是背地里给他上眼药这种恶劣的事情。

    燕王轻声一笑,一脸遗憾地说道:“只可惜没坑死你。”

    宁王斟酒,将酒杯往燕王面前一推,“你真这么恨我?都这个时候,还帮着赵王坑我?你怎么不想想,你只要肯服软,说不定我心一软,就到父皇面前替你求情,保你性命,还有你的妻儿。”

    “不需要!”

    燕王冷漠地拒绝。

    宁王啧啧两声,“蝼蚁尚且偷生,你怎么就想不开,非要寻死。赵王急着找死,我理解。他毕竟少了一只胳膊。身为皇子,无法接受残废,能理解。

    但是你不一样,你有手有脚,也没参与弑君,只是杀了个女人和血脉不明的小皇子,你还有一线生机啊。”

    燕王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你认为我这样活着有意思?”

    宁王似笑非笑,“只要活着就有意思。死了,就真的没意思了。”

    燕王哼了一声,“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别和我谈兄弟情深,当心本王吐你一身。”

    宁王哈哈一笑,“痛快!那我也不废话,你上本请罪,我替你求情,保你不死。”

    “为什么?”

    “因为本王需要一个榜样,而你就是最好的榜样。”

    “你不如直接说,让我帮你刷名声。”

    “哎,反正都是一个意思。怎么样?,这个交易对你来说不难吧。”

    燕王冷冷一笑,“我若是不答应呢?”~
小说推荐